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降嗣赤帝 

清 周安士居士  2016-03-13  点击  次  

帝君曰:予见秦任酷法,视民如草芥,乃飞章奏帝,愿以化身,援天下于涂炭之中,跻(*达到)斯民于和乐之地。奈何帝命,以予为赤帝子之后。玉音可畏,予不敢抗。俄有九天监生大神,逼予受生。于云霄间,下视人间,见火秦之后,宫阙鼎新,汉帝方与戚姬晤语。监生谓予曰:‘此即赤帝子也。’予纵目间,为监生所挤(此即中阴身矣,帝君特未知耳)。堕于帝侧戚姬之怀(凡人托生,必见父母会合。若是男胎,于父生嗔,于母生爱;若是女胎,反此。至于南洲生三洲,三洲生南洲,人间生天上,天上生人间,善道生恶道,恶道生善道,各有形相,详载《藏经》,不能俱述)。恍然而觉。帝以予神骨相似,举动不凡,甚钟爱予。晚年欲以予为太子,既不果。帝万岁后,卒为吕氏所杀。予母之死,尤被酷毒(须知张良四皓,宿生亦必有怨)。予深怨之,每思为率然(大蛇名)之相,尽吞诸吕而后已也(后果化蛇,可见一切唯心造矣)。

[按]予初读佛书,见怨亲平等,及怨从亲起之说,心窃讶之。迨静观事理循环,乃知此种议论,非出世圣人不能道也。就戚夫人言,未有不以吕后为仇,高祖为恩者。然吕后之恨戚姬,皆由高祖之宠眷。迨宠眷渐深,至于欲易太子,而吕后之隐恨,遂不可复解矣。向使高祖当日,以等闲待之,不至若此宠眷,则戚夫人被祸,夫何至于此极也。然则吕后固戚之仇,而高祖亦岂得遂为恩耶?噫!此即怨从亲起之说也(即此便是格物之学)。夫怨也,而从亲起,即欲不作平等观,不可得已。

【译白】帝君说,我见秦朝执政者肆行酷虐百姓,视民如草芥。便飞速奏章呈报天帝,愿化为下界人身,援救生灵免遭涂炭之苦,使人民处于安居乐业之地。无奈天帝却命我托生为赤帝子(指汉高刘邦)之子。天威可畏,我不敢抗命。遂有九天监生大神,逼我投生。在云霄中,俯视人间,见火焚秦朝阿房宫之后,新建宫殿焕然一新,汉高祖正与戚姬亲昵晤语。监生大神对我说,此即赤帝子。我正想看仔细,被监生大神所推(此即是中阴身,只是当时帝君不知罢了),即跌落于帝身边戚姬之怀(凡人托生,必见父母会合。若是男胎,于父生瞋,于母生爱。若是女胎,反此。至于南洲生三洲,三洲生南洲,人间生天上,天上生人间,善道生恶道,各有形相,详载大藏经,不能具述)。恍然惊觉,发现自己已成人形。帝因我神貌风骨与其颇相似,举止不凡,很钟爱我。晚年想立我为太子,没有成功。帝驾崩后,我被吕氏所杀。我母死得尤其凄惨(须知张良及商山东园公、甪里、绮里季、夏黄公四皓,前世与帝君母子必定有怨)。我满怀怨仇,常想变为大蛇,尽吞吕氏家族而后已(后来果然化为蛇,可见一切唯心所造)。【按】我初读佛经时,见怨亲平等,及怨从亲起之说,心里很惊讶。待静观事理循环往复,方知此种议论,若非出世圣人,绝对是说不出的。就戚夫人而言,自然视吕后为仇怨,以高祖为恩人。然而吕后之所以仇恨戚姬,皆因高祖过于宠爱戚姬。等到宠爱越来越深,以至于要改立太子,此时吕后憋在心中之怨恨,再也无法消解了。假如高祖当日,只是平常对待戚姬,不至过分宠爱,则日后戚夫人所遭之祸,何至于惨绝人寰。因此吕后固然是戚姬之仇人,而高祖也未必就是戚姬之恩人。唉!此即怨从亲起之明证啊。怨即是由亲而起,纵然不愿将怨亲作平等看,都不可能了。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殛罚淫神
下一篇:【因果】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 —邛池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