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九

  2021-09-29  点击  次  

360截图165811219513394.png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九

《净土》2020年第4期    文/释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我们继续讲盗戒。前面我们已经讲了关于三宝物之中佛物、法物盗用的基本概念,现在开始讲盗用僧物。

 

(三)僧物

我们讲过僧物有四种:常住常住物、十方常住物、现前现前物和十方现前物。下面,依次讲述四种僧物的犯盗情形。

1.常住常住物

首先讲盗用常住常住物。

常住常住……体通十方。(《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属处永定。(《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不应分,不应卖,不应入己。(《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但得受用。(《释氏要览》)

在概念上,只要是在僧物的范畴内的物品,都属于常住常住物。“常住常住,谓众僧房舍器具,花果林树,田园仆畜等。”(《梵网经菩萨戒初津》)

常住常住物其体通十方,属于十方僧众共有。东南西北等十方一切处所,只要是僧,就都有份,无论是圣僧还是凡夫僧,无论僧在不在本寺院。

从处所上来看,常住常住物属处永定,也就是说它永远属于当下的这个寺院,不能拿到界外去。

常住常住物不能分,不能卖,更不能私归个人所有,只能供僧众如法地受用。

常住常住物必须如法受用。对于耐用品,如桌椅板凳、瓶盆暖壶等,可以通过常住分配来借用。对于消耗品,如水、电等,用来保障最基本的生活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超过限量,就需要补偿了。例如,寺院一般晚上九点打板,九点之后不属于规定用电时间。这时候如果继续用电,就需要支付一些电费作为补偿,否则就犯盗戒了。对于其他的消耗品也要小心,只要没有在常规的范围内使用,都要偿其所值,否则都是犯盗。

对于在家众而言,尤其是菩萨戒里面有规定,在家菩萨众不应使用僧物,如果无缘由使用僧物,就有罪过。但如果是在寺院里工作,或者做义工等,使用僧物作为一种酬劳是可以的,乃至有因缘临时来寺院暂用一下也可以,前提都是要在戒律许可的范围内使用。

以上讲的都是常住常住物的属性。寺院里的物品,除了佛物、法物之外,其他都是僧物。既然属于僧物,无论在哪个寺院,都属于十方僧众共用。执事负责掌管僧物,只是代僧众掌管而已,不能随意处置。

总望众僧如论断重,《僧祗》云,僧物者,纵一切比丘集亦不得分,此一向准入重摄。(《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大集》云,盗僧物者,罪同五逆。(《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

若僧田宅连接恶人,得语檀越转易。(《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若贼乱世,听持随身(暂移粮食),贼去静时,还复本处。(《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因为常住常住物属于十方僧众共有,而且不可分,所以常住常住物的对境就是众僧。律论上讲,偷盗常住常住物结重罪。这里的结重罪是相对于后面的偷盗十方常住物的罪相轻重而言。十方常住物是可以分的,例如,在十方僧众里面分配饮食,这是如法的。这种情况下,如果偷盗价值一百钱的十方常住物,这个价值平均分配给十方僧众,因为十方僧众的数量是无边的,那么每个僧人分得的钱就不到五钱。所以就十方常住物而言,没有重罪,只有中品罪。但是如果偷盗常住常住物,则是盗五钱就是五钱,盗三钱就是三钱,所盗满五钱就结重罪。

《僧祗》中谈到僧物:“纵一切比丘集亦不得分,此一向准入重摄。”这里依然在强调常住常住物不可分。虽然十方常住物经过僧团和合作羯磨法是可以分的,但是对于常住常住物而言,即使十方世界一切僧众都集合到一起,都不可以作羯磨法分配。

《大集经》中讲,偷盗常住常住物的罪过,等同于造作五逆的罪过。当然也有一些特殊情况可以开缘。例如,如果僧众的土地、房舍等与恶人相邻,影响修行生活,僧众可以告诉施主,帮助把土地、房舍等移换到比较清净的地方。又如,如果在动荡的时代,寺院里的粮食等物资很可能被强盗抢夺,这时可以把粮食等物资随身带走,等到时局安稳了再归还本处。

diyu.jpg

还有以下几种情况要特别注意:

(1)损费属于偷盗

对于常住常住物,不但占为己有私用属于偷盗,而且损费也同样属于偷盗。损就是损坏,费就是浪费。损费常住常住物,如果没有偿还的心,没有爱惜之心,乃至以恶心破坏或者浪费,都属于偷盗。总之,借用常住物品,无论是否有爱惜之心,只要损坏了就要偿还,不偿还就属犯盗。

如果不是借用,而是发心为常住做事,对这些常住物品也应当有珍惜爱护之心,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损坏了,不犯盗戒。例如我们为常住洗碗,虽然清洗时小心翼翼,可还是把碗摔了,这时即使不偿还也不属于犯盗。然而如果没有珍惜之心,一边洗碗一边聊天,心不在焉,这时把碗摔破了,那就必须偿还,否则犯盗。如果是把碗借来私用,只要是弄坏了,就要偿还,否则犯盗。

我们对常住物一定要有爱惜之心。例如寺院各个部门的桌椅板凳,有时候会拿到室外去晾晒。如果下雨了,却忘记收回来,这是不用心守护的结果,这些桌椅板凳但凡有所损坏,负责守护的人都犯盗罪。再如我们使用常住的电脑,白天开机,晚上走的时候没有关机,浪费了常住的电,这是由于我们的粗心大意造成的。发现这种情况以后,应该赶快补偿电费,如果不补偿,就属于犯盗。又如电灯没有及时关闭,或者制作米、面、馒头、摘菜等时,浪费了食材,这些都有盗罪在里面。又如随意在房间里钉钉子,破坏墙体,或者随意在墙壁上粘贴,破坏墙体的油漆涂料等,都属于损费常住常住物,都属于盗的范畴。又如开法会时,把旗子插出去了,等法会结束了,旗子还在风吹雨打中,这就是守护不善。或者我们开门关门的时候,坐板凳椅子的时候,也要动作轻柔,小心守护,不能随意拉拽。这样既保持自己的威仪,也能更好地保护常住常住物。

(2)一则公案的启示

我们来看一则公案(原文参阅《释门自镜录卷下·隋冀州僧道相见灵岩寺诸僧受罪苦事》),这个公案有助于我们更具体地理解盗用常住常住物的情况。

隋朝有一位道相法师,是冀州人,他听说齐州灵岩寺的僧众修行非常好,于是在开皇十六年来到寺院里面修行。然而不久,道相法师忽然死去,并在冥界见到了大势至菩萨。大势至菩萨示现为寺主昙祥法师,昙祥法师带他去参观僧众的牢狱。

道相法师看到第一个比丘是僧真。僧真堕到黑暗地狱,被炭火烧身。门口有榜文,记录他私自用了僧众的燃灯油,值二十贯钱。原来,灵岩寺里有非常多的灯油,僧真是寺主,心里想:这么多的灯油属于众僧所有,众僧可以用,我自己用一下应该也可以。虽然他口头上与大众说借用一下,但实际上心里想着不需要还。因为盗用了常住的灯油,所以免不了受恶报。恶报是什么呢?僧真多年以来身体黑瘦,身上生了很多热疮,无论怎样治疗都不见好。僧真现在还在人间活着,然而道相法师到阴间,却已经看到他在地狱受苦的景象了。这说明僧真的罪业在地狱中已经现相,其实在现世也示现了一些相——身常黑瘦,生诸热疮,而且很难治好。昙祥法师就对道相法师说,你回到寺院后告诉僧真比丘,立即把灯油钱还掉,方能免遭地狱果报。僧真听到后,马上就把灯油钱还了,地狱里的榜文也就随之消失了。

道相法师见到第二个比丘是法回,正在大方梁压身地狱里受苦。他的榜文上记录着:私用僧物,计有三十匹绢。昙祥法师对道相法师说,你回到寺院向法回比丘说,立即把欠下的三十匹绢还掉,才能出离地狱。道相法师回去就对法回说了这件事,法回拒不承认,并说:我不曾用过僧家一尺之物,怎么会盗用三十匹绢呢?道相法师说榜上是这样记录的:在开皇五年,众僧派遣法回到京师请灵岩寺的一块匾额,因为请匾额需要费用,于是法回就带着一百匹绢、两头驴子和粮食上路了。法回到了京城,正好遇到灵岩寺的一位檀越,当时正担任通事舍人(官职名,掌诏命及呈奏案章等事)。于是这位檀越帮助法回奏请上级,得到匾额,没有花费一钱。法回想,这个匾额是因为我才得到的,我对寺院有功劳,应该可以用三十匹绢作为奖赏。因此就擅自私用了三十匹绢,其中十匹买了黄金,五匹换了丝布,六匹买了石斛钟乳,六匹买了沉香,三匹买了鍮石篢锁三十具。其中,鍮石篢锁有二十五具已经卖掉,五具还在柜子里面,沉香也还存放着,钟乳和石斛已经用完,丝布还剩两匹在柜子里面,黄金尚未动用。法回得知榜上记录得这么准确,当即低头认罪,立即偿还了三十匹绢,地狱里的榜文也就随之消失了。

然后,道相法师又见到道廓比丘在火烧地狱里受苦。地狱榜文上记录着:此人用了价值八十钱的僧柴,因此堕到火烧地狱。道相法师把情况告诉道廓,但是道廓没有承认,说自己从来到寺院以后,一寸草叶都不敢私自燃烧,更何况是私用八十钱的僧柴呢?道相法师说地狱榜文上记录:有人偷盗寺院里的杏树,把可以制作梳子的木料砍下,偷运到寺院外。好木料被偷走了,还剩一些残木,道廓捡到这些残木,把它们截成三根,其中一根比较粗,价值有八十钱。道廓听后不服气,说按当时的价格,那一根粗的残木在市场上也就能卖二十钱,怎么能值八十钱呢?道相法师说,地狱榜文有记录:那根粗的木头可以作梳木用,所以按梳木料计算,还是值八十钱。道廓听后,就无话可说了,立即把钱偿还,地狱相就消失了。

道相法师见到第四个比丘是慧泰,正在火烧地狱里受苦。地狱榜文上写着:慧泰燃用了僧众的一簸箕木屑,值二十钱。道相法师据实相告,慧泰听了马上承认,立即还了二十钱,地狱相就消失了。

道相法师见到第五个比丘是慧侃。地狱榜文上记载:在一座四十人的寺院,众僧每天都是日中一食。慧侃曾劝外来僧,可以在日中一食之外喝点粥,由这个因缘损失了常住三升米,慧侃堕入地狱。谷米一经偿还,他就出地狱了。

道相法师还见到有一个名叫明基的沙弥,在沸铁薄饼地狱里受苦。明基被四溅的火星迸烧面颊,痛苦不堪。地狱榜文上记录着:此人为僧众做面食,专门做薄饼。因为他不爱惜食材,面粉被撒得满地都是,浪费颇多,明基由此因缘而堕入此狱。明基沙弥四五年以来满面生疮,始终治不好,备受苦恼。昙祥法师让道相法师立即告诉明基,明基听后当下承认,马上供斋忏悔,因而免受了这个罪报。

道相法师又见到道弘沙弥在吞铁丸地狱里受苦。道弘被迫将火红的铁丸吞下,嘴被烧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地狱榜文上记录着:此沙弥为僧众做馄饨,大众还没有吃,他自己先偷吃了一钵,因而堕入此狱。道弘沙弥数年以来口里生疮,非常痛苦,经过为僧设斋忏悔,才免此地狱。

道相法师见到的诸如此类的事情,共涉及三十多人。他在七日内十三度生死,十三度入冥界,每次都见到大势至菩萨化现的昙祥法师,带他看这些破戒僧众的种种地狱罪相。

从这则公案我们可以认识到,偷盗常住常住物的果报是非常严重的,因此平时对待常住常住物一定要小心谨慎。我们对偷盗常住常住物的行为比较容易察觉,然而对浪费、损坏常住常住物的行为,往往不太注意,所以一定要高度警觉。

(3)其他日常犯盗情况举例

还有其他一些盗常住常住物的事例。例如在寺院里,有人错拿了别人寄存的暖瓶自己使用,拿的人可能想,反正都是常住的,他用也是用,我用也是用,我只是暂时用一下,也没想归自己所有。但是要知道,丢暖壶的人是暖壶的守护主,对暖壶有守护之责,如果丢了暖壶,守护主应有赔偿的责任。所以,错拿了他人的暖壶,拿的人实际上对守护主就犯了偷盗罪。

又如寺院里有些部门的负责人,可能在外面有因缘,供养给部门一辆车,但部门负责人却把这辆车落在私人户头上面。在这里我们应该清楚,部门从属于寺院,这辆车只是暂由这个部门使用而已。从根本上来说,信众供养部门的车是属于寺院所有,本质上还是常住常住物。所以,将供养给部门的车落在私人户头的行为,也属于犯盗。

 

以上所讲的内容,是盗用常住常住物的若干情形。         

(待续)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因果故事四则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