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净土杂志  2021-09-09  点击  次  

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净土》2020年第4期    文/慧 保 李利杰

 

袁宏道(1568—1610年),字中郎,号石头居士,荆州公安(今湖北公安)人,明代文学家,明神宗万历二十年进士。袁宏道在文学创作上开创了“不拘格套,独抒性灵”的性灵派,在文学史上产生了重要影响,与其兄袁宗道、其弟袁中道并称“公安三袁”。兄弟三人除热衷于文学创作以外,都受到家庭影响而喜好佛法,不仅悉心研究,还躬身践行,而且均有成就,其中以袁宏道的成就最高。

 

一、由禅入净的转变

袁宏道受父辈及兄长的指点亲近佛法,弱冠之年即留意禅宗,对禅宗的确下过极力参究的工夫,并且时有所解。其兄袁宗道形容说:“石头居士,少志参禅,性根猛烈。十年之内,洞有所入,机锋迅利,语言圆转。寻常与人论及此事,下笔千言,不蹈祖师语句,直从胸臆流出,活虎生龙,无一死语。”(《西方合论序》)

在早期,著名思想家李卓吾(1527-1602年)对袁宏道的佛教修习产生了较大影响。李卓吾的思想独立,不守绳墨,在当时引起很多争议。其中年由于探究生死大事而潜心学佛,晚年时更是住进寺院,但依然风骨棱棱,任性不羁,有狂禅之相。袁氏兄弟结识李卓吾时,李卓吾已住进麻城龙湖芝佛院,年纪老迈,知音稀少。李卓吾与人交往常常是“非参其神契者不与言”(《李温陵传》),而在当时,狂放任运之风在文人才子中盛行,人们追求突出个性,破拆樊篱。年轻的袁宏道与李卓吾交往切磋,受到了李卓吾禅学思想的影响。袁宗道评价这一时期的袁宏道时也说,宏道参禅虽然有所体悟,对俗世间五欲六尘的染情有所减少,但在日常生活中仍然未免纵意疏狂的习性。

然而,对于生死心切的袁宏道而言,通过不断修学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于是“约偏空之见,涉入普贤之门,又思行门端的,莫如念佛”(《西方合论序》)。对于这个转变,袁宏道在《西方合论》序中有所剖白:“余十年学道,堕此狂病,后因触机,薄有省发,遂简尘劳,皈心净土。”袁宏道在给好友陶周望的信中还说过:“清士名流,自以为非吾不能学道也,而矫厉太甚,终成自欺,与道背驰不可学。……若非归山六年,反复研究,追寻真贼所在,至几今日,亦将为无忌惮之小人矣。……源头不清,致知功夫未到,故入几自欺不自觉,其心木为性命,其学则为的然日亡。无他,执情太甚,路头错走也。”袁宏道在信中向好友指出,士大夫自认为悟得容易,便不肯修行,久久为魔所摄,这是近代之禅的流弊。或者以儒而滥禅,或者以禅而滥儒,所以禅不成禅,而儒亦不成儒。修禅者见儒士汩没于世间种种习气作风之中,不论有无过咎,都视之为圆融无碍,遂成为拨无因果之禅;儒者依禅家标榜的一切圆融的知见,以为自己的知见很高明,是前贤没有阐发出来的,遂成为肆无忌惮之儒。这些知见与行为都是与佛的本怀相背离的。

自五代两宋以来,永明延寿大师、莲池大师、蕅益大师等祖师皆主禅净一如,又偏赞净土。袁宏道从不羁悖俗的狂禅步入一心念佛、求生极乐的净土捷径,恰恰契合了晚明诸宗归净、以净摄禅的时代潮流,在晚明士大夫中极具代表性。袁宏道下定决心修学净土,就开始躬身实践,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开始“学断肉”,进而“并禁诸欲”。

 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二、《西方合论》的特质

袁宏道对净土法门的一个重要贡献是作了《西方合论》。袁宏道有感于当时教界知见混乱,狂禅盛行,很多聪明有智之人误入狂禅之域,执理废事,不务实修,言语虽然高妙,而行持极为下劣,最终求升反坠,果报惨烈,因而“取龙树、天台、长者、永明等论,细心披读”,于“天亲、智者、海东、越溪等,皆抉发幽微,举扬宗趣”,最终“述古德要语,附以己见,勒成一书,命曰《西方合论》”。

书中以华严的圆融精神,含摄五教,通贯六阶,开阔了净土的视野。《西方合论》中随处可见华严的影子,比如:“诸佛化现亦异,或权或实,或偏或圆,或暂或常,或渐或顿。一月千江,波波具涵净月;万灯一室,光光各显全灯。理即一谛,相有千差。”这显然是华严六相十玄门一多相即、事事无碍的思想。袁宏道还在《西方合论引》中说:“今之学者,贪瞋邪见,炽然如火,而欲为人解缚,何其惑也。……既深信净土,复悟诸大菩萨差别之行,如贫儿得伏藏中金,喜不自释。”可见其栖心净土的指归。他在《珊瑚林》中说:“《西方合论》一书,借净土以发明宗乘,因为谈宗者,往往不屑净土;修净土者,又不务禅宗,故合而论之。”西方合论即是以净摄禅为指向。

蕅益大师在《评点西方合论序》中说:“袁中郎少年颖悟,坐断一时禅宿舌头,不知者,以为聪慧文人也。后复深入法界,归心乐国,述为《西方合论》十卷。字字从真实悟门流出,故绝无一字蹈袭,又无一字杜撰。……中郎少年,风流洒落,亦为缁素所忽,试读彼《西方合论》,可复忽乎?”蕅益大师对《净土十要》甄选甚严,《西方合论》是十要中唯一一部居士著述,可见该书在净土法门中的地位和影响。

 

三、信愿念佛的成就

通过蕅益大师的赞叹“字字从真实悟门流出”可知,袁宏道是“有禅”,而通过后来的征验可知,袁宏道也“有净土”。其弟袁中道写过一篇《纪梦》,记载了自己修行中的一次神妙的经历:

万历甲寅(1614年)冬十月十五日的晚上,袁中道做完功课,精神安静清爽,忽然入定,神识出离升到屋顶上,飘然乘于云上。这时来了二位童子引他向西行,不久下降至地面,见地平如手掌,光彩滑润。土地旁边有沟渠,宽广有十多丈,沟渠里面有五色莲花,芳香异常。金桥横在沟渠上,栏杆交错,周围的楼阁也极其庄严宏丽。袁中道向童子作揖,问这是什么地方,对方是何人。童子自称是灵和先生的侍者,说灵和先生就是袁宏道,并请袁中道随同前往。

他们来到另一处所,这里有十多株树,池水汩汩流动,池上有白玉门。其中一位童子先进去,另一位童子为中道带路。经过二十多重楼阁,到一楼下,就是袁宏道的所在之处。袁宏道对弟弟中道说:“这是西方的边地,对西方极乐世界没有生信解,持戒有缺失的人,大多生在这里,此处也叫‘懈慢国’。”

袁宏道说自己虽然净土愿力弘深,但因持戒不够,只能居住在地上,不能像大士一样上升到虚空宝阁,所以还需要继续修行。但因为智慧猛利,曾作《西方合论》赞叹如来度众生的不可思议愿力,所以能够感得飞行自在,游历各刹土,听诸佛说法。

袁宏道又带着弟弟中道上升千万里,瞬间来到一个光线明亮的地方。此处的地面皆是琉璃所做,边界以七宝树界定,都是栴檀吉祥宝树,树上妙花盛开,色彩瑰丽。地面以下是宝池,水波荡漾,自然地发出妙声。池中开有众多宝莲,莲叶闪耀五色之光。池上隐隐有高楼环绕,巷道纵横交错,有无量的乐器演奏法音。袁宏道告诉弟弟说,这是极乐世界地行众生的依报环境。过了这里,即是法身大士的住处,非常美妙,超过地行众生依报环境千万倍,神通也超过千万倍。但是自己只能凭慧力进去游览,不能常住。再向前,应是十地等觉菩萨的住处,他就不了解情形了。再向前,当是佛所住的地方,只有佛与佛才能完全了解。

然后,兄弟二人又来到一处。袁宏道告诉袁中道往生品位高低的道理:“若既能通达佛理,又能严持戒律,则往生的品位最高。其次戒律严谨的,往生最稳当。如果是仅仅精研佛理而没有持戒的,多半被业力牵引,流入到八部鬼神众中去了。”袁宏道告诫弟弟:“虽然你的般若气象很深,但戒定力太少。如仅是悟道却不能生起戒定,就成狂慧。回到五浊恶世后,你要趁着身体强健时,解行并进。同时要秉持往生净土的愿力,多行方便之法,怜悯接引一切众生信受净土法门,这样命终必能往生净土。否则,一旦落入其它道中,后果将会极其恐怖。”袁宏道强调,要严持杀戒,也让弟弟寄语转告学佛的同修。袁中道问及当时已经往生的兄长袁宗道,袁宏道告诉他袁宗道的往生处也很好。说完之后,就忽然飞到空中消失了。

 

四、净土修学的思考

从袁中道的这篇《纪梦》可知,袁宏道已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足见阿弥陀佛愿力真实不虚。这个公案给我们很多启示,窃以为有两点特别值得我们注意:

一是要努力持戒。袁宏道智慧超群,对于佛法的领悟力极强,但同时他还是一位文人,身上还留有纵情酒肉声色、不拘小节的习气,持戒不够精严,因而生到极乐世界的边地疑城。有人认为即使五逆十恶只要信愿称名都能往生,因而持戒一事对于修行往生无关紧要,这种知见是完全颠倒的。所谓“戒为无上菩提本”,没有戒是不能成佛的。蕅益大师也有过开示:“持戒念佛,本是一门。净戒为因,净土为果。若以持名为径,学律为纡。既违顾命诚言,宁成念佛三昧?多缠障垢,净土岂生?夫如海无涯,岂不广大?保任解脱,岂不简易?故一心念佛者,必思止恶防非而专精律学,专精律学者,方能决定往生。”(《灵峰宗论》)因此,净业行人持戒念佛,方为稳妥。

二是要劝进行者。袁宏道生到边地疑城,又因为作《西方合论》度化众生的功德,感得了飞行自在的果报。《观经》净业三福的大乘福中有“劝进行者”一条,净土法门是大乘法门,劝进行者是净业行人的责任,而且果报极为殊胜。正如印光大师所说:“夫劝一人生净土,即成就一众生作佛。凡成佛必度无量众生,而其功由我始,其功德利益,何可思议也哉!”(《复永嘉某居士昆季书》)所谓自他不二,众生一体,我们劝别人念佛往生,我们自己的往生品位也会增上;我们成就别人成佛,我们自己也必然成佛。这正是因果不虚,功不唐捐。

其实早在袁宏道往生以前,他就亲自成就过自己的亲人往生。袁宏道的大哥袁宗道的儿子袁登,十三岁时病重,临终之时对袁宏道说:“我要死了,叔父怎么救我?”袁宏道说:“你只要念佛,就能往生佛国。这是五浊恶世,不值得留恋啊!”于是袁登立即合掌,称念阿弥陀佛,眷属们也同声助念。顷刻间,袁登微笑说:“我看见一朵莲花,颜色微红。”一会儿又说:“莲花渐渐变大了,色彩鲜艳无比。”过了一会儿又说:“佛来了!相好光明充满了整个房间。”顷刻间,袁登气息变得急促。袁宏道说:“你只念‘佛’字就可以了。”袁登念佛数声之后,就合掌往生了。

 

袁宏道作为士大夫中的翘楚,正是以自己的实际修学劝进行者。我们也应当多一些思考:论聪明才智,我比袁氏如何?论笔墨文章,我比袁氏如何?论参禅悟道,我比袁氏如何?袁氏何人哉?我何人哉……如是思惟,袁氏念佛求往生,我当何去何从,自然不必旁人饶舌了。

 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岂止是宰相作略——张商英的佛法修行之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