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动物 大乐趣

东林寺慈善护生会  2020-06-05  点击  次  


曾经住过顶楼有小花园的家,在我们的努力耕耘下,颇有花木扶疏的景象。闲时在园子里散步,发现竟然有不少小小动物穿梭其中,为我们带来诸多野趣。当时有提笔点染一番,为它们做个纪录。

 

毛毛虫

  小小动物,诸如蟑螂、蜘蛛、毛毛虫、老鼠等,是许多人的“最怕”,别看它们身躯那么渺小,可每当它们现身,常会听到尖叫声、喊打声,总之,“人虫大战”自古有之。还好这些小小动物当中,我只怕那蠕行的毛毛虫。

  事实上,在我小时候,光“听”到这三个字,就足以让我起鸡皮疙瘩,“想”到这三个字,免不了浑身一阵战栗;书刊上凡有毛毛虫之处,我一定拿得远远的,绝对坚守“不看”“不触摸”的原则。看到实体,不论大小,绝对是弹跳开来,外加凄厉的尖叫。如果让它们爬上身,那就是嚎啕大哭,外加皮肤红肿。

偏偏女儿小时候,很爱那些花花绿绿的毛毛虫,要求豢养,被我严拒。怎么也想不到,后来我也成了养虫族。因为小时候蝴蝶、粉蛾到处飞舞的景象不再,为了让这世界多一些飞舞的身影,我只有克服那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尽一份心了。

我们用盆子种一些菜,让粉蛾来下蛋,聪明的蛾妈妈会分散产卵,一片菜叶大多是一颗卵。这种菜虫是绿色的,不仔细看无法看出,我观看时尽量保持距离。心里真的很毛,可是又好奇地想看它们的成长过程。

有一次找不到一只大虫,忍不住凑近去看,找啊找,突然发现那只大虫与我近距离“四目相对”,我大叫弹开,这惯性动作引来老公跟女儿嘲笑。又有一次,透过月光,看到一只毛毛虫爬上菜茎顶端,好像它也懂得沐浴在月光下,享受宁静、安全的夜(小鸟睡觉了)。

不同种类的毛毛虫,喜欢不同植物。有一次,紫藤上爬了一只翠绿色的毛毛虫,它的毛很长,动作利落,爬上爬下停不下来。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毛毛虫,我希望它在我们园子住下来,以后蜕变成彩蝶。隔天,它果然吐了一层薄薄的丝,把自己固定在枝头。不幸的是刚好台风过境,它不见了。

后来买了一盆柑橘植物,某日发现叶片上有一坨像鸟屎的东西 ,原来是凤蝶的幼虫,这种色调和形状是欺敌吧!不久小虫会变成绿色,和叶片同色,我每天观察,终于等到肥嘟嘟的。接着结蛹,感觉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开始蜕变。看着蝴蝶破蛹而出,软软的翅膀慢慢变硬,终于展翅飞向天空,内心非常喜悦。有一次台风要来,一颗蛹快要蜕变了,赶紧将盆栽移进屋内。隔天去看,发现凤蝶被家中的猫咬成残蝶。感慨毛毛虫的天敌不少,刚出生不久,会被蚂蚁扛着走;好不容易长得肥肥壮壮,会被小鸟叼走;成蛹了,还要挑对时机、地点蜕变。看到蝶儿翩翩飞舞的景象,总是让我想到它们那漫长、危险的成长之路。

 

小蜜蜂

我们发现茉莉的叶子被虫吃得奇形怪状,跟一般植物被虫吃的状况不一样。一般的虫不是蚕食整叶,就是咬得坑坑疤疤。那种虫却像艺术家,总是以剪图样的方式,剪走一个个小圆形,让叶片变成不规则形。

有一天,我发现那个艺术家了,是一种非常小型的蜜蜂。它身上好像带把刀,一下子就裁掉一块圆形,由于它身体太小了,马上把那小片圆叶卷在胸前,然后飞进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石缝里。目睹整个过程,不得不惊叹造物之奇!它们一度改变口味,专裁紫藤叶,后来则大多裁走百香果叶。那小小身影在裁剪时,动作很利落,煞是好看,可惜它们不轻易出来。

花开时,常会有一只普通蜜蜂出现,我得以近距离欣赏它身上那种巧夺天工的彩纹,并和它打招呼。老公总要我小心一点,以免被螫。他想以捍卫家人的理由下逐客令,我却觉得花蜜不让蜂采也徒然,何况我自知不比花娇,对它又无害意,不会被攻击。

一般动物攻击人,是因为感到安全受威胁,才会采取自卫行动。动物也通人性,我就在它眼前晃,它根本无视我的存在,一径忙着采花蜜。有时风太大,花被吹得摇摇晃晃,蜜蜂锲而不舍地与风搏斗,我赶紧为它抓稳树枝,它就安安稳稳采蜜。

蜜蜂给人的印象是“勤劳”,最近却有科学家指出,蜜蜂其实很懒惰。研究者的精神让人佩服,但我看到的蜜蜂,都不负勤劳的美名。它们顺其自然而作息,该工作就工作,该休息就休息,不会让自己“过劳死”,是人太无聊了,以为蜜蜂一出生就要劳苦到死吧!

 

小蜗牛

下过雨后,花叶上会出现小蜗牛,造型轻巧玲珑,色彩晶莹剔透,看起来很可爱,让人想把它们放在手掌心把玩。只是平常都不知道它们躲在哪里。

看到小蜗牛,就会想起诗人杨唤那首《小蜗牛》,诗是这样写的:

我驮着我的小房子走路,

我驮着我的小房子爬树,

慢慢的,慢慢的,

不急也不慌。

 

我驮着我的小房子旅行,

到处去拜访,

拜访那和花朵和小草们亲嘴的太阳。

 

我要问问他:

为什么不来照一照,

我住的那样又湿又脏的鬼地方?

杨唤看到的蜗牛,应该不是这类品种的蜗牛,虽说杨唤是以蜗牛来比喻自己人生的困顿,但如果他看到这一类蜗牛,恐怕不会用“又湿又脏的鬼地方”来形容。雨过天青,这种小蜗牛身上的雨珠,在阳光的映照下,会让人忌妒它们拥有那样可爱的小房子。

不过,现在我住的地方是一个全新规划的市镇,有宽大的人行道,每个小区都有绿地,所以蜗牛很多。晚上我们带孙子去散步,就一路走一路看,小孩子的视野比较低,他看到很多我们平常没注意的小动物,其中他对蜗牛最感兴趣。蜗牛常常会爬到人行道上,一不小心就被踩死。因此,拯救蜗牛成了我们的重要任务,只要看到逛人行道的蜗牛,我们就送它们“回家”(回到草地的家)。

以前我对蜗牛印象很笼统,现在跟着小朋友蹲下仔细观察,才发现蜗牛的品种很多。护生的观念渗入孙子的小小心灵,看到蜘蛛、马陆、蝴蝶、蜜蜂、蚯蚓等小动物,他都很兴奋,我们蹲下来一起观察,如果它们有危险,就做一些保护措施。

前几天看到有一家人蹲在草地边,那个爸爸好像在翻找什么给小男孩看,以为又有一个爱自然的家庭,没想到隔天路过,才知道是大人找小蜗牛给小孩踩着玩。我的孙子很顽皮,对死亡的概念也不知道懂不懂,但是从一岁多开始,对死掉的小动物却总是惦在心里、说在嘴上。平常看到的都是单只小动物的尸体,这次看到好几只小蜗牛死在那里,他很不解,我也很难对一个三岁的小男孩解释,就照例一起蹲在那里,为蜗牛念几声“阿弥陀佛”。

人类的开发,让大自然的面积萎缩,小动物们几乎无以为家。很高兴我现在住的地方,虽然开发成都市,却留下很多自然生态,一条绵延的溪流贯穿整个区域,而密集的公园和每个小区的绿地,让我们每天都可以亲近小动物。

——此文发表于《慈护》杂志2018年冬季刊 作者 康逸蓝


收藏  纠错

上一篇:灵禽义犬二则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