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集

  2005-09-24  点击  次  

  同 生 集

  序   言
  这本小书为什么叫《同生集》?因为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生命,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所以叫《同生集》。
  这个世界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中最珍贵的是爱心。人和人之间,人和动物之间,人和植物之间,动物和动物之间……都应该彼此关怀。
  《同生集》里较多的说了放生的事,也有其他珍惜生命的事。每一篇故事都是真实的,都是亲身经历。这本《同生集》一共有九篇文章,以后还要一直写下去,将来会有《同生集》二,三……每一集仍然是九篇文章,什么时候写完下一集,就要随缘了。
  为了让文化少的朋友也能读懂,所有文章和图画尽量简单,普通,争取做到一听就会懂,一看就明白,就像聊天讲故事一样。
  文中的画原本请余孔文先生画的,他的油画售价数万到上百万,卖了画后就将卖画的钱默默地帮助别人,从来不看重名和利,至今仍然过着清贫的生活。由于他正忙于一组巨作的创作,就另请瑜仟女士为这本《同生集》绘画,从幽默的画面中,你也许可以听到幼小的生命在呼唤……
  这本免费赠阅的书是珍贵的,看了都会有收益,希望你能喜欢。
  相逢总是善缘,谢谢!


  枪    下
  17岁时,经常用枪打鸟,每天都打死几十只,做梦时经常见飞鸟索命,不得安宁。
  杀的生命多了,很快有了恶报,十个指头一夜之间化脓,腐烂见骨,半个月才好转,双手留下了二十来个疤痕。右手食指上,至今仍然留下一个扳机形状的疤,看了让人心惊。
  回想起过去打鸟,有两件是最痛心的:
  故乡小河边,有一种外形和叫声都像喜鹊的水鸟,名叫水喜鹊,总是成双成对,在溪流边,河水中飞来飞去,自在地歌唱,像夫妻一样恩爱。
  有一次我在河边打死了一只水喜鹊,另一只见同伴死去,原本欢快的声音变得十分悲伤,它飞起来,在河道上来来去去不停地飞,一边飞一边不停地惨叫,静静的山林和小河满是它悲伤的声音。看见我的时候,它立即远远地躲开。飞了一会,它不再躲我,停在河中伴侣死去的那块圆石上向着天空和水里不停悲叫,我的心也悲伤起来,但我的手习惯性地举起了枪,它一点也不理会,仍然悲伤地叫着。在瞄准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个似乎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在脑里强调,扣吧,右手食指随着那声音一扣,砰地一声,剩下的这只水喜鹊应声歪倒在石上,滚落河中,四围只剩下轻微的流水声响。
  一对恩爱的生命就这样先后离去了。
  比这还痛心的,是在老家屋后的竹林,我端着枪在静静的竹林里走着,一只灰色小鸟从竹丛中跳出来,落在枪前半米处,睁着豆大的眼睛,眼神清澈如水,看着枪,看着我,摆动着尾巴鸣唱,声音就像清澈的小溪。我没有瞄准,一下子就扣动了扳机,枪响血出,我弯腰捡起小鸟,小鸟还没有死,勉强睁开双眼看着我,眼神无怨也无恨,清澈平和,忽然它的眼神一暗,双眼缓缓合上,全身羽毛慢慢收缩,身子越来越小。
  一个天真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几滴温热的鲜血流到我的掌心。我的心忽然无比悲伤,无比后悔,放下枪,捧着这只不知怨恨为何物的小生命,在竹林中痛苦地坐了下来。


  龟
  在象岭时,买了一只巴掌大的龟,养了两个月,带到水库去放,在路上发现它流出一滴眼泪来。我看着它,它也伸着头看着我。是它舍不得我吗?我不知道。
  到了山里的水库,将它放进水中,它竟然游回岸上来,又放了一次,它仍然游回岸边来。一连放了三次,都是这样,游回来趴在脚下不走。我心里想,你可不能老跟着我啊,我很快就要出远门了。看着龟,我犹豫了,最终还是决定放掉它,站到高处,一狠心,象扔手榴弹一样将它使劲扔下去。咚地一声,水面一声响,溅起浪花,它模糊的黑影在水下消失了。我坐在岸边等了许久,它终于没再出现。走在回去的路上,心中有些淡淡的难受。
  直到今天,我还在问自己,我会不会伤了它的心呢?


  蜻     蜓
  黄昏,走过公园,一个卖雪糕的冰柜旁站着一个小男孩,他用一根狗尾巴草拴住一只蜻蜓的尾巴,看着它飞。
  我不由地对他说:“小朋友,将蜻蜓放了好吗?”他看看我,没说话。
  “它很痛的,放了它好吗?”
  “不。”他将蜻蜓放在冰柜上,旁边一位大姐笑了笑,我这才明白,这是她孩子。
  “放了好吗?”
  他不再理我,我看着痛苦的蜻蜓,伸出手拿住狗尾草,心里犹豫了,真想就这样解开,让蜻蜓自在地飞去,但是,没有经过这小男孩的允许,我犹豫了一下,收回手,找出五毛零钱,对他说:“只要你将它放了,叔叔买雪糕给你吃。”
  他一听,抬起头看了看我,也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又不再理我。
  “你想吃什么样的,我都买给你。”“你想想,别人这样把你拴住你会怎么样呢?”
  他仍然不说话,我没办法了,回头看看他母亲,她忍不住笑了。
  又劝了几句,他不再说话了。我想起自己小时侯干的坏事,比这残忍的多着呢,摇摇头,看了看孩子,再看了一眼蜻蜓,将几毛零钱放在冰柜上,转身走了。


  蜜     蜂
  象岭脚下有一片松林,有一天晚上风雨很大,房后的马蜂窝和松林里的鸟巢都掉了下来。我将蜂窝放回屋檐下固定好,搭好梯子将鸟巢放回树上去。
  过了不久,我要出去见一个人。刚出门,一只蜜蜂在阳光中围住我飞,我觉得好奇怪,它突然绕着我的鼻子慢慢飞动,我看着它,心底升起一个声音,那只蜜蜂告诉我不要去,有人害我。我正在奇怪,那只蜜蜂忽然落到我的人中上,痒痒的,接着人中一痛,不知是它咬了我一下还是刺了我一下,之后它就飞走了。
  是蜜蜂来提醒我吗?第一次遇上这么奇怪的事,我仍然向屋后的小路走去,转过弯,看见沟对面的泥土路上一辆泥头车很快地开着,那车厢没有放回去,高高地撑着,司机也不知道,哄地一声巨响,车厢撞在横过路面的松枝上,吓了我一大跳,司机忙跳下车看了看,车没事,他放好车厢走了。我立刻想到了蜜蜂说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回屋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人确实要害我的,那天他莫名其妙地被拖拉机撞了,后来见我的时候,手上满是绷带。那件事,我自己也不对,有一些不好的心。现在想起来,我也仅仅是在蜂箱前帮助它们赶了几次大黄蜂,这只小蜜蜂就来提醒我,直到此刻,那只小蜜蜂在鼻子前飞舞的身影仍然让我感受着温暖。


  蚯     蚓
  接连下了好几天雨,早上终于晴了,骆驼峰笼罩在云雾中。一早我就起来散步,道路两旁的白玉兰花传来淡雅的清香,走得几步,只见路上好多蚯蚓在爬,就像小指头一样大,这些都是山中特有的大蚯蚓,我们老家也叫它们过山龙。
  这几天的雨水将路两边的泥土都泡满了水,这些蚯蚓忍不住爬出来,到了路上。爬到路上容易,爬回土中就不容易了,水泥路两边都有10来厘米高的水泥坎,一只大蚯蚓正努力地向上爬,爬到一半就跌下来。
  我上前将它捡起来,放到路边的泥土上,水已经退了,蚯蚓立刻往土里钻去。我笑了笑,接着捡下一条,蚯蚓在手上蠕动着,滑滑的,凉凉的,从指缝中钻出来,掉在土中,立刻钻了进去。路上还有许多乒乓球大的螺,也一起捡到路边。蚯蚓实在太多了,整条路都有,为了快一点,遇见大螺时顺手就往路边一扔,开了个玩笑:“老兄多原谅啊,反正你壳厚,不怕摔。”
  也不知捡了多少,从坡上捡到坡下,又从坡下捡到坡上,走到山顶大楼,长长地出了口气,回头看看,一条大道,干干净净。


  生     日
  明天是弟弟的生日,买了几百条鱼到东江边上,放进清凉而又清澈的水中,看着它们摆动尾巴消失在湍急的江流中,心里升起淡淡的喜悦。
  家里人生日,我没有别的方式庆贺,都是为亲人放生。或是买鱼,或是买鸟。一半为父母放生,一半为过生日的亲人庆贺。
  对过生日大鱼大肉庆贺,我向来是厌倦的,特别是为了小孩子这样。生日对于父母来讲是一个辛苦的过程。现在医德师德的败坏让许多家庭一提起生儿育女就皱起了眉。特别是做母亲的,要承受身体上的巨大痛苦,才能将一个新的生命送到人间。
  生日应该庆贺,这代表着一个新生命在人间的诞生与成长。生日也不应该庆贺,因为这代表着母亲的痛苦。
  要吃饱,一碗米饭,一碟青菜已足够了。要睡好,也只需要几平方米大小就足够了。为什么,要为了那些贪欲互相伤害呢?
  在这无边无际的世界里,要成为一家人多么不容易,这么多生命在同一时间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也不容易。我们都是生命,都生活在地球这个家园。这缘分,很难再有,更应该互相关怀。
  于是,在亲人生日的时候,就去到江边,去到蓝空下,让那些幼小无助的生命能在这一个有为的机缘中,回到自然的家园,自在地生活。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老    鼠
  在我的书桌上,放着一块四方的木头,黄颜色,很轻,却很坚硬,有12厘米长,6厘米宽,3厘米高。问过别人,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木头。
  说起这块木头的来源,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块木头是老鼠送来的。
  那是2002年,在下埔住的时候,有老鼠沿着下水道出来偷东西吃,将食物咬得残缺不全。后来,我干脆将剩的菜放在下水道洞口,第二天早上也就给它们吃完了。老鼠也不再去吃那些放好的食物。有时,有些牛肉干之类的也给它们放上一些。
  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早上起来,见下水道入口边放剩菜的地方有一个密封的透明塑料袋,袋子上面全是外文,袋内就是那块木头。我瞪大了眼睛,拿起来一看,不知道是什么。老鼠这么辛苦拖着这个东西从下水道里出来干什么呢?神奇的是袋子上还没有一点污水,它们是怎么运出来的呢?是给我的礼物吗?
  我带着疑问将那东西放在一边,过了一天,仍然在那里,我打开袋子,拿着那块木头,看了半天也不明白是什么木材。用来在书桌上做镇纸刚好。这样一想,觉得有趣,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我这不是收了贼赃吗?
  好在以后它们没再送赃物来。


  甲      鱼
  大街小巷,常有人提着一两只甲鱼卖(王八,也叫团鱼,水鱼),有时50元买一只,有时50元能买两只。
  有一次遇见一个人提着一只大甲鱼,一问要100元。最后讲到50元成交。他将甲鱼交给我,我看着它,它伸出长长的脖子要咬我,我看着它的眼睛,它眼里流露出很凶的目光,看得我心里很难过。以前放的甲鱼目光从来没有这么凶。
  它的裙边扎了好几个洞,一根绳子穿过它的裙边。我解下绳子,握住它的尾部,它转过头来,将嘴巴张得很大,露出又小又尖的牙齿。
  是谁伤害了你呢?还是你自己变得这么凶呢?将你放进水中后,你仍然像以前一样吞食小动物吗?
  生命之间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呢?
  从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愿看见甲鱼。后来明白了,是自己错了。做为万物之灵,我们应该对万物都怀着一颗仁慈之心。对甲鱼,我们也要有慈爱。


  自     然
  城北有象岭
  泉上飞白云
  进山知鸟语
  无人与松吟
  这首诗的名字叫《自然》,意思是在惠州城的北面,有一个叫象岭的地方,经常有白云倒影在清泉中,在山中来去。
  走进象岭的山中,可以听懂鸟儿说的话,没有人的时候,还可以和松树对话,吟唱。
  这是一个自然的地方,我的心灵在这里无比自在。
  看看这首诗,再回想30年的人生旅途,从儿时掏鸟窝,玩弹弓,到十来岁时用枪打鸟无数,不知伤害了多少生命。这些生命都是天地大自然的生灵,即使这样,天地仍然没有抛弃我,一次次地给我善良的机缘,终于让我走进了爱的大道。
  静静地回过头,双手已在不知不觉中洗掉了血污,散发着仁爱的光辉。我知道我的这一切都来源于天地的仁爱,来源于爱的源泉。看着许多小生命在身边自在地飞舞歌唱,我的心灵无比温暖。
  这一切,只源于一个字:爱。
  爱这些生命:爱天上的飞鸟,爱水中的游鱼,爱一棵树,爱一棵草,爱一滴水……因为爱,一切都可以沟通。因为爱,时常将自己感动。因为爱,心中时常充满了欢乐……
  爱有许多种,每一种爱都是真心地为别的生命好。这样的爱,鸟儿能知道,鱼儿能知道,连一滴水都能知道。
  当我们被现代社会的名利拖累,当我们为现代社会的残酷竞争带动着身不由己的时候,静一静,停一停吧。
  心灵呼唤着自然,心灵呼唤着自在。

  《同生集1》
  免费赠阅           文  星海
  来信即赠           图  瑜仟
  guangmingwende@yahoo.com.cn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放生疑惑解答
下一篇:素菜荤吃不利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