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慈善护生 > 原创 > 正文

保护动物 尊重动物

贾诗怡  2014-09-05  点击  次  

 

2013年12月20日《九江晨报》刊登  渡渡鸟已灭亡,蓝马羚已灭亡,马里恩象龟已灭亡,华南虎已灭亡,南极狼已灭亡……

一连串的数据,一连串的已灭亡,多少动物已灭亡了啊!这么多的动物的灭亡不得归功于我们自己——人类身上吗?人类的贪婪,人类的乱砍乱伐,人类有意或无意之间的动作,都是导致动物灭绝的因素啊!

渡渡鸟,或作嘟嘟鸟(Dodo),又称毛里求斯渡渡鸟、愚鸠、孤鸽,是仅产于印度洋毛里求斯岛上一种不会飞的鸟。这种鸟在被人类发现后仅仅82年的时间里,便由于人类的捕杀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彻底绝灭,堪称是除恐龙之外最著名的已灭绝动物之一。也是毛里求斯唯一被定为国鸟的已灭绝鸟类。

例如斑驴,斑驴的皮毛异常美丽,深受人们的喜爱,于是人们便开始猎杀它们把它们捉走,贩卖给动物园,世界上最后一只斑驴便死于马基斯特拉动物园。上帝赐予了它们美丽的皮毛,可正是这些美丽的皮毛让它们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斑驴,又叫半身斑马、拟斑马,半身马,普通斑马的亚种,是南部非洲一种动物,前半身像斑马、后半身像马,灭绝于1883年。19世纪初期,欧洲人的到来给斑驴的生存带来了威胁。欧洲人大量猎杀斑驴,剥下皮做成标本运回欧洲市场出售,斑驴标本价格昂贵。由于利益的驱使,也使更多的人来到非洲猎杀斑驴,使斑驴数量进一步大量减少。到了19世纪70年代,斑驴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时欧洲人就捕捉活斑驴运动欧洲,试图人工饲养繁殖。到了1880年,人们再也捕捉不到野生的斑驴了,而运到欧洲的活斑驴因不适应生存环境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 

谁能忍受一辈子被关在笼子里,任人观赏呢?我们人不能,难道动物就可以吗?那种眼神,使我那幼小的心灵受到的震撼是难以言喻的,那种震撼让我一生难忘。

那是一年暑假,我去上海动物园游玩,就是在那里,我见到了白孔雀,它全身洁白无暇,开屏时,如一位美丽端庄的少女穿着一件高贵雪白的婚纱。可她的眼神,那样的孤寂,那样的恐惧,我呆住了,我看着她的眼睛,读懂了她的心,她有那么多的疑问,这是哪?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们呢?他们又在哪……她的心底有许多疑问,可我并不能为她解答。

 

后来,我在网上查到关于白孔雀的资料:白孔雀是蓝孔雀的变异品种,数量稀少,是极为珍贵的观赏鸟。

 

相信大家从变异一词中可以看出白孔雀的珍贵了吧!变异!这种几率实在是太过微小了,谁能肯定几十年后,白孔雀是否还会存在,她是否会和渡渡鸟、华南虎的下场一样——灭亡呢?我不能肯定,现在白孔雀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几十年后它就会灭亡吗?谁也不知道,但,只要我们人类从现在开始,不要乱砍乱伐树木让鸟儿们无家可归,不要再污染河水让鱼儿们在自己的家园里死去,不要再乱扔垃圾污染空气了。我想,动物们便会快乐地生存吧。

让我们时刻谨记着:动物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能伤害朋友,我们要尊重、爱护朋友!

 

  

那一地的瓜子壳......

  文/陈洁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句话大家一定很熟悉吧!很多标语随处可见。可现在人们保护环境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了。虽然,已经有一些倡议保护环境,绿化土地的团队,可大多数人并不关心这个问题,依然乱丢垃圾。甚至是习惯性地买完东西撕开包装袋,就把包装纸扔在地上。

我还见到过许多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有一次,在一个炎热的夏天,天气十分闷热,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被高挂在头顶的太阳晒得头晕,汗珠在发梢间闪闪发亮。

我啃着冰棍上街了。街上的行人有气无力地走着。我手中的冰棍也融化得差不多了。我万分惋惜手中的冰棍,心想:还没吃几口就化了,太划不来了。

就在我为融去的冰棒叹息时,一个人从我左手边的店里冲出来,差点撞到我。我往后一闪,躲过了。我一边拍着胸脯想:太险了,还好我机灵。一边打量着这个人:看起来20多岁,穿着白色的衬衫,挺斯文的。

这位青年从他手中提的大包小中抽出一包瓜子,撕开袋子。然后小心翼翼地倒在手心。之后若无其事地一边走一边吃瓜子。我盯着他走过的路,发现原本干净整洁的路一下子多了不少瓜子壳。

正当我扭过头来准备离开时,一位老大爷又引起了我的注意。只见他伸出枯瘦的手拦住了年青人,说:“ 年轻人,清洁工好容易才把这条路扫干净,你......”这位青年看了看地上的瓜子壳,并没有理会,到是“切”了一声。老大爷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而年轻人倒看准时机跑了。

这时,一位清洁工推着垃圾车过来了,默默地将垃圾扫走了。

路上留下垃圾车的印痕,一条又一条......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原创】她说,她还不想死
下一篇:【原创】甲鱼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