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慈善护生 > 原创 > 正文

【原创】甲鱼的报复

东林慈护  2014-09-22  点击  次  

 

堂哥死了,死在甲鱼身上。

我只有一个堂哥,比我大不了多少,由于他父母死得早,迫于生计,从小自立。在我们一群和他同龄的孩童背着书包上学的时候,他却在放牛砍柴。再大一点,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堂哥就和大人们一起出去打短工了,那时候农村还是很穷,家境都不是很好,稍微宽裕一点人家一天也就能勉强吃上两顿饱饭,差一点的就只能以杂粮充饥了。而堂哥家却只能整天吃杂粮,碰上那青黄不接的季节甚至是连杂粮也吃不上的。

人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堂哥平时除了和大人们一起出去打短工赚点钱补贴家用外,一年中有大部分时间用来捕鱼,他有一整套捕鱼的工具。捕来的鱼虾一般会在当天拿到集市上去卖,由于他的鱼虾种类多,价格低,所以往往一上市就被一抢而光,很多老顾客会专在集市上等他的鱼来买。这样,时间一长,堂哥就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外号:鱼王。

这个名号对堂哥来说实在是实至名归,常年的捕鱼生涯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知道什么时候要捕什么鱼好卖,什么季节产那种鱼……,而他最喜欢的就是去“摸”甲鱼了,因为甲鱼的营养价值高,能卖个好价钱,他说一只“土长”的甲鱼可以抵上一篓的鱼虾,很划算。

堂哥简直可以说是甲鱼的“天敌”,他对甲鱼的生活习性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如甲鱼洞一般会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甲鱼会呆在洞里,什么时候会出来觅食……,有时他甚至只需看看水面的清澈度就知有无甲鱼出没,伸手一探可能就可以抓只甲鱼上来。方圆十里甲鱼的分布状况他更是了如指掌,他只要出去一趟,多则四五只,少则两三只,很少有见他空手回来的时候。村里有人开玩笑说,甲鱼们只要闻到堂哥的名字就会吓破胆,乖乖的等他来抓了。但也有人说,甲鱼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堂哥这一辈子欠甲鱼的命债太多,几辈子都还不清了。

堂哥听了也就笑笑,说,他们这是眼红我呢。也许是吧,那些年,由于市面上对“土长”甲鱼的需求量日益增大,价钱也天天见涨,甲鱼是供不应求,有人甚至直接上门订货。堂哥岂肯放过这些赚钱的机会,开始不分昼夜的出去捕甲鱼了。而堂哥家的生活也因此水涨船高,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盖起了新房,儿子也上了大学,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而这一切竟都得益于甲鱼。

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而这一天也在前年的正月来临了,听人说,堂哥是在本村的一户人家的喜宴上出的事。堂哥生性善良,喜好帮忙,大凡村里人家有个红白喜事什么的,都会请他过去帮忙。听说那天堂哥就是在厨房帮厨的时候吞食了四只甲鱼胆中毒的,而那些甲鱼也是他捕来的。后来听和他一起厨房干活的人说,那天那些被抓来的甲鱼是出奇的安静,不像平时的甲鱼那样到处乱爬想逃走,其中有两只甚至还自己爬上了斩肉的砧板,好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被宰杀一样。有人觉得很邪乎,提议说是不是要把这道菜撤下来。堂哥不同意,说他们想的太多了,说他抓了十几年的甲鱼,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甲鱼,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云云。

堂哥吞下了四个甲鱼胆,他听人说这东西吃了对身体好,具体好在那里,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好”。半小时后,他对人说有点头晕,想回去躺一下。据当时在场的人说,那时就见他的眼脸都变得蜡黄了,感觉情况不好,就让他去看看医生,堂哥把手一扬,说,没事。往外走去,刚到门口,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众人一片慌乱。

就近把他送到镇医院,医生查了半天也查不出病因,只好建议往县医院送。县医院同样也是检查不出原因,便派出救护车紧急送省医院,一番折腾下来,堂哥已是奄奄一息。车刚出县城,堂哥醒了,挣扎着说,不要治了,甲鱼……甲鱼……,双手在胸口上拼命的划拉着,好像在驱赶什么东西。痛苦万状。

堂哥死了,医生说他是误食甲鱼胆中毒死的。

甲鱼让堂哥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也把他送上了万劫不复的不归路。

直到现在,我一想起那几只“视死如归”的甲鱼,还是不寒而栗。

甲鱼相对于人类来说是弱小的,但来“索命”的甲鱼却是强大无比的。

它们想要的无非是生存的权利而已,仅此而已!

后记:在此后的几年里,听说在我老家一下少了很多吃甲鱼的人,看来人们已经汲取了一些教训,知道甲鱼是有灵性的动物,轻易不敢碰。但他们还在吃其他的动物,他们又何尝不知,世界万物是皆有灵性的,甲鱼会报复,别的动物就不会了吗?当他们面对盘中肉食大快朵颐之时,可曾想过那些在人们的利刃之下哀号惨叫的动物是何其的怨毒人类,人们吃下的是怨恨,是病毒,是生生世世永远也偿还不了的命债呀。

 

编者按:

关于人与甲鱼的故事有很多,这里再录几篇,让我们真实感受到吃食所有像甲鱼一样的生灵的因果报应是真实不爽的,同时如果我们发心戒杀、护生,上天必然体察我们的好生之德而加以眷顾。

 

吃甲鱼遭受恶报二例

 杀鳖烹身

 镇江县丹徒镇安港,有某人,爱吃鳖肉。  

有一夜,梦见黑衣人叩头乞求饶命,是夜其妻所梦也相同。  

次日早上,渔夫送来一只大鳖,其妻劝他说:“昨夜梦见的黑衣人,恐怕就是这只大鳖,我们何不放生,做一件善事?”某见鳖心迷,没有允许,将鳖宰割烹煮,尽情啖食。  

食毕,忽然想要洗澡,进入浴室,很久没有声音,其妻惊怪,急往探看,推开浴室,不见人影,只见满盆全是血水,骨肉不存,只剩一辫头发而已。

 惨死如鳖

 宜宾县沙河驿,有乡人李二混,夫妻俩都是靠捉水里的生物为生,而且还特别喜欢吃鳖鱼。

民国十九年七月十六日,夫妻俩在白沙河捉了一只大鳖,那时家里有许多亲戚作客,于是便杀鳖待客。李二混才动筷时,他的妻子突然一阵昏眩,就说要回房拿东西,但过了很久都没出来,二混进去看她,也没有出来了。

亲戚都觉得很奇怪,于是进房内一看,只见夫妻都爬在地上,好象发了疯似的,像蛇般地游动,像鳖般地抬着头,并用手在肚皮、胸前乱抓,肝肠流出,状甚凄惨。最后两人七孔流血死了。

 

放生甲鱼得善报二例 

舍巨鳖厨婢愈疾

程氏夫妇平素喜吃鳖肉。有一次偶然买回一只大鳖,吩咐厨婢宰割烹煮,当时夫妇有事暂时外出。厨婢心想:“由我亲手宰杀的鳖命,已经不可计数。今日我决定要释放这只大鳖,甘愿挨受鞭打,不忍心再宰杀了。”于是偷偷地将鳖放生于池中。主人回来索取鳖肉,厨婢禀告说:“刚才不留意,竟被它走失了。”主人非常愤怒,执起鞭子狠狠地毒打厨婢,直到气消才罢休,可怜厨婢,遍体鳞伤,始终忍痛不说。 

后来,厨婢感染瘟疫,发高烧,病得奄奄一息,主人怕她死在屋里,把她抬到池中水阁里,等待命终。当晚,忽然有一动物从池中爬出,身上负有湿泥,在厨婢身上涂敷,使她顿觉凉爽,高烧因而解退,于是疾病痊愈,得以更生。主人惊奇她病得如此沉重,没有吃药,怎能好转,厨婢便将事实经过相告。主人不信,到了晚上,隐藏暗处偷看,果然是从前失踪的那只大鳖来救她。全家惊奇感叹,从此永远不吃鳖肉了。

放生赎罪

江苏镇江县丹徒镇安港,有老鼋聚集子孙,居住一处,生长繁殖。当地渔夫,曾捕获一鼋,大如盆面,献给富家赵某,赵某喜吃鼋肉,以高价厚赏渔夫。从此渔夫便百计捉捕,有所捕获,即献给赵某,每次都获得很多酬金,因而习以为常。  

经过年余,有一次,赵某忽然梦见到东岳庙,跟一人对质,此人头部尖锐,身体肥胖,自称是江中老鼋,控告赵某为贪图口福,杀害了他的子孙不少。座上岳帝责问赵某,赵某将渔夫献鼋经过,具实禀告,岳帝责备赵某说:“老鼋在那洞穴居住,已有多年,向来不被行人伤害,渔夫固然无知,你本富豪人家,不知放生惜福,却反而放纵口腹,恣意贪味,多杀生灵,阴间法律,怎能宽免?”赵某哀求赦罪,愿从此改过,并发愿如蒙释放回阳,当戒杀放生,凡牛犬以及稀有生物,永戒不吃,以赎罪愆,如是再三陈情乞求,岳帝命从轻杖打,以泄老鼋的忿怒,打毕,又告诫他说:“人有一念之善,鬼神便能福佑他,你若能依愿力行,自有善报,若照旧任意放纵,决不能饶恕你。”说罢,命鬼役引导赵某回去。赵某惊醒,两腿青紫凝血肿痛,数天需扶杖才能起来,自己并不顾忌隐藏,广为宣说梦中所见,所劝戒于人,并且全家戒食鼋、鼍、龟、鳖、牛、马、驴犬等类动物,又不惜钱财,时常买物放生。后来家道更加富裕,财产雄冠一乡。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保护动物 尊重动物
下一篇:【原创】一个猎手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