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二

净土杂志  2022-08-29  点击  次  

1.png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二

《净土》2021年第1期   文/释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我们继续讲盗戒。上一节我们讲到了三宝物之间的互用,这一节我们再深入地学习第二种互用:当分互用

 

当分互用是指在每一宝之间,如佛物内部之间,法物内部之间,或者僧物内部之间的互用。相对来说,当分互用的范围小一些,互用的罪过也相对小一些。下面我们根据相关经论来了解当分互用的具体情形。

当分互用。谓本造释迦,改作弥陀。本作《大品》,改作《涅槃》。本作僧房,改充车乘。皆望前境,理义可通,但违施心,得互用罪。《律》云:许此处,乃与彼处。及现前堂直,回作五衣,并得罪也。(皆犯下品罪)(《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我们来看当分互用的具体情况。比如说佛物,有人发心出钱建造释迦牟尼佛像,而我们却用这些钱建成了阿弥陀佛像,这就是佛物内部的互用。本来是发心印《大品般若经》,结果印成了《涅槃经》,这属于法物中的当分互用。本是发心用钱建僧寮的,结果把这笔钱用来买车供僧众使用了,这属于僧物之间的互用。从理上来说,这些供养都是给佛用、给法用、给僧用的,好像没有问题,但是因为违背了施主的本心,所以得互用罪。《僧祇律》云:许此处,乃与彼处。意思是一开始承诺把供养用在这个地方,实际上却改作另一种用途。比如本来是给这个寺院印经书,结果给其他寺院印了。或者本来是计划在这座寺院建造菩萨像,信众也发心捐款了,结果我们却把菩萨像建在另外一座寺院了,所建的地方和施主最初的发心不一致,属于当分互用,得互用罪。又比如说,施主为了修建现前僧堂、僧寮或斋堂等而做供养,结果我们把建现前僧堂的钱用来做五衣了,这也是互用,得下品罪,属于轻罪(如果是互用十方僧堂舍,则结重罪)。但是不要因为罪轻就随意互用,因为互用的戒罪虽然相对轻一些,但业力果报还是很重的。

若本作佛,回作菩萨。本经末论等,则情理俱违。本造正录杂录真经,乃造人集伪经者,因果全乖,决判得重。(《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如果施主本来是发心捐款造佛像,而实际中却用这些钱造成了菩萨像,或者本来发心是印佛经,结果给印成了论著,这些做法于情于理皆有所违背。互用的差别程度,决定了互用罪业的轻重。在印制佛经时,印制《金刚经》和《阿弥陀经》时发生互用,过失要小一些。而经和论之间的差别相对要大,发生互用时,罪过就会加重。佛经分真经伪经,论著也有菩萨声闻造和凡夫造的区别。所以福德各异,不可混淆。同样的道理,本是发心要造阿弥陀佛像,结果给造成了药师佛像,互用罪过轻一些。但是如果是发心造药师佛像,结果给造成了日光菩萨像,互用罪过就更重了。因为菩萨是因身,佛是果身。如果施主本来是发心印正录杂录真经,结果我们给印成了人造的伪经,那罪过就更重了,完全背离因果,得重罪。

2.png

若东西二龛,佛法财物,有主不合,无主通用。(《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如果在一个界内的东西方各有一个佛龛,同样供奉着释迦牟尼佛,如果两个佛龛没有守护主看护,或者守护主是同一个人,那么佛龛内的物品可以通用。如果佛龛各有守护主,就应该依照各自守护主的意愿,守护主不同意,就不能随便互相取用佛龛内的佛物法物。

若元通师徒,及众具供养者,理通得作,而不通牛马杂畜、非义之人。《五百问》云:用佛彩色作鸟兽形得罪,除在佛前为供养故。(《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这里的师徒之意,师是指佛,徒是指菩萨圣僧等众。众具是指树林池沼、花果台座、灵禽异鸟,乃至金刚神天龙八部等。如果本来发心在殿堂里供佛,包括塑一些菩萨像,比如文殊普贤,或者是供一些罗汉像等,塑造这些圣像时,也需要有这些众具来供养圣像。但是不能拿施主供养的钱财去塑造牛马等畜牲和男女等不如法的形象。《五百问经》上说,如果用佛的漆彩颜色等做鸟兽等形象是有罪的,这是盗用佛的财物。但是如果做成鸟兽作为佛前的供养物是可以的,因为这是属于供佛的范畴。

《善见》:若施主本拟施园果,为衣服汤药等,盗心回分食者,随计结重。若拟作僧房舍重物,而回作僧食,犯偷兰。若住处乏少粮食,各欲散去,无人守护者,和僧减用上园果等重物作食,主领守之,乃至四方僧房亦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善见律》上说,如果施主的本意是施钱财供养水果、衣服、汤药等,但我们以盗心把这些分吃了,比如买成米、面、菜等做成饮食分吃了,根据所分物品价值而结重罪。

如果施主本来发心是做僧房等重物的,而我们把这些钱财拿来做僧食了,这是把常住常住物变成十方常住物,犯中品罪。这里没有说是出于盗心,前提是因为僧食有缺少,但是僧众没有和合作法而直接取用,所以犯中品罪。如果常住缺少粮食,大家生存艰难,都要走了,但是其他的常住常住物也就没有人守护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通过僧众和合作法,把供养重物的财物减少一部分,拿来做饮食,让人能在这里看护。乃至建造僧房的钱,在特殊情况下也可以这样处理。

欲供养此像,回与彼像,吉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本想供养这尊佛像,却拿去供养另一尊佛像了,这也属于互用,犯下品罪。比如要拿水果、鲜花供养阿弥陀佛,结果这些鲜花水果被拿去供养释迦牟尼佛了,这个属于互用,犯下品罪。如果是拿去供养菩萨了,罪过就更重了,得中品罪。所以说,对待供养丝毫都不能错谬,施主发心供什么,就要供什么。

若行至外寺,私有人畜用僧物者犯重。以施主拟供当处住僧,不供别类,非是福田故。僧家人畜,犯吉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如果到其他的寺院去,属于私人的奴仆、牲畜等用了僧物,犯重罪。比丘到别的寺院去,可以在寺院吃饭,但是随同的奴仆,乃至骑的这些骡马牛等畜力,不可以吃寺院的饭,也不能白用寺院的草料。这是因为施主发心供养的是僧众,不是供养别类,别类不是种福田的对境。如果仆人或牲畜属于这个寺院,就可以受用这个寺院常住的东西,但是到别的寺院去,就不能随便受用。如果用了,得下品罪。

亡物,即十方现前自论互也。断重归轻,夷。断轻归重,兰。(《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乃至亡物,出家五众亡人的物品,本来它属于十方现前物,当它在十方现前僧中进行分配的时候,如果对这些物品是轻物还是重物的划分不准确也有罪过。

亡物有些是重物,有些是轻物。比如亡人的钱宝、被褥、私有的房舍、车辆等等,属于重物。身上的衣服、钵等,这些简单的资生用品属于轻物。重物属于常住常住物,不经分配直接归常住所有,例如亡者往生后还留有存折,存折里面还有钱,这些钱属于僧物,直接归常住所有,跟亡人的在家眷属没有关系。轻物属于十方现前物。

亡物的种类很多,在判断哪些是重物,哪些是轻物时,不以重量、价格来算,而是以品类、属性来划分。如果把重物当成轻物了,就相当于亏损了常住常住物,属于盗常住常住物,价值超过五钱就犯重罪。如果把轻物当成重物了,属于十方现前物亏损了,结中品罪。

我们看一段莲池大师在《竹窗三笔image.png斋僧钱作僧堂》里面写的一段话,来对互用再深入了解一下。

或曰:僧粮,僧所食也。僧堂,僧所居也。居食二者,皆僧受用。

奈何以斋僧钱作僧堂,而受火枷之报也?此义有二:一者,米粟蔬菜,人以济饥,梁栋墙壁,能济饥否?则物类不相应也。二者,施主作斋,汝今作屋,砖钱买瓦,违信施心,则因果不相应也。

有人问:僧人的粮食是供僧人吃的,僧人的房舍是供僧人居住的,居住的地方和吃的饮食,都属于供僧人受用的,那么为什么把供斋的钱拿来建造僧人的寮房,会遭受火枷地狱的果报呢?莲池大师解释,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粮食、蔬菜是人用来解决饥饿问题的,而房梁、墙壁不能解决饥饿问题,这二者的品类功用不相同。第二,施主发心供斋,而你现在给做成房子了,就像是用买砖的钱来买瓦了,违背了施主的发心,所以因果就不相应了。施主发心供斋有供斋的果报,发心建僧房有建僧房的果报,两者不一样,互用了就有罪过。

或曰:别化钱斋僧,可准过否?彼人斋僧,自彼人福,与前人何涉?然则如之何而后可?曰:折僧堂,如数斋僧而火枷灭,有明征矣。

又有人问:既然这样,能不能再化一些钱来斋僧,弥补过失呢?莲池大师回答:后面化缘所斋僧的钱,是后面施主的福德,和前面的人没有关系,不能弥补前面人斋僧款被互用的过失。(除非自己用钱把斋僧的钱补上)又问:那该怎么办才能免除罪过呢?大师回答说:把房子折换成钱,如数斋僧就可以把火枷地狱的罪灭了,这个是有公案的。

湖南云盖山智禅师,夜里于丈室静坐,忽然闻到烧焦的气味,听到枷锁的声音。随即见到一火人,身被火枷,被系于门槛,猛火炽然,痛楚万分。禅师惊问:“你是谁?怎么会受如此极苦!”火人答曰:“我是曾经常住此山的守 。因为不和合做羯磨法,互用檀越斋僧的钱建僧房,所以感此苦报。”禅师问:“怎样做才能免遭此苦报?”守 说:“唯愿和尚慈悲,计算一下我互用僧物所建僧房的价值,用这些钱补作斋僧供养,这样我就可以免受火焰之苦了。”禅师听后,用自己的钱偿还了守颙欠下的斋僧钱。有一天夜里,禅师梦见守 前来拜谢:“仰赖和尚之力,我已免去地狱之苦,生于天上,三生后能够再投生为僧人。”此后门槛上的烧痕依然能见,足以警惕后学。(出自《敕修百丈清规》)

3.png

又问:造佛钱作佛殿,总之供佛也,可乎?曰:不可。画栋雕梁,还当得如来相好光明否?造经钱作经厨,总之供经也,可乎?曰:不可。锦囊宝匮,还当得如来金口玉音否?如是乃至放生钱买池塘,总之济物利生也,可乎?曰:不可。空陂野泽,千顷汪洋,还当得彼时失救,垂临鼎镬,将被刀砧百千万亿生灵否?况挪移变换,舛错因果乎!

又有人问:有人发心捐钱来造佛像,结果用造佛像的钱修建佛殿,都是供佛受用,可以吗?回答:不可以。雕梁画栋,能具有如来的相好光明吗?显然是不能够替代这种功用的。那么,如果本来发心用钱来印经书,结果这些钱用在了做装经书的柜子上,都是供经,这样可不可以呢?回答:不可以。就像锦绣做成的囊,珍宝镶嵌做成的柜子,能替代如来讲法的金口玉音吗?显然这也是不能替代的。又问:如果用放生的钱买池塘,都是济物利生,可以吗?回答:不可以。山坡旷野和汪洋湖泊,能替代众生马上就要遭受下油锅烹煮,上砧板被刀砍剁的厄难吗?能替代这种救度吗?必然不能替代。况且是挪移变换供养的功用,错乱因果呢!

又有说焉,造佛余钱,可用作佛前供器否?则律有开许之文。余诸福事无文,慎之慎之!毋恣己见,而反招业报也。

又有人问:如果发心来造佛像的钱剩余了一些,能够用来做佛前的供器吗?莲池大师说这种情况在律上是有开许的。但是不能以造佛像为由头,广泛地募钱作为别的用途,要分清楚这种概念。而对于其他的供养,律上没有说的,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不要随意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推演,否则就会遭受苦报。

同样道理,如果用放生的钱做放生池,或者作为交通费,或是做护生的书籍光盘,以及制作一些广告宣传资料也不可以。乃至用放生的钱推广素食也不行。一个是用来救命的,一个是用来劝导人们吃素,吃素虽然也能够减少杀生,但是和直接救命还是不一样的。

在实际使用放生钱时,会遇到这些细微的问题。比如说能不能拿放生的钱雇一辆车,运载这些放生的生命呢?这个要仔细思惟,看它是不是违背施主的发心。可能有施主会这样想:护生会需要开支,放生时总要雇车,我这钱也包括雇车的费用。也可能有施主这样想:放生组织用车、吃饭的费用应当自己解决,我的钱只能用来购买生命。哪怕两种用途的差别再小,都不能互用。因此用放生的钱必须要谨慎,了解清楚情况,不能自己擅作主张。

在做慈善中也可能会遇到类似情况。做慈善的本意是扶危济困,如果善款被用来作为工资、差旅费、助学费,或者搞广告宣传等,都是互用,因为和施主的发心不相应。除非施主明确表示,功德款除了给救济对象之外,用来做活动经费也可以,否则都不可以随意使用。可能也有人这样想:做慈善也可以做一些广告宣传,这样会招感更多的人做慈善,但这与施主的发心是不相应的。总之,就是不能违背施主的本心,这是一个大原则。

4.png

(待续)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堂伯家的现世报
下一篇:幸览海外遗珠 重温莲社盛事——读净行社诸贤入社诗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