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画极乐世界

净土杂志  2022-11-03  点击  次  

9.png


我为什么画极乐世界

《净土》2021年第2期    文/佛弟子


说起我与绘画的因缘,还得归结于6岁时的一堂美术课,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拿起画笔认真画画,并且还受到了老师的表扬。从那时起,绘画梦想的种子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了。

童年的我生性好静,这让我更容易沉浸在绘画里,经常一画就是几个小时,从没感觉到累,反而很快乐。尤其当得到父母、老师及亲朋好友的赞美时,自己就倍受鼓舞,也画得越来越起劲了。

在人生成长的路上,我就是这样一直被鼓励着,又不断地画着,直到顺理成章地考上大学美术专业,继而又考上艺术硕士。这一路看似挺顺利,但心里总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我:我为什么而画画?

 

一、学佛后破执着,重立人生目标

童年时立志画画,是为了将来能成为一名大画家,目标简单而笼统。长大成年后,我的理想仍然没有改变,还是想成为大画家,但理想中却注入了现实层面的东西,比如求名求利。随着学佛的深入,直到35岁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是错误的。

35岁,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在那之前,我非常执着于绘画,甚至认为如果不画画,我的生命就没什么存在的意义。而当我深入学习佛法之后,才知道这是严重的执着,因而便试着逐渐看淡绘画,不再那么执着,转而思考起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经过诸多善知识的帮助和点化,我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尤其是2017年,在听完了大安法师讲经机的全部内容后,我更是立下了坚定的人生志向——此生只为修行而来,今生必定要好好念佛,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佛后再来度众生!

当我立下了这个誓愿后,人生的模式仿佛更换了一个新系统,从此内心找到了一个坚实的依靠。我想,自己这辈子真的有救了,只要信愿念佛,通身靠倒阿弥陀佛,就可以不用再做三界的浪子,能早日回到极乐世界的老家了。

 

二、坚信净土法门,开启佛画人生

我与绘画相遇很早,而学佛的因缘就相对晚了一些。虽然小时候就喜欢观音菩萨,也画过观音菩萨,但真正皈依佛门却是在23岁时。说起来也挺惭愧,皈依佛门后的我并不太精进。虽也念过《金刚经》《地藏经》《普门品》《心经》和大悲咒等,但总是时断时续,对教理更没有深入研究过,直到30岁时,才开始想深入学佛。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学佛之初,我就与净土法门结上了缘。即使那时候对净土不是很了解,但冥冥之中,净土的种子已先入为主,悄然地种在了我的内心深处。这使得在以后的学佛路上,不管遇到谁劝我改修其他法门,我都不为所动。而当对净土法义深入了解后,自己便更加坚定了今生的修行主题——唯净土为归,老实念佛,不换题目。

随着对净土法门的信心不断增长,我对绘画创作的思考也在不断深入。如何将佛法与绘画结合起来,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六七年之久。一方面要不舍世间法,另一方面还要超越世间法,这对当时缺乏智慧的我来说,无疑是很痛苦的。

好在一遇到烦恼,我就会想着从佛法里找答案。有那么四五年时间,自己像是着了迷似的研究佛法义理,学佛的时间远远超过了画画的时间,偶尔还感到挺内疚的。要知道,我之前超过三天不画画就会感到无所事事。但那时,我内心似乎有一股强大的信念想要冲破自己,又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不断地推着自己往前走,仿佛顺着心的方向前行,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经过四五年时间的教理学习,我逐渐明确了绘画创作与学佛之间的关系,也明白了佛法与绘画其实不是分离的。佛法能提升灵性思维,有助于绘画境界的提高;绘画又可以阐释佛法的奥义,以此来度化有缘的众生。如此说来,将佛法与绘画结合在一起,不仅有助于自己的学佛修行,也能以此利益很多的众生,何乐而不为呢?

当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我感到无比的欢喜,内心那个纠缠我很久的“结”终于解开了。大约从2016年开始,我在绘画创作上就开始慢慢转型了,由此便开启了佛画人生的模式。

 

三、困惑后觅真心,专画西方净土

绘画者经常感到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创作题材。之所以会困惑,是因为很多绘画者在面对创作时,往往都想着怎么去标新立异,或者以功利性的目的来创作,而真正的艺术作品,应是有感而发的心性的自然呈现。所谓的适合,就是顺着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来创作,不掺杂虚假的情感,否则就很难打动人心,也违背了艺术的本质。就这一点来说,绘画与净土文化“真、善、美、慧”的内涵也是很契合的。

在创作题材选择的问题上,我之所以纠结了那么多年,就是因为没有找到真心,所以才经常感到不开心。当我解开了心结之后,就非常明确地想要画佛教题材,甚至逐渐转向以净土题材为主。因为自己修行净土法门,若再画净土题材,就容易相得益彰。而在净土题材当中,对我最具吸引力的当属西方极乐世界。

但是,画西方极乐世界可没那么简单,以凡夫之心是难以测度极乐世界的庄严胜境的,因而用绘画来表现,并不是很容易。好在我们暂时虽不能亲自去西方极乐世界“采风”,却可以通过释尊留下的经典来了解西方净土。《佛说阿弥陀经》《佛说无量寿经》和《佛说观无量寿佛经》这三部最重要的净土经典,将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描绘得可谓胜妙绝伦。

我通过读诵这三部经典,对西方极乐世界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之后再听大安法师讲解《佛说阿弥陀经》和《佛说无量寿经》时,才感觉到自己的认知有多么的肤浅,进而对极乐世界的认知程度较之以前提升了不少。但若要把文字相的胜妙之境转化成绘画语言,也是非常有挑战性的,这一度让我的“净土系列”创作停滞不前。那段时间,我经常思考得脑壳都疼了,也画不出来一幅创作草稿。

从2016年开始决定画“净土系列”之后,我经常会从各种渠道去搜集关于极乐世界的绘画素材,从古到今,从图片到视频,只要是有关极乐世界的资料,我都不会错过。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这话说得一点没错,即使搜集了好多创作资料,但我就是迟迟不肯动笔。那段时间,我都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拖延症,而最根本的症结还在于害怕失败。

我深知靠自己的能力是过不了这个关卡的,于是不断祈求佛力的加持。有一天,我拿着笔在本子上胡乱地画,也没特别想过要怎么画,只是凭感觉在乱涂一通。可是画着画着,心就逐渐沉静了下来,不知不觉一口气构绘了很多草稿。我感到万分惊喜,不由地感慨自己终于迈出了“净土系列”创作的第一步,而这一切都得感恩佛力的加持。

从2016年到2017年,我画了17幅净土题材的作品,内容都是以极乐世界的场景作为蓝本,在画面意境的表达上,尽力去抒发空灵、寂静、唯美的出尘气象。我自愧水平和境界肯定是不够的,而能迈出第一步,已是对自己最大的鼓励。

1.png

 

四、尽精微画极乐,欢喜自利利他

纵观从古到今流传下来的西方极乐世界图,确有一些经典之作,在艺术表现上,既能“尽精微”,也能“致广大”,让人不禁为之随喜赞叹。

在画极乐庄严的时候,我更倾向于在“尽精微”方面多努力一些。极乐世界有七宝莲池、宝树楼阁、庄严琉璃地,还有白鹤、孔雀、迦陵频伽鸟等,我想把这些微细情境从极乐世界的宏大场景中“提取”出来,作为再创作的主要素材。比如在创作时,我将孔雀作为这幅画的“主角”,那么画面中的其他景物构图,都是孔雀的“配角”,但整体构图意境还要能营造出极乐世界的胜妙气氛。其实,极乐世界的一草一木,都是从阿弥陀佛大悲心里流现出来的,都是阿弥陀佛果地功德的展现,本来就是平等不二的。所谓的“主角”与“配角”,不过是我在具体创作中采用的技法而已。

在进行创作时,我经常会思考净土法义,即使是绘画中的一些小细节,我也要“较真”地研究一番,以求有经典依据,如理如法。这样做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对西方极乐世界越来越了解了,越来越亲切了。我也从一开始的对极乐世界将信将疑,到后来深信不疑了。我知道,这种信心的增长是自然而然的。因为我描绘的不是世间生灭法的色相,而是诸佛所证的真如实相的境界,是阿弥陀佛的果地风光,因此念念都会有阿弥陀佛慈悲愿力的加持。

描绘极乐世界,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精神享受,常常画着画着,身心就融入到极乐世界的胜境中去了。比如画七宝莲池的时候,我就观想自己在那里欢喜、悠闲地经行,周围的孔雀、白鹤和鹦鹉等鸟儿都在陪着我一起念佛;画宝树时,我就观想树上的种种奇珍异宝,散发着各种光彩;画楼阁时,我就观想这里真舒适、真庄严啊。想到往生以后就可以永远居住在这样穷微极妙的环境里,欣慕之心便油然而生。在这个过程中,也感到自己与娑婆世界越来越疏离。当自己体会到这种法喜时,就自然想把极乐世界的种种美好景象传达给有缘众生。

可见,修行的对境真的很重要。平时自己的六根总是奔逸在六尘里,不知不觉就迷惑颠倒造业。现在让这几位“伙计”系缘在极乐胜境上,它们不但变得老实了,而且感觉越来越清净。可以说,我现在虽然还没有往生极乐,但是由于自己长时间沉浸在极乐胜境的创作中,对于极乐世界五尘说法的殊胜利益,已经“获其少分”了。

总而言之,我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微细的场景,用绘画语言加以艺术化的处理,从而诠释出极乐净土的微妙、清雅及庄严之美。当然,这只是我创作的理想目标,若想把西方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描绘出来,还得从修行处下手,因为绘画与修行是紧密相关的。当念佛念得越来越清净时,画面的意境自然能超越世俗之美,与西方净土的妙德之相越来越相应。

 

五、净土审美内涵,彰显真善美慧

大安法师在2007年讲《净土文化与现代人的心灵提升》时,提到了关于审美的问题。开示中提到:“净土文化最先的缘起,起点是真。”“是美的东西一定会有真。”“简单是判断一种事物是否真的一个最高的标准。”“所以这个美首先要简单,简单才美,不能搞得太复杂。”以上是大和尚所开示的部分审美观点,无不透显着净土文化审美的深刻内涵。

世间美学在阐释艺术的本质时,也强调“真”的重要性,但世间法的“真”与净土的“真”还是有差别的。世间艺术的“真”,主要是指真情流露,不矫揉造作,但终归脱离不了生灭法的藩篱;而净土法门的“真”,则直指真如自性。就像大安法师在讲净土文化时所开示的:“西方极乐世界所展示的,完全是真如实相之海。”描绘极乐世界,就是打开了一扇美的大门。了解了这个道理,我的创作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意义。

《观经》说:“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是我自心本具的,那么我画的也就是自己的内心。作品最终呈现的状态,也就是我当下一念心性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绘画也就成了检验自己心性状态和修行程度的一面镜子。虽然自己的创作水平还很有限,但和以前相比,还是有了明显的进步。我想,这固然有艺术技法提升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在于心性上有了更多的受用,审美能力也随之提高了。

世间艺术以各民族文化为根源载体,净土绘画艺术则以净土文化为根本指导思想。净土文化无时无处不彰显着简单的真理,但这种“简单”又非常超越,是凡夫的心意识难以契入的境界。但净土法门又不是高不可攀的,下手很简单,非常适合末法时期的众生,只要我们敢于直下承当,信愿具足,老实念佛,就能当生脱离六道轮回,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以艺弘道,寓教于美,是净土文化最重要的弘法方式之一。净土绘画就是以色彩线条的形式,来描绘极乐世界的种种依正庄严。要画出一幅好的作品,不仅要求绘画者的画艺精湛,更重要的还在于绘画者自身要有深厚的净土情怀和扎实的修行功夫。如果绘画者本身就修学净土法门,再以虔诚恭敬之心来绘画,哪怕一叶一花、一水一鸟,都能让观者生起欢喜之心,由此与净土法门结缘,种下往生净土的菩提种子。

 

六、老实念佛画画,今生志求往生

我常常告诫自己,今生来娑婆世界,就是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来,今生必定是自己在娑婆世界的最后一世,临命终时必定要往生西方净土,乘愿再来度众生!

除了每天发愿往生西方之外,在修行上我也是按照大安法师的开示,每天最少念一万声佛号,每天读诵《佛说阿弥陀经》。在有时间的情况下,还要读诵其他净土经典,并且经常听经闻法,以增强往生的信心,巩固往生的愿力。

印光大师说,念佛法门,唯老实及深信者,方得实益。在未来的修行道路上,我将谨遵祖师教导,老实念佛。而对于画画,我也希望将净土题材画到底。愿在佛力的加持下,用自己的画笔,将更多美好庄严的“极乐胜境图”奉献给有缘众生。

“曾于净土结因缘,二六时中现在前。每到黄昏增善念,遥随白日下长天。如来宝手亲摩顶,大士金躯拟拍肩。不借胞胎成幻质,吾家自有玉池莲。”这是《西斋净土诗》中的一首,谨以此诗作为文章的结尾,供养有缘众生。愿十方法界所有众生,都能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早证无上菩提。

南无阿弥陀佛!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恭唱东林佛号,遥想音乐之都
下一篇:铿锵韵里莲花发——浅探楚石大师《西斋净土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