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白血病康复记

净土杂志  2021-11-18  点击  次  

qq.jpg

娜娜白血病康复记

《净土》2020年第5期    文/刘晓晖

 

我正在干活,突然有人探出个脑袋:“我猜你肯定认不出来我是谁了吧?”我一看,是个有点儿壮实的胖妞。一瞬间我有点发懵,可那熟悉的笑容还能是谁!我一把抱住她,乐得直嚷:“哎呀,娜娜!你怎么胖成这样啦?”娜娜佯装娇嗔地说:“人家只是没以前苗条了嘛!”说着就扑哧笑了,我也喜不自禁。

不了解娜娜的人,怎么也不会把眼前这个朝气蓬勃的女孩与“白血病”联系起来。可谁会想到,她真的经历了一番生死,幸亏遇到了佛法,才获得了重生。

 

原来她是白血病患者

二〇一七年八月,我在东林寺做义工时认识了娜娜,我们很合得来。几个月后,有一次在外边吃饭,她突然告诉我:“哎,你知不知道,其实我是个白血病病人诶!”“什么?”我一下子懵了,愣了一会儿,我问她:“那怎么办?”她淡淡地说了句“其实也没什么。”我问她有没有在念佛,她说有。

二〇一八年的二月份,娜娜白血病复发住院了。同年七月,有一天听说娜娜回来了,我就赶紧去义工休息室找她。一见面,我简直认不出她来了,眼前这个人瘦得皮包骨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连走路都打趔趄。娜娜还是像从前一样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正要上前抱她,班长慌忙拦住:“哎呀,娜娜现在这么虚弱,她可经不起你这么一抱呀!”后来,班长给娜娜搬来了一张折叠软布床,让她躺在上面。我这才知道娜娜连坐的气力都没有了。

二〇一九年三月,一天上晚课时,我忽然在念佛堂的经行队伍里发现娜娜眯着眼睛冲我笑。她已经不是那个弱不禁风只能躺在床上的娜娜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好嗨哟——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又过了一年多,这次见面,我竟然见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胖娜娜!娜娜说那是因为她身体吸收功能好的缘故,说着还表现出小烦恼的样子。但是眼前这个娜娜分明比我之前见过的她都要更健康、更活泼、更阳光、更自信!简直是活力四射!并且她的面相也明显变了,整个人气色又好,又有福相。娜娜给我详细地讲述了她从查出白血病,到第一次治愈,再到复发,再到最终治愈的全过程,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突然被确诊为白血病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正在广东工作的娜娜突然感觉自己骨头里面疼。一开始只是偶尔发作,她忍一忍就过去了,但有一次胸骨实在疼得太厉害,都把她疼哭了。还有一次,她上完洗手间站起来时眼前一黑,感觉天旋地转,身体好像有千斤重。她咬牙坚持着才勉强走回了宿舍,当她挪到床边时,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倒了下去。

一个星期后,娜娜换了份新工作,单位例行体检,抽血化验后却发现娜娜的血指标不正常。医生通知她去领体检报告,要求把父母也带去,而且语气很严肃。娜娜就感觉不好,要出大事了。她找另一位医生又做了一次血检,结果还是一样。医生说:“你需要抽髓做进一步检查。”娜娜恳求说:“我还要上班呢。”医生回答:“你都这样了,还上什么班呐,连命都快没了!”很快,娜娜从广东回到了老家,在本省一家医院抽髓检查,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M2。

 

七次化疗的痛苦折磨

关于治疗方案,最初为她确诊的医院说需要骨髓移植,移植费用要一百多万,还要先交四十五万的押金。而北京的专家则说需要做自体移植,费用不会那么高。但娜娜最终没做任何移植,只是进行了化疗。

二〇一六年整整一年,娜娜都在接受化疗。提到化疗,娜娜说那实在太痛苦了,真是生不如死。化疗药水的毒性特别大,护士们给病人打针都必须戴胶皮手套,不然药水滴到手上整个手都会被腐蚀得烂掉。娜娜说:“你想想看,那药水注射到身体里,人得多难受!”身体的很多细胞都给杀死,整个人就蔫了。看到别人端着饭,明明盖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谁都没闻到饭味儿,娜娜却起了呕吐反应。总之,因为她体内的很多细胞被杀死,身体已经没什么抵抗力了。她就怎么都不舒服,经常发烧、感染,那滋味实在太可怕了。到后来,娜娜一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化疗药水就想吐。

娜娜每次化疗后至少需要休养两周,身体的各项指标、造血功能才能恢复正常。所以,化疗之后就需要一个休养期,然后才可以再进行下一轮的化疗。娜娜说:“通俗来说,就是要你回家养得白白胖胖的,然后再回医院去被注射很厉害的‘毒药’。”这样痛苦的过程,娜娜经历了七次。就在第七次化疗结束需要再休养时,娜娜再也受不了了,她自行中止了治疗,想去找一个清净的寺院静养。

 

到东林寺做起了义工

二〇一六年冬天,娜娜在老家附近的一座寺院住了三个月,在那里知道了庐山东林寺。于是二〇一七年年初,她来到了东林祖庭。娜娜说:“我就像逃荒一样,拿着个袋子装了几件衣服就来了,没想到一住就是一年多。”

做义工,娜娜一开始感觉很累,根本站不了那么长时间,但她还是咬着牙坚持上岗。每天早上她都早早地去念佛堂里干活,安排上早课的居士们入座,经行开始后就在旁边跟着大家一起念佛。

娜娜能想到来寺院静养,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外婆对她潜移默化的影响。娜娜的外婆信仰佛教,每逢初一、十五就去寺院里拜菩萨,偶尔也会带上她。所以,娜娜从小就对佛法有印象。她本以为学佛也就是念念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来到东林寺后,她才对佛法有了更多的了解。

来到东林寺之后,她坚持随众修行。大家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一边做义工,一边念东林佛号,有时也读《地藏经》。在东林寺,大安法师每周一都会给四众弟子讲经说法。法师说学佛人即使再忙,最好每天也要至少念一万声佛号。娜娜就拿起计数器,无论多忙,每天坚持至少念一万声佛号。

在东林祖庭,娜娜感觉最明显的收获就是心中对父母的怨恨慢慢消失了。本来,她从小到大一直对父母怀有一种莫名的怨恨,感觉他们不爱她。每当娜娜想到父母时,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他们对自己不好的画面,都会伤心得流泪。但是来到祖庭后,娜娜发现这种怨恨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娜娜说,这真是一个很神奇的现象,是佛菩萨把她内心的怨恨给消除掉了。

娜娜在祖庭一边做义工,一边念佛听经,日子过得很宁静。一年中,她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旧病复发导致大出血

二〇一七年年末,娜娜回家过年。回去之后,可能由于二姐感冒,娜娜就被传染了。她感觉不妙,就说:“不行,我无论如何也得回祖庭去了。”而这次回祖庭后,娜娜就一直病着,人也变得面黄肌瘦,没有气力。二〇一八年二月份,由于发烧外加大出血,娜娜去祖庭伽陀院打吊针。第二天她竟在伽陀院昏倒了,护法团的师兄直接把她送到了市里的医院,被诊断为白血病复发。

这一次,娜娜最大的麻烦是大出血不止。因为她血液里缺少血小板,所以治疗的第一步先要止血。但医院十多天都没止住血,后来想直接进行化疗。娜娜觉得,在血都没止住的情况下化疗对身体无疑是雪上加霜,坚决不同意,还是要求先止血。医院束手无策,只能每天输血小板。


dd.jpg

娜娜住院后,东林寺护生会给予了她很大的资助。认识娜娜的师父们也非常关心她,有的师父还为她做了消灾祈福普佛。义工师兄们也尽己所能予以支持,有的师兄去医院看她,给她带了念佛机和计数器;有的师兄提醒她一定不要忘了念佛;还有的师兄给她立了消灾祈福牌位。班长也组织我们堂口的义工每天把功德回向给娜娜,大家都希望她能得到三宝的加被,早日康复。

在这期间,娜娜始终没有忘记念佛。她有一种莫名的信心,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白血病又复发了。因为她除了流血,身体哪里也不痛,也不难受,每天吃饭还特有胃口,而且她心情还特别好。她对医生说:“就算检查报告上面明确写的是‘复发’,我也不相信,我就相信我现在已经好好的了。”十天之后,血被止住了。医院说要化疗,娜娜坚决不同意,一心相信自己好了,就出院了。

结果回家后,娜娜的身体情况越来越糟,每天都发高烧,还上吐下泻,血压低,头晕……没办法,八天后,父母又把她送进了医院。从那时起,娜娜又开启了痛苦的“住院模式”。

 

旧病没好又添了新病

白血病还没开始治疗,娜娜又出现了肛瘘。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是不敢做化疗的,只是每天打消炎针。肛实在是痛不可言,而且还没有止痛药吃。娜娜无奈地说:“医生说,止痛针是给癌症病人最后实在痛得没办法了才打的,我这个不算,所以就只能疼着。真没办法!”“把医院病床上的两个支架扳起来,我就痛得在那上面打滚。”在最疼的时候,娜娜连佛号也没心思去念。

娜娜在夜里疼得睡不着,白天病房里人多又吵得睡不着。整整三个月,她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那时,她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够小睡上几分钟。睡不着实在很痛苦,后来娜娜就从网上请了一台念佛机,每天晚上戴着耳机听佛号,心里跟着默念。她就这样慢慢地能睡十分钟、二十分钟……逐渐就可以在佛号中入睡了。这样她才解决了失眠的痛苦。

 

念佛忏悔发愿一起来

有一位师兄去看娜娜,把自己戴的楞严咒送给她,帮她戴在了脖子上,娜娜感觉很有加持力。班长和几位义工师兄去看娜娜,并告诉她:“就把住院当作是闭关吧,正好念佛!” 班长送给她一个念佛机和一个计数器,再三叮嘱她:“每天一定要记得念佛,这样阿弥陀佛才会加持护祐你。”从那时起,娜娜就有了一个坚定的信念——无论如何,每天至少都要念一万声佛号,念不完就不睡觉,哪怕不吃饭也要念佛!

娜娜说:“其实,在医院每天能念一万声佛号已经相当不错了,身体那么难受,真的很难坚持念佛的。我从白天开始念,躺在床上别的什么也不做,都要到晚上才能念完。”“那时我已经是在求往生了,真的是盼着阿弥陀佛能快点把我接走。我当时就祈求:‘南无阿弥陀佛,大慈悲父啊!我实在太痛苦啦,请求您老人家可怜可怜我吧!如果我阳寿未尽,就请让我快点好起来;如果我阳寿已尽,就请快点把我接走吧。我实在是受不了眼下的痛苦啦!’”

这时,娜娜曾经发的一个愿也更加坚定了——如果身体能好起来,自己一定把余生都奉献给佛教!她看到一位癌症病人忏悔的视频,病人从因果方面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病因。娜娜对照自身,才幡然醒悟,自己生病的最大根源就是不孝顺父母。父母是根,如果一个人连根都没了,这个人会怎样呢?于是娜娜萌发了当面向父母忏悔的念头。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刚进病房,娜娜就特别高兴地以从未有过的亲昵向父亲问好,然后就开始向父亲忏悔,一直到痛哭流涕……

每天一万声佛号的定课,发大愿用余生护持佛法,又至诚地向父亲忏悔,娜娜几乎是同时做到这些的。

没过几天,娜娜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呈现向好的趋势,康复得特别快。而她这种病的特点就是,只要身体各项指标开始变好,接下来就只需要交给时间,慢慢去休养调理。十多天以后,娜娜就出院了。那时是二〇一八年八月,娜娜已经在医院里住了大半年。在这期间,真正治疗白血病的措施其实只是打了两三天的化疗药,但是娜娜的白血病却奇迹般的好了。

 

重回寺院彻底痊愈了

出院之后,娜娜仍旧去了老家附近的那座寺院。刚开始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整天躺着静养,慈悲的师父做了饭端给她吃。过了一个月,她就可以站起来活动了,尽己所能地在各殿堂里洒扫、上香、上供,晚上收供水、供果。娜娜每天跟着师父上早晚课,白天她会散念佛号,每天读《地藏经》,至今已经坚持两年了。

当初得了肛,娜娜在病床上几个月的时间都不能穿裤子,只能侧躺着,身体下面还要垫类似于尿不湿的垫子。每天都流血、排不净物,自己却意识不到,有时候站起来时大便掉在地上她都感觉不到。一般人得了这个病可以做缝合手术,但白血病患者由于几乎没有止血机能,所以医生不敢轻易做手术。但娜娜回到寺院之后,肛却奇迹般的一天天痊愈了。

从出院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娜娜一直住在家乡的那座寺院里,中间她去医院复查过几次,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完全正常。

 

浮生如梦且看破放下

回顾这场大病的经历,娜娜感觉简直如同一场梦。想当初,娜娜的主治医生对她说“你想吃点什么就吃吧”,那意思分明就是“你已经是快死的人了,想干什么就干点什么吧,不要留下什么遗憾”。娜娜说:“当时好多人都劝我父母放弃治疗,为我办理后事吧,但是谁会想到,我又重新活过来了!”“我的肛,医生曾经说我这一生都只能这样了,建议我在身上挂个袋子。只是我爸实在不忍心,就骗我说医生说能好,自己慢慢就会好的,其实是实在没办法了。”靠近娜娜的床位有一个大窗户,后来她才知道,很多人每天都要来看一眼,其实真正的用意是“看看这个孩子还活着不”!说到这里,娜娜哈哈大笑起来。

谈到未来,娜娜非常坚定地说:“今生一定要往生!要不然会越来越苦,下一世会比这一世还苦!”她眯着月牙儿眼睛笑着说:“眼下,我只想在佛门中做一个快乐的护法居士!”

 

看着眼前健康开朗的娜娜,我由衷地祝福她在阿弥陀佛大慈父的光明摄受中越来越好!也祝愿全天下所有的病人都能像娜娜一样幸运地遇到佛法,走向光明!同时祝愿读到本文的人都能对佛法产生真实的信心,老实念佛,往生极乐!南无阿弥陀佛!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愿做大海之一滴——一个佛门义工的修行体验
下一篇:佛法治好了我的重度抑郁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