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大佛】战争创伤心病苦 东林念佛终安详

崔德慧  2015-01-11  点击  次  

 战争留给心灵的创伤

 当电视报道美军某基地出现变态虐俘事件,或者参战老兵表现出怪异行为时,我们常常感到奇怪和无法理解。但有一个人却深深地理解和同情!他就是山东德州的张宗喜居士。

 1987年,怀揣一颗报效祖国之心,他义无返顾地走上了中越马里坡边境。

 作为被精心选拔出来的侦察兵,他的任务就是和三个战友组成侦察组,深入越南境内抓捕俘虏。这项现在的人听起来很酷的任务,其实要面对巨大的生死压力。出发前,遗书、茅台壮行酒是固定节目,配备一颗无延时的手雷以备随时自杀。活着是英雄,死了是烈士。壮志、豪迈、不怕死、宁死不做俘虏……这是他们那时真实的心态!

 战场上,牺牲总是在所难免的。面对死亡,战士们的心理压力难以宣泄……

 从此他患上了一种极难治愈的心理疾病——创伤后应激障碍。一到阴雨天,郁闷烦躁就完全笼罩了他,不安、紧张、恐惧等,症状越来越严重。用张宗喜居士的话来形容,自己像一只淋雨的小鸡,耷拉着翅膀,任由风雨吹打而独自瑟瑟发抖。于是,他唯有通过喝酒来麻痹自己,撒酒疯、骂人已经成为了常态。有时上网就看战争片,整天哭,情绪不稳定。刚刚五十岁的他已经在家病休了十年。 
 

 东林结佛缘 

 五年前,他看到了《觉海慈航》,对佛法产生了兴趣。

 他的家乡学佛人少,知见也很乱。他就自己上网搜索,和东林寺结上了法缘。然后,请了很多东林书籍、光盘在家学习。尤其是听了大安法师讲经,他十分欢喜,从此慢慢走上了修学净土的道路。

 特殊的人生经历,让他更能深刻地体会生死的无常。2013年,他重访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在烈士陵园,面对一个个同龄人的墓碑,哭了一个下午。在跟指导员交流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话题:年轻的战士们,为了国家民族毅然牺牲,死后去了哪里?一个鲜活的生命,死后去哪里是一个很值得关切的问题。对生死和人生终极意义的思考,十分需要佛法的智慧。
于是,离开云南,张居士直接来到东林寺。他参加24小时经行,并受了五戒。受戒后,他开始戒酒,严持戒律,每天的生活简单、朴素,让自己在清清静静中度过。念佛、读经,将整个身心交给了佛菩萨。

 

 闭关念佛    身心安详

 学佛以后,郁闷、烦躁的状态改善了很多。他每天都坚持学习三、四个小时,并给自己规定了定课。在反复听大安法师的讲经后,对净土法门的理解更清晰,求生极乐的信愿更加坚定。念佛让他找到了生命的依靠。他的情绪越来越稳定,身心和谐了。这次来闭关,是想让自己获得更大的收获。

 因缘具足,这次,他来东林寺有缘护持一位80高龄的老法师。师父的眼睛、耳朵都不好使,不能躺下,只能坐着。即使如此,师父依然每天念佛不止,沐浴后就要求他不要打扰,师父就开始念佛了。在一次给师父洗脚中,师父握着他的手开示:“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一定要牢牢的抓住这句佛号啊!”他忽然意识到,师父用《开经偈》来揭示净土法门难遭难遇,修行的重点是牢牢记住“南无阿弥陀佛”啊!看似简单,实则深奥,自己念佛太少了!

 因此,进入关房,他就发了勇猛精进心,要求自己日中一食,每天三点起床,晚上十点休息,佛号不断。这样严格要求自己,他提前完成了百万佛号。在第7天,他开始抛开计数,改为计时。这下,如同美味饮食,过去只能闻到香气,现在终于品尝到了。十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身心完全放松下来的安详与喜乐,佛号也历历分明很清晰,妄念开始得到控制。用张居士自己的话说,开始时,妄念像下雨,特别多,有时甚至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后来妄念像云彩,飘飘悠悠的,飘来了又飘走了。最后三天,他特别清净,感觉时间过的特别快,心中安静祥和,法喜充满。

 闭关让张宗喜居士对净土法门有了更深的理解,他表示,今后要尽可能行住坐卧都在佛号上。谈起过往,他无限感慨,是佛法救了他!现在,身心的疾病完全得到了康复。心情很好,生活充满阳光,对往生极乐充满信心。

 他要让自己时刻沐浴在佛光中!

      
东林关房

(文:崔德慧  图:慧金)

TAG: 闭关感言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东林大佛】一个不孝罪女的闭关心得
下一篇:【东林大佛】青岛佛子念佛团朝礼东林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