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念佛足迹

净土杂志  2022-08-03  点击  次  

1.png

我的念佛足迹

《净土》2021年第1期    文/彻真


阿弥陀佛,末学彻真,在此有幸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念佛经历与心得。

二〇一五年,姐姐因心中有疑惑想请法师开示,我便跟随着她一起来到广长律院。初来道场,便觉得这里很清净。师父为姐姐开示时,我就在一边旁听。这期间,师父问我来律院有没有什么事,前两次我都说没有,是陪姐姐来的。当师父第三次问起来时,我忽然想到了皈依,就回答说想在这里皈依。师父慈悲,念着弥陀名号,为我们授了三皈依,并赐了法名。而在此之前,“皈依”这个词我只听到过一次,每天也只是读三遍大悲咒,从未念过阿弥陀佛圣号,更不知道有净土法门。师父慈悲开示说,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包含了一切功德。

同年八月,我第一次来律院参加经行念佛。那时心静不下来,经行时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很是痛苦。虽然嘴里念着佛号,但是心里却想着太难受了,以后再也不来了。终于熬到了念佛结束,师父组织大家进行分享。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老居士分享了她在经行念佛中蒙佛力加持,得到了不可思议的感应。我觉得很神奇,当下又转变了念头:下一次经行我还要来参加!

就这样,从二〇一五年八月开始,在一次次经行分享会上,师父循循善诱,劝导我们多念南无阿弥陀佛。师父的开示,让我这颗散乱的心逐渐对阿弥陀佛和净土法门生起了信心。也让我从第一次经行时的异常痛苦,到第二次用拧手臂来强迫自己不打瞌睡,到第三次经行前发愿一定要坚持,到第四次,第五次……这样慢慢坚持,我在经行中能够清醒念佛的时间一点一点地在增加。

记得有一次冬天经行,天气很冷。在专心念佛的过程中,一直感觉头顶有很温暖的光在照着我,使我没有感觉到寒冷。还有一次经行,我昏沉打瞌睡时,突然耳边有很轻但又很清晰的声音在提醒我说“走啊”,这令我瞬间清醒,提起正念。经行结束后,我问当时在我后面的居士,是不是她在提醒我,她说不是她。这更加让我感觉神奇,感叹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师父常说,诚心念南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会让我们无后顾之忧,哪怕是我们自己没想到的,阿弥陀佛也都会帮我们安排好,阿弥陀佛就像慈父,有求必应,只愿我们能好好念佛。对于这一点,我自己也有体会。我以前的工作周末不能双休,为此我祈求阿弥陀佛,希望周末去参加经行念佛,想换一份周末双休的工作,后来果真如愿。 

二〇一八年,因备考建造师,有几次经行不能参加,我向师父禀明后,师父开示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师父说:“世间的考试要通过,出世间的考试也要合格,才能去西方极乐世界,在家要好好念佛。”

二〇一九年,有一次我和家人一起来律院,正逢寺院装修。晚上做完大殿清洁后,正好师父进来,我像邀功似的对师父说:“我们把这里面清扫干净了,地也拖干净了。”直到后来的一次经行分享会上,师父为大众开示时,我才忽然明白,哪里是我把大殿清扫干净了,我清扫的是我自己的心啊!我太愚钝了,要过好久才能领悟到师父的苦心。

二〇二〇年,疫情暴发,各地都进行封闭管理。我也开始咳嗽,一月八号去医院检查了一次,想验血,医生说是普通流感,不必验血。但我们办公室多人感冒,我咳嗽也一直不见好转,反反复复。后来放假在家时,咳嗽发展到说话不能大声,起床、躺下的动作都要缓慢进行。这期间,我也曾想是不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但又一直没有出现发烧和其他状况。那段时间更是不敢与社区联系,怕万一确诊后被隔离,家中只有小孩一人,她自己无法独立生活。所以,那段时间每天看着疫情数据的上升,真正体会到了近在眼前的人生无常。

师父曾说过,世事因果循环,我五年前就在佛堂发愿,不再为口腹之欲而杀生。这次咳嗽时心中在想,如果自己寿命到了,那就走吧,只是后悔以前以为自己时间很多,每天念佛太少。如果寿命未尽,这一场病就是在帮我消业障。后来咳嗽果真好了,多年的鼻炎也好了一大半。

以前没开始念佛的时候,我脾气不太好,遇事很容易急躁。念佛几年后,我女儿对我姐姐说,感觉我比以前好看了。我觉得这是佛力加持,是念佛让我的心态变好了,遇到事情不再总是觉得是对方的错,会时常反省自己哪些地方没做好。

整个二〇二〇年,因疫情和工作备考的原因,我很少参加律院每月一次的居家念佛共修。这一次师父给我机会,让我写一写自己的念佛经历,在写的过程中认真回忆了每一次到广长律院的点点滴滴。想着想着,我不禁落泪,心生大惭愧。感恩师父们的慈悲与智慧,一直引领我在菩提道上不断前行。

最后,愿在新的一年里,疫情消除,国泰民安,我们大家一起坚固信愿,持戒念佛!

南无阿弥陀佛!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浅谈念佛吃素与防疫——疫情期间与某企业员工们的分享
下一篇:二〇二〇关键词: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