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痘”女孩的学佛之路

净土杂志  2021-08-09  点击  次  

痘.jpg

战“痘”女孩的学佛之路

《净土》2020年第4期    文/净兰


我最初与佛法结缘是因为我的同学。有一次我跟着她一起去拜见师父,就跟着皈依了。不过当时我对佛法的认识就是一张白纸,虽然也烧香拜佛,也会听同学分享一些读诵经文的感受、感应等,但是对于佛法仍然抱有怀疑。我想有这么神奇吗?念阿弥陀佛,就能消我们的业障?就能改善我们的身体状况?因为有这些怀疑,我就把学佛的事情放在一边了。

然而再一次走近佛法,却是因为我这张脸。曾几何时,我光滑的脸上逐渐冒出了一群青春疙瘩痘。起初我并不在意,以为这些“小丘”很快就会消失。哪里想到,这些小家伙顽强不屈,前仆后继,只几天时间已经星罗棋布地分布在我的脸上,简直可以说是泛滥成灾了。看着同龄女孩们那一张张光洁的脸,我不免有几分羡慕与幽怨。

都说青春是美丽的,为什么我的青春来临时,还要出现这不美丽的青春痘呢?经别人的介绍,我试过很多袪痘产品,可是效果都不好。中药吃了几箩筐,西医也没少看,总是反反复复,而且我擦西药还过敏,总是会使脸上又红又痒,让我很是苦恼。最严重的一次是有一年大年初一,只能在医院打点滴消炎。钱花了不少,痘痘不仅没见小,反而越来越大,从粉刺到小痘,再到大痘,再转型成脓胞型的暗疮,直至发炎溃烂,简直“面”无完肤!曾经的我无辣不欢,后来因为长痘痘,就再也没碰过辣。吃得清淡了,痘痘却依然泛滥。那时的我变得特别自卑,总是疑心别人在笑话我的脸。平时也不愿意照镜子,更不愿意出门,即使出门也必须戴口罩,简直可以说是惶惶度日了。

战“痘”十二年,我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搞得身心俱疲,满腹辛酸。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上网时发现了辟谷的方法,说是可以清除体内垃圾,排除体内毒素,补充人体正气。我如获至宝,或许辟谷是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通过几年辟谷的调理,皮肤的问题略有改善,但是没有彻底除根,仍然反反复复。

书法.jpg

就在这时,一位老同学在聊天群里看到我的相片,发现我的脸还没有好,他认为四大不调的问题相对好解决,但是我的痘痘总是不好,也许并不完全是生理问题。同学建议我念佛:“佛法能解决你的问题,我们这边有很多师兄通过念佛,身体有了改善。”为了我的皮肤,我愿意试试念佛。也就是在这种有所求的因缘下,我走进了念佛的大门。在对经行念佛的步伐根本没什么了解的情况下,我一夜念了五个小时。念完后睡得特别香,而且睡到自然醒。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于是向师兄打听,哪里有念佛道场,我想去念佛。师兄很热情地帮我联系,第二周我就去了师兄帮我联系的道场,体验了一次两天一夜的精进念佛。这次精进念佛回来后,我发现身体有了一些反应,体内排出了不少东西,排便顺畅了。我很开心,问师兄这是什么原因,他说是排毒消业,是好事情。慢慢的,我对这句佛号产生了信心,体会到万德洪名的能量不可思议,也有了虔诚之心与恭敬之心。师兄说,庐山东林寺是莲宗发源地,离我家乡不远,有时间可以去感受一下那里的道风。

二〇一八年大年初二,我只身一人来到东林寺。我一走进寺院,就被这里的环境吸引住了,非常喜欢这里的一花一草,感觉一切都是那么亲切、祥和。我来到法宝流通处,当我犹豫自己该请什么经书时,一位义工师兄得知我是刚接触佛法,就介绍我请一部《地藏经》回去抄,我就按照师兄的建议去做。抄经的时候,我出现了各种不适,开始就无法下笔,一看经书就开始昏沉,哈欠连天,阻力特别大,所以有了想放弃的念头。怎么会这样?我就跟师兄反映,师兄说,什么也不用管,只管抄,坚持下去就好了。后来证明果真如此。

两个月后的五一期间,我跟师兄们去山东参加佛七法会,回来的路上经过庐山。师兄们提议去朝拜东林寺,就这样我再次来到了千年祖庭。当我们走进道场,从念佛堂里传出的清畅哀亮、微妙和雅的东林佛号打动了我。这句佛号那么摄心,不由地心生羡慕:如果我也能成为念佛堂里的一员,那该多好啊!

我开始关注东林寺的公众号,当看到每个月都有一次经行法会时,我心头一亮,无比欢喜。五月十二日至十三日昼夜经行,正好是周末,太开心了!过了七天,我就又来到东林寺参加经行念佛。

来东林寺还有段小插曲。我对从九江火车站前往东林寺的路线不太熟,在车站查看路线时,有位男师兄过来问我去哪,我说去东林寺,他说他也去,我们就结伴而行,一路上还交流了念佛的经验及注意事项。我学佛后发生过太多这样的事情,需要帮忙的时候就会有人帮助,总是能遇见同参道友。

到寺院以后,我们根据安排参加经行念佛。昼夜经行分成精进区和随喜区两个板块,到了晚上十二点多,念佛的人数量慢慢缩水,但精进区的师兄们仍然坚持着没有一个人出来。这深深打动了我,我也咬着牙坚持不出来。第一次体验昼夜经行,过程非常艰难,腰酸腿疼,昏沉掉举,度“分”如年。我感觉脚都要开裂了,恨不得溜出去坐一会儿,躺一会儿。念佛结束以后,发现小腿肿得很厉害,脚趾也变形了。然而到最后大回向时,所有的苦痛不适都消失了,感觉法喜充满!我也第一次感受到,在千百人的念佛堂里念佛,能量真的不可思议,法喜轻安的感觉持续了两三天时间。这次念佛实修又增上了我对佛号的信心。

昼夜经行的体验让我感受到共修的能量,我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随后连续参加了十一佛七、冬季佛七以及佛二。参加佛七后我开始做定课,每天一万声佛号,一部《阿弥陀经》。佛号数量开始时提不起来,仅仅是为完成任务念佛,后来转折点是在二〇一九年四月份,我从每天一万声提升到二万声,后来就爱上念佛、愿意念佛了。

二〇一九年,我再度参加了东林寺五一佛七和昼夜经行。这次五一佛七参加了五天,生起了忏悔心。触动最大的还是昼夜经行,进念佛堂前,我发愿不吃不喝不离念佛堂,一定要坚持下来。晚上十二点后考验来了,昏沉掉举,腰酸腿疼,口干舌燥,曾经几次想退缩,但都被老菩萨们的精神打动而没有放弃。我生起了惭愧心,默默地问自己:“你发的愿是什么?怎么能做逃兵呢?”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到最后大回向,挑战成功!当大回向结束后,我发现眼睛清澈明亮,面部一层一层的污垢排出来,法喜充满!

经过这两次共修,我对佛号的认识越发亲切,我爱上了念佛,也体会到愿力的不可思议。我的佛号定课从二万到三万,有时念得一发不可收拾,根本停不下来,五万,十万,十三万都达到过。我不是为了念佛而念佛,而是从心里欢喜念佛。

回想起来,我二〇一八年五月第一次参加昼夜经行,开始听经闻法,了解了因果法则,才知道我的脸为什么用世间的治疗方法都不见效果。凡事都有因果,通过念佛、拜佛,以及真诚地忏悔,身体也就自然改善了。记得第一次去道场,师父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好好念佛,好好忏悔。”我自认为很善良,自认为是好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怎么会有长痘痘这样的果报呢?师父说,因果通三世,前世的因今生的果,有的现世报,有的来世报。对因果深信不疑,信心就会扎根,扎根了就不会抱怨,而是能坦然接受不好的境遇,并且用心去改变它。

如果不是这张脸,如果不是十二年青春痘的反复折腾,我这辈子也许不会接触佛法,更不会学佛,所以我以一颗真诚的心来感谢“痘菩萨”们,它们就是我的逆增上缘,度我入佛门,闻佛法。大安法师说,能念佛的人都是善根深厚的,一个人能在这一生对净土生信起愿,能在走路吃饭时念佛,能默念佛号慢慢进入梦乡,绝非偶然,若非宿世善根深厚,对这一当生了生脱死的法门,断不会起信。要知道,每一声佛号都不虚念,一声佛号一声光明!

此时此刻,我内心满满的都是感恩,感恩带我进入佛门的师兄!感恩帮助过我的善友们!南无阿弥陀佛!

大德.jp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我又来东林祖庭闭关啦!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