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积寺精进念佛行

金城  2013-05-18  点击  次  

作者:金城

 

201212723日,正值岳父逝世四七至六七之间,末学与妻子前往净土宗祖庭西安香积寺参加24小时昼夜经行念佛与十天百万佛号闭关。意在以特殊因缘仰承善导大师(世传大师就是阿弥陀慈父的化身)加持,落实经典教导,积累资粮,成办往生大事,并藉此功德回向先父。

来到祖庭,见寺规严整,道风纯正,护法殷切,末学不禁心生欢喜。又见寺内共修念佛,皆以印光大师六字四音或东林四字西归音唱念,甚觉称心。既来共修,凡遇寺中施设的共修念佛都会参加,唯恐错过。且于精修前,时时处处,但令身心安泰,轻松自在,一心只在佛号,通身靠倒,只求往生。

 

24小时经行念佛

24小时昼夜经行前听取觉尊法师开示。当法师讲到文殊菩萨于五台山应法照大师所请为我等末法众生选择持名念佛法门时,忽泪如泉涌,不能自禁。于寺中半月行持,但念至恳切处,常泪流满面,或至泣不成声。佛大慈悲,我今始知!苦海无边,我今将出!悲喜交感,难以名状。

8日至9日,末学顺利完成了24小时昼夜精进念佛。于昼夜念佛过程中,觉尊法师在队首领众,并亲自敲磬。法师念佛时,我看到他字字小心,句句留神,24小时一步不差。末学有幸亲见了什么叫老实念佛,从而受到了巨大的加持鼓励。感动之际,感恩无尽。前有觉尊法师可效仿,周围有诸大德同修拥护,内有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做主,可谓因缘殊胜强大。整个过程精神不减,不离队,不辍念,一贯到底。且心满意足,轻松愉快,喜未曾有。虽然于中夜时也曾有小便意(平时夜里至少3次以上小便),出现腰酸腿疼等障难,但了知此身幻妄、觉受实空,皆以不予理睬对之,这些障难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十天百万佛号闭关

13日至23日,仰承善导大师加持,完成了十天百万佛号闭关。入关时,将身心调整至安然自在的状态,先松后紧,循序渐进。按平时习惯,末学在关中采用计时念佛,并依寺中唱念法唱念。关中念佛,总以摄心为法。虽也一心归命,如子忆母,摄耳谛听,念兹在兹,心还是常常摄不住、摄不久、摄不牢、摄不深。到中途,内心烦躁不安。转而又尝试计数念佛,感觉摄心很强,但又出现心神不宁、头眩耳鸣的状况,念佛很难再继续下去。想到一起入关的同修们应该已入佳境,顿时失去信心,甚至难于守关,身心近于崩溃。

于惶惶无助中我想到了善导大师,想到了阿弥陀佛,诚心祈请弥陀慈父与祖师护佑加持,温暖和亲切之感一时遍满身心,自感暗钝之心又重现光明,我开始渐渐平静下来。仰靠阿弥陀佛慈父佛光注照,我终于度过了最艰巨困难的时刻。也是往生的愿心在做主吧,开始想到初衷,自己为往生而来,此关不过,临命终时将奈何?有净土经典和祖师圣言量在,我今何故自生恐怖不安,无端自扰?这是考验,也是在考试。

开始意识到出现这种情况,是自己浮躁、性急的老毛病又犯了。探究心源,其实是自己潜意识里妄求一心、妄求三昧的执著心念在作怪,犯了修行大忌。平时也常常视此为顽凶,一再自省自治,念佛时有意识念得很慢很慢,并常常用古德警句劝诫自己。甚至还值遇菩萨大德于梦中就此呵责之缘。却还是在最重大、最关键的时刻又出来作祟,险些坏了大事。

自己当下实是业障极为深重的罪恶生死凡夫,通身烦恼习气是自己本分,唯有老实遵循佛言祖训来认真修持。由此想到印光大师的开示:念佛之人当用摄心念法,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乃普被上、中、下,若圣若凡,一切机之无上妙法也。于是继续摄心为法,仍采用计时念佛,继续唱念,终于又回到常态。

关中坚持每天凌晨3点左右起床,晚上10点以前睡觉,保证16小时以上念佛。出关前两天,对于往生的事,终于感觉有把握了,心也一下子踏实下来了。

 

闭关念佛的两大障碍

闭关念佛,摄心是关键。从摄心的角度论,闭关念佛有以下两种障碍:

一是大障碍,或可障碍往生。

身外,牵挂种种缘、种种事;身内,关注种种觉受、种种境界、种种希求;身体本身,对于色身有坚固的妄想,认为色身就是我,本能的贪着爱护,受其控制,被其左右。

对治办法:应知此身以及身内身外如此种种如果放不下,当下难以摄心不说,临终必为所害,障碍自己往生。当务之急,先正知见,以真实信愿破除此障。若真实为了生死,为求往生,应生坚固道心,以智慧照破其虚妄性,但令身安关房,心安佛号。对幻妄之身,要善待,但不执著贪恋受其所控,不理睬它,它反而会安顺心主。对于此身以及身内身外一切,保持正念,只个不理睬即已。

二是小障碍,或可障碍我们念佛的功夫和往生的莲品。此小障碍便是我们念佛时,妄念纷纷来袭,摄不住心。

对治办法:首赖真实信愿,坚信有愿必生,真愿真生!要发长远心,靠耐心成就,以平常、平淡、平和心念佛。身心内外尽皆放松,无一丝僵滞可得。但有不适,立令调适。然后依印光大师开示,自念自听,着重在听清楚。要字字句句,明明白白听得是正在念谁,则心不易走失,可治大散;又眼帘微垂,将心目置于眉心或额心处,如鸡抱卵,只个不动!向内念,可治小散。不加任何别的功夫和别的念头,直下一路用心念、用心听,也更直截了当。若还越念越亲,并能得大安乐、大解脱、大自在之旨趣,就是路上人了。善牧心者,顺性调御,总使身心安和为要。念佛时,声默动静、音高音低、大小缓急、唱念语念、六字四字等,皆随所宜。并养成惯常,一贯到底。总以摄心为法,还以安心为得。但肯一心归命,通身靠倒。一句佛号,发于心,出于口,入于耳,安于神。则就路还家,称性回归心王本分,一切圆成,一切办妥!

由于摄心,则心归佛号,心安佛号。由于心安佛号,则全仗佛力成就。由于摄心,则越摄越归,越摄越亲,则佛力可仗。由于观心,则越观越离,越观越疏,越观越远,佛号失处,佛力也失。一摄一观,天渊之别,不可不辨!禁不住猛喝一声,此处误失,何有得时!自误多年,今蒙佛祖洪恩,幸能知改归正,于险厄处猛个跳转。

念佛行人还必须明确,心在佛号是为正念,离开佛号则非妄即躁。正念可得真境,妄念尽落妄境,急躁必致走火入魔。要谨记印光大师开示,念佛时凡所现境界,越舍越有者善,越求越有者恶。果真一心只在佛号,只求往生,别无一切杂想杂求。则所现者皆名号功德所缘之境,其他境界皆不可得。若常常以躁妄心念佛,种种希求,患得患失,乃是杂中之杂。利未先得,而走火入魔等障难先起。此是念佛行人之大忌,不可不知!无论好境坏境,皆心安佛号如如不动。

诚如《佛说阿弥陀经要解》指陈: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然“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之多善根福德因缘却全凭执持名号。信、愿、行三者一体不二。一有三有,一失三失,一损三损,一益三益。行持能否得力,靠得是信愿之功。但能行持得力,由此行持,承佛力加持,也直下启发信愿,建立信愿,成熟信愿,坚固信愿。善能行持,关系甚大!我等行人,虽今信愿念佛求生西方,然谁能净信?谁能至愿?庐山东林当年一百二十三位往生者之首刘遗民何等净业行人,也于蒙佛亲临安慰时,竟也难以当下接受而孜孜予以验证。

行人必须明确,此事非靠功夫(自力)成就,乃全仗佛力成就,全靠佛号成就;而功夫的成就,也全仗佛力,全靠佛号。真知此者,方肯通身靠倒,一心归命,一心只在佛号。这正是最为要紧之处!

出关前两天,恍然大悟——此幻妄之心幻妄之境的当下,一句阿弥陀佛,即是佛的法身本体,即是诸法实相。一切人、事、物,皆当识得其本分即是一句佛号,进而当下承担,时时信受行持!

出关后,我和妻子乘坐公交车回家。上车后,忽闻一切人声、车声等所有音声,竟真真切切是一句“阿弥陀佛”,间或一两句是“南无阿弥陀佛”。明知其声还如平日内容,却一概听闻不到,唯有佛号声声。3个多小时的车程,虽中有换乘,也一直如是。或有间断,着意即是。一直到家,靠窗站着,听到外边声音,稍一着意,仍如前境。

值此境界,自下思忖,我将如何对待?一句佛号,若按常法,应以自念自听摄心。如落此境,他念我听者,似不称意如法,也耽误我念佛。我还是顺佛顺祖,顺古德常路,套着古德的脚印而行吧!此心一发,此境便不再复起。于是想到:在凡因我而起,在佛由我而成,只在一念取舍之间。一切境界“唯心所现,唯识所变”真实不虚。虽无始劫来一切众生痴暗迷惑背离天真,然妙明本心大圆镜体依然常住。虽漫漫无明长夜一切诸法皆幻妄不实,然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竟能于此赫赫见真。殊胜之极,无与伦比!一句佛号是诸法实相,是我本来面目。如果我一心只在佛号,佛号即是我心,我心当下堪称实相。

(完)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我为什么要选择净土法门?
下一篇:青山依旧在——悼念惟贤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