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境里突围

净土杂志  2022-07-18  点击  次  

1.png

在逆境里突围

《净土》2021年第1期    文/


益大师说:“佛祖圣贤,未有不以逆境为大炉鞲(gōu)者。”这些年,我在人生的路途中遭遇了不少逆缘,虽然给我带来了不少烦恼,但更让我历事炼心,坚固信愿。   

     

老人去世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在从东林寺返程的火车上,接到了八十八岁老母亲摔伤的消息。此后的一百六十三个日夜里,委屈、担忧、不安、愤怒、失眠一直缠绕着我,让我负能量日增。

母亲是一个从不信佛的人,去世前十天忽然大叫道:“两个保姆将我缚住了,快帮我解绳子!”大家都说:“没人缚您。”此时,我对她说:“只有阿弥陀佛才能给您解开,您快念阿弥陀佛吧!”母亲说:“阿弥陀佛啊,快给我解开绳子吧,让我病好吧!”我趁机为母亲讲娑婆世界的痛苦,和极乐世界的快乐,并劝她念佛,但母亲不但不信,还不停地骂我。

我仍然不死心,还是要努力引导母亲念佛。那年的农历九月十九,我又劝母亲:“今天是观世音菩萨出家日,您念观世音菩萨,如果阳寿尽了,求菩萨接您到极乐世界;如果阳寿没尽,求菩萨让您的病好起来。”母亲就念道:“观世音菩萨啊,让我的病好嘛!”当天中午,母亲在保姆给她喂饭的时候,坐着去世了。母亲去世后,我一直为她念佛。四个小时后,我姐从外地坐车回来,见我一直没动母亲的身体,也没有给她穿寿衣(父母的寿衣我已提前请人做好),进屋就训斥我,并叫人立刻给母亲穿寿衣。母亲去世后的四十九天里,我除了一直为她念佛回向外,还为她放生、读诵《阿弥陀经》《地藏经》《心经》和往生咒,并到寺院为她做了超度。

公公也是学佛之人,断断续续地念佛二十多年了,特别是在他生病的三年中,一直念佛不断。二〇一八年十月十八日,公公从医院回家,快进屋时感觉不舒服,丈夫扶他到沙发上,老人家刚躺下就断气了。我们将公公停放在家里二十四小时后,才为他穿寿衣。当时为公公的助念也在亲戚们的干扰下时断时续地进行。

由两位老人的去世,我得到两点启示:第一,平时一定要善巧方便引导家亲眷属念佛,有平时的熏修,到临终时他们也就更容易提起佛号。第二,不可将念佛只局限于求人天福报,一定要发真为生死之心,依靠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坚固往生信愿。    

 

疾病不断

老人去世后,我自己也是疾病不断。首先是在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做了一次开颅手术,切除了直径三厘米的脑瘤。后来我就一直偏头痛,牙齿又出现了一个洞,痛了大半年。另外,我前后摔伤了四次,还骨折了一次,腹痛腹泻也时好时坏,呕吐了半年。最近,高度近视的我又出现视物不清,双眼做了白内障切除手术。

平时自己修行泛泛悠悠,病苦中却深切体会到众生身心皆苦,唯有阿弥陀佛大医王才能从根本上医治我们的生死大患,舍此不求,是为痴妄。感恩病苦,让我的修行比以前更精进了。现在我每天坚持念佛、吃素、放生,还常常受持八关斋戒,并于病中天天发愿:“阿弥陀佛啊,若我寿命已尽,请立刻接我回极乐世界;若我寿命未尽,让我受了病苦之后,身体好起来;愿所有众生永无病苦,都能健康地念佛成佛,广度众生!”

 

亲情恶化

父母与家里其他几个姐妹从来不信佛,也不信因果,还坚持断灭见。对于我这个“叛逆者”,他们更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特别是我的老父亲,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不满意。前一段时间,我善意地劝解妹妹别总说是非(她经常说自己婆婆和丈夫的不是),老父亲却指责我。我真的觉得自己是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老妈的谩骂,老爸的指责,姐姐的训斥,妹妹的诅咒,让我曾一度灰心丧气,差点退失了道心。

后来,丈夫的一席话点醒了我。我才领悟到,要先修好自己,才有能力去感化别人。所有的境界都是自己感召的,业障是自己的,亲人们是来成就我的。忏悔! 

                        

爱情淡薄

我是一个情执非常重的人,从小爱看言情小说,对爱情看得特别重,对丈夫更是百般依赖。我曾认为丈夫就是我的天,若是离开了丈夫,整个世界都将崩溃。可是一次次的家庭纠纷,让我对爱情也逐渐看淡了。

我脑瘤手术后,医生对丈夫再三嘱咐,说头三个月很重要,一定要仔细照顾,耐心护理。我刚出院时,因公公刚去世不久,婆婆一个人住害怕,就让丈夫二十四小时陪伴。丈夫一去就是一个半月,后来因为他要住院做息肉手术才回来。而在这一个半月时间里,重病中的我因无法出门,只能靠在素餐馆点素食外卖维生。在一次次头痛欲裂、四下无人、泪眼婆娑中,我逐渐领悟到,其实丈夫也好,儿女也罢,虽然要对他们尽责任,但一切终究还是随因缘而生灭的,放不下他们,还是因为自己情执太重。生生缠缚,何时才能出离?人生太苦,靠人不如靠佛,唯有往生西方,才能真正离苦得乐。愿人人醒悟,念佛成佛!

 

面对疫情

二〇二〇年一月份至今,波及全球的疫情不只是我一个人的逆缘,更是全世界每一个人的逆缘。感恩逆缘,让我修行更加精进,内心也愈加安定。当时看到网上的各种谣传,我只是淡然一笑。

面对疫情,当有些人盲目地争相购买各种消毒用品时,我并没有跟风。因为我知道阿弥陀佛是无量光,能灭除一切黑暗和病毒,所以我不惊不怖。那时候,我家里没有增加一粒药,因为我知道阿弥陀佛就是无上医王。

面对疫情,人们纷纷叹息在家时光难熬,我却将修行功课排得满满的,每天的生活都充实快乐。感恩众多白衣天使以舍己为人的菩萨精神冲在第一线,才使我能安心在家,持戒念佛。

面对疫情,我心生感恩,我将自己的家当作关房,每天念佛不少于六万声,并在定课的基础上,增加了早晚静坐念佛半小时。于此同时,我每月持八关斋戒都不少于十天,愈念佛,心愈安。

此外,我还将全年总收入的一半以上用于供僧、建寺、放生、贫困帮扶等,并将所有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愿疫情早日消除,愿众生离苦得乐,早日成佛!

 

逆缘既让我感受到娑婆世界的苦空无常,也激发出自己解脱生死的菩提心。感恩逆缘,让我不断成长。依靠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我们必定能在逆境里突围,成就自己的道业!

2.pn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业障深重的我找到了光明之路
下一篇:惊心动魄 殊胜圆满——陈文狮老居士念佛往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