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的历程

孙居士  2011-02-03  点击  次  

 

编者语: 
     转眼间,新的一年工作开始了,回想二0一0年各地组织的大小五十余次放生护生活动,期间有欢喜、有坎坷、有感动、有教训,更多的时候是心怀一份愧疚……信众每一个的电话、每一笔善款、每一份期望与托付,于我们而言,有时这种感觉是沉甸甸的,对信众的这份信任支持,除了无声地道一句“感恩”,其外便是尽好本份,辜负之处,还望见谅!
     下文是北京放生小组孙居士的日记,记述的是与护生会心开师结缘并护持师父疗病、放生的一段经历,如文中所说“记录下这五个月来师父在京的点滴,供养大众”,以作为师父的护生情怀的侧记吧,在此随喜所有同修居士护持三宝功德! 
 

 
康复的历程
                                                                                                                                     文:孙 梅
      缘起
     今天是2011年2月1日,阴历腊月二十九。一周之后的2月8日,正月初六,是心开师父康复离开北京的日子。当师父决定下回寺的行程后,我就想应该记录下这五个月来师父在京的点滴,供养大众。
     2010年9月2日,心开师父一行二人来到了北京。在前几个月的放生中,每次放生回来,心开师都要打上几天点滴,然后又是抱病外出。8月底,心开师感觉身体不适,到九江医院检查,医生初诊的结果是重病。师父这一次随缘了,听从了大家的建议来北京做全面的检查,治疗。
     师父的身体原本就不太健壮,加上五年来为救度众生的奔波,他的身体一直在超负荷工作着。之前已经告过一次假了,这次是第二次,更加严重。感恩师父的信任,选择了我们一行人来陪师父走过这几个月的光阴。
 
     结缘
     和心开师父的相识缘于放生。
     2010年阴历四月初八,我和秦皇岛的马师兄来东林寺受菩萨戒时,和心开师父及东林寺护生会第一次共同在长江码头放生。
     同年六月由秦皇岛佛协、东林寺共同发起举办了秦皇岛第一届企业家放生文化交流会,礼请大悲寺的主持祥法师现场答疑开示,心开师在会上讲述了东林寺护生会成立以来的经历及自己护生的心得,之后由心开师为北戴河海上放生仪式主法,这是与心开师的第二次结缘。
     七月初,东林寺护生会心开师父一行三位师父,及秦皇岛、北京放生小组,河北、吉林蛟河等地居士在吉林共同救蛇。
     八月底,与东林寺护生会、秦皇岛放生小组,在九江长江码头、鄱阳湖、南昌赣江的三次联合放生。
 
      考验
      心开师父的外表很斯文,但内心却是淡定的,怀着智慧和力量。这些是在九月初心开师父来到了北京看病时慢慢体会出来的。
      在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抉择治疗方案的过程是艰难的。是采取西医的方案:手术?还是中医的保守治疗?我们大家也是举棋不定。我们只有听师父的决定。师父在二次关键时刻的果断抉择,对事后的快速康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师父的决定是:“不开刀,选择中医。”
      师父决定后就出院了,那已经是九月底。我们安排师父到北京郊区的农家小院静养,吃中药调理。从那时起师父就一直与我们共同放生。
      说实话我从心里佩服师父的淡定。这是真正的考验。后来和师父闲谈到当初的决定时,师父说:“我知道我没事,这些都是考验。”事后谈起来总是轻松的,但不是一路走来,谁能体会当时的两难与惊心动魄。
 
       度化 
       心开师到北京郊区的静养后,我们每周去探望师父,并在附近与师父共同放一次生。
北京的放生小组不少,我们是其中的一组,从08年开始,多的时候十几人,少的时候两三个,坚持每周放生一次,遇到特殊的因缘就多放。一个师兄发心为我们提供了一台面包车,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北京的各大市场买生,在北京各个可以放生的地点放生。如法随缘救度众生。让更多的众生有得度的机缘。
       师父内心非常慈悲,每周的放生都去主法。每到周末到郊区探望心开师是放生小组的成员们最开心的日子。一早出发买生,中午左右到,放完生一般就12点左右了。再回到师父们住的小院过斋,下午再请请法,起身回京时一般要到下午二三点了。使原本半天的放生,变成早出晚归的一天。但能亲近师父,跟随师父放生,大家非常欢喜,也很受益,期间还有几位师兄对放生也渐渐生起了正信,并在师父座下求受了皈依。
 
         悲心
        师父虽说是在养病,但他从未真正休息过。在医院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每周末总向医生请假和我们出去放生,当我们劝师父休息时,师父只是说:“我要做点事情。”
       北京的深秋,天气渐凉,出院后到郊区静养的心开师,每周不间断的参加放生,以至于二次因为着凉而感冒了。而师父却从不提及,是一直照顾师父的圣解师父悄悄告诉我们的。而医生的三点嘱托是:怕凉,怕累,怕生气。只要这三点做到了,师父的身体会很快康复。但是一放生,师父就忘了自己。这令我们这些护持师父的弟子们不得不倍加小心。
        心开师是东林寺护生会的创始人之一,护生会从2005年成立至今,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从当初的慈善救灾、扶助教育、关怀爱兹病人、放生素食、动物保护一路走来,师父说,他们已经走了大半个中国。
       这些年他们救了多少众生的命,心开师的康复是众生的福祉,我们总是这样告诫着自己。诚心所感,难关终于走过去了。
      
       回归
       2011年伊始,是心开师父重新回归与起程的日子。以下记录的是心开师放生中的一些行程
       2010年12月30日师父从北京出发,在广西南宁与东林寺护生会的师父们会合,一同前往广西北海放生。以放生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1月1 日,广西北海,海上放生。
       1月2日,广西南宁,邕江放生。
       1月3日,广西钦州,三娘湾海港放生。
       1月4日,广西南宁,与南宁放生小组的负责人座谈放生体会。
       1月5日,回京。
       1月13日,从北京前往辽宁海城大悲寺。
       1月14日,联合大石桥护生放生小组,北京,秦皇岛的居士,在盘锦的两个屠宰厂救牛共21牛,后送往海城护生园养护。
       1月15日,应沈阳师兄之邀,前往吉林松原,去救助一批待杀的梅花鹿。
       1月16日,与松原及沈阳的众居士一起救下47只待杀的梅花鹿,并随喜救助了一匹蒙古枣红马。
       1月17日,返京。
       
        摄受
       1月29日,心开师、北京南口平安寺的二位比丘师父,及几位北京居士前往天津海河放生。天津的居士们一直依止东林寺修行,也非常欢喜放生,他们一直盼望东林寺的师父们能去天津指导他们放生。心开法师慈悲。答应了众居士的请求。
       1月的天津异常寒冷,尤其是海河的岸边,风更加刺骨。加上从大港一早赶来的居士们,当天参与放生的居士共有五十人左右。天津放生小组的师兄一再请求不要叫太多的人,恐引起捕捞者的注意。要不还会有更多的居士参加放生。放生仪轨做完以后,心开法师给众居士做了简单的开示,勉励大家多多放生。好好念佛。
 
       希冀
       正月初一晚,我就要启程前往海城大悲寺参加《大悲寺僧众行脚乞食报告》法会了。初六,是师父离京的日子。我不能送师父了。决定了行程之后,就尽量安排好余下的事项,完成之后,觉得是记录下这段日子的时候了。
       可能是因为之前每每比较尽心的缘故吧。现在内心相当平静安宁,了无遗憾。当初的发心是:“一定不负师父的信任,当竭尽全力护持好师父,令师父能平安健康的回归东林寺护生会。在今后的岁月中更加广利有情。”现在,尽管做的还很不够,但是愿望实现了,师父又重拾了健康。
       记得净界法师在讲菩萨戒时说过的话:“菩萨凡事应以尽心尽力为已则。不过多希冀结果如何。”我这个受了菩萨戒的佛子,当谨遵师命,依教奉行。
 
        感念
       真的无限感恩放生的功德。不是放生的功德,我们无法与三宝结下如此甚深的缘份。不是放生的功德,不会使学佛多年的我在佛法的修学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此仰愿众同仁能多放生,随缘护生,坚守素食。果能如此,一定会福慧增长,利益甚深。
       力行后,您会真切的体会到,“佛法无人说,虽智莫能解。”随着福慧的增长,您会一点点的契入佛法的境界,对佛经中的文句有更深层的体悟。
因而从内心中升起对佛陀无限的感恩。对三宝无限的感恩。真正从内心深处发愿:愿以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净界法师在讲菩萨戒时还说过:“要和三宝结缘,结深深的缘。因为生命是永恒的。与三宝结缘,使我们生生世世得遇三宝,假使这一生得度的因缘没有成熟,我们与三宝结缘,就可以生生世世得遇三宝。能早日出离生死的苦海。早登莲邦的彼岸。”
       我从内心中无限感恩放生,放生使我得遇善知识,得与三宝结缘,得以受持菩萨戒。得有机缘护持三宝!更加无限感恩心开法师的慈悲示疾,使我们一行人得以善根深种。在今后的岁月中当更加精勤耕耘,精进修行,早日回归极乐家园。
       顶礼三宝! 顶礼善知识! 顶礼一切众生!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小羊藏刀救母 屠夫落泪转行(图文)
下一篇:二月春早鄱湖放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