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 殊胜圆满——陈文狮老居士念佛往生记

净土杂志  2022-07-21  点击  次  

7.png

惊心动魄  殊胜圆满

——陈文狮老居士念佛往生记

《净土》2021年第1期    文/陈妙珠


家父陈文狮老居士,于二〇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农历腊月初十)安详舍报,世寿九十岁。父亲舍报时瑞相昭著,令人称叹。莲池大师云:“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回想起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实在是悲欣交集。

父亲生于一九三〇年,九岁时丧父,与家里三个兄弟姊妹在祖母的拉扯下长大。父亲小时候日子过得非常穷苦,家里靠租种别人的田地过活,然而父亲非常孝顺勤劳,从小就帮助祖母种田。父亲二十一岁时生病去看中医,被老中医认作干儿子,从此半务农半学医。改革开放以后,父亲专事行医,直至八十岁时才歇下来。

父亲为人老实本分,不抽烟,不喝酒,不说粗话,也从不与人吵架。对于子女的教育,父亲历来都很严格,我们姐弟四人能够家庭幸福、事业有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父亲传递给我们的家德家风。

二〇一五年,父亲已经八十五岁了。年底,我和侄子陪着父亲到庐山东林寺礼佛,一共住了二十几天。在这期间,父亲与侄子一起求受了三皈五戒。十斋日的时候,父亲还受了八关斋戒。我们还带着父亲去拜东林大佛,感恩佛力加持,父亲圆满完成了拜佛之旅。

父亲的手腕长有骨刺,经常会痛得睡不着觉。二〇二〇年农历七月份,我从东林祖庭请回一串佛珠给父亲,并告诉父亲,阿弥陀佛是阿伽陀药,万病总治,多念佛就不痛了。父亲以前只喜欢听戏看报,从来不肯念佛,但自从拿到念珠后,便开始每天早晚各念佛一小时。父亲念佛后不久,手腕就不痛了,他由此真的相信念阿弥陀佛能得到加持保 。我又趁机为父亲介绍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劝他念佛求生极乐世界。父亲一听就相信,而且很快就行动起来,每天精进念佛,一天不落,不念完佛就不吃晚饭。有时遇到钟点工洗地板,他都要等念完佛才出来。父亲每次念佛,都是端身正坐,双手掐念珠,用力念一句阿弥陀佛,礼佛一拜。念完佛后,就至诚回向:“三宝弟子慧慈,念佛功德求往生西方净土!”

父亲就这样念佛将近五个月。到了腊月初一,父亲突然出现急性左心衰。由于家人的坚持,父亲被送去医院,上了呼吸机。父亲当时血压很高,已经不省人事,医生为他打点滴。看到父亲这种状况,弟弟和姐姐们都哭了。我对他们说:“这时候哭也没有用,要赶紧为老爸念佛!”大家就和我一起在父亲床边念佛。

血压降下来以后,父亲的意识恢复清醒,能说话了,便从急诊转入危重病房,这样家属就被隔离开了。我深知念佛在人临终时的重要性,如果临终处理不好,对老人往生可能会造成障碍。不能再犹豫了,在最后家属签字时,我坚持要求不进行插管、电击等抢救措施。

初一到初三这几天都采取保守治疗,没有插管,父亲的情况也比较平稳。初四那天,医生说父亲的状况有点走下坡路,老人家毕竟那么大年纪了,五脏六腑的状况都不好。我就和东林寺联系,请求助念团能为父亲来助念。

到了初五那天,医生给弟弟打电话,说父亲情况比较好,如果想要老人家的状况更好,就要实施插管治疗。弟弟同意了医生的建议。虽然我不支持这种做法,但弟弟毕竟是父亲的儿子,我是女儿,我不能自作主张。现在是父亲最关键的时刻,我一个人实在是无能为力,只有不断地祈求三宝加持。

初七早晨,我计划为父亲办理出院,把父亲接回自己家佛堂助念。弟弟不同意,一时僵持不下。弟弟忽然伤心地哭起来,认为这是大逆不道,是大不孝,还是主张尽力抢救。平时,父亲和母亲的生活起居都是由弟弟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但是此时,父亲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如果不能往生极乐,就只能继续在六道轮回中受苦了。沟通艰难地进行着。弟弟说:“无论花多少钱,也要为父亲延长寿命,哪怕延长一分钟,哪怕他的手能动一下,我也会很高兴,免得以后亲戚们说我不孝。”后来,弟弟说这件事就由母亲来做主,我说绝对不行,母亲虽然也信佛念佛,但是还不通教理,恐怕会影响父亲的生死大事。当天晚上,东林寺的法师和师兄们赶到了。我请法师为家人们开示,法师与大家沟通了三个多小时。法师慈悲地为家人们开示说:“一者,老人家能活到九十岁,已经是大福报;二者,已经抢救过了,可是情况越来越差;三者,老人家自己愿意回家助念,成就老人往生,出离六道轮回,才是最圆满的大孝。”最后终于争取到弟弟的同意,让父亲先在医院观察两天,再出院助念。

到了初八早晨,医院突然通知说父亲病情危急。佛力加持不可思议,这次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接父亲回家助念。走进危重病房,只见父亲精神极差,一只眼睛都睁不开,也不能说话。我靠近父亲耳边念佛,并说:“爸爸,咱们回家念佛吧!”父亲点头同意。我们在三点半办理出院,分秒必争,在救护车上佛号一直不断。

初八下午四点多,父亲从医院回到我家。一切安排妥当,大家开始为父亲排班助念。我大儿子跪在佛前发愿,愿意吃素一年,以此功德回向给我父亲。我跪在佛前发愿,祈求佛力加持,愿父亲身无一切病苦厄难,心无一切贪恋迷惑,诸根悦豫,正念分明,舍报安详。助念进行了五六个小时,父亲的状态逐渐好了起来,面色变得红润。

到了初九,父亲之前睁不开的眼睛已经能睁开了,我立马把佛像请过来给父亲看。另外,父亲的手脚能动了,也能翻身了,很有力气,状态比在医院不知要好多少倍。由于父亲的情况有所好转,家里的气氛顿然放松许多,大家感觉佛力加持真是大不可思议,助念的精神更足了。

就在这一天,儿子和儿媳俩人去老家看望八十七岁的母亲。就在父亲入院治疗的当天晚上,母亲就得了重感冒,忽冷忽热,非常昏沉。母亲知道我们已经把父亲接到我家助念,就交代说,父亲到了快断气的时候要接回老家。她自己由于身体不好不能赶过来,这样反而保证了我们这边助念能顺利进行。

6.png

初十凌晨,父亲的脉搏变得微弱。家人接受了师父的建议,停了呼吸机,拔掉管子。但是,父亲的呼吸还是很有力气。师父根据以往经验判断,父亲可能不会很快舍报,就安排大家排班助念,其他人先暂时休息。当天下午,助念已经进行了四十八小时。大概五点五十五分,就听到有人说:“断气了!”大家赶紧过来,跪着唱起助念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家把祈愿阿弥陀佛加持救度父亲的心,全部集中在一句佛号上。当下我内心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动:“成功了!成功了!我父亲当生了脱生死,终于跳出三界轮回之苦!心生欢喜,得大安乐!”当时,弟弟看到佛堂里阿弥陀佛像的白毫光直接照向父亲;一位莲友闭着眼睛念佛,看见西方胜境,朵朵金莲花;三人听到有不同于世间的锣鼓乐声。助念团的师父回想到,当时在我父亲舍报时,二十多位亲属顷刻跪下助念,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与整齐的佛号声,让人感到非常震撼。

父亲是在家人最放松时安详舍报的,没有任何的痛苦,就像睡着了一样。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那么白,那么清净。大儿子说,当时看到老人家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嘴就缓缓地合起了,整个过程只有四秒钟。父亲舍报后,大家又继续助念了三十几个小时。我再次祈求佛力加持,希望父亲能为大家表法,增上大家的信心。助念结束以后,家人为父亲沐浴更衣,发现父亲身无异味,全身柔软。师父对我说:你在助念团这一个月没白学!

第二天下午,几位莲友闻到异香并听到锣鼓乐声,以为请了锣鼓队,下楼一看才察觉根本没有。荼毗那天早上,有人看见观世音菩萨手持莲花显示于佛堂中。父亲荼毗后,捡出一些舍利和许多舍利花,牙齿保留完整(父亲虽九十高龄,但牙齿未掉),头骨烧出层层圆圈和莲花图案。大家满心欢喜,赞叹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因缘实在不可思议,甚至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二〇二〇年下半年,我在东林寺助念团学习了一个多月,学印光大师的《临终三大要》和助念实操,一切为帮助父亲往生做准备。回到家以后,我又组织家人们一起学习助念,教他们唱助念佛号,为他们讲解老人临终时的注意事项。之后,我又到东林祖庭参加冬季佛七。第一个七的时候,我梦见观世音菩萨身穿白衣,手持青莲花。第二个七的时候,我梦见与一位莲友在找素食馆,莲友说:“在那里!”随着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块大石头上刻着“无量寿”三个大字。冬季佛七圆满以后,我又到东林寺助念团学习。过了两天,已经两年没有感冒的我忽然患了感冒,于是就回家了。回到家过了三天,父亲就出现了急性左心衰。正因为事先有了充分的准备,我们才能在父亲的最后时刻,帮助他突出重围,跨过水火二河,沿着白道登上极乐彼岸!

从助念到荼毗,家人们个个法喜充满,完全不像世间办丧事的样子。这种氛围令周围的人都感到非常惊讶,感觉我们家好像在办喜事一样。确实,父亲“毕此生平后,入彼涅 城”,这是最大的喜事。就像印祖所说的:“离此苦世界,生彼乐世界,是至极快意之事,当生欢喜心。”(《临终三大要》)父亲的往生事迹令大家欢欣鼓舞,赞叹佛力大不可思议。父亲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为我们做出了最好的表法榜样。祝愿见者闻者,深信佛法,一心归命阿弥陀佛,真为生死,老实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赞云:

蒙佛接引,舍报安详。

天乐盈空,瑞相昭著。

文成印坏,宝此一行。

心生欢喜,得大安乐,

庆快生平!

我念弥陀佛念我,天真父子两相投。

南无西方接引众生大导师阿弥陀佛!

 

佛弟子陈妙珠敬撰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在逆境里突围
下一篇:送两位老人往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