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云娣老居士往生记

  2021-08-23  点击  次  

往生.jpg

梁云娣老居士往生记

《净土》2020年第4期    文/妙雅


梁云娣老居士,是江苏省宜兴市新街百合村人,于二〇二〇年五月十六日(农历四月二十四)八点四十五分,在佛号中安详舍报,享年七十七岁。

梁云娣老居士生有二子二女,五十多岁时丈夫离世。老居士一生勤劳,心地善良,平时看到小虫,都会与它们说:“你们快到一边去,别伤着你们。”她常常教育孩子们要多多行善。所谓慈母出孝子,老居士的儿孙们在村上也都是出了名的孝顺。

老居士多年操劳,随着年岁增高,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种病症相继出现。二〇一九年五月,老人又出现了肝腹水,医院的意见是不需要再继续治疗,只需要在家依靠白蛋白维持生命。老居士整天躺在床上,脸色发黑,全身无力,难以说话,大脑也糊里糊涂的。家里只有她的小女儿信佛,尤其对净土法门深信不疑,她多次劝母亲念佛,但母亲总是似信非信。

今年七月份,我随梁云娣老居士的同村好友一起去探望她。当时,老居士躺在床上,精神气色都已经非常不好,但言谈之间仍然能够感觉到她的乐观开朗。我和这位师兄耐心地劝她念佛,并且告诉她,只要她信受阿弥陀佛救度,一心专念阿弥陀佛名号,如果寿命未尽,身体自然会好起来;如果寿命尽了,就能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问她:“您怕不怕死啊?”她微笑着回答说:“我一点儿都不怕。”

我拍了一段老居士的视频发给一位法师,这位法师特别慈悲,随即打来电话为老居士开示。老居士心生欢喜,并发愿一定要老实念佛,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两天后我们又去看她,给她送去念珠和念佛机。她用颤抖的手拨着佛珠,爱不释手。我们为她播放佛号,老居士听后立即生出大欢喜心。她二十四小时开着念佛机,并跟着念佛机或睡或念。就这样,老居士的身体慢慢好转起来,甚至都能起床下地稍作走动。此后老居士更是信心百倍,佛号声声不断。有一次,她的姐妹们来看望她,她只顾侧着头一心念佛,直到姐妹们走了她都不知道。

邻居们早就听说老居士的病情,当看到她气色越来越好,而且能自由走动,都有点疑惑不解。老居士似乎也看出他们的疑惑,逢人便说:“好好念佛,我的命是阿弥陀佛救的!”后来,即使因腿脚不便摔了一跤,不能再下床活动,她都丝毫没有退却初心,躺在床上口中仍然佛号不断。师父和莲友们每次来看她,她都会乐观地说:“我现在很好,我今生别无所求,只求一心专念阿弥陀佛了。”

地.jpg

有一次,女儿与她谈起临终大事怎么操办,老居士说一定要吃素念佛。老居士也常常劝儿女们都要念佛,但除小女儿之外,家里其他人都不信佛。特别是两个儿媳妇,根本就不相信,更别说念佛了。老居士看在眼里,更急在心里。

二〇二〇年五月十二日,女儿帮老居士洗完澡后,让她坐着休息一会儿。但老居士站起来时不慎跌倒,后脑着地,被送到医院时已不省人事。医院最后告知家属,老人全身器官已衰竭。老居士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夜,儿女们决定把她接回家。回家后,老居士仍昏迷不醒,女儿们告诉她已经到家了,让老居士安心,大家都会按照她的愿望,为她吃素念佛,并请助念团来为她助念。老居士勉强睁开双眼,看了儿女们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和另一位师兄闻讯赶来看望老居士,并为她开示、念佛,她在佛号声中睡得很安稳。当我们向她告别准备离开时,她突然又睁开眼睛,看着我们微笑起来。儿女们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念佛,当看到大儿子也在念佛,她又一次露出了笑容。女儿在念佛时用手机拍了一个视频,当老居士的两个儿子在视频里看到了七彩光时,立即改变了以往对佛教的看法。虽然儿女们开始还担心吃素、念佛会遭到旁人的不解和讥笑,但是为了孝顺母亲,全家人最终决定放下面子,满足母亲最后的愿望。

五月十六日凌晨零点,得知老人家可能要舍报了,几位莲友迅速赶到现场,发现老居士已经奄奄一息。但她的眼睛又数次睁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儿孙晚辈们都来看望她,每过来一个儿孙,她都拼命睁眼看一下。八点四十五分左右,老居士在外甥的手机中看了外甥媳妇最后一眼,就安详地舍报了。

老居士的大儿子非常感动地说,母亲是一点点地微笑着走的。其间,众莲友不辞辛苦地为老居士排班助念,除了两个媳妇和大女婿外,其他人都会陪着一起为老居士助念。二十四小时之后探视,发现老人四肢有些僵硬。儿女们一起跪在老居士床前念佛,两个儿媳妇也当场发愿,请老居士安心地跟随阿弥陀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们全家一定都能够和和睦睦,把事情办圆满,以后也一定会团结和睦。大家跪在地上轮流念佛,过了一小时左右再次探视,发现老居士已经浑身柔软,面带安详的笑容,额头微微冒汗。在场的亲戚们都欢喜赞叹,说不敢相信,儿女们更是激动不已。两个儿媳妇说今后也一定要好好念佛,女婿也是一直连呼“想不通”。

佛力不可思议,众生心力不可思议!感恩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救度众生!感恩三宝慈悲加持!感恩一切!愿老菩萨花开见佛,乘愿再来,普度众生!南无阿弥陀佛!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 胎儿畸形就要放弃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