兰州纪行

  2005-05-06  点击  次  
兰州纪行

  释明贤

  要去兰州,心里涌动着热流。弄不清是出于对西北部黄天厚土般深厚文化的崇敬,还是对西方三圣终极依止的感念,反正,我预感到此行潜存着欣喜和希望。前后两天时间内,而对东林大佛中稿的审评,意义甚大。
  4月23日,大安法师与我乘机到达兰州,孙刚来接我们,说:“法师辛苦了。”回答是:“不辛苦,一路上忧国忧教呢!”驱车进入兰州市区,第一晚住在饭店里,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天就黑了。明天要做的事,是看大佛中稿和商量修改方案。
  24号清早从睁开睡眼起,便已拉开工作序幕。
  按日程安排,上午是看中稿佛像并拍照,下午商量修改方案。大安法师很快同我达成共识:1、上午多角度拍好照片存入计算机,做好需要修改的问题记录。2、下午运用图片说明问题,让孙教授理解到实处。3、提倡述而不作的原则。能将东方造像艺术精华作有机地整合,就是现代的上乘之作。4、配合说明,大安法师把握大方向和原则,我负责操作计算机展示图片,并补充说明具体内容,使孙教授随闻得解。
  简单吃了点早餐,来到一栋隶属于敦煌研究院的旧楼里,进入一个光线较好的大厅,大佛中稿第八次修改的石膏像就摆在墙跟前,旁边还摆着一个佛头像。
  孙教授解释说,这次做了很大程度修改,因为头部需要改的地方比较多,索性重塑了一个头,把新的佛头摆到佛身上,旧佛头摆旁边,可以对比。重塑了一个,就不会因为改得太多而使旧稿损坏。大安法师边看佛像边作记录,我则尽快从各角度拍照片。不到两个小时,我们都完成了,孙教授父子和我们一行五人共进午餐。
  孙教授去洗手间时,大安法师问孙刚:“对大佛这次新的修改稿,如果作一客观理性的评价,应当怎么说?”
  孙刚略加思忖很谨慎地说:“我认为已发挥到我父亲的最高水平了。假如继续修改下去,新的风格会不断出现而没止境,只是风格的不断改观而不是水平提升。”对这一说,我们很理解,但不很认同。
  孙教授落座后,主动说这段时间心情身体都比以前好多了,我们也注意到孙教授步履轻盈、红光满面,看来一年半的塑造佛像,天天忆佛念佛,确有改善身心之神效。孙教授接着说:“孙靖的丈母娘,前段时间重病,几乎没治了,只靠药水维持生命,医院束手无策。我到她病床前虔诚合掌称念阿弥陀佛名号,当时病情便有好转。现在出院回家,身体好转能吃能喝,医院的医生都说不可思议。” 孙教授是充满感情地说出这件事的,联想到他去年在东林寺塑小稿,曾两次见到大佛基础处放光,便更能理解老教授的虔敬之心以及佛力加持不可思议了。
  大安法师则嘱咐,做大佛,不要吃大蒜,不要吃荤,每天定课念佛不少于一万声,求佛力加持,制作场地要有念佛声。
  下午,我们略作准备,把数码相机里的图片存入计算机,配出所需的历史著名雕塑作品的图片,随孙刚到了他们父子的公司。
  公司在“敦煌研究院”的楼房内。虽然楼外已经很热,但这里很荫凉,室内装修简单而不失格调。大家就坐,边喝功夫茶,边交谈。
  大安法师把握好谈话的气氛,首先肯定了这次中稿的修改有很大的改善,比较好地体现了阿弥陀佛的庄严与慈悲气质,同时以认真负责的态度,重做一个头像,既避免前者在修改中破损和失去原作风格的危险性,又有新的创作空间。两个头像相互比较,可取其善者。其次,针对大佛局部僵化,风格生硬的问题,提出“述而不作”的原则。指出应以无我谦逊的态度,整合传统佛像艺术精华,加以现代性展示。既不失时代特色,又有历史传承。如是才能避免低俗与造作。浑然天成。孙教授听后回答云:“原本不愿沿用历史上已有的名作范例,全部用自己创作的,所以你们多次提到的几处问题,我看成是自己的创作才至今未改。既然以述而不作为原则,那就删去创作中生硬不到位的部分,适当沿用古代经典的造像风格,问题可以解决。”孙刚则补充说:“我现在认为做佛像,首先必须得是一个佛像,第二步才是一个艺术品。”
  我尽快地操作计算机,大安法师一边提出需要修改的部位,我一边展示图片,分析现在佛像不合理的是哪处,问题该如何处理,应当参考哪些范例解决问题。尤其是我提前预作的电脑立体效果图,使孙教授有更具体,更形象的认识,解决了一些语言解决不了的难点。
  接下来,需要解决的是大佛左肩衣带,左右手下摆等处繁杂的问题。对此,我们提倡的是简捷、轻、簿、线条舒和。这使孙教授心领神会,好像久负的担子今获大释。
  相对于前几次的交谈,这次的交流进程是最顺畅的,孙教授父子多有体会。而我们每作完一个主题的说明与展示,看到三人欣然表态并作拓展分析时,都会从心底舒一口气。其实这些方案,他们并不是不接受,而是达成完全理解有困难。这一次,对前面成绩的充分肯定,述而不作的原则和清晰的图片展示,给了年已古稀的孙教授一个充分尊重理解的平台。
  孙刚不断地斟上功夫茶。我们将所提到的修改点,一一展示、一一商谈、一一确认方案。最后我们问,将我们的修改方案完成须多长时间?孙教授说,两个月能全部修改完,那时请法师们再来看效果。
  这次交流很快结束,前所未有的顺利愉快,最后合影留念。我手中这部尼康数码相机,正好拍完一百张照片,我窃想,把这些图片带回咱们东林寺,还真是个吉祥数呢!
  走出敦煌研究院大门,我和法师合计,此次顺利的主要原因是:1、首先肯定孙教授的中稿有大的改善;2、倡导述而不作的原则,得到认同;3、图片辅助说明;4、规范创作尺度。
  路上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今天是海南的百米观音开光盛典,凤凰卫视正实况转播,赶紧找地方看看。我回答说:“我们不能只看开光,做大佛才重要;大佛做好了,看不成开光也无妨。”
  回到饭店,一觉睡到天蒙蒙亮,已是4月25号了。喝口开水坐了一支香,真是神清气爽,疲惫全无。孙刚早早地来接我们,汽车很快离开兰州市区。车边黄土、青天、朝阳、花朵……飞快向身后跑去,我们踏上了归程。但愿两个月以后,能收获一个时代精品,看来有希望。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东林大佛】庐山东林大佛宝盖工程开标圆满
下一篇:市长现场办公推动大佛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