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山大师和他的净土修行

净土杂志  2021-12-20  点击  次  

ss.jpg

憨山大师和他的净土修行

《净土》2020年第5期    文/慧昕

 

憨山大师(1546—1623),俗姓蔡,法名德清,字澄印,号憨山,明朝金陵全椒县人(今属安徽),与莲池大师、紫柏大师、蕅益大师并称为“明末四大高僧”。憨山大师一生为法忘躯,经历无数坎坷。然而无论境遇如何,大师所行之处都是枯瘠普润,佛法大开,充分彰显了佛门的慈悲广大。

 

一、少年颖悟,卓尔不群

憨山大师的母亲平生素爱供奉观音大士,曾梦见观世音菩萨送给她一个童子,于是有孕,后生下一白衣重胞男婴,即是憨山大师。憨山大师幼年时喜欢独坐一处,七岁时见叔父之死,即开始思索生死问题。

憨山大师少年时见到云游僧人的洒落高尚,就立下了出家的志向。十二岁时,听闻江宁(今江苏南京)报恩寺西林和尚有大德,于是想要前往。起初大师的父亲不同意,母亲却说:“养子从其志,第听其成就耳。”(《憨山老人自序年谱实录》)于是家人送大师入报恩寺出家。西林和尚初见到憨山大师时说:“这个孩子骨气不凡,如果成为一个平庸的僧人就可惜了。”大师十三岁时学习《法华经》,四个月就能背诵下来。当时教内流通的佛经,大师也都能背诵。此外,大师还能将“四书”能从头到尾一字不差地背下来。大师十七岁时,已经能讲“四书”,并学习《易经》和各种技艺,乃至作诗撰文,当时的童生没有可以超过他的。

 

二、披剃出家,一路参究

憨山大师十九岁时,云谷禅师为他开示参禅之妙,历数禅宗祖师的事迹和高僧传记。大师阅读《中峰广录》,还没有读完就非常高兴地说:“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于是请祖翁(西林永宁和尚)披剃出家,从此专意参禅一事。

rr.jpg

憨山大师参禅后,很久都没有得到要领,所以改为专心诵持阿弥陀佛名号,日夜不断。一天晚上,憨山大师梦见阿弥陀佛出现在西方,面目光相非常清晰,又起念想见观世音、大势至二大菩萨,二位菩萨随即现半身于空中,此后西方三圣像经常出现在眼前。随后无极大师在报恩寺讲《华严玄谈》,憨山大师从其受具足戒,当听到“十玄门海印森罗常住”处时,恍然了悟“法界圆融无尽”的奥义。大师因为仰慕华严宗清凉澄观法师,所以为自己取字为“澄印”。

憨山大师二十一岁时,立下远游之志,于是经常观察四方的僧人,想寻找可以作为同参道友的人。后与妙峰禅师相识,开始了一系列弘法事业。

大师二十八岁时游五台山,见憨山奇秀,于是将“憨山”默取作自己的号。大师二十九岁时校阅《肇论中吴集解》,一直对《物不迁论》中“旋岚偃岳”的奥义不甚了了,当读到“梵志出家,白首而归,邻人见之曰:‘昔人犹在耶?’志曰:‘吾似昔人,非昔人也’”时,恍然明白了“诸法不迁”的义旨。大师当即下床礼佛,虽然一起一伏地拜佛,却没有起伏相可得。来到院中,风吹庭树,飞叶满天,却又了无动相,大师想道:“这不正是‘旋岚偃岳而常静’嘛!”于是大师自幼年时就有的生死去来之疑问,从此冰释。大师随即作偈曰:“死生昼夜,水流花谢。今日乃知,鼻孔向下。”第二天,同参妙峰禅师问大师有什么心得,大师答道:“昨晚看见河边两只铁牛相斗到水里去了,现在都没有消息。”妙峰师笑着说:“你有住山的本钱了!”(出自《憨山老人自序年谱实录》)

ww.jpg

憨山大师三十岁时,与妙峰禅师再上五台山,住在山中最幽峻处,身处万山冰雪。大师刚到这里时,被风声水声喧扰,于是天天坐在溪桥上,着意自己的起心动念。忽然一天身心俱忘,从此一切声音都归为寂静,再无喧扰。一天经行时,大师忽然立定,不见身心,只有一大光明藏,圆满湛寂,如大圆镜,山河大地,影现其中。出定后则朗然,再自觅身心,而了不可得。于是大师作偈云:“瞥然一念狂心歇,内外根尘俱洞彻。翻身触破太虚空,万象森罗从起灭。”从此内外湛然,不再将音声色相作为障碍,从前如云似雾的种种疑惑,当下顿然了悟。

憨山大师三十二岁时,发心刺血泥金写《华严经》,每落一笔,念佛一声,可以一边手写经不乱意,一边不失应对来访问讯。在这期间,憨山大师常有殊胜梦境。有一次梦到清凉大师为他开示入法界圆融观境,讲说佛刹互入,主伴交参,往来不动之相。醒后自见心境融彻,不再有疑碍。又有一次梦见自己升入兜率天弥勒楼阁,弥勒菩萨为其开示智识之分。还有一次梦见文殊菩萨请他去浴身,此后身心如洗,轻快得无以为喻。

大师三十八岁时开始易号为“憨山”,同年夏天到东海牢山(今青岛崂山)。一天夜里静坐后起身,看见海湛空澄,雪月交光,忽然感到身心了无一物,遂作偈云:“海湛空澄雪月光,此中凡圣绝行藏。金刚眼突空花落,大地都归寂灭场。”回到房中取《楞严经》印证,开卷看到“汝身汝心,……外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之句后,全经义趣悉皆明了。大师随即作《楞严悬镜》一卷,蜡烛才燃了半支,就已完成。(出自《憨山大师略传》)

 

三、博通内外,僧格高蹈

憨山大师一生著述丰硕,主要有《观楞伽经记》《楞伽补遗》《华严经纲要》《法华击节》《金刚经决疑》《圆觉经直解》《般若心经直说》《大乘起信论疏略》《大乘起信论直解》《性相通说》《肇论略注》《道德经解》《观老庄影响论》《庄子内篇注》《大学中庸直解指》《春秋左氏心法》《梦游诗集》等。大师博古通今,学兼内外,僧俗二众皆叹服不已。

憨山大师的学问足以为人师,道德足以为世范。观大师一生行迹,无论是与诸士子大夫交往,还是身陷囹圄时,凡其行化之处,无不体现出邈然高蹈的僧格。

憨山大师二十七岁时游至扬州,到街上化缘,走到人家门口却不能呼乞。于是思忖缘故,发现身上有二钱尚可依靠,见雪中有行乞不得的僧道,就邀请其一起进店,用这二钱同大家共食一餐。第二天上街,大师即能进到人家开口乞食,立即得到了食物。大师于是自喜地说:“我的力量足可以轻视丰爵厚禄了。”于是在钵上刻下“轻万钟之具”,称其衲衣是“轻天下之具”。

憨山大师二十九岁时,名士王凤洲见大师年纪轻轻,所以有轻视之意,谆谆教诲大师如何作诗,大师没有说一句话就离开了。王凤洲很不高兴,于是对弟弟王麟洲说了这件事。第二天王麟洲前去拜访憨山大师,说:“昨天家兄丢了一只眼。”意思是说王凤洲有眼不识泰山。大师问:“您有那只眼吗?”麟洲拱手礼拜后回答:“小子看到了。”二人相视大笑。

当时汪仲淹看《左传》,对憨山大师说:“您天资卓异,大有文章气概。家兄是当代文宗,您何不随他从文,以成一家之名呢?”大师笑道:“还是留着您老兄的膝盖,等到将来拜我老僧,听受祖师西来意吧!”汪仲淹听了很不高兴,回去以后就把憨山大师的话告诉了其兄汪伯玉。汪伯玉说:“确实如此,我观察印公(指憨山大师)的道骨,他日必当是和大慧、中峰禅师比肩的人物,怎么肯以区区文字屈就自己呢?”

憨山大师三十七岁时讲《华严玄谈》,每日听法者不下万人。讲法结束后,所得的供养全部归寺主供养常住,后又继续与妙峰禅师一钵飘然长往。大师三十九岁时,太后发三千金遣使者送至牢山为大师修庙宇。恰逢当时山东有灾,大师遂将赏金遍散各府的僧道、孤老和狱囚。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憨山大师五十岁,因宫中官宦的争斗而被牵连,以“私造寺院”之罪被责令还俗,并从军驻守雷州。大师将离牢山时,城中士民老少倾城而出,涕泣追送。大师到达雷州,正赶上那里旱荒,饿殍载道,他便发动老百姓进行掩埋,并启建济度道场。大师虽系被谪,但在雷州仍然穿着在家人的衣服为大众讲经说法。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憨山大师五十五岁,南韶长官祝公请大师到曹溪。大师初到曹溪时,四方流棍集于山门,僧产多被侵占,颓败不堪。大师请制台戴公帮助,自此曹溪山门又恢复了清净道场的面貌。后来大师继续开辟祖庭,选僧受戒,立义学培养沙弥,设库司清规,查租课,赎僧产,归侵占。曹溪道场于一年之间,百废俱举。大师因此被称为曹溪中兴祖师。(出自《憨山老人梦游集》)

 

四、晚年归净,念佛往生

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憨山大师六十九岁,奉皇帝的诏令,恢复僧人的身份。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五月,大师在庐山五乳峰下结茅庵,效东晋慧远大师之遗风,依照六时次序,精修净土法门。大师对念佛一法多有开示,对我等众生解决生死大事极富警策意义。

当时有海阳禅人,求授戒法,并请问修净土之要。憨山大师开示说:“佛说修行出生死法,方便多门,唯有念佛求生净土,最为捷要。如华严法华圆妙法门,普贤妙行,究竟指归净土。如马鸣龙树,及此方永明中峰诸大祖师,皆极力主张净土一门。此之法门,乃佛无问自说,三根普被,四众齐收,非是权为下根设也。”(《示修净土法门》)大师开示的大意是:佛说解脱生死的方便法门有很多,只有念佛求生净土一法最为捷要。《华严经》与《法华经》这两部大乘圆教经典,最终都是指归净土。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龙树菩萨造《十住毗婆沙论·易行品》,永明延寿大师倡导万善同归净土,中峰明本禅师作《怀净土诗》,这些祖师都劝导众生修持净土法门。净土法门是释迦牟尼佛无问自说的法门,三根普被,四众齐收,并非只为愚夫愚妇而施设。

tt.jpg

针对当时有人高抬参禅、鄙薄净土的偏见,憨山大师对比禅净二门的特点,点示出净土法门的殊胜与契机:“要出生死,念佛岂不是出生死法耶?参禅者多未必出,而念佛者出生死无疑。……惟此净土法门,世人以权目之,殊不知最是真实法门。”(《示西印净公专修净土》)大师指明念佛者决定能了脱生死,而参禅者却未必能出离生死。世人往往轻视念佛,殊不知净土法门是最真实的法门。大师对比参禅与念佛的难易说:“参禅定要死尽世心,不容一念妄想。其念佛是以净想转染想,以想除想,乃博换之法,就吾人根器易为耳。”(《答王于凡》)大师说参禅必须要离念,而众生实是念念妄想攀缘,因此离念参禅实在不易。念佛是以念佛心转换妄想心,以净想除染想,更契合我等众生的根机。

憨山大师在庐山修行数年后,于天启二年(1622年)冬南下广东,再次回到昔日故地曹溪。天启三年(1623年)十月,大师示现微疾,对人们说:“老僧的世缘将要尽了。”于是沐浴焚香,端身正坐,洒然而去,当时有光明照彻天空。憨山大师往生后肉身不坏,人们将其与六祖大师的肉身并列供奉于曹溪南华寺内。时至今日,憨山大师仍然以此不坏之身摄受着一切有缘众生。

 

明朝士人吴应宾曾为憨山大师撰写塔铭,对大师有这样的评价:“纵其乐说无碍之辩,曲示单传,而镕入一尘法界,似圭峰;解脱于文字般若,而多得世间障难,似觉范;森罗万行以宗一心,而严无生往生之土,又似永明。”(《大明庐山五乳峰法云禅寺前中兴曹溪嗣法憨山大师塔铭(有序)》)。悲智双运、应机说法是憨山大师的大人作略,而“森罗万行以宗一心,而严无生往生之土”的行持,则是这位佛门“戴角虎”留给我等学人最深刻的教诫。

aa.jp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禅门耆宿梵琦大师的净土情怀
下一篇:教演天台 行归净土——浅论谛闲法师与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