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大佛就是我们企业的生命

  2008-03-15  点击  次  
 

------专访江西桐青金属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镇波先生

      “给我说的你们明天来呀,你们今天就到了”,电话那头陈总的语气中明显带有几分惊讶。“我在大佛铸造车间,你到这里来可以找到我”。早上九点一到厂里,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陈总还没来办公室,他一般每天早上都会先到车间里去转转,你打个电话给他,看他在不在厂里”。果然他还真就在车间里。
  握手、寒暄、说明来意,带领笔者参观车间,讲解工艺流程,对笔者提出的事先并没有预约的简短的专访,陈总也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专访是在五楼宽敞的总经理办公室进行的,由于陈总已经预约了一批海南的客户到厂里来洽谈业务,笔者的采访也就单刀直入:
         问:“我们知道,咱们桐青的强项是铸造宝鼎,象铸造48米阿弥陀佛铜像这样的大型的铸造工程,我们以前好象还没有这样的先例,我们很想了解,为铸造这尊48米阿弥陀佛大铜像,我们厂在人员储备和技术储备上都做了哪些工作?”
  答:“是的,在铸造宝鼎方面,我们厂的技术水平的确是很强的。 世界上最大的青铜鼎,邓小平故乡的实事求是宝鼎,湖南衡山的万寿鼎(通高10米,重50余吨,整体铸造成功),联合国世纪宝鼎,香港、澳门回归纪念宝鼎,都是由我们公司承制的。其中世纪宝鼎、香港澳门回归宝鼎,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央政府的一种主权象征,被安放在联合国及两个特别行政区的,这也是非常让我们感到荣耀的地方

  在大型金属艺术品的铸造方便我们也有很不错的成绩,比如台湾南投县的38米高武财神、台湾台中市20米高土地公菩萨、海南博鳌寺的20米高双面千手观音、广西钦州的18.8米高孙中山像、江苏常州天宁禅寺153.57米铜塔等都是由我公司参与承揽完成的。但要成功铸造一尊第一流工艺的48米阿弥陀佛大铜像,我们也还是要不断的摸索、总结和学习。
        我们认为一尊完美的大佛的成功铸造,一定是社会各方面劳动完美协作的结果,因此我们在发掘自身潜力的同时,积极借助外部资源,走出去请进来。与我们有学习与合作关系的单位有上海交大中华青铜研究所、上海8345厂(原航天部保密单位)、上海造船厂、中国金属艺术铸造协会、中央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南昌有色冶金设计院等单位,可以说这些单位都是在相关技术领域上的佼佼者。非常令人感动的是,这些单位的很多老专家老教授听说我们中标东林大佛,都是主动到厂里来指导和帮助我们的工作,吃住在厂里而且分文不取。

       前几天刚离开的几位8345厂的老专家,也是在网上看到了我们正在铸造东林大佛的消息,特意赶来这里和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一同研究编制砂型铸造的工艺流程,并和我们一同在铸造过程中将这一流程修改定型。大块的砂型铸造是大佛铸造的关键工艺,也是我们技术上较薄弱的环节,他们的技术指导真是让我们非常的感激!还有一位上海造船厂的老专家,特意赶在春节放假期间来厂里住了几天,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很多好的指导意见,有时候我们实在是很过意不去,一定要对方开个价钱,开多少我们给多少,对方就是不要钱,我们真是非常感动!还有广州美术学院的段起来教授,博士生导师,香港天坛大佛的主设计师,也是免费来作我们的艺术顾问,不跟我们谈价钱的,这种例子真是很多,很感人!”
         问:“阿弥陀佛,佛陀的感召力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听了也是非常受感动!我听说春节期间我们也只放了两天假,基本上都在加班赶大佛的进度。”
         答:“是的,从中标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厂里的员工,这次承建东林大佛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历史机遇,是我们厂在信誉度、美誉度以及铸造工艺和技术上再上新台阶的最大的契机,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从这个意义上讲,东林大佛就是我们企业的生命!我们常提的一个口号是:工艺标准是死的,努力才能见真功。
         前段时间大安师父也在我们厂里住了九天,对大佛的放样工作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大安师父为打造千年精品大佛所投入的巨大热诚让我们非常受感动,为了能打造一尊精品的大佛做再多的修改,那怕是把已作成的模型全部毁掉重做,我们也在所不惜!而正是有大安师父以及社会各界力量做坚强的后盾,我们相信我们一定能够铸造一尊艺术水准和工艺标准一流的大铜佛!”
        南无阿弥陀佛!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弥陀深深愿 佛子拳拳心
下一篇:东林大佛澳洲募捐点负责人参访东林祖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