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792-8909038
收藏
分享
当前位置:主页 > 莲宗助念 > 案例 > 东林助念 >

王瀚醌往生录

时间:2017-06-03 15:35来源:庐山东林寺 作者:助念团 点击:
       王瀚醌,山东滨州人氏。未出世前,母感异梦,于产房见四古衣女子,手奉婴孩欲进,有顷,醌即降生。
 
       及长,学品兼优。涉世,不染恶习,亦不乐婚娶。因好独处,寡言笑,性刚直,故不善交际应酬,然有大志,猷立业事亲。
 
       年二十五,忽患重疾,致腰背躬曲,形如老翁。遂寻医就诊,查为血癌,存亡莫保。双亲大骇,五内俱崩。时母笃信佛法,涕泣至诚,呕心白言:“愿以子奉佛,若寿未尽,愿其速愈,若寿尽,愿令往生安乐国土。” 日日念佛回向,用心极虔。经十余日,疾渐轻,未经化疗,自然而愈,形貌复原。尔后,生活相续如前,无病苦之累。
 
       又经六载,疾渐复发。丙申年(二O一六年)五月,醌至东林寺受持三皈,始乃初入佛门。又受母熏陶,渐启信愿,亦能时而念佛。历四月,常感身心疲敝,高烧,每以通身汗下,其疾若失。九月,曾于病中语母:“我欲行矣。” 问:“何往?” 醌笑:“母亲日日求生净土,我亦西去。” 母即现不舍状,曰:“汝年尚轻,此去尚早。若去,我亦同往,勿弃母独行。” 遂心酸落泪,不允别离。醌不忍母忧,自此不言生西之事。
 
       自后,病情忽重忽轻。亦曾日持佛名一万,但未精勤。有姊王妍,数数劝之,醌屡对曰:“我心有佛,有净土。” 至腊月,病渐增剧,形容枯槁,数医罔效。母亲导其忏悔往昔诸罪,醌亦领受,忏罪之心溢于言表。于此病中,住院两月,其间多感瑞应,时于梦中含笑而醒,父母问何缘由,答云:“菩萨令我勤学弥勒,常展笑颜。” 此后,多露悦色。越数日,又梦菩萨告未来事,母数问之,醌亦不言。又数日,目逆虚空,如有所见,欢喜之情,见于颜色,父频追问,只言:“宝树果实,光烁烨烨,乃此世所无,来日我即享用此等。” 见斯瑞境,便知西方确有,欣厌益深。
 
       末后一日,自知将尽,以是病虽剧,亦不觉痛苦,神色如平日。下午三时,请医问诊:“有药尚可续命否?” 医顾左右而言他,琨知命数已至,愈加死尽偷心,念佛尤力。数时内,云将西归,三番相告,母皆默然。晚八时,醌再告曰:“我之身形,已然坏烂,极乐净土,儿幸往生,毋以为念。” 母仍不应。至半夜,醌忽蹶然舒臂,唤母掖起,曰:“儿甚不孝,苦双亲席地,愿母卧床。” 父母不允,然醌心怀愧疚,尽全力滑于地。母不忍,抚其背言:“儿甚孝,归去矣”,如是喃喃六七句已,醌于母亲怀中合眼。须臾,怡然长逝,若深睡,容貌安详。斯时,丁酉年(二零一七年)三月初五凌晨零点,年三十一。后邀善友来助,念佛相送,越一日,顶犹温暖,肢体轻软,肤细滑,貌如生,色泽光润。
 
       醌逝即刻,有表兄孙蓓,素不奉佛,恰于工厂值夜,突觉困乏极至,小憩,似入梦,忽见醌至,问曰:“弟何来此?”云:“兄长与我共去一处。” 蓓曰:“尚未收工”,醌急:“片刻即回。” 见弟急,允之。正欲举步,境界骤变,顿觉身赴仙境,光芒无际,其色繁多,虽极目而亦难言尽。兄弟并肩,徐步而行,莲池宝树,倏现目前,繁花如许,未曾见焉,珍奇众宝,光焰晃曜,然惟识黄金琉璃以筑道。复至一处,及见堂舍楼观,院宇辉煌,状如佛寺,百宝交络,明妙无比,问曰:“此房需几万元一平米耶?” 醌笑:“勿需钱置,但凡好自修行,汝亦可居此。” 追问:“何时能至?” 对曰:“莫问,但力行。” 又复见醌身所著衣举世所无,遂贪慕乞之:“汝衣甚妙,若不穿,勿弃,可赠与我。” 回曰:“不可,时未至。” 转瞬,服饰倏忽即易,此衣更甚于前,犹如画佛菩萨所服。游毕,让兄回,蓓令同行,醌曰:“兄先回,我随时可归。” 即感相送而出。回头欲言,但见云梯耸峭入天,身于其下,惟顶端露一城门,不复见醌。讶然,铃响及觉,时凌晨零点。逾数日,王妍令阅弥陀经,方知梦中所见,如经文同。迩后,其兄弥增信乐,知西方净土,真确有也。
 
       王瀚醌临终得诸瑞应,预睹圣境欣然而往,可谓宿根深厚。然虽为宿种今熟,亦全由现生信愿之心,加以念佛之力,与佛慈力感应道交之所致。如印祖临终遗教:“净土法门,别无奇特,但要恳切至诚,无不蒙佛接引。”


 


王瀚醌居士




王瀚醌居士




王瀚醌居士,图片摄于入殓前




王瀚醌居士,图片摄于入殓前




王瀚醌居士遗相







 

"扫一扫",将此文章

分享到我的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助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