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鸟类之三——鸟类的生存处境

  2009-11-25  点击  次  

尊重生命,保护鸟类之三——鸟类的生存处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非法狩猎野生动物二十只以上的,属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也就是说,属于野生动物的鸟类,即便是平常的麻雀,也是不能随便捕猎的,否则,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和全国各地林业局保护处、市县保护站可根据法律追究责任。这一点,许多人不太了解,另外,法律监管的缺失,因吃的陋习,这些原本在自然界自由生活的生灵们,每年葬身于人的口腹的数目是难以估计的。下面的几则新闻,是关于鸟类的。

 

                  

湖南炎陵千年鸟道屡遭拦路劫候鸟飞过常被捕杀

2009年10月27日      来源:红网    王兴夏邓亚斌

 

 

    炎陵千年鸟道屡遭“拦路劫”

   
山间莺歌燕舞,半空鹭鹤齐飞”,我省最高峰——神农峰所在地炎陵县下村乡鹫峰村是候鸟必经之地,久而久之,该乡形成了一条“神秘鸟道”,每当候鸟迁飞,景象壮观。然而,在候鸟迁飞的晚上,在该村一个叫牛头坳的山上,几十人甚至数百人拿着专门拦截候鸟的电瓶灯,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昼,无数候鸟在此遭遇“拦路劫”被捕杀。昨日,株洲市、炎陵县野生动植物保护科(站)工作人员呼吁,“千年鸟道”屡屡遭遇“拦路劫”的时代该终结了。

    独特气候与环境成就千年鸟道

    地处炎陵县东南边陲的下村乡是株洲市海拔最高的乡镇,平均海拔856米,我省最高峰——神农峰就在该乡田心村。因附近具有独特的高山气候,青山绿水随处可见,空气清新博得“天然氧吧”的美誉,每当候鸟迁徙的季节,下村乡鹫峰村牛头坳等山岭是必经之地,成群结队的候鸟围绕该乡的青山绿水栖息,久而久之,该乡就有了一条神秘鸟道,处处鸟语花香,一派迷人景象。

    每年清明至谷雨,来自东南亚、新西兰等地的候鸟由南往北迁徙;立秋至霜降,内蒙古、西伯利亚等地的候鸟由北往南飞。这些南来北往的候鸟会在下村乡鹫峰村牛头坳及附近群山中作短暂停留,然后乘着山谷间强劲的气流飞越高山,继续迁飞。年复一年,由此形成我国内陆候鸟迁徙的第二大“千年鸟道”。

    每年过境候鸟有200多种数百万只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候鸟迁徙的时候一般在农历七月十五到八月十五。“现在都比较冷了,看不到什么鸟了。”一位彭先生说,下村乡这个神秘鸟道从江西遂川,经下村乡牛头坳,至龙渣双奎、龙凤再到桂东县,“牛头坳附近有3座高峰,这3座山之间形成一条不规则的峡谷,宽约40公里、长约30公里,成为候鸟迁徙的天然通道。”

    彭先生说,每年有一两个月时间候鸟经此迁徙,在秋季久晴变天的晚上或者久雨雾转晴的夜晚,都可以看到成群的候鸟铺天盖地。据悉,从下村乡过境的候鸟,每年有200多种,数百万只。

    电瓶灯照向夜空张网捕鸟

    然而,在这候鸟迁徙必经之地,捕鸟者却屡禁不止。

    10月19日,炎陵县下村乡鹫峰村有浓雾,空中飘着毛毛细雨。当晚,株洲市、炎陵县野生动植物保护科(站)工作人员从下村乡圩场出发,驱车前往牛头坳。逼近牛头坳山顶时,工作人员看到多辆摩托车使劲往山上开,车后捆着竹竿、尼龙网等捕鸟工具。山顶更是停放着十多辆摩托车,一些捕鸟的村民在寻找拦截候鸟的最佳位置,来得早的捕鸟者已布置完毕,正“张网以待”。

    雾更浓,气温很低,牛头坳上出现十几束很强的灯光,从不同方向射向夜空,电瓶灯把夜空照得犹如白昼,迁飞的候鸟遇见这种强光后,就会迷失方向,直扑而下,成为捕鸟者网中猎物。工作人员对捕鸟者进行劝阻,但收效甚微。因没有周密计划实施执法行动,对不听劝告者,工作人员没有采取强制措施。此前,为阻止疯狂的捕鸟行为,炎陵县职能部门多次采取行动,情况有所好转,但没有根本改观。

    村民拦路捕杀候鸟由来已久

    牛头坳山上的疯狂捕鸟活动始于明清,数百年来,捕鸟方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村民最先用马尾松树干点火诱杀候鸟,到后来,有人在山上竖几根竹竿,中间挂尼龙网,附近燃火,引诱候鸟自投“网堂”。近年来,有的村民在山上引燃废旧轮胎,或用停电宝、煤气灯等诱捕候鸟。村民们说,特别是公路修到山脚下后,捕鸟者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山上有“网堂”3000多个,捕鸟者达几千人。

    “一到晚上,附近山头上到处是诱鸟的火光,无数候鸟被张开的网网住,或被乱棍打死。”当地爱鸟人士痛心疾首地呼吁:“这种疯狂行为早就该制止了”。(潇湘晨报)

 

  

 

 

 

 

         候鸟天堂枪声频响 北大港湿地珍禽进饭馆变珍馐

  

                   来源:北方网   2009年11月12日
 
候鸟天堂枪声频响

  初冬的北大港水库湿地有种特别的美,安静、祥和,远远看去,成群的候鸟在水边栖息。

  突然间,阵阵枪声响起,鸟群腾空飞去,有种慌乱的感觉。一时间,枪声时断时续,记者距离湿地大约不到5公里,枪声听得很清晰。记者通过照相机镜头隐约看见三个举着枪的人,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能看见三个人举着的枪正对着在水边栖息的鸟群。

  旁边一位50多岁的渔民非常气愤,“打枪的都是从‘甜水井’那边进来的,谁也管不了他们。有时报警,也由于湿地面积过大、道路又纵横交错,警察来了,他们也跑了。”

  一位渔民还向记者透露,除了枪杀,杀鸟的人还用一种叫呋喃丹的剧毒农药毒鸟,把毒药掺到玉米粒里一撒,大雁、天鹅、野鸭吃后就都毒死了。

  陪同记者采访的还有师范大学鸟类学研究生和几个鸟类爱好者,研究生小邢告诉记者,截至11月8日,他们几次在北大港水库湿地观测并记录到的东方白鹳有500余只,天鹅800余只,鹤24只,雁鸭万余只。

  初冬的北大港水库虽寒风习习,但水草、鱼虾等食物丰富的广袤湿地成为大量东亚至澳大利亚候鸟理想的迁徙休息地,但是,一些非法猎鸟者把这片美丽的湿地变成了鸟类的坟墓。鸟类爱好者小丁本是位摄影爱好者,无意中来湿地拍鸟时发现了大量触目惊心的鸟网。“多的时候,鸟网有近千个,鸟网很细,鸟撞到上面就再也无法挣脱,越挣脱缠得越紧,被活活困死在鸟网上。”据他了解,春天是用鸟网捕小鸟的季节,小鸟一般到鸟市去卖,秋冬时,小鸟走得早,猎鸟者就枪杀大雁、天鹅等大鸟。

  小邢介绍,大鸟迁徙来津一般是在春秋两季,秋天一般10月份到12月份比较集中,春天是在2月末到4月初,其他季节是一些小鸟迁徙的时间。

  “就是为了利益,猎鸟者一年四季都不闲着,捕的小鸟到鸟市去卖,大鸟则卖给饭馆,利润很高的。”小丁介绍,附近就有些野味饭馆收购这些被枪杀的珍稀鸟类。

  野味饭馆珍禽上桌

  记者前往附近的野味饭馆暗访,走上湿地的堤坝,洋苏公路边上就有三家饭馆。三家饭馆紧挨着,装修得很简易,门口停着几辆轿车,其中还有几辆外地牌照的。

  记者一行选择了中间的一家饭馆。饭馆后面,笼子里关着几只长嘴的大鸟,叫不出名字,大鸟很安静,也很漂亮。

  服务员拿来菜单,该店的特色是野味,菜单上写着,野味包括大鸟、地捕、次拉子、大雁等。

  “大鸟就是天鹅,次拉子就是丹顶鹤。”记者对菜单上的名字有些疑问,服务员在一旁解释。

  服务员说,天鹅400元一份,丹顶鹤300元一份,大雁200元一份。“都是野生的,有人给送,你们想要整只的也可以订,这片地鸟特别多,打鸟挺容易的,经常有人从特别远的地方来吃野味。”

  聊天中,老板娘向记者透露:“来时都是死的,要活的可就贵了,一只20斤的天鹅我们收2000元左右一只,丹顶鹤都是小的,也就300多元一只,大雁也差不多是这个价。”

  “这些鸟不都是珍稀鸟类,不让吃吗?”听到记者的话,老板娘有些满不在乎,“这地方没人管,要是在市里就不能吃了。”

  灶台上很多大的高压锅,打开来看,各种不同的鸟已经被炖好了。“都是新鲜的,早上刚送来的,是野生的,和养殖的不一样。”厨师给记者推荐,哪个是天鹅,哪个是丹顶鹤,哪个是大雁。据厨师说,贩鸟的都是每天早上6点左右来送鸟,要炖上一上午。

  记者把后院笼子里的鸟拍下来,自然博物馆动物部王凤琴主任看过照片后告诉记者,照片上的长嘴鸟是草鹭,天津市保护动物,另一种是白琵鹭,国家二级保护鸟类,而菜单上的“地捕”一般指国家一级保护鸟类大鸨。

  “这片湿地很重要,保护鸟类的难度也很大。”天津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高德明表示,近两年,保护站多次去湿地考察,不定期清理鸟网。日前,区政府又下了严查的指令,要求加大保护力度。高站长还表示,枪杀大鸟的情况更不好管理,这些猎鸟者很警觉,不容易抓到,湿地的面积又很大,地形复杂,布点的难度也很大。保护站打算采取切断源头的办法,多到湿地现场督察,及时清理鸟网,让猎鸟者没有猎鸟的机会。(劳韵霏)

 

 

 

           广东雷州盛行“鸟宴” 千万候鸟南下过冬遭捕杀

尊重生命,保护鸟类之三——鸟类的生存处境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2009年11月19日

  尽管林业执法部门近年来多次打击整治,但广东雷州市纪家镇捕鸟杀鸟之风依然盛行。连日来,笔者深入当地采访发现,“鸟宴”已成纪家镇大小酒肆一道风景,千千万万只候鸟惨遭血光之灾。

  位于粤西偏僻地的纪家镇,原本是候鸟迁徙南来的一个自由而温暖的栖息地,每年农历七月到十一月初,大批从中国北方甚至远在西伯利亚的候鸟,便会成群结队南下到当地“歇脚”。从前,人鸟和睦相处。

  但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纪家镇沿海村庄一些村民,见鸟则捕,捕之则杀,最后都被卖到餐馆,成为人们盘中美食。

  纪家镇捕鸟者主要集中在甜神、北仔、后郎、迈特、官长、沙口、海联、吴宅、罗灵、包金、周家、后坑等沿海村庄。每年中秋过后,这些村庄不管是田间地头,还是海滩水塘,到处都有一张张捕鸟网竖立着,捕鸟者都用扩音器放出鸟叫声音,静候候鸟“送”上门来。

  “可能是年年捕鸟杀鸟的缘故吧,现在飞来的候鸟一年比一年少,特别是像猫头鹰这类价钱贵的鸟更少了。以前捕鸟时间一般从农历七月到十月下旬,而近几年都要到中秋节后才发现候鸟的踪影,农历十月初就收回鸟网了,只有一个多月的捕鸟时间。现在捕鸟的人也比以前少了,个别年轻人和一些年纪大的村民还是喜欢这种相对轻松的赚钱活。”北仔村村民陈某如是说。

  纪家镇有大大小小共十多家饭店,且都有候鸟加工供应顾客食用。在纪家镇政府旁边的一家规模相对较大的酒店里,记者看到几乎每桌都是“鸟宴”,有白灼鸟、焗鸟、烤鸟、炒鸟、炸鸟、鸟汤、鸟饭等等。该酒店服务员称:“这个季节,鸟生意确实好”。

  “这么多人吃鸟,怕不怕查?”“上面啥时候来查,都会有人来电话通知,我们提前把鸟藏好就行了”。该服务员这样回答。她接着说:“来吃鸟的客人绝大多数是本地单位或个体老板接待的。有些人吃完后还买鸟干带回去,少的有几十只,多的有几百只,说用来送礼。”

  纪家镇政府一陈姓工作人员表示,纪家镇是候鸟“集散地”,每天不少于一万只候鸟被杀。而以前没有人吃鸟,当然就没有村民捕鸟,更没有人做鸟生意。如今有人吃鸟,自然有人捕鸟、卖鸟、烹鸟。滥捕滥杀候鸟的根源在于吃鸟者。
 
 
 
 
 
                 遭遇死亡陷阱孤鹗带“脚镣”飞走
                    文章来源:厦门网-厦门晚报   更新时间:2009-11-25
 
 
    22日下午,一只从北方飞来厦门越冬的猛禽——鹗,在翔安东坑水库遭遇陷阱,挣脱后,带着沉重的“脚镣”飞走了。这一过程被厦门观鸟会的一名会员全程拍了下来。

    厦门观鸟会的会员们对这只鹗的命运非常悲观:带着“脚镣”的它以后再也不能捕食了,它要么饿死要么伤重而亡。

    木桩上安装铁夹,有人设计抓猛禽

    这个死亡陷阱位于东坑水库的水中央。原本是突出水面的一些木桩,不知什么时候,有人在木桩上安装了铁夹,一种类似捕鼠夹的铁夹。它可是专业的抓猛禽工具,只要有鸟儿停在木桩上,铁夹立即启动, “啪”地一下将鸟脚夹住。厦门观鸟会的小江说,这种夹子极其厉害,一些体型小一些的鸟,一旦被夹,脚立马会被夹断,绝对无法存活。

    小江说,抓捕者对猛禽的习性非常熟悉,他们知道鹗这类猛禽喜欢站在突出的位置。很多抓捕者会将周围的林木砍短,只留一根突出的树干,再在上面装上铁夹,很多猛禽就这样被抓住了。东坑水库没有林木,那些木桩就被抓捕者利用了。

    据观察,东坑水库的这种陷阱至少有5个以上。铁夹装上之前,这些木桩一直是鸟儿们的栖息点,去年这个时候,很多鸬鹚就站在上面晾晒翅膀。

    观鸟会员镜头里目睹惨烈全过程

    当时,厦门观鸟会的一名会员正在水库边拍摄,他突然从镜头里目睹了整个惨烈的过程:

    一只鹗在天空盘旋了一圈,慢慢停落在一根木桩上。就在它停落的一瞬间,脚好像被什么东西夹住了,它扇动翅膀,奋力往上飞,但怎么也飞不起来。

    鹗不断挣扎,身子从木桩上掉下去,却被和铁夹子连在一起的尼龙绳紧紧拉住。鹗就悬在半空中不停挣扎。

    大约三四分钟后,鹗竟然扯掉了尼龙绳,和铁夹子一起掉入水中。重获自由的鹗,带着铁夹子从水中飞起,就这样,它带着“脚镣”向大海的方向飞去。

    厦门观鸟会的小江说,是求生的本能让这只鹗从陷阱里挣脱出来,但它肯定活不长了,因为爪子是鹗赖以生存的工具,它完全靠两只爪子抓鱼捕食。在这次被夹和挣脱过程中,它的爪子肯定断了,谋生工具没有了,它也活不成了。

    北来的稀客一旦被抓将成盘中餐

    鹗在厦门是冬候鸟,它们一般9月、10月份从遥远的北方飞来厦门过冬,第二年的4月份再飞回北方去。厦门的鹗数量极少,据厦门观鸟会观测,厦门境内看到的鹗不过10多只,其中4只栖息在东坑水库一带。

    一位爱鸟人士说,包括鹗在内的所有猛禽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猛禽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数量少。也正因为如此,在野生动物市场,一只鹗的价格在500元左右,比鹗体型更大的猛禽一只要一两千元。这些野生动物交易往往很隐蔽,不易被发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被抓获的猛禽无一例外都会端上饭桌,进入某些人的口中。

 

  看完几则的新闻,对于鸟的处境,只能用惨烈两字形容。而捕鸟人,从体形小的候鸟,到珍稀的天鹅,无一不是目标。正如那位工作人员所说“以前没有人吃鸟,当然就没有村民捕鸟,更没有人做鸟生意。如今有人吃鸟,自然有人捕鸟、卖鸟、烹鸟。滥捕滥杀候鸟的根源在于吃鸟者。”没有人吃鸟,也就没有人捕鸟,这是一条经济链条。“上面啥时候来查,都会有人来电话通知,我们提前把鸟藏好就行了”,吃鸟的有什么人,从餐馆服务员的话不难推测。保护鸟类,乃至于人类对动物的态度,需要我们每个人设身处地去想一想,如果哪一天,人们真的能从内心认识到动物也是地球的一员,也有情感知觉,而用一种平等的心去关爱它们时,那么社会也许真的和谐了。而这过程需要各界有志之士共同去推动。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保护鸟类之二--北京护鸟小组
下一篇:保护鸟类之四----被残害的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