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与魏源的净土修行

净土杂志  2021-09-13  点击  次  

shanzi.jpg

林则徐与魏源的净土修行

《净土》2020年第4期    文/梵行


林则徐与魏源,均是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面对民族危亡,他们都主张“开眼看世界”,通过学习外国的先进技术以自强。林则徐曾将自己收集的《四洲志》资料送给魏源,魏源在此基础上进行了系统整理和修撰,于是诞生了著名的《海国图志》。林则徐与魏源作为中国传统士大夫,为中国民族的自强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很多人不了解,他们还是虔诚的佛弟子,都是非常有成就的净业行人。

    

忙里偷闲、不废净业的林则徐

林则徐(1785—1850年),字少穆,福建侯官(今福州)人。林则徐少年聪颖,又勤奋好学,七岁即能作文章,十二岁参加府试,二十岁举乡试,二十六岁中进士。曾任江苏巡抚、两广总督、湖广总督、陕甘总督和云贵总督,两次受命为钦差大臣,晚年自刻印章云:“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作为担任要职的封疆大吏,林则徐最为世人所熟知的事迹是虎门销烟。林则徐这种无惧强暴、以天下为己任的大无畏精神,堪称中华民族的脊梁。在面对被贬的遭遇时,他又写出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铮铮诗句。林则徐的凛然正气与无我精神,与他熏修佛法不无关系。

ss.jpg

在林则徐的日记中,有不少日常学佛修行的记载。例如:

嘉庆十八年(1813年),林则徐任职于翰林院。其《癸酉日记》中有“清晨,焚香叩头,斋心默祝”“早晨焚香”及“早晨,佛前供汤丸”的记载。

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林则徐充任江西乡试副考官。在《丙子日记》中有“游龙泉寺”“顺到崇效寺观牡丹”“望见庐山五老峰,……巳刻至东林寺”及“午刻至东林寺小憩”的记载。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林则徐充任云南乡试正考官。在《己卯日记》(又名《滇轺纪程》)中记述了他由京赴滇沿途参拜过的佛寺,主要有河北安肃慈航寺、正定大佛寺、赵州古庙口金山寺、湖南沅州辰溪留云寺等,有时干脆住在寺院里。

在林则徐的诗作中,也有不少反映自己佛教修行生活的内容。例如:

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潘云浦封翁奕隽八十寿诗》中有句云:“衣钵祖庭传再世,旃檀香界话初禅。”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林则徐赴云南任考官,路过贵州黄平州飞云岩,岩上有观音大士立像,林公立即下车合十参拜并诵经,其《飞云岩》中有句云:“中有古佛立亭亭,苾刍合十朝讽经。催落山泉作钟磬,秋色满岩云有声。” 

道光十六年(1836年),《齐梅麓彦槐“送古佛入焦山图卷”》中有句云:“金人入梦始有佛,六代造像何纷纷。唐初采经及西竺,供养功德宜精勤。”“齐君种善多善根,古佛显应成妙因。杉板船轻剪江去,江风不动波沄沄。是日山中佛光现,异云五色明朝暾。音乐鸟鸣溪涧晓,旃檀香散林峦春。汲来冷泉作清供,曼陀罗雨吹絪缊。……”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辛丑三月十七日室人生日有感》中有句云:“遥知手握牟尼串,犹念金刚般若经。”林则徐原配郑夫人也信佛,故以念佛诵经祝寿。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次韵答宗涤楼稷辰赠行》中有句云:“华严诵千偈,信否伏狂魔。”

可见,林则徐对很多佛教宗派及经典都有涉猎。而在实修上,还是以净土法门为主。

林则徐的净业修行受到张师诚的很大影响。张师诚少年登第,历任封疆。在担任江苏巡抚时,张师诚见到人们杀业很重,多次出告示劝导戒杀。在放生河等处,则严禁捕鱼。衙署中不招待客人,不杀生。张师诚长斋奉佛,归心净土,自号“一西居士”。他编著的弘扬净土法门的《径中径又径》一书,受到印光大师的赞叹,直到今天还在教内流通。张师诚晚年辞官回乡,专修净业。临终时诵《阿弥陀经》后,开始念佛号,才念到第五声时,就往生了。

嘉庆十一年(1806年),林则徐二十一岁,担任厦门海防同知书记。在任期间,受到福建巡抚张师诚的赏识,后来张师诚将林则徐招为幕僚。林则徐在追随张师诚的四年里,为表明心志,发心用蝇头小楷书写《阿弥陀经》《金刚经》《心经》以及大悲咒、往生咒等,共贮一函,上题“行舆日课、净土资粮”八字,作为每日必诵的功课。印光大师曾赞曰:“林文忠公则徐,其学问、智识、志节、忠义,为前清一代所仅见。虽政事冗繁,而修持净业,不稍间断。以学佛,乃学问、志节、忠义之根本。此本既得,则泛应曲当,举措咸宜,此古大人高出流辈之所由来也。……其字恭楷,一笔不苟。足见其恭敬至诚,不敢稍涉疏忽也。……以期散布于各界人士,俾同知文忠公一生之修持,庶可当仁不让,见贤思齐,因兹同冀超五浊而登九品焉。”(《林文忠公行舆日课发隐》)

林则徐日理万机,但是能够忙里偷闲修行净业,契合了净土法门三根普被、方便直捷的特点。这对于事务繁忙的现代人来说,很具有借鉴意义。印光大师说:“详观古之大忠大孝,建大功,立大业,道济当时,德被后世,浩气塞天地,精忠贯日月者,皆由学佛得力而来。”(《林文忠公行舆日课发隐》)林则徐一生的道德功业以及净业行持,充分证明印光大师所言不虚。

 

博古通今、归心净土的魏源

魏源(1794—1857年),名远达,字默深,号良图,湖南邵阳人,晚年信奉佛教,法名“承贯”。魏源是近代史上开风气之先的人物,集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等多种身份于一身。魏源一生博学多闻,著述颇丰,有《海国图志》《圣武记》等。魏源坚决反对列强侵略,积极倡导政府改革,有着强烈的经世致用的精神,对当时乃至后世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sss.jpg

道光六年(1826年),魏源会试落第,之后就开始“潜心禅理”。道光八年(1828年),他在著名思想家龚自珍的引荐下结识了钱伊庵居士,师从钱学习《楞严经》《法华经》等大乘经典,受益颇深。魏源对佛教各宗派皆有涉猎,对于净土法门尤为推重,曾赞云:“即妄全真,会权归实,揽大海水为醍醐,变大地为黄金;一声唤醒万德洪名,人人心中有无量寿佛放光动地。剖尘出卷,自衣获珠。”

魏源提倡“阴教与王治辅焉”的“神道设教”思想,以弥补一般世法治国所易导致的偏颇。他曾经提出:“鬼神之说,其有益于人心,阴辅王教者甚大。王法显诛所不及者,惟阴教足以慑之。”(《古微堂内集卷一·默觚上》)

魏源还把《普贤行愿品》列为净土根本经典。自古以来,净土法门依据的根本经典有三部,即《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和《阿弥陀经》,魏源把《普贤行愿品》附在三经之后,成为“净土四经”。莲宗与华严宗有着密切的关联,《普贤行愿品》中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可见净土法门乃是《华严经》结穴之处。魏源的这一做法是极富见地的,杨仁山居士赞曰:“魏公经世之学,人所共知,而不知其本源心地,净业图成。世缘将尽,心切利人……”到了民国时期,印光大师将《楞严经》中《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加入四经,形成了今天净土法门“五经一论”的格局。

咸丰四年(1854年),魏源正式皈依佛门,专修净业,自称“菩萨戒弟子魏承贯”。晚年的魏源曾求法于北京红螺山的莲宗高僧瑞安法师。后来魏源在高邮作知州时,特邀请瑞安法师到高邮弘扬净土,使得净土法门受到信众广泛欢迎,念佛人骤然增多。魏源不仅自己精勤念佛,而且随分随力地劝化有缘。他在给友人周诒朴的信中写道:“老年兄弟,值此难时,一切有为皆不足恃,惟此横出三界之法乃我佛愿力所成。但办一心,终登九品。且此念佛法门,普被三根。无分智愚男女,皆可修持。”(《原刻净土四经叙》)

魏源的临终之相颇为殊胜。其子魏耆所撰《邵阳魏府君事略》记载,咸丰七年(1857年)二月,魏源偶感微疾,对侄子魏彦说:“昨天已经有征兆了,我大概命不久了。到我临终的时候,你们不要哭我扰我,要静静地等待我彻底咽气,再入殓。”过了几天,魏源的病好了,神志清醒如常。到了月底那天,魏源向人要了热水洗净身体,又换好了衣服。第二天即是三月初一,友人金安清来访,魏源与之畅谈甚欢,以至于超过了时间。魏源缓缓地说:“您先停一停,我将要往生净土了。望您告诉何子敬,要好好地进修德业,我来不及和他告别了!”说完就回室内静坐念佛,到了酉时就溘然而逝,享年六十四岁。

 

林则徐与魏源这两位倡导经世致用、救亡图存的士大夫,用自己的实际修持证明净土法门真实不虚。我们不仅要学习他们“开眼看世界”的远见卓识,更要学习他们“开眼看法界”的广大心量。愿一切众生都及早看破苦空无常的娑婆世界,往生常乐我净的清净莲邦!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袁宏道的净土修学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