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演天台 行归净土——浅论谛闲法师与净土

净土杂志  2021-12-23  点击  次  

q.jpg

教演天台 行归净土

——浅论谛闲法师与净土

《净土》2020年第5期    文/妙觉

谛闲法师(1858—1932),法名古虚,字谛闲,号卓三,俗姓朱,浙江黄岩(今浙江台州)人。谛闲法师教通三藏,学究一乘,为天台宗第四十三代祖师。法师毕生弘法不倦,梵行高尚,著述宏富,对中国近代佛教有扶衰起弊之功。

谛闲法师幼年即入私塾读书,天资聪颖,乐学不倦。但几年后,随着父亲病亡,法师因家贫辍学,到舅父开的中药店作学徒,逐渐通达医术。有一天,一位壮年人来看病,此人平日身强体健,后来竟因为小病死去。谛闲法师由此感悟“药但能医病,不能医命”的道理,遂有出世的想法。成年后,法师在黄岩城北门开了一间药铺,同时也为病人切脉看病。然而世事无常,两年时间里,法师先后经历妻死子亡,慈母离世,痛感人生无常的他随即到临海县白云山,依成道和尚剃度出家。

 

天台泰斗,弘法不辍

谛闲法师出家后,在天台山国清寺受具足戒,初学禅观,颇有领悟。自此以后,冬参夏学,亲近诸大善知识,尤以平湖福臻寺敏曦老和尚最相得。谛闲法师为敏曦法师做侍者,潜心研读经典,颇有领会。后来,谛闲法师又亲近上海龙华寺晓柔法师与大海法师,曾入《法华》讲筵,没等到终卷,已领悟了一心三观、一境三谛的妙旨。谛闲法师讲述《法华经》时,同修学人都为之震惊,敏曦法师叹其为佛门龙象。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谛闲法师二十八岁,应杭州六通寺之请,升大座讲《法华经》。有一天,法师在座上讲至《舍利弗授记品》时,寂然入定,默然不语,再出定时,则舌灿莲花,辩才无碍,答难析疑,如瓶泄水,舒展自在。谛闲法师一生说法利人,肇端于此。

谛闲法师以弘扬正法为己任,忧虑自己定少慧多,难免障道,于是在天台山国清寺闭关,精研大乘经典。上海龙华寺的方丈迹端融祖法师是天台宗第四十二世,对谛闲法师十分器重。谛闲法师闭关的第二年,迹端融祖法师请他出关助理寺务,并任他为龙华寺副寺。之后,谛闲法师嗣法于迹端融祖法师,为天台教观第四十三世。谛闲法师三十二岁时,应上海龙华寺之请,再讲《法华经》,每日听众踊跃,四众欢腾。从此,谛闲法师闻名遐迩,先后应各方信众的邀请,经常在上海、浙江、江苏、安徽、山东、辽宁、黑龙江等地讲经说法。法师五十五岁时,接受宁波有关人士的礼请,入住宁波观宗寺,长期驻锡此地,并将此地做为弘化的中心。

谛闲法师一生讲经说法四十余年,每到一地都不辞辛劳,建寺安僧。法师修缮或重建多座大大小小的寺院,主要有天台山的万年寺、温州永嘉的头陀寺、黄岩的常寂寺、绍兴的戒珠寺、以及海门的西方寺等。在建寺讲经的同时,法师也非常重视佛学人才的培养。在主持宁波观宗寺之后,谛闲法师成立了观宗学社,自任主讲,专攻天台教观。谛闲法师后来把观宗学社改组为弘法研究社,同时发行《弘法月刊》,弘扬天台教义,培养了大批佛学人才。法师门下弟子众多,出家弟子著名的有宝静、常惺、倓虚、妙真、显荫、持松等;在家弟子十余万人,遍及全国各地,著名的有蒋维乔、徐蔚如等人。谛闲法师笔耕不辍,著述宏富,主要著作有《普门品讲义》《观经疏钞演义》《圆觉经讲义》《楞严经序指味疏》《始终心要略解》《念佛三昧宝王论义疏》等,后来由弟子倓虚法师等整理为《谛闲大师遗集》流行于世。(详见宝静法师述《谛公老法师别传》)

 

净土思想与修行

谛闲法师虽然是天台宗的祖师,在弘法过程中也主要以讲授天台教观为主,但在平时却极力自修念佛并不失时机地弘扬净土法门。这是谛闲法师弘法与修行的一大特色。

1.为末法众生指示净土捷径

谛闲法师悲悯末法众生业障深重,难以解脱,因此大力弘扬净土法门。谛闲法师屡次直截了当地指出众生想要了脱生死,唯有依靠净土法门。法师在《复觉缘居士书》中说:“但当一心念佛,至诚发愿生极乐国,奉事弥陀,则一生可以千了百当。际此浊世,非带业往生之法门,无别出生死路。”在《复香港陆瑞云等居士函》中,法师同样开示道:“众生业重,不从净土一门深入,此外哪有出生死路。夫净土门中,独信愿持名一法为最。信愿持名,乃释尊彻底悲心,为此阎浮提人业重障深,依之修行,得以带业往生,横超三界,三根普摄,上下兼收。是殊胜方便,最简易,至圆至顿之法门也。”

谛闲法师对参禅学教者也是对症下药,劝修净土法门。法师在《开示学者道传师》中说:“当今之世,吾人业重,修止观,须破惑方能了生脱死。看话头,莫道不悟,纵使彻悟,而生死尚未了脱。具见此宗教二种修功,俱非了脱生死之对治法也。尔若以真实为了生死用功,唯有信愿持名念佛一法。所谓出生死无别路,入涅槃唯此门。”不仅如此,法师即使在开示天台止观法门时,也一直以净土为指归。法师在《答日本国法华宗行胜长问》中指出:“我国天台,智者大师开宗教主。宗主所宗释者:以三大部释法华,又有《梵网戒疏》以弘戒,以《十疑论》而弘净土。是以为本宗之子孙者,戒教净三宗并弘不悖。……而况净土持名念佛妙行,是本师释迦牟尼佛,彻底悲心,无问自说。我辈理应上体佛心,下度含识,所以每逢升座讲经,先诵《弥陀经》一卷,讲后须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回向,所作功德,乃有攸归,不令散失之意也。”药无贵贱,愈病者良;法无优劣,契机则妙。谛闲法师以天台宗祖师的身份,如此举扬净土一法,最称诸佛度生本怀,堪称善作如来使者。

2.强调信愿对于往生的重要性

蕅益大师在《弥陀要解》中讲:“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这是净土法门的修行宗要。谛闲法师在弘扬净土时,非常注重对信愿的阐扬,而且特别强调“愿”的重要性。

在《复大安居士函》中,谛闲法师指出:“然此法门(净土)所以得能了脱生死者,好在一个‘愿’字。佛言,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只须信得真,愿得切,记数持名,刻定课程。永明祖师所谓‘万修万人去’者,此也。”在《复金益平居士书二》中,大师也说:“净土法门,以愿为宗。若肯真信切愿,一人发愿一人生,十人百人乃至千万,无一不生。”

又如法师在《答周孟由书一》中的开示:“故知愿心不可思议,有愿在先,终必蒙应。求生净土之愿,想亦如是。是以老朽自去夏受病以来,终日趺坐,默持圣号,以期早生净土。”法师在《丙寅势至菩萨圣诞开示乐清虹桥居士林》时也有开示:“阿弥陀佛以四十八愿普度众生,若众生无愿往生,亦不得度。念佛众生,必信真愿切,方能受度。无愿者,不能往生。若信真愿切,虽散心念佛,亦得往生,因往生愿切故。”

谛闲法师反复强调生信发愿的重要性,这些法语正是对治我等众生徙倚懈怠、苟且因循等病患的一剂良药。

w.jpg

3.行归净土是大师的日常修持

谛闲法师曾说自己出家以来一直是以净土法门自行化他。法师在《为某法团诸居士讲演》中说:“山僧自二十二岁出家,滥膺法席以来,在在处处,恒以信愿持名,开示四众。诸居士须知信愿持名念佛,至圆至顿,最简最易,匹夫匹妇,能知能行。”谛闲法师一生修行精进,“惟佛是念,惟净土是归”。无论寒暑,每日必持《金刚经》《圆觉经》《观无量寿佛经》《普贤行愿品》等,每日念佛一万多声作为平常的功课。法师四十多年到处弘法,曾多次开讲《阿弥陀经》《观无量寿佛经》《普贤行愿品》《宝王三昧论》《净土十要》《彻悟省庵诸语录》等净土经论。每次讲经之前,法师都带领大众先诵《阿弥陀经》一部作为前行,结束时则念佛回向往生西方净土。

谛闲法师六十三岁时,偶患风湿入里之症,在与印光大师往来的问疾信件中,谛闲法师曾经这样写道:“荷蒙慈悲,垂示持念大士圣号,敢不唯命是从?然闲于起病后,虽诸缘未曾尽情放下,而西归之志决矣。常念四大无常,身为苦本,倘能早一日往生,便是早一日离苦得乐时也。而每日独静时,唯佛是念,亦唯佛是归。时想从今以往,既唯佛是归,决定可免三恶道果。如是思惟,心生欢喜。殊不知将经百日,不但未见往生影响,而诸病亦渐平复,即手足亦见转重为轻。自料二十日后,只恐依然步履如常矣。足证娑婆之苦缘不易脱,而极乐之净因不易成也。”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夏天,谛闲法师将观宗寺一切事权交付妥当,令门人宝静等继续弘持。七月初二午前,法师忽然向西合掌,很久之后说:“佛来接引,老人将从此辞!”随后法师吩咐侍者用香汤为其沐浴更衣,然后索笔写下偈子:“我今念佛,净土现前。真实受用,愿各勉旃。”写完后命寺众齐集大殿念佛,又命人扶着他行走,到龛中跏趺而坐。午后一时三刻,谛闲法师在大众念佛声中,含笑而逝。彼时法师面作金色,光洁莹净,头顶暖气如火,逾时不散。

谛闲法师往生以后,蒋维乔居士在像赞里对谛闲法师有“巍巍大师,乘愿再来。行归净土,教演天台”的评价。太虚大师在为谛闲法师写的挽联中也有类似的概括:“解衣灵峰,上溯四明,不愧天台称嫡裔;行在净土,兼修万善,遽悲末法失宗师。”“教演天台,行归净土”八个字,是对谛闲法师一生修持与弘化的高度概括与总结。

 

结语

在近代佛教界,谛闲法师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与印光大师的相知相交更是佛教史上的一段佳话。在对净土法门的推崇与弘扬上,他们表现出高度的默契。印光大师曾说:“窃以浙江,昔有《云栖法汇》,近有谛闲《讲录》、圆瑛《法汇》,同为险道之导师,苦海之慈航,有缘遇者,何幸如之!”(《圆瑛法汇序》)谛闲法师以深重的悲心,方便摄化有缘众生,的确是险道之导师,苦海之慈航。我们蒙受谛公弘化之恩,怎能不痛发念佛往生之愿呢!

e.jp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憨山大师和他的净土修行
下一篇:曾为绝代风流士 又作持戒念佛僧——试论弘一大师及其净土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