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烈日为何灼心/马未都评谈李桂英

  2015-12-05  点击  次  

社会是个江湖,江湖上有两大快事,报恩与报仇。能将两大快事合二为一者,古往今来并不很多,报恩者多见于二十四孝,报仇者常出自绿林好汉。就是这个朴素的恩与仇,将中国社会演绎得丰富多彩。

河南农妇李桂英,有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有着再平实不过的长相,十七年来,因夫命丧于五人之手,又留有三男两女未成年孩子,她独自含辛茹苦养育孩子,风餐露宿不懈追凶;至今晨,最后一名凶手落入法网,让一部长达十七年的连续剧壮丽落幕,在大幕即将徐徐拉上之际,观众难以自持,唏嘘不已。

命案起因并不复杂,农村封闭狭隘的观念以及琐事积怨,让李桂英丈夫齐元德命丧同村齐族家人之手,李桂英也不幸身中三刀。五个孩子的她说,因为丈夫对她好,她不改嫁,要将五个孩子抚养成人,以报丈夫疼爱之恩。结果是五个孩子四个大学毕业,三个学法律,只有老二为了生计陪在母亲身边;五个仇人,在李桂英的追踪下,为公安机关提供了准确线索,十七年来陆续抓住四人,《新闻1+1》播出该新闻两天后,最后一名凶手落入法网。

可见公安机关并非无能,而是无为。让一个农妇万般无奈地成为民间福尔摩斯,是谁的光荣,又是谁的耻辱?耿直的李桂英说,她不满意警方的效率,如果命案至今未破,尚不足以说明李桂英态度的正确与否,可今天当最后一名凶手被抓获之后,李桂英的话就要三思了。

我看着李桂英那张全家福照片一直在想,如果丈夫齐元德还活着,他们的生活会很平静,故事也不见得精彩,李桂英仅是个能干的农妇,齐元德是个体贴妻子的丈夫,而今天世态炎凉让李桂英成为江湖恩仇记的现实样本,足以垂范后世。

(以上转自马未都微博)


【就靠做钉子卖钉子,养活五个孩子,供出四个大学本科生,还把五个杀人凶手一一缉拿归案!太不可思议的河南农妇李桂英了!一出回肠荡气的当代恩仇录,令人唏嘘。到底是一股什么力量在支撑着李桂英17年来千里迢迢、虽死不改的追凶历险?请看下面摘录的一段新京报的采访。】

新京报:你的几个孩子很争气。

李桂英:五个孩子,四个考上了大学本科,三个孩子还考上了国家单位,他们很争气,也是我的骄傲,但是作为母亲,我觉得欠他们的啊。他们几个读大学的时候,每个人每个月只有一百块钱的生活费,一百块钱只够每天吃一碗面条。特别是我家老二,为啥没上大学,因为没条件。他的哥哥弟弟妹妹都要去上学,我追凶也需要钱,所以要留下一个人挣钱啊,我就劝他不要去上学了,留在家里帮我挣钱。我认为他聪明,个子长得高,可以担当起一个家了。

新京报:那么苦,为什么还要坚持去追凶呢?

李桂英:放不下几个孩子,更放不下他们的爸,好好一个人没了,凶手也跑了,没人管,觉得孩子他爸爸冤。

新京报:为了孩子,你没有想过放弃?

李桂英:没有,孩子们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到处跑着找凶手,他们也习惯了,长大以后,他们更理解我,比如老大和其他几个孩子读书的时候,老二在家帮我挣钱,老大工作之后,就支持老二去学习技术,现在老二也在考学历。他们从来没有埋怨过我。

新京报:一直在想着丈夫的好?

李桂英:忘不了。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他帮一个窑厂拉土,晚上快十一点了才回家,浑身脏兮兮的沾满泥沙,一见我就递给我一叠钱,说他一天拉了十六车的土,这是今天工钱,你收着。我心疼,就让他把钱留下买件衣服,但他还是把钱硬塞给我了。他对我很信任。

新京报:丈夫去世以后,你的生活改变很大。

李桂英:最大的改变是没有人关心你了,遇到难处,遇到啥事儿连有个人商量都没有。2000年除夕,我去二十多里外的一个村子要钉子钱,当天下了大雪。我钱也没要到,回到村子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当时雪太大,没法骑自行车,我是推着自行车回来的,路上走了四个小时,脚上的棉靴湿透了。走到村口,我都累得走不动了,我就想啊,假如孩子他爸在,肯定来接我了。想到这个,我站到村口哭,到了家里,也不敢让孩子看到,就在被窝里蒙着头哭。

【图:12月3日,外逃17年的嫌犯齐扩军(中)被警察控制】

【也许再追究这出恩仇录上演的起因,结论更令人莫名感慨——无非是从一些捕风捉影的口头琐事开始的。佛经云: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并“从小微起,成大困剧”,信然。】

1998年元月,河南省项城市南顿镇齐坡村的齐学山怀疑女子李桂英和别人说自己坏话,拿砖头砸李桂英,随后,齐学山的哥哥齐金山、弟弟齐保山与齐海营、齐阔军一起提着匕首、杀猪刀围打李桂英,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听到妻子被打,就随手拿了一把镰刀出来救妻子。

打斗中,齐元德被齐金山刺中,又被齐海营用铁锹朝脖颈猛击了两下。李桂英腿上、腹部中了三刀。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学山供述,因为几人都超生,他们怀疑齐元德、李桂英夫妻举报他们超生问题而起意报复二人。

当年南顿镇主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副镇长张天礼提供的一份证明显示,“齐元德、李桂英夫妇并没有举报过齐坡任何人的计划生育工作问题。”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保山、齐学山的供述,几人坚持认为齐元德夫妇举报了他们,并在事发前进行了商议,决定对齐元德夫妇进行报复。

正因为之前的“商议”,被周口市人民法院认定为“预谋”,是故意杀人。

五个凶手的人生、齐元德的一条人命、李桂英一家七口的命运,都在那一天的口角与打斗中彻底改变了——这真是比电影《烈日灼心》更为惨烈、令人印象深刻的当代恩仇录了。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那是艺术家们说的。

收藏  纠错

上一篇:【视角】金马影帝冯小刚的佛教思考
下一篇:【视角】60岁顿悟:世界汉堡大王改“肉”归“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