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白

  2020-06-02  点击  次  

我和小白的约定

那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冬天,阳光暖暖地透过窗户。我无意中浏览网站,看到一则救护狐狸的消息,年底,是农村养殖户要还银行贷款的季节,很多养殖户会在这个季节大肆屠杀,如果不能及时救助,这么多美丽而脆弱的生命将要沦为一堆血腥的皮毛。

我在即将遭遇屠杀的狐狸中,看到一张照片,雪白的皮毛忧郁的眼神,那只狐狸的眼神深深地打动了我,当时每只狐狸大约五百元左右,我马上给发出救助帖子的居士师兄打电话,与他取得联系,当我了解了情况之后,知道在这次救助活动中,有三只雪白的狐狸,每只狐狸的价格大概七百元左右,救下这三个小东西大概需要两千多元。我答应那个师兄,这三只白狐我全部救下,明年春天将它们放回大自然之前,所有的生活费用由我来负责。

我收养了它们,自从我成为狐狸的“人类妈妈”之后,总要给我的孩子们起一个名字,因为它们有着雪一样白的皮毛,我就叫它们“小白”。

从此之后,“小白”这个名字,就是我和它们之间的一种约定,就像小王子驯养了他的狐狸那样。记得我第一次读《小王子》的时候,狐狸与小王子的一段对话是那么让我感动,狐狸对小王子说:“你愿意驯养我吗?驯养就是‘建立关系’。比如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但如果你驯养了我,对我而言,你就是特别的了。对你来说,我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那千万只狐狸没有区别,但如果你驯养了我,我就是你唯一的狐狸。你最好每天的同一个时间来看我。这样,我便会觉得这个时刻与众不同。我会在等待中感觉到快乐,越临近这个时刻,我会幸福得战栗,从而体会到幸福的价值。如果你驯养了我,世界就变得不同。其他人的脚步会让我飞快地躲回地下的洞穴,你的脚步声却能将我从洞穴中快乐地召唤出来。从此,脚步声对我而言就是有意义的了。你看那金黄色的麦田,我不吃麦子,它跟我毫无关系,这很糟糕,但如果你驯养了我,由于你的头发是金色的,我就会因为它而想到你,我就可以看着这金黄色的麦田想念你。

小王子.jpg


我就像小王子那样,收养了它们三个,从此之后,它们对于我而言,就与千千万万的狐狸有所不同,当冬天飘雪的季节到来,我就会惦念着远在东北松原护生园中的小白。

护生园的师兄告诉我,自从小白进入护生园之后,几乎所有的养护人员都喜欢它们,每天,小白优雅地伸伸懒腰,从容地吃东西,然后梳理它们美丽的尾巴,各个都活得自由自在。

 

称职的“人类妈妈”

成为三个小白狐狸的“人类妈妈”之后,我的生活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身边很多非富即贵的朋友,我逐渐地远离了他们,因为每当我看到他们身上动辄数万的皮草,我的第一反应就会联想到那些动物被杀之前绝望的眼神。因为有了它们——小白狐狸,让我懂得对生命的敬畏。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传道生涯,对我的每一个朋友说:“请尊重生命,远离皮草。”如果有人对我的话题感兴趣,我会继续告诉他们隐藏在这些华丽皮草背后的血腥和杀戮,在这半年多收养小白的日子里,我成为它们的守护者。很多看过小白照片的朋友,不无对小白的美丽感到惊诧。

我会告诉他们,救助这样一个美丽的生命其实不难,只要少吃一顿不太贵的饭,只要少喝一次茶,只要少买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因为,狐狸的身价并不高贵,因为在人类的眼里,一只狐狸的价格只有几百块,但是,它们的美丽是令人惊讶的,它们的生命也是无价的。

白狐1.jpg


为爱放归森林

第二年的夏天,接到松原护生园师兄的电话,告诉我将要在612日,将去年冬天救护的狐狸送回大自然的怀抱。

师兄征询我的意见:“你们家养的小白,放还是不放?”

当时我的心情陷入矛盾,因为在这半年多收养的日子里,我已经与它们之间产生了深深的依恋,我甚至想过,将小白一直养在护生园里,一直养到我老死,或者它们先我而去。但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因为我知道这个想法是自私的,没有什么人可以以爱为借口,剥夺动物回归自然的权利。于是我同意将它们放归森林。

在即将放生小白之前,我恳请先生同意我正式地收养小白,将它们纳入乔家,成为我们家正式的义子。

因为在此之前,先生一直以为我在胡闹,或者说一个女人的突发奇想。当我非常认真地向他提出这个要求时,先生几乎愣了十分钟,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我,因为在此之前,乔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后来,他实在拿我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于是,他给这三个小狐狸分别起名为“乔白白、乔宝宝、乔贝贝”,我请先生在小白照片的后面郑重写下:“201065日,小白归于乔氏”。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长出一口气,因为我认为,这对我、对小白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在佛陀慈悲的眼里,众生皆可成佛,在这一刻,我将我收养的小狐狸正式纳入我们人类的家族。

2010611日,我和母亲坐火车赶往沈阳,因为第二天小白会被送到位于抚顺境内的猴石森林公园,在那里,将它们放回到大自然中去。

612日那天,天上下着雨,我们在辽宁双灵寺请法师为这些即将放生的动物举行“三皈依”法会。

 

动物亦有灵性

在法师为众多动物唱诵《大悲咒》的时候,我来到那辆风尘仆仆的卡车前面,车上装满了装狐狸的笼子,一共有三百多只狐狸,我都看花眼了,到哪里去找我的小白?我在卡车外面叫它们:“小白!小白!”突然从铁栅栏后面齐刷刷地露出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我马上找到松原护生园的师兄来询问,那三个小白狐狸果然就是我的小白!它们也知道是我在叫它啊!它们能在众多人中,分辨出我的声音!

放生的时候,当师兄们打开铁笼的时候,三个小白狐狸从笼子中跳出来,我们把狐狸全都放完之后,下山的时候,有一个小白狐狸一直跟着我跑,母亲跟它说:“别送了,你妈妈要回家了,从此以后,你们就在这大山里好好生活吧!”

小白好像听懂了我母亲的话,它蹲下来,坐在路边仔仔细细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转过身,朝树林的深处跑去。就在它的身影即将被丛林淹没的时候,它回头看了我一眼,它们的眼神中充满了难以言表的感情。

当时,我的心好像被掏空,我掏出手机给先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小白已经走了。”电话的对面,先生跟我一样没有多说话,他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我知道能做一场母子,不知道是多少世的因缘,尽管我们从此山高路远,难以再见。

后来,有一个师兄告诉我,若干年后,如果你遇到三个美丽的女子,她们来报答你、赡养你,那一定是你的小白。

在送走小白的日子里,心中空空,无所寄托,于是,匆匆写下我与小白相处的过程,我殷切地希望,人人都能懂得一个道理:人的生命弥足珍贵,动物的生命亦不可轻贱,因为在宇宙之中,每个生命都有同等的尊严与价值。

——此文发表于《慈护》杂志2018年秋季刊 作者 贤敏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我和老鼠的“爱恨情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