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凶化吉

梁超  2018-01-05  点击  次  

图片来源(资料图)

这是上世纪初的一个大雪天,一条弯弯曲曲的黄土路上走来了几辆豪华的马车,车上装满了日用品并且坐着老老少少十几口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家富户在“跑反”。所谓“跑反”,是乱世术语,在兵荒马乱的年月,大户人家经常受到土匪兵痞的袭扰,或财物被抢,或家人被掠,然后当作人质被勒索大量的金钱,有的人质还死于非命。为了躲避横祸,大户人家就迁往州府省会及一些安全的地方,这样的行动就叫“跑反”。

几辆马车正在行走,突然一声枪响,路边窜出了一群蒙面大汉,不由分说将人赶下车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出了虎口又入狼窝,他们一家人能转危为安、逢凶化吉吗?真是不可思议,这家人却躲过了这一劫,要知道端的还需从头说起。

这家大户原住在豫东平原,这里虽无青山绿水,但倒也安静,一条大河常年流水不断,缓缓流向远方。两岸百姓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息劳作。人们爱这片热土更爱这条河,于是这条河有了一个优美的名字——惠济河,愿这条河永远惠济众生。在河的东岸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村庄,村里人大都姓梁,且有一幢楼房,故名梁楼村。梁楼村里出了一名进士,这名进士也姓梁,名廷燕号俊卿,他胸罗锦绣,出口成章,名震一方。

梁进士被清王朝任命为候补知县,他见官场腐败,满清无能,天下大乱,便不去吏部走门子,更不找机会赴任。他信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一心经营自己的家业,收了多位当地的学童,终日培养人才,钻研学问,倒也自得其乐。几年下来,田里收成年年递增,日子越过越好,真是“米粮成仓,银钱万贯”。

有一年,他率先命下人种了许多时尚蔬菜和红辣椒,开出了方圆十几里少有的菜园。用他的话说:一亩园,十亩田。一亩菜园的收入可顶十亩农田。碰巧这一年雨水偏少,粮食减产了,辣椒大丰收。众人都发愁不易出售,可他早有主张。没售出去的辣椒晒干后都用石磨磨成粉,这样既耐保存又易运输,往远处出售卖了好价钱,这一年赢利就不计其数。

转眼寒冬又至,贫苦人家饥寒交迫,进士府衣食无忧。进士看着穷乡亲生活艰难,心中无限同情,于是告诉管家,凡是辛勤劳作帮助进士府干活者,如积肥、整理卫生等,每天给红薯二十斤,晚上麦秸房里供缺少铺盖者睡眠。

那个时代,大户人家都养了许多牛马以供驱使,冬天这些牲畜要吃许多麦秸谷草,平时用铡刀切碎放在几间屋子里以备牲畜吃。麦秸房里十分暖和,人睡在里面,虽说空气不好,但比在外面受冻强过百倍。临睡之前,还可在养牛的房间里烤火吃红薯。贫苦人家在这干点杂活,一来取暖,二来果腹,三五成群挤在麦秸窝里,前三朝后五帝扯些前朝旧事,然后昏昏睡去,十分自在。有的人家也不回,终日呆在这里。其中有一徐姓青年,对进士府更是感恩不尽,干活分外卖力,进士老爷十分喜欢他,称他徐壮士。

一天,进士老爷外出让徐壮士陪同,一来二去天色已晚,主仆二人匆匆往家赶。走到一处荒凉的地方,进士老爷回头一看,月光下影影绰绰的有两人跟了上来,他假装不知,用肩膀撞了徐壮士一下,那小徐机灵过人,早已知道,便让进士先走,他等了几步拉开距离。

“哎呦,我肚子疼。疼死人了……”小徐突然喊了起来,进士知道他在用计,也不点破,就说:“这咋办?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前村喊人。”

“我要拉肚子了!”徐壮士说着就蹲了下来。这身后两人已来到跟前,不由分说当胸就给了小徐一拳。小徐闪身躲过,忙问:“好汉,咱无仇无怨,为啥打我?”那个人说:“快躲开,俺要捉前面那人。”原来他俩就是绑人的土匪,要逮走梁进士,逼他家赎钱。说时迟那时快,小徐对着两人劈脸各撒了一把黄沙土。原来他蹲下喊拉肚子时已有准备,身上没带格斗的武器,平原上也无石块,就随手攥了两把沙土。俩土匪被迷了双眼,被小徐三拳两脚制伏了,只喊饶命。进士老爷不怪罪他们,主仆二人赶紧回去了。此后,小徐就成了进士府的常客。

转眼又是一年,小徐已是进士府里的二管家,终日带人看家护院,忠心耿耿。

这年,进士府的农田里种了许多优质芝麻,这上好的油料作物又是一个大丰收,全府上下兴高采烈,眼看着芝麻入了仓。老进士通过往年的客户发出了出售芝麻的消息,由于进士府信誉好,四方客户闻讯而至,络绎不绝,一天到晚车来车往,整个梁楼村一片繁忙。村里人趁机卖出了自己的余粮,有的烧水卖茶,有的为客商做饭,赚些钱补偿家用。全村人都说,如果没有进士府里的大生意,小户人家挣一文钱也是很难的。

这天,徐管家刚刚送走了一户大客商,正准备回到仓房料理一下,忽听“扑通”一声响,一个人倒在了地下。徐管家深受进士老爷的影响,深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行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于是赶忙上前问个究竟。

原来那人连日劳累,突然虚脱倒了下来。徐管家叫人把他抬到屋内,又让他喝了半碗红糖姜茶,他很快醒了过来。经过仔细询问,原来他装的芝麻多了,尚缺两块银元,回去的路费也没有了,一时急火攻心,不知怎么办才好。两块银元不是个小数目,那时候,二十块银元就可购买一亩上好的农田。小徐不敢做主,就去禀告进士老爷。进士老爷立即赶了过来,好言劝慰这一客户,又命家人做了一碗热汤让客户吃下,客户感觉好多了。进士老爷说:“这两块银元免了,回去的路费我奉送,请先在蔽庄小住几日,身体恢复了再走也不迟。”

几天后,客户满怀高兴地回去了,临走时千恩万谢,一定要报答进士老爷。进士老爷说:“小事一桩,不值一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那客户走后一直没有消息,村里人有的说客户太没良心了,也有的说进士老爷真傻。进士老爷也不理会,就像这事没有发生一样。

天下万事万物,人的变化最难掌握,一念之差有的成了君子,有的成了小人。那位生病的客商回家后不善经营,连连亏本,上了几次当,一怒之下扔了算盘和账本,拿起了刀枪棍棒,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尽管当了土匪,心中尚有一丝正义,终日想着报答进士老爷,等发了大财一定去进士府拜谢。

满清王朝说亡就亡了,接下来的政府更是一团糟,盗贼遍地,土匪横行。

那日夜晚被徐壮士打翻的歹人仍匪性不改,准备勾结另一伙强盗大抢进士府,谁知做事不密,被徐壮士打听到了。徐壮士既为管家,不能不管,于是马上告知进士老爷,决心再为府上立一功:抓到凶犯!无奈进士老爷不准,三十六计走为上,进士老爷收拾家中的细软,全府老少到省城开封躲上一时,徐管家也一同前往。

天有不测风云,进士府的车队被歹人截住了,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一家人哭哭啼啼,一筹莫展。

徐壮士冲到了前头,为保护主人,他甘愿赴汤蹈火。眼看就是一场厮杀,进士老爷从后面走了过来,他一面示意徐壮士不要急躁,一面打躬作揖,面带笑容,威而不怒。

“弟兄们天寒地冻不容易,有话好说,千万不要惊了我的家眷。”

“少啰嗦!”一个土匪小头目说:“东西留下,人到这边来。”

“你厉害啥!”徐壮士也不示弱,“这是我家进士老爷。”

一行人跟着这个小头目走进了一处破庙里,那小头目对一个小土匪说:“快去请老大!”显然,大土匪头目要来了,一家人都捏了一把汗,不知是凶是吉。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刀枪声,一位粗壮的汉子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站在徐壮士面前,盯了半天后,一把抱住了徐壮士。徐壮士莫名其妙,二人对视片刻,同时大喊一声:“是你呀!”

原来这位土匪头目正是那位在进士府购芝麻生病的客商。徐壮士连忙拉他来见进士老爷。进士老爷已明白了一切,满面春风地说:“幸会,幸会!”只字不提“跑反”和土匪之事,恐怕羞辱了这群亡命之徒!

那土匪头目也是个机灵鬼,他对手下说:“都过来拜见恩人,这位就是我常给你们讲的梁老进士。”顷刻之间,干戈化为玉帛。

那位土匪头目苦苦挽留进士一家,进士老爷执意前往省府,也就只好作罢。那头目又派了几个手下,一路护送老进士全家到了安全地带。

这正是:

逢凶化吉非偶然,全仗平时多行善。

相信因果本不空,报应只在早与晚。

注:这段往事就发生在我家,进士老爷就是我的曾祖父。老人家虽去世多年,他的墓前依然松柏苍翠。尽管时过境迁,我家仍积功累德,以行善、尊老为荣。我父亲早年投身祖国解放事业,现已离休。我和我妻都从事医务工作。我笃信佛教,常年吃素。我儿在一所著名大学读书。那徐壮士的后人仍在梁楼村,他们奉公守法,家庭和睦,如今正安享太平。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吃亏是福
下一篇:爱吵架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