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鄱阳湖候鸟,东林寺护生会再次关注(二)

正文居士  2014-09-21  点击  次  

东林寺护生会鄱阳湖砍天网记

11月26日傍晚,东林寺护生会冯居士、别居士开车前往都昌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准备参加第二天由保护局组织的联合砍天网活动。这次活动系都昌县管理局组织,由江西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伍副局长及两名科员、都昌县管理局部分工作人员、东林寺护生会两名居士联合组成,由于人手不够,还会另外雇请几名当地社会人员参加。

27日晨7:20分,23名成员从管理局出发,开车到蛤蟆石附近的鄱阳湖边,坐上一艘租来的机动渔船,迎着橘红色的朝阳,向天的尽头驶去。本次的目的地是“三山”草洲。鄱阳湖湖中有山,山外有湖,“三山”因湖中有三座并排相连的山峰而得名。那里地接新建、余干、都昌三县,天网之患比较严重。

清晨,一行23人登上一条租来的机动渔船,准备出发

迎着橘红色的朝阳前行

初冬的鄱阳湖水落滩出,一望无际的湿地草洲笼罩在薄雾中,显得宁静而荒凉。清澈的湖水镶嵌在草洲间,瘦得象一条蜿蜒的长河。高高的荒草丛丛地布满了两岸的湿地,不时有纤长的脖子伸出草丛,是初归的鹤群静静守候的身影。轰隆的发动机声划破清晨的静谧,不时有群鸟惊起,有鸥鹭,有豆雁,还有灰鹤。它们一会在跳跃的波光中翩翩点点,一会又悄然隐没在辽阔的湿地草原。

一家子

草丛中的灰鹤

翩翩起舞

大约9:00左右,有经验的管理局领导让船上每人各吃一碗方便面,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上饭。似乎一场恶战就要开始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三山草洲。为尽量减轻重量,大家人手一瓶矿泉水、一袋干粮、一把镰刀,一起向湿地进发了。湖畔的草洲芳草萋萋,柔软如被,大家分开草丛向湿地深处走去。穿过这片草地,就到了广阔的草原了。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地上稀疏地生长着一望无际的水蓼草,草上开满了星星点点的浅紫色小花,行走其中,宛如置身于蒙古大草原,令人心旷神怡。无数细小的贝类隐藏在浅沙中,似乎在提醒我们:别忘了,你们正在鄱阳湖湖底行走。

上岸了

初冬季节,绿草茵茵的湖岸

行进在芳草萋萋的大草原

都昌保护局局长李跃(前排右二)与国家自然保护区副局长伍旭东(前排右三)领众前行

护生会二位居士也在行进队伍中

然而,在这美丽如画的地方,却处处充满了杀机。

在过了朱袍山(相传是朱元璋当年晒战袍的地方),能望见三山的时候,队伍自动分成了三拨:一拨往左,一拨往右,我们跟着李局长一直向前。原来前方发现了大量的天网。透过薄雾仔细看过去,但见无数根竹杆密密麻麻地插在草洲上,银丝般的天网就像一抹抹轻烟一样若影若现,要不是看到竹竿,还真的很难发现天网的存在。等往近了看,一副天网光竹竿就有3-4米长,网也有3米来高;每5-8米就插着一根竹竿来固定天网;每副天网大约1-2公里长,从头看去,望不见尾。而且大约每间隔500米左右,就张着一副天网。看来下网的人非常有经验,他们早就算准了鸟儿的飞行习惯和起落距离,在草洲过往觅食的鸟儿飞到这里很容易中招。 

朱袍山

三山

又宽又长的天网

 

远处密密麻麻的竹竿,都是天网 

我们赶紧行动起来。其实大家所说的砍天网,就是用镰刀砍断支撑天网的竹竿,然后将丝网破坏掉(割破或者点火焚烧)。有时候远远看到网上有黑点——是被网住的鸟儿,我们就赶快跑过去救。遗憾的是只发现2只活鸟,解下来后确认没有受伤,当场就放飞掉了。另有7只已经死亡,在为它们简单皈依、诵往生咒和念佛后,将它们埋葬在辽阔的湿地草原。

大家一起砍天网,割破、烧毁天网

砍倒的天网铺在地上,象一条看不见终点的路

在天网上死去的美丽鸟儿

护生会居士为死去的鸟儿作皈依,并现场埋葬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在广阔的草洲上来回奔走,觉得难度也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大,因为地上很干燥,足以在上面赛马了。可是走着走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一路砍过来,当我们逐渐来到湖边的浅滩的时候,地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湿地了,脚踩下去就陷进很深,再拔出来很是费劲。眼瞅着过了中午,水早已喝完,干粮也没法下咽。步子越来越艰难。天气很好,逆着阳光看过去,湖面波光粼粼,金光闪烁,直与天接。光影中远远地传来此起彼伏的天鹅的叫声。这片湖归属新建县和余干县。影影绰绰的竹竿布满了整个湖区,那些美丽的天鹅和其它候鸟,就像圈养在网箱里的鸭子,它们的境地实在令人担忧。已经筋疲力尽的我们,欲砍无力,只能够望洋兴叹了。

浅滩上砍天网

砍完这茬还有那茬


艰难地向湖中间的天网走去


向湖面望去,影影绰绰的天网布满了湖区,天鹅在湖那边唱歌

刚砍完湖边的天网,看见大家一齐都向前面的湖边靠拢过去。我们也加快脚步跟了过去。原来另一组人员缴获了一条无人的木船并将它推到了岸上。船上堆着竹竿、丝网等布设天网的工具。在局长的指挥下,大家对作案工具和船只进行了焚烧处理。约半个小时以后,李局长亲自将另外一条木船缴获并划到现场,一同进行了焚烧。没了船,再来布设天网、收取猎物就很困难了。新船做成也需要一个月以上,这段时间草洲上要少很多副天网,很多鸟类将因此免除灭顶之灾。

保护站执法人员发现布设天网的渔船及作案工具

将两条作案渔船一起烧毁 

这时已经下午4:00了,草洲的天网已基本清理完毕。本次总共砍毁天网不下20副计(20-40公里),烧毁作案渔船2条,解救并放飞活鸟2只,埋葬死鸟7只。我们的船还停泊在上岸的地方,趁着天没黑大家赶紧原路往回赶。暮色渐渐袭来,成群的大雁排着长队在不远处鸣成一片,这里是它们的家,愿它们回家的这段日子里,能长享安宁。

 

傍晚纷飞的大雁 

回到船上,已经是下午5:00多了。留守船上的成员已经做好了饭菜,还专门为我们两位居士炒了三个素菜:一盘瓢儿白,一盘包菜,一盘胡萝卜片,绿的、白的、红的颜色配在一起真好看。中午没吃干粮,这会儿食欲大开,美美地吃了一顿。晚上6:00多,船发动返航了。湖上温度很低,阵阵凉意向我们袭来。我随着部分人进了船舱。放下帆布的帘子,舱内也逐渐暖和起来。疲倦的人们或躺或坐在甲板上,在轰隆隆的发动机声,沉沉睡去。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30了。

黄昏的湖畔宁静而美丽

坐在船舱的甲板上睡去,手上戴着护生会结缘的佛珠

 

辛苦的一天结束了,休息一下

 

行动后的思考

从佛法的理念来讲,万物皆有佛性,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我们护生放生,应当将人与物命同时考虑到,从佛性上平等关爱。通过组织倡导人来放生与护生,可以让人长养慈悲心,偿还无始劫以来的命债,得到福慧增长,加上念佛求生西方,宛如顺水扬帆,善莫大焉;通过护生、放生及举行放生仪轨,可以令被护与放的物命逢凶化吉,得尽天年,弥陀的金刚种子又会伴随着它们转生善道直至往生西方不退成佛,功德殊胜。物命给了人赎罪、升华的机会,而人如果能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通过各种现代方式,来传播这种理念,让更多的人通过护生、放生受益,更多的物命也就得到了永恒的解救。所以护生、放生一事,人与物相辅相成。而在买生时,面对贩卖物命的人,我们也应该同等对待。他们同样也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只不过因为恶业的牵引而做了这个行当。要借着买生这个缘,经常向他们宣讲因果,在尽量节省买生钱的同时,还要注意不要让对方生烦恼,而要用我们的慈悲和智慧让对方心生感动和欢喜。如果一位屠夫改行,那拯救的生命将是不可估量的,比我们个人拼命去买放要强过许多。即使不能令其改行,也要让他的八识田中种下弥陀的金刚种子和慈悲精神,一旦条件成熟,种子是会生根发芽的,他也一定会因为这个因缘而得度。我们这样做也算对得起他了。

保护天鹅等候鸟的时候,大家一起行动起来,有几个办法:一是从市场着手。有市场就有杀戮。有高额的利益,一定会促使人铤而走险。如果能通过国家执法部门和民间团体的协作,给予贩卖和吃它们的人以严惩,断绝利益链,就没有市场了,杀戮也会大大减少;二是从源头抓起,对于违反国家法律捕杀的人给予坚决查处与打击,以儆效尤,想干也不敢了;三是为湖区的农民找到致富的办法,让他们注意力转移,自然不会去捕杀了;四是加大教育宣传力度,让他们认清捕鸟的害处,从内心不愿意去捕杀;五是破坏他们的作案设施,让他们无法顺利捕杀。上述几点都能起到有效的作用,对于减少杀业都是有很大作用的。

我们这次的行动应属第五条,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同样可以让数量可观的鸟儿免受网捕刀砧油锅之难,也能令那些捕捉者少造杀业。这也是我们民间团体所能做的。

第一、二、三条,属政府执法行政范围,我们作为宗教团体,不宜和买卖双方发生冲突,在他们对佛法没有了解的情况下结下逆缘。

但第四条上面,倒是可以考虑,护法居士利用各种便利条件,深入村镇,将佛法带给千家万户,条件成熟时寺院也可以进行基层弘法,让他们明白因果,吃素念佛,这样自动自发地不去捕杀动物,可以作解冤释结、消除杀劫的大文章来做。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保护鄱阳湖候鸟,东林寺护生会再次关注(一)
下一篇:鄱阳湖历史上首次特殊放生 ,八只候鸟重返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