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流矢集体—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

清 周安士  2016-04-06  点击  次  

 

【原文】帝君曰:予以善功世修,渐复神职,而命债未偿者,犹不吾置。复生于河朔(经云:宿世身骨,过于须弥山。所饮母乳,多于大海水)。从邓艾伐蜀时,予为行军司马,劝艾从间道出,省锋镝之祸。迨其深入,遇诸葛瞻。许以封王琅琊。瞻不听,至于交绥。瞻之中坚,予所当也,流矢遍集予体,瞻方就擒。予欲营救之,而予已创甚矣,盖向者邛池未偿之报也。

[按]《楞严经》中,言杀业之报,纵使经于微尘劫,相食相诛,犹如转轮,互为高下。然则邛池之报,尚属瞬息间事耳,遂谓从此账清无欠,恐犹未也。

【译白】帝君说:“我因累世修善积德,逐渐恢复神职,而命债未还清的,仍然不肯放过我。于是我又转生于黄河以北的河朔(佛经说,我们每个人宿世的身骨堆积起来可高过须弥山,所饮过母亲的乳汁加起来多于大海水)。长大后从军,随从邓艾讨伐蜀国时,我为行军司马。我劝邓艾从山间小道走,以避免正面交锋之祸。待其深入,遇上蜀将诸葛瞻率兵抵抗。邓艾以封琅琊王为条件,劝诸葛瞻降,诸葛瞻不答应,导致双方正面交战。诸葛瞻之主力部队,由我抵挡,乱箭射满我身。诸葛瞻被擒。我想营救他,可身受重创,已奄奄一息。此便是以前邛池未偿清命债之报啊!”[]《楞严经》上说:“杀业之报,纵使经于微尘劫那么久,互相吃来吃去、杀来杀去,如同转动的车轮,互为高下,无有了期。”然而邛池之报,还只是瞬息间事。若认为从此就可以账清无欠了,恐怕还没有这么简单。


 


 


收藏  纠错

上一篇:【现代因果实录】打蛇吃蛇变”蛇人“
下一篇:马蜂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