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

(清)周安士居士  2015-12-17  点击  次  


【原文】既可以十七世,即可以十七劫,即可以无量无边劫。帝君之‘吾’无穷,则吾辈之‘吾’亦无穷矣。既可以士‘身’,可以大夫‘身’,即可以天龙八部,地狱,鬼,畜‘身’。帝君之‘身’无定,则吾辈之‘身’亦无定矣。且托生既多,则宿世父母六亲亦多。帝君宿缘既多,则吾辈宿缘亦多矣。然则‘吾’者,主人也。一十七世,旦暮也。‘为’者,机缘也。‘士大夫’,傀儡也。‘身’者,革囊也。诚难与俗人道也。

【译白】 既然可以有十七世,就可以有十七劫,就可以有无量无边劫。帝君之吾无穷尽,则我辈之吾当然也无穷尽。于无量世中,既可以为士身,可以为大夫身,当然也可以为天龙八部、地狱、饿鬼、畜生身。帝君之身既无有一定,则我辈之身也无有一定。且托生之次数既多,则宿世之父母六亲也多。帝君之宿缘既多,则我辈之宿缘也一定多。因此,吾是主人。十七世比之久远劫,不过旦夕罢了。为,是指转世之机缘。士大夫,如同木偶戏中之木头人,完全随顺机缘操纵。身,只是一具皮囊罢了。这实在难向俗人说明白啊。

【原文】前世后世,犹之昨日来朝,吾生合下自有,并非佛家造出。譬如五脏六腑,本在病人自己腹中,奈何因其出诸医人之口,竟视为药笼中物乎?

【译白】前世后世,犹如昨天与明天,是我们生命中原本就有的,并非佛家所捏造。譬如五脏六腑,本来就在病人自己腹中,怎能因其出自于医生之口,竟把其当成是药箱中之物呢。

【原文】人若无有后世,不受轮回,则世间便有多少不平事。即圣贤议论,亦有无征不信者矣。且如孔子言仁者寿,力称颜子之仁,而颜反夭矣;极恶盗跖之不仁,而跖偏寿矣。君子枉自为君子,小人乐得为小人,何以成其为造物?唯有前世后世以为销算,而后善有所劝,恶有所惩。上帝不受混帐之名,孔子可免无稽之谤。大矣哉!一十七世之说也。

【译白】人若无有前生后世,不受轮回,则世间将有多少不平事。即使圣贤之言论,也因无有真凭实据而让人不信。如孔子说仁德者长寿,极力称赞颜回之仁德,而颜回居然短命。极力声讨盗跖之不仁,而盗跖偏长寿。如此一来,则君子枉自为君子,小人乐得为小人,造物也就不成其为造物了。惟有将前世后世之功过一起结算,而后才能善有所劝,恶有所惩,上帝不受混帐之名,孔子可免无稽之谤。帝君一十七世之说,功德太大了。

【原文】虚无寂灭之学,非吾儒所痛恨乎?既已恨之,不可身自蹈之。今之述佛理以劝世者,必曰:作善得福,作恶得祸。明有因果,幽有鬼神。已往者是前生,未来者为后世。步步据实。试问‘虚无’二字,如何可加?而谤佛者,则以地狱天堂为荒诞,前世后世为渺茫,谓此身来无消息,去无踪影。静言思之,恰中虚无二字之病。学佛者之言曰:肉躯虽有败坏,真性原无生死。而谤佛者辄云:无有前生,无复后世。夫曰舍一身复受一身,则是虽寂而不寂,虽灭而不灭也;若其舍一身不复受一身,则是一寂而长寂,一灭而永灭也。平心自揣,试问‘寂灭’二字,毕竟谁当受之?嗟乎!身若侏儒,而反讥防风氏(大禹时代的巨人)为短小,亦已过矣。

【译白】虚无寂灭之学说,是儒家一向所痛恨的。既痛恨此学说,自身就不应蹈袭其轨辙。今之讲述佛理以劝世的,必说,作善得福,作恶得祸。明说有因果报应,暗中有鬼神鉴察。已往的是前生,未来的为后世。句句切实合理。试问虚无二字怎可强加于他。而谤佛者,却认为地狱天堂为虚构,前世后世为渺茫不可知。此身来无消息,去无踪影。静心思考此观点,恰恰中了虚无二字之毛病。学佛者说,肉身虽有败坏,真性原无生死。而谤佛者却妄下断言说,既没有前生,也没有后世。然据实而论,舍去此身又受另一身,则是虽寂而不寂,虽灭而不灭。倘若舍去此身而不再受另一身,那才是一寂而长寂,一灭而永灭呢。何妨平心静气想一想,试问寂灭二字,毕竟谁当受之。唉,身材如侏儒,反讥笑魁梧高大之防风氏矮小,未免也太过分了。

【原文】以刀杀人,不过斩人肉躯;若言无有后世,直是断人慧命。斩肉躯者,害止一生;断慧命者,杀及世世。故知劝人改恶修善,犹是第二层工夫。先须辨明既有今世,必有来生,方是根本切要语。

【译白】用刀杀人,不过杀人肉身,若对人说无有后世,等于是断人慧命。杀死肉身,害人止一生。断人慧命,无异于杀及多生多世。所以劝人改恶修善,犹是第二层工夫。先须辨明既有今世,必有来生,才是根本切要之关键。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
下一篇:【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