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念佛,体验心灵之旅

净土杂志  2022-09-29  点击  次  

18.png


闭关念佛,体验心灵之旅

《净土》2021年第2期    文/照航


看武侠电视剧,知道总有一些高人时不时要闭一下关,好久才出来。他们在里面做些什么?一个人呆着不寂寞吗?我对此充满了好奇。有一位师父告诉我,闭关是为了精进修行。

我皈依佛门后,成为了一名净业行人,从此以念佛求生极乐世界为修行目标。我慢慢了解到,东林寺就有闭关念佛活动,十天念一百万声佛号,参加过闭关的莲友都说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修行方法。为此,我暗暗发愿,有机会一定要去体验一下闭关念佛。

今年二月,我的闭关申请终于通过了。二十八日下午,我带着简单的行李,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来到东林寺山顶关房。这里环境优美,鸟语花香,远离闹市,宛如世外桃源。护关的义工菩萨热情地迎接我们,细致入微的关怀让我对这里的陌生感很快消失了。

进入关房后,看到里面设施非常齐全,那种氛围便是让入住者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放下行李,看到房间里供有阿弥陀佛圣像,我便首先拜佛,告诉阿弥陀佛自己初次参加闭关,祈求佛力加持。拜着拜着,看着阿弥陀佛圣像,我的眼泪便止不住流了下来。我一个业力凡夫,何德何能享受眼前的一切,既有法师亲自指导,又有十多位义工菩萨全程为我们提供服务。惭愧的是,我没有为关房的修建添过一砖一瓦,也没有为寺院的建设出过什么力……感恩,只有感恩,深深地感恩东林寺常住,建设这念佛人在娑婆世界的家!感恩常住敞开山门,接纳十方信众,让有缘的净业行人来这里听经闻法,增上道业,累积往生资粮。我问自己,有信心闭好这次关吗?有!我决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我发愿,在这十天中,严格遵守闭关规约,把“死”字贴在额头上,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至诚恭敬地持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珍惜关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时间,决不辜负这难得的闭关修行机会。

三月一日中午,举行了庄严的入关仪式。下午两点,我们正式开始闭关念佛。今后的十天,我只做一件事:念佛。每天要念十万声佛号,平均每小时至少要念六千声,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否则很难完成任务。平时我一直念得比较慢,这次念快了以后,先是不会换气,接着嘴皮不给力,念一会儿就念不清楚了,得停下来调整一下情绪再念。因为担心念不够数,我情绪有点波动,再加上时不时有妄念干扰,我感觉越念越辛苦。这样念到晚上九点打板,可以休息了,但离规定的数量还有一定的距离,我就自加压力,又念了一个小时,念到晚上十点,仍然没有完成任务。

入睡前,我想明天早晨三点前必须起床,早餐不吃,日中一食。将闹铃调到三点,特意放在枕边,我要笨鸟先飞。神奇的是,凌晨两点五十我就自然醒了。平时我睡眠质量比较好,一觉可以睡到天亮,但是以后的几天里,每天一到这个时间就自然醒了,基本不需要闹铃。看,阿弥陀佛是不是已经在护祐我了?别人念十六个小时,我要念十七至十八个小时,不能对不起阿弥陀佛呀!就这样,从第二天开始,我便每天都能顺利地完成念佛任务。

念到第三天,妄念就比较少了,妄念生起时,我就用佛号对治,有时念着念着便泪流不止。此时此刻我突然明白,阿弥陀佛就是我最亲的大慈父啊,他时时刻刻顾念着我,对我不离不弃。我似乎听到慈父一直在呼喊:“孩子,回来吧!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啊……”阿弥陀佛已经呼唤我十劫了,跟随我十劫了。十劫的给予,十劫的摄受,为什么我一直无视慈父的存在,累生累世一次次逃离,流浪三界,苦不堪言?今生何幸,遇到净土法门,又能在东林寺护持三宝,福慧双修。只有全身心交托阿弥陀佛,念佛求生净土,方可得救!当下,我觉得大慈父就如同站在我面前一样,他的手已然缓缓伸向我。决不能再失去此生得救的机会,于是我带着无比的感恩心、恭敬心和至诚心去念佛,祈愿与阿弥陀佛感应道交。念着念着,不知不觉进入一种状态,感觉佛号从心中自然流出,没有什么妄念,时间好像消失了,周围寂静无声,整个人非常轻松,我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怎么忘了按计数器呀?一念生起,我又回过神来,想起入关时师父的谆谆告诫:对关中的任何境界都不要执着,唯有老实念佛。

闭关前三天,虽然每天睡眠不到五个小时,但我精神充沛,既不昏沉,也不掉举,而且佛号越念越有味。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我因念佛小有成效而沾沾自喜时,昏沉和身体上的不适却悄悄地找上门来考验我了。

从第四天开始,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脸奇痒难忍,皮肤变得粗糙,还出现昏沉现象。早晨基本上处于昏沉之中,念着念着眼睛就睁不开了,妄念便有了可乘之机。我不断采用拜佛、冷水洗脸、出声念、快走、踮起脚跟走路、掐手指等手段,坚决不让佛号中断,不让妄念持续。因为不断用冷水刺激皮肤,脸开始痛,像针扎一样,摸起来像结了痂。然而我对此全然不顾,坚决保持佛号不中断。

到了下午,昏沉退去,我以为这是最佳时机,铆足劲要念到前一天那种状态。然而事与愿违,念着念着,一种比蚊子叫声大一点的说话声不断传来,干扰着我。我出声念时可以盖过那个声音,但房间不隔音,我又怕影响周围的莲友,于是就采取金刚持念法,却又总能听到那个说话的声音。

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我的情绪开始波动,烦恼随之生起。我在心里不断埋怨那个发出声音的人:闭关中不是规定要自念自听,不可以影响别人吗?当时我判断声音来自隔壁关房,于是就写纸条,请护关师兄提醒隔壁莲友,不要干扰他人念佛。护关师兄非常有经验,她善意地劝导我:“所有境界都是我们内心的反映,如果真有声音,也是我们自己感召来的。我们会提醒她,但咱们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我不以为然,认为自己不会影响别人,别人也不能影响我,是她让我生烦恼,应该忏悔的是她。写完纸条后,那个说话的声音果然小了好多,对我的影响不太大了。于是我继续争分夺秒地忆佛念佛,走着念,跪着念,坐着念,不知不觉一天就悄悄地过去了。

然而到了第六天,那个说话声再次出现了,又开始干扰我念佛。我在房间到处找,这次不是隔壁,好像是楼下关房传来的声音。于是我又写了纸条,请护关师兄处理此事,并且提出需要耳塞。这次,护关师兄看见纸条后,诚恳地规劝我:“我们要从自身找原因,外面的一切我们是管不过来的,耳塞可以给您,但您的心念不转变,问题不会从根本上解决。”

护关师兄的一番话,深深地戳到我的痛处,令我反思。我跪在佛前,仰望着阿弥陀佛,一阵阵羞愧感涌上心头。一直以来,我总是习惯挑别人的毛病,遇到任何事,都是从对方身上找原因,从不反观自己。这一恶习可能和我曾经从事的职业有关,只管监督与批评,挖掘别人看不到的问题,还自视为有“敏锐的观察力”。虽然我皈依佛门多年,平时也虔诚地诵经、持咒、打佛七、参加昼夜经行念佛,也到寺院做义工,但长期以来的习气和烦恼依然没有完全改掉。我也知道,修行就是要改自身的习气和毛病,但却没有认真地打扫心地,凡事还是以自我为中心,严于律人,宽以待己,不注重心性的培养。对伤害过的众生,既没有负罪感,也没有丝毫愧疚感,每次遇到境界,便心生烦恼。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仿佛是阿弥陀佛在提醒我:“孩子,你应该好好反省,深刻忏悔,要注重修心地呀!”

我顿时如梦初醒,想起祖师们说过的话: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好恶从哪里来?是从我们自己的妄想心、分别心、执着心显现出来的。而且,我是带着有所求的心在念佛。入关前,师父开示,修行是无求而自得,如果带着有所求的心念佛,就不能安住于当下。

2.png

通过以上思惟,我慢慢释怀了,不再纠结于那个声音。念佛时,虽然有时还能听到说话声,但我牢牢地抓住佛号,不急不躁,绵绵密密,口里念得清楚,耳朵听得清楚,即便后来楼下响起了施工的电锯声和敲击声,这句佛号也没有中断。可能因为自己的专心投入,念佛时常常会出现身体发热的现象,体内好像聚集了巨大的热能向外发散,最明显的是双手及头部,感觉非常舒适。

念佛真的是观照自己的好机会,而扫心地也不可能一次彻底完成,于是在第八天考验又来了。入关后这一段时间,从早到晚阴雨连绵,外面一片雾蒙蒙的,能见度很低。不知何时,窗外廊下挂了一条灰色长裤,每次我走到窗前,一转眼就看到那条裤子在随风飘动。心想管它呢,我就继续念佛,哪怕外面天塌地陷,也不能影响我专心持念阿弥陀佛名号,再加上出关的日期快到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十分宝贵的。

到了第九天中午打饭时,我不经意间发现那条裤子是隔壁莲友挂的,上下三层楼近七十间关房,只有我的窗前挂了一件衣服。因为要打饭,我所持念的佛号明显丢了,导致自己习气再次发作。打完饭回房间,我立刻放下餐盘,到隔壁要求对方把裤子拿走。回到关房,我感觉不对劲,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太冲动了,遇到境界时,我又忘了反观自己,真是懊恼万分,后悔莫及。自己怎么一点包容之心都没有?真是愧对阿弥陀佛呀!这件事又一次在提醒我:扫心地,改习气,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长期的修行,要时时提起正念啊!

十一日中午两点,出关的板声响起,标志着我此次提升信愿行的闭关念佛圆满结束了。事相上的闭关虽然结束了,可对于我来说,修行还在继续。时时提起佛号,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是我今后修行需要加强的。闭关中的诸多体验,我会铭记在心,并以此激励自己,在持戒念佛这条路上勇猛精进,坚持不懈。

所谓关门一闭,岁月悠悠,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关房中的情形,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十天之中,每天十七至十八个小时单提一句佛号,而且还要面对各种境界的考验,如果没有相当的道心,是不容易坚持下来的。可见对于净业行人来说,坚持念佛是何等重要,而持佛名号,也应该一心一意,难行能行,精进勇猛。《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云: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我相信只要我们肯回头,愿相信,老实念这句名号,临终一定会蒙阿弥陀佛接引,西方极乐世界必定现前!

南无阿弥陀佛!

3.pn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地藏菩萨带我去看转世的父母
下一篇:东林寺“五一”佛七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