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鼠的“爱恨情仇”

东林寺慈善护生会  2020-06-02  点击  次  

从小到大,我算是胆子比较大的女孩子了,唯一忌惮的“克星”就是老鼠。本该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可我一见到这小东西就心里发怵,每每惊惶失措地又哭又闹。这份令人哭笑不得的 “畏鼠情结”,一直像幽灵般地盘桓在心头,直到2012年才真正完全释怀,现在请让我将个中详情细细道来。

小学时候,我开始独住一个房间。刚与父母分居,首先要克服的是独睡的恐惧感,好在妈妈都会站在门前等我睡着了再走,好不容易养成了独睡的习惯。本以为可以在自己的小屋里愉快地玩耍了,直到有一天,一只老鼠闯进了我的生活中,自此开启了二十年如一日的“畏鼠情结”。

一天晚上,我被一阵“吱吱吱”的声音吵醒,侧耳一听,竟然是书箱里有只老鼠在啃书。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我睡意全无,一颗心怦怦直跳,心想万一它在我睡着的时候跑来咬我怎么办?于是用力拍着床板,拿文具盒敲打箱子,但它却肆无忌惮地继续猖獗,吓得我几乎整个晚上都没有合眼。以后的每天晚上,这家伙都会如期光顾,我从此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直到爸爸把箱子搬出去之后才告安宁。

初中阶段, 30多人一起住集体宿舍,这当然不会感到孤单。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房里竟还住着别样的小伙伴儿,它就是老鼠先生!三年之内,今天这个同学的零食被偷吃了,明天那个同学的衣服被咬烂了,但它一直“法外开恩”,从来没有骚扰过我。眼看三年住校生活就要平静地结束了,最后还是出了意外,有一天拿起书包,突然从里面蹦出一只老鼠,一双眼睛骨溜溜地瞪着我,尖尖的嘴巴狰狞可怖,长长的鼠须一翘一翘的,这惊恐的一幕把我吓得哇哇大哭。

高中住在宿舍楼里,没有鼠患,心中有“终于天下太平”的感觉。那时一个月会回家一次,每当我一个人看电视的时候,就会有老鼠进进出出,就像专门等我似的。尤其是夏天,因为穿着拖鞋,衣服也很单薄,吓得连声都不敢出,生怕惊动了它来咬我。等家人来了之后,见我战战兢兢地说有老鼠,他们总是不屑地说:“那有啥好怕的呀?”我心里万分委屈,那明明太可怕了,不是吗?

上大学时,偶尔在路上看见只死老鼠,也会吓得心惊肉跳。宿舍楼里有人养仓鼠,有时会好奇地去瞧一瞧,但看见它奸猾猥琐的样子,往往会惊出一身冷汗。

这辈子对老鼠的忌惮心理始终难以释怀,只能寄希望于将来少碰见这个冤家。谁曾想,转机还真的来了。

20127月,学校刚刚放假,便和同学相约去东林寺参加净土文化夏令营。出发前的几天,长春当地的师父组织了一次放生活动。我们驱车好久好久,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在对物命进行“洒净、忏悔、三皈依、念佛”等仪式后,大家开始放生了。刚走到车边,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大家拎着袋子往山里走,打开的一瞬间惊呆了,竟然是蛇!还好我最怕老鼠,对蛇还有一点承受力,就这样大家你一袋子我一袋子地倒。本来不怎么害怕,但没过一会儿看到这些蛇开始往回走,有两三条同时从脚上游过去,加上天色有点晚,瞬间吓坏了,手里拎着的袋子不敢打开了。恰好师父在旁边,见我一副害怕的样子,于是接过我手中的袋子,将它们放了出来,并说已经皈依过的生命,是不会伤人的,我的心才稍显宽慰些,但还有些余悸。

第二天上午继续放生,有了前一天的经验,心里的恐惧感少了很多。看到一条条物命从刀下死里逃生,重获自由,还能够遇到佛法僧三宝的加持,真是莫大的福分和幸运。

放生回去的路上,看着沿途的风景,听着潺潺的流水声,觉得这里真是世外桃源啊。快走出浓密的大森林时,路口处的一孔亮光豁然显现在眼前,这亮光仿佛照进了心灵深处,带来了丝丝的清凉。我的内心顿生感悟,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只不过因为我们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才有了种种不平的成见和纷争。进而感悟到,如果站在蛇和老鼠的本位思考,也许它们不觉得自己是丑陋一族,说不定反而认为是“最帅”的种类呢!

从寺院回学校的路上有一个宠物店,隔着玻璃一眼看到了一只小仓鼠。奇妙的是,以前想想都害怕的物种,这时竟能平静地看着它,还笑着向它挥挥手。但当时也没多想,总觉得近二十年的“畏鼠心理”怎能说没就没了呢,可能是那天状态比较好吧。

后来有件事印象比较深,让我确信自己可能真的不怕老鼠了。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和几个同学去教师公寓上书法课,单元门口的雪地上躺着一只大老鼠,大家都快步跨过去了,我脑海中却冒出了不忍心让它暴尸街头的想法,再说这样也会吓到大家。于是用纸将它裹住,掩埋在了大树底下。那时心里非常平静,此后遇到老鼠再也没有之前的恐惧感了。

小时候出于恐惧,只希望有种技术能让世界上永无老鼠,后来听人说老鼠毁坏东西就该除掉,心里总觉得好残忍,毕竟它们也是生命呀。现在回想2012年的那次放生,当时刚接触佛法,对佛理不太懂,也不知道放生护生能够长养慈悲心,会消除往昔的业障,只是单纯地照做了,后来又陆陆续续随缘参加放生,没想到无心插柳,反倒让我和老鼠的冤结消解了。

末学的无心之举尚且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那长久的放生和念佛对于改善身心的作用肯定会更加不可思议!

——此文发表于《慈护》杂志2018年秋季刊 作者 正静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护生小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