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

净土杂志  2022-01-14  点击  次  

www.jpg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

《净土》2020年第5期   /释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我们继续讲盗戒中的盗用僧物。

 

2.十方常住物

十方常住物:体通十方,唯局本处。(《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第二种僧物是十方常住物。十方常住物我们接触比较多,主要是指寺院里供养僧众的饮食。我们之前已经学习过常住常住物,比如寺院里储存的米、面、菜等,如果准备拿出来做成斋饭供僧众吃,那么这些食物只要一拿出来,就由常住常住物变成了十方常住物,无论有没有做熟,都属于十方常住物。从体性上来说,十方常住物是通十方的,属十方僧众所共有。从处所上来说,十方常住物只能在界内用,不能够拿到界外用。这是十方常住物的属性。

 

下面来讲戒律里是怎样要求我们如法受用十方常住物的。

食用十方常住物前先要作相。例如做好斋饭,准备供十方僧众吃的时候要作相。作相就是打犍椎,比如打板、鸣钟,乃至三击掌等,都属于作相的范畴。作这个相是向大众告白:开饭了,十方僧众可以来吃了。十方僧众有缘者听到了,知道这是可以吃饭了,无缘的就不过来吃了。

十方常住物只能供十方僧众在界内共同食用,不能拿到界外食用,否则犯盗。界内是指在寺院内,无论在斋堂内还是斋堂外,都属于界内。

十方常住物在食时才可以食用,不能在非时食用。食时是指早晨明相出来之后直到中午日未偏西之前,不在这个时间以内的都属于非时。食用十方常住物之前必须得作相,不作相就算犯盗。不论十方僧众来不来吃,作相的程序必不可少。

十方常住物体通十方,属于十方僧众所有,所以不能遮止十方僧众如法来食。例如有外来的比丘来寺院吃饭,不可以不让人家来吃。十方僧众来食,只要是在食时,在界内,并且已作相,就算如法来食,都不可以遮止。这叫“一个罗汉一份斋”,每个僧众都有份。如果遮止了,就是偷盗了十方常住物。

另外要说的是,十方常住物是属于十方僧众的饮食,不涉及在家俗众。如果在家人有因缘在寺院生活居住,吃寺院的饭,那么知道补偿就行了。

 

若有守护,望主结重。同共盗损,应得轻罪(即中品罪,十方可分,无满五义)。(《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如果十方常住物有守护主,偷盗了就向守护主结罪。例如大寮库房有典座师看护着僧食,如果丢了东西,典座师就负有责任。若行偷盗,就向典座师结重罪。

如果十方常住物没有守护主,偷盗了则是向十方僧众结罪,得轻罪。因为十方常住物是可以分的,十方僧众每人都要分一份。这样即使偷盗了价值一千万钱的饮食,分到无量无边的十方僧众头上,每人也分不到五钱,所以说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偷十方常住物,都是得中品罪,不会得重罪。虽然从罪名来看比较轻,但是不代表它的业不重。偷盗十方常住物的果报很重,不可不慎。

《善见》云,若取僧物如己物,行用与人得偷兰(准共盗僧食)。(《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善见》上说,如果将僧众的饮食视为己有,自己使用或者移送给别人,就属于犯盗,得中品罪。

《萨婆多》《善见》,不打钟食僧食者犯盗。又空寺中客僧见食,盗啖者,随直多少结罪(准此如上偷兰)。(《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在《萨婆多》和《善见》上都说,如果不作相就吃僧食,属于盗十方常住物。在寺院里,吃饭之前一定要打板或敲钟等,作一个大家熟悉的相,让大家知道该吃饭了。作相要众所周知,如果平常都是打板,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吃饭了,今天却不打板,而是作另外一种相,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用意,这样也有罪过。

又例如,我们去一个寺院,是个空寺,寺院里没有僧人,这时如果见到饮食,不作相就直接拿来吃也是犯盗,根据食物价值多少定罪。所以,即使是空寺里的饮食,依然要在食时作相后才可以食用,不然也是犯盗。

ba.jpg

下面,我们再从更微细的方面来看属于盗用十方常住物的行为。

非时而食,如果不是食时就吃寺院的饮食,是盗十方常住物,或者是盗常住常住物(还没有做饮食属性的转化)。

我们再看食时。一种是佛制的食时,早晨明相出到中午日偏西之前(通常用中午十二点来划分),这是食时。过了食时就是非时,非时食用十方常住物必须要偿值,不偿值就犯盗。

第二种非时,是指作相以后把饮食放到大众来吃饭的地方,例如斋堂,等过了中午十二点,食时已过,结斋了把饮食收回去,或是没有人来吃了,即使还没到十二点,也把饮食收回去,收回去就代表这个相已经结束,即是非时。如果食物已经被拿回大寮库房,这时再去打饭来吃,就是非时而食,这属于盗十方常住物。如果在作相之前去打饭,也是非时而食。还没打板,已经把饭打走了,这也犯偷盗了,即使是为了方便及时到自己的岗位,比如看护殿堂、塔院等等,也不可以。寺院的饮食属于十方僧众所有,都是福田之物,所以寺院开火做饭是很庄重、很庄严的事情,不能随意开火的。在做好斋饭后,作相召十方僧众来食,结斋之后把饮食收回去,这个相就完了,不可以再吃了。

2.jpg

倘若有些居士到寺院有些晚了,已经过了寺院里的饭点,但是觉得居士风尘仆仆来了不容易,于是为他煮点面条,炒点菜,这在戒律上来讲也是不如法的。从人情的角度来说,人家大老远的来了,连饭都不给吃,好像是很说不过去。而事实上,僧众的饮食属于十方常住物,不能随意动用。也可能会有居士不理解,自己在寺院里供养了这么多,给寺院布施了这么多钱,来了都没有饭吃。居士们一定要理解这种事情,一切要按戒律来做,才不会有过失。另外,供养三宝的心一定要非常清净,如果抱着一种交换的心态来供养,就不是清净的供养了。总之,对十方常住物,一定要非常谨慎。

不作相而食,也是属于盗十方常住物或常住常住物。所以吃饭之前先要作相,乃至三击掌,表示十方僧众都可以来吃,就不算犯盗。

如果有比丘来寺院吃饭,你不让人家吃,这也是犯盗,会结重罪。因为这饮食属于十方常住物,所有的比丘都有一份。既然在食时已作相,则十方僧众都可以来吃,不可以遮止。

多受食,也属于盗十方常住物。每一份饮食,只供这一顿吃饱就可以了。假如受食的时候,看这个包子不错,于是多拿两个包子,留着下顿再吃,这就是过量而受,也是犯盗。

在界外食,属于盗十方常住物或常住常住物。十方常住物只能在界内受用,只要在寺院里都是界内,如果在界外受用即是犯盗。这些都是出家受供的法度。对于在家居士而言,谈不上受供不受供,在寺院吃饭可以用钱补偿一些,别亏欠常住就好了。

4.jpg

如果外出为寺院办公事,和合的僧众作羯磨法后带饮食上路,吃的时候就不必作相。作羯磨法是需要一定条件的,如果为了方便,也可以在路上买一些饮食。

如果在家居士在寺院吃饭不补偿,就属于偷盗十方常住物。十方常住的僧食是供十方常住福田僧受用的,白衣不是福田僧,不能受用,因为福食难消。僧团不会主动给在家俗众饮食受用,如果俗众有因缘在寺院受用斋饭,要补偿。发心出家的净人向大众僧秉白身份,则可以受用饮食。为寺院工作的人,如义工等,也可以给予饮食算作酬劳。

还有一种情况,如果有俗众来寺院里,如果不给他饭吃他就诽谤三宝,乃至搞破坏,这时候可以给他点儿饮食。但要给普通饮食,使用比较差的器皿。如果他对此反感,为了止息他的诽谤,可以给他再好一点的。如果实在不行了,就再给一点点。这都是慈悲,为了避免他因受用僧食而犯盗。这些做法都是慈悲,都是在较量轻重。因为如果他诽谤三宝,罪更重。为了不让他诽谤,罪过轻一点,就给他点儿吃吧!

3.jpg

至于国王大臣,他们对寺院的影响力比较大,如果来了给予饮食是可以的。不然他们不高兴了,可能不但不护持三宝,还会生出障碍。信心醇厚的居士来了,可以给饮食,因为他一定不会白白地去受用。破根本戒的出家人,是不能给饮食的。

偏心授食或受食,是盗十方常住物。偏心授食,比如行堂的时候,看到这个师父跟我缘分好,就多给一点,好菜多添一点,这就是偏心授食,这是讲行堂授食偏私的情况。过堂的也会有这个问题,有些菜,可以多一点儿,也可以少一点儿,但不能过分。如果见到好菜猛加,加了两三勺了还要再加,这就犯盗了。所以在授食方面不能有偏心偏私,受用饮食的时候也不能过于偏食,这些都属于犯盗。

瞋心遮食,也是盗十方常住物。例如对缘分好的人多给一点饭菜,缘分不好的就不情愿给,他要包子非给他馒头,这个是以瞋心遮食。因为讨厌他,就不愿意给他,也是犯盗。

私心留食,也是盗十方常住物。比方说看到今天做的油条比较好,但又不是很多,僧多粥少,而自己又喜欢吃油条,心里就盘算:行堂的时候就行一遍算了,行第二遍油条就没了,都吃完了,自己一会吃什么呢?看见食物,以悭吝心私留己用,这也是犯盗。

私下设食,是盗常住常住物。比如到库房里取点儿菜和米,拿回自己房间煮一煮。心里想,反正我在斋堂里也是吃这么多,自己回来吃也是吃这么多,反正都是一样的。但是要知道,自己拿的都是常住常住物,常住常住物不能分,也不能给私人,私拿就是犯盗了。

授食不足,是盗十方常住物。比如说一般行堂基本都要行三遍,如果是故意,或者因为愚痴,又或者因为懈怠,结果行一遍或两遍就结束,使比丘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这属于遮止饮食,都属于犯盗。

 

总之,我们对于十方常住物的取用一定要谨慎。可以联想一下寺院供斋,供斋就是供养十方僧众,即使只有两位僧人来吃饭,供养的也是十方僧众,这是非常殊胜的普遍供养。既然供养十方僧众功德非常殊胜,那么反过来,盗用十方常住物的罪过也就非常深重。我们讲盗用十方常住物,主要是指僧食,针对僧众而言。对居士而言,知道在寺院吃饭要补偿,寺院的饮食只能在寺院内吃,守好规矩就行了。

                                                 (待续)

5.jp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因果故事三则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