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雾 让心回家——我的百万佛号闭关心得

净土杂志  2021-11-08  点击  次  

ee.jpg

走出迷雾 让心回家

——我的百万佛号闭关心得

《净土》2020年第5期    文/心然

 

二〇二〇年六月中旬,庐山东林寺公众号推出了“六月上旬闭关分享”的报道文章。看到监香师父的慈悲开示和莲友们的精彩分享,我的心中无比欢喜,无比感恩,也想趁着孩子放暑假,给自己的修行做一个规划。于是新一期闭关报名公告发布以后,我就在第一时间认真填写了报名表。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在固定时段念佛,逐步增加每日念佛的数量。感恩佛菩萨加持,我最终报名成功,这意味着一场闭关考试即将来临。

七月三十一日,我如期来到东林祖庭,“莲池海会”的盛况又一次映入眼帘,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与亲切。看到莲池里朵朵开得正好的莲花,不禁想起《阿弥陀经》经文:“池中莲华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在这里,仿佛显现出极乐世界的一片香光庄严。一股暖流在心间荡漾,一个声音在心底呼唤:“祖庭,我回来啦!阿弥陀佛,我回家啦!”

下午五点多,我来到山顶关房。房间在一楼的楼道口第一间,光线有些昏暗。由于平时怕黑,我当天晚上辗转难眠。“唉,第一天就失眠,接下来十天怎么念佛啊?”心中不免生起些许担忧。

八月一日上午,监香法师在香光殿对“十天百万佛号闭关”作重要开示。师父结合电脑课件,对闭关期间的注意事项、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持名念佛的深信切愿等,都逐一进行了讲解,我记录下满满三页纸。走出香光殿,莲友们围着师父继续请教各种问题。此时打板声响起,尽管天气炎热,已到过斋时间,但师父仍然在耐心地给莲友们解答问题,如此平静,如此慈悲。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力量:一定要精进努力,圆满完成这次百万佛号闭关!

回到关房上交手机,意味着十天独处的闭关念佛正式开启。我按照在家中的练习,以十念法念六字洪名,不敢有丝毫懈怠。可直到晚上十二点,才只念了五万声佛号,进度比预计慢了很多。

第二天午斋后,我更是感觉到头重,犯恶心,后脑勺儿一阵一阵地抽搐,于是向护关师兄求助:“我可以午后吃药吗?”护关师兄鼓励我说:“阿弥陀佛是大医王,要相信佛菩萨会加持您,建议师兄可以尝试日中一食。”此时我突然想起监香师父的入关开示,可以尝试用拜佛的方法对治。于是我在佛前拜了一百零八拜,没想到奇迹真的发生了——刚刚过了一个小时,我的头疼就在不经意间有所缓解,直至最后消除。我跪在佛前,心中生起强烈的感恩心,正如监香师父所开示:要具足信愿,作得生想,生起忏悔心,或悲痛心,或感恩心,把自己放下,全力以赴,至诚恳切,摄耳谛听。之后,我坚持每天晨起后在佛前拜一百零八拜来忏悔业障,祈求阿弥陀佛加持护祐我闭关期间精进念佛,顺缘具足,违缘消除。

第三天凌晨一点半,我感到全身疲惫,两眼昏花,勉强累计念完了十五万声佛号。我有点灰心,看着笔记本上记录的念佛数量,心中忐忑不安:这样下去完不成啊,怎样才能提高效率?我再次翻看入关开示笔记。师父开示,念佛要如落入水中挣扎求救,拼命呼唤父母一般,要以至诚之心念阿弥陀佛。师父还分别从调身、调息、调心三方面深入分析,强调念佛时要一心专念弥陀名号,或六字,或四字;要求一定要念清楚,听清楚,计数清楚,安静泰然,不急不躁,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于是我开始调整方法,采用十念法与经行相结合,念十声,走一步。如果持续念佛时间长了,就穿插少量念一声走一步的步伐节奏,以缓解紧绷的心。

通过念佛,我渐渐地体会到,闭关念佛与二十四小时经行有相似之处,称得上是一场持久战。我根据上午、下午和晚上三个时段,合理安排睡眠时间,将念佛与休息很好地结合,养精蓄锐,这样才能事半功倍。为了进一步节省时间,我开始考虑护关师兄的建议——日中一食。然而自己平时即使一日三餐,血糖都不稳定,现在一下子变成日中一食……所以迟迟下不了决心。但是经过反复思考,第四天我还是鼓起勇气把“日中一食”的标示牌放在了窗口。

我的日中一食体验就这样开始了。让我特别感恩的是每天中午香喷喷的饭菜:种类繁多的素菜搭配,两到三种粗粮,香喷喷的炸食,用心熬煮的养生汤,就连西瓜、哈密瓜都是精心去皮的。每次吃饭时,我都吃在嘴里,甜在心上。望着阿弥陀佛圣像,我感动得不住地流泪,弥陀慈父的眼神时时在照亮我,指引我前行。

我就这样每天坚持日中一食,念佛很顺利地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经过前四天的训练,到第五天时,我逐步形成了一套一日三个时段、或六字或四字组合、数量固定的“念佛套餐”。此后每一天我都按这个模式不断地重复,同时抽时间学习师父的开示笔记,不断强化念佛的心。我也体会到,唯有真诚、认真、老实地念佛,才能念念与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相应。

此外,我还在每天清晨短时间地盘腿静坐念佛,深呼吸,观呼吸,让心平静下来。印光大师云:“所贵心常觉照,不随妄转。”(《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在妄念纷飞时,我告诉自己,有妄念是正常的,但当下应提起觉照,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不用过分执着。念佛时我也常常观阿弥陀佛圣像,时时提起正念,内心坚信阿弥陀佛会慈悲哀悯我、护祐我。

夜幕降临时,院中“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光明笼罩着宝塔、亭院与关房。我观想一间间关房宛如一朵朵莲花,发出耀眼的光芒,或白色、或金色、或青色……又不禁想起古德的诗偈:“法法圆融归净土,尘尘究竟入莲坡。如如一句弥陀佛,识转智成一刹那。”(《普能嵩禅师净土诗·夏至》)我如同生在西方,心入莲花,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

到了第八天,清晨初醒的刹那,自己还感觉梦中佛号环绕,嘴还在动,手在胸口计数拨动,只是没有计数器而已。古德说,修行就是让生处转熟,熟处转生。对我们念佛人来说,就是让熟悉的五欲六尘转为生疏,让生疏的佛号转为熟悉。看来,我真的对这句佛号越来越熟了,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同时,我也更加感觉到参加百万佛号闭关的幸运,正如《东林闭关规约》中所说:“今生何幸,遇此闭关念佛之胜缘,当生稀有难遭之想。宜应放下身心世界,一念单提,著精进铠,降伏魔军,至诚感通,证得往生!”

在声声佛号中,我迎来黎明的曙光。经云,若人念阿弥陀佛,得百万遍已去,决定得生极乐世界。感恩三宝!感恩东林祖庭!感恩所有护关的师父们和义工师兄们!是你们勤苦地走在菩提道上,带我走出迷雾,让心回家!


w.jp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文钞》指路好修行
下一篇:厌离娑婆 欣求极乐——记我的第五次十天百万佛号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