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迷途知返时

净土杂志  2021-12-02  点击  次  

ww.jpg

写在迷途知返时

《净土》2020年第5期    文/惟瑞

 

我于一九八九年出生于安徽农村,家有妹妹、弟弟。对于佛法,我以前所知甚少,只知道电视剧《西游记》中的观世音菩萨形象,也还隐约记得那时候在席子上学着菩萨盘坐,觉得那个样子很美,其他便没有太多的印象了。大学期间,我外出兼职教书,有一位家长吃素念佛,时常带我去寺院亲近三宝,这位家长可称得上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二〇一七年于观音成道日在上海永定寺皈依三宝,二〇一八年国庆节在庐山东林寺受五戒,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在上海万佛阁受菩萨戒,这便是我三年来的修学轨迹。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做了很多荒唐的事。小时候偷拿家里的钱,高中时候谈恋爱犯下邪淫,大学期间谈恋爱、堕胎、偷吃室友零食、和同学去酒吧……本该是好好学习的年华,我却在无知中堕落,从小到大所造的罪业,就像一笔笔账,印在自己的脑海里。我的那些年就像演戏一样,装作是个好学生,做的却是不正之事。唯一留存的一点善心,就是加入学生社团去艾滋病村看望孩子们,去老人院看望老人。我无数次在想,如果时光能够重来多好,我真的想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工作以后的那几年,我仍然是糊里糊涂的。直到二〇一七年,有人介绍我去附近一座寺院,寺院义工给我推荐了一行禅师写的《故道白云》,这一下便打开了我通向光明的大门。于是我又找关于佛陀、观世音菩萨的影视剧来看,终于明白了佛陀是真正的大慈大悲者,是世间的明灯。此时,我才知道我错了,继而又悔恨,我怎会如此无知,不早些悔改?

我开始以实际行动来忏悔。除了读诵《地藏经》,我还去普陀山和九华山拜佛,三步一拜,至诚忏悔。拜普陀山坚持了三年,到了最后一年,我不再只为自己而拜,而是为所有众生而拜。有一次雨下得很大,我当时内心很坚定,心想就是死也要死在路上,结果拜的时候雨却停了,直到我拜完以后回到住处,雨才又下起来。我还通过拜经来忏悔业障,用了三十多天时间拜完《法华经》,共拜了八万四千拜。晚上拜完经时,我发现自己的腿都肿了,骨头和筋也都痛得厉害。可是我想,我的这点痛苦和被我伤害过的众生的痛苦相比,又能算什么呢?我真的错了,我需要改正,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曾经的过失。

当初我对于念佛并不了解,也不相信念佛能够消业,后来在一位师兄的推荐下,我参加了东林寺二〇一八年的十一佛七。打完佛七以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看到同修们经行时的样子,心里开始犯嘀咕:怎么是这样的?不像是打坐的样子。于是我就从念佛堂里出去了。当我坐在外面的时候,看到天空中有一抹彩云,心里的疑云便消逝了。我觉得应该看自己的样子,而不是看别人怎么样。我开始转变心态,看着师兄们都那么勇猛精进,尤其是很多上年纪的老居士们都在虔诚念佛,我也下定决心坚持下去。佛七期间,我受了八关斋戒,并坚持日中一食。每天念佛结束后,我继续读诵《法华经》。

二〇一九年,我再度参加了东林寺的佛七,同样收获很多。感恩弥陀慈父不离不舍,使我从之前的信心不足,到后来的逐渐生信,直到现在的深信不疑,心系极乐。

二〇一七年至今,我一直谨遵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教导持戒,除固定时间做早课外,每天至少还会念一万声佛号。坐地铁念佛,做事时念佛,时间充裕时还会读诵《华严经》,抄写《心经》。修行的路很长,虽然有些艰难,但是有阿弥陀佛为依靠,必能于临命终时,往生极乐,我对此深信不疑。

娑婆众生大都注重物质,内心却很空虚,业障深重,烦恼重重。祈愿阿弥陀佛慈悲护念,使我们皆得回归极乐,再返娑婆世界,救度一切有缘众生!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一切恐惧 转为大安——我的学佛经历及体会
下一篇:外婆的舍利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