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三

净土杂志  2022-11-21  点击  次  

1.png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三

《净土》2021年第2期   文/释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我们继续讲盗戒,上一节我们讲了当分互用,这一节我们再继续学习第三种和第四种互用:像共宝互一一物互

 

三、像共宝互

像共宝互,谓住持三宝与理宝互也。(《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像宝互用是指住持三宝与理体三宝之间的互用。什么是住持三宝与理体三宝呢?请看下面。

施心不同,故必简滥。然宝名乃通,今且就局。像即住持,宝唯理体。(《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因为布施的发心不一样,所以必须要清晰分别供养的性质。一般而言,“宝”可以通指“三宝”,但是在这里所说的“宝”是别指。“像”是别指住持三宝,即佛像、经卷、剃发染衣等三宝物实体。“宝”是别指理体三宝,即五分法身、灭谛涅槃、学无学等修证的功德。住持三宝是事相上的,理体三宝是理上的。

言施佛宝者,置爪发塔中供养法身,法身常在世间故。若施法者分作二分,一分与经法,一分与诵经说法人。若施法宝,悬置塔中。若施僧宝,亦著塔中供养第一义谛僧。若施众僧者,凡圣俱取分。(《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初果已上号第一义僧,内凡已下名世俗僧。……此土道俗,不知像理受用不同。所施通泛,言无指的。止是住持,绝闻理宝矣。(《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在印度,各有佛、法、僧三宝的塔,信众的供养都分得很清楚,有供养住持三宝的,有供养理体三宝的,两种不能互用。

如果是供养佛宝,就放到佛塔里面供养佛的法身。如果是供养法宝,就放到法的塔里面,供养法的可以分作两份,一份供养佛法经典,另一份供养给诵经说法的人。僧宝是指第一义谛僧,证初果以上可以称为第一义谛僧,内凡以下叫世俗僧。如果供养僧宝,也要置于塔中供养。如果供养众僧,圣僧和凡夫僧都能分取。

然而,事实上佛法从印度传入中国后,我们对于事相上的三宝和理体上的三宝都已经分不清了,只有住持三宝。所以这种互用我们只是简单了解一下。

 

四、一一物互

一一互者,此与当分不同。如佛一种当分,乃对余佛明之,此门即就一佛自辨。(《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一一物互即随相互,与当分互不同,它的内涵更深入一层。当分互是指在同一种类的三宝物之间,如佛与佛之间进行互用。随相互则是指在一件三宝物的内部,如一尊佛的内部分辨它的互用,所以更加细致深入一些。

在三宝物(佛物、法物、僧物)的随相互用中,我们先讲佛物,包括佛受用物、属佛物、供佛物和献佛物四种佛物的随相互用。

一佛受用物,不得互转。谓堂宇、衣服、床帐等物,曾经佛用者,著塔中供养,不得互易,如前《宝梁经》说。《五百问事》云,不得卖佛身上缯,与佛作衣。(《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佛受用物是指佛受用过的东西,比如佛身上的衣服、佛的宝盖、佛下的台座,乃至佛的殿堂,这些都是佛受用物。佛受用过的东西,都要放在塔里面供养,不能做别的用途。所以在《五百问》经上说,不得卖佛的缯盖给佛做衣服。缯盖是佛受用物,不能互用。佛受用物是完全不能动的。

二施属佛物。《五百问》云,佛物得买取供养具供养。(《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属佛物是指属于佛所有,但不是佛直接受用的物品。比如佛的钱财、奴仆、牲畜、土地、花园、水果等,这些都是属佛物。使用属佛物可以灵活一些。《五百问》上说,可以用属佛物买供养之具来供佛。

《十诵》:以佛塔物出息,佛言听之。(《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十诵律》上说,把佛塔上的物品租借出去产生利息,佛是允许的。例如银行存款产生利息。但是属佛物不能用来投资,例如我们把佛的钱存在银行,有时候会做一些理财产品,但是只能做保本型的理财,可能回报率很低,但是一定要保本。不能购买不保本、高风险的理财产品,乃至于放高利贷,即使有所得,也属于邪受用,属于非法所得。而如果亏了,那就属于盗损。所以,把三宝的财守护好就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了,不必以这种冒风险的方式为三宝牟取利益,即使谋得利益也不是如法的事情。

《五百问》云,佛物不得移至他寺,犯弃。若众僧尽去,白僧,僧听将去,无罪。(《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五百问》经上说,佛物不能随便挪到其他的寺院,否则犯重罪。弃,是指根本罪,是重罪。如果寺院的僧众都离开了,没有人守护了,禀白僧众,僧众允许了,这时可以把佛像、佛的财物,带到其他寺院去,这种特殊情况下是可以的。

施军器应打坏,乐器许卖等。(《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供养给佛的军器,比如刀、枪、火箭、炮等,这是不能接受的,应该把它销毁,这是无罪的。如果有人向佛供养乐器,可以把它卖掉,放到佛的无尽财当中。

三供养佛物。《僧祇》:供养佛华多,听转卖买香灯。犹故多者,转卖著佛无尽财中。(《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供佛物是指供养佛的物品,比如佛前的香、灯、花、水果等,乃至于供桌,都属于供佛物。《僧祇律》上说,如果供养佛的鲜花很多,可以把多余的花卖掉来买香、灯。如果卖掉这些以后还是有很多剩余的花,这时可以再卖掉这些花,把卖得的钱放到佛的无尽财当中。同样的道理,寺院里其他的供佛物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处理。

《五百问》云,佛幡多,欲作余佛事者,得。施主不许,不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再如《五百问》上说,供佛的幡很多,想用来做别的佛事,这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施主不同意,就不能这样做,不能违背施主的发心。不只是不能违背施主发心,供养的物品有三个主,正主、本主、守护主,这三方面主人的发心都不能违背。佛物的正主就是佛,法物的正主是法,僧物的正主是僧。本主是指施主,如果把施主供养的东西拿走或损坏,是断施主的供养福、受用福,所以在施主这里结重罪。供佛物有守护主负责看守,供养物被偷,守护主要担责任,所以从守护主这里也要结罪。

准此回改作故,不转变本质。如《大论》云,如画作佛像,一以不好故坏,得福。一以恶心坏,便得罪也。(《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对供佛物进行如法的改造,但是不能转变供养物的本质。如《大智度论》里面说,如果画佛像的时候画得不太好,或者造佛像的时候造得不太好,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没表现出来,有损佛的庄严,这时可以把佛像毁掉重新画,重新造。这是以恭敬心毁坏,毁坏之后重新做好,得福。如果以恶心,比如贪财的心、瞋恨心、满不在乎的心毁坏供佛物,得罪。

供佛物,不能随意改变其用途性质。比如供花,花快谢了时,可以把花放在干净的地方,任其自然凋谢。不能把佛前的花拿到菩萨面前去供,也不能拿到自己办公室里去供,要让它自然坏灭,等到不能供了,再把它撤掉,否则就是断施主的供养福。

再比如佛前供的香,这也是供佛物。施主把香插到香炉里面供佛,我们不能一看香太多了,就把香拿出来,这是损施主的福。供香有供香的受用福、供养福,完整供养一支香的功德,和供养半支香的功德,和供养三分之一支香的功德是不一样的。供灯烛也是一个道理,所以知道了这些,我们在实际中要想办法把它做圆满。

四者献佛物。《律》云,供养佛塔食,治塔人得食。《善见》云,佛前献饭,侍佛比丘食之。若无比丘,白衣侍佛,亦得食。(《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献佛物就是供在佛前的饮食。供养在佛塔的饮食,治塔人,即佛的侍者,也称香灯师,可以受用这些饮食。《善见律》上说,佛前献的饭食,侍佛的比丘可以吃。如果没有比丘侍佛,是白衣在侍奉佛,那么侍奉佛的白衣也可以受用这些供养的饮食。

准此俗家佛盘,本不属佛,不劳设赎,言赎伪经。(《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当时存在一种误解,居士在家里面供佛的时候,有时会用一个盘子,端一盘水果供到佛前。这个水果是属于佛的,侍佛的居士可以受用,但是供佛的托盘是不是也属于佛呢?如果托盘属于佛,那想把托盘撤下来,是不是还得依照仪轨赎回来?这里要清楚,如果没有把托盘供养给佛的心,托盘便不属于佛,可直接取回。如果发心是水果和盘子全部供佛了,那托盘就属于佛了。

古记问云:若用常住僧食供佛,通彼用否?答:《法苑》云,后还入常住。(《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

古代的记载有问:如果用寺院的僧食来供佛,那佛的侍者是否可以受用这种饮食?答:僧食供完佛后回归常住就可以了。

如果供的饮食非常多,侍者、香灯师等是常住僧众委派的,把供的饮食归还给僧众比较合适。如果信众把饮食放到佛前,只是想暂时供一下,供完了再拿走,不是永远属于佛,这样的发心没有问题,取走时和香灯师说明一下即可。如果是发心供佛,而且供品彻底属于佛,这时候就不能供完再拿回来了,如果再拿回来,就属于偷盗了。

但是对于佛的侍者而言,信众供的饮食要过午才可以撤下来。不过午就还可以供,提前撤下来会有损施主的受用福、供养福,犯盗罪。所以一般的情况下,午时,春夏秋冬可能会有差别,有时可能不到十二点,有时可能十二点多,当然这个要准确去测的话,需要非常严谨。通常而言,就用十二点粗略地分一下。十二点到了,就可以撤下来了,因为佛是过午不食。万一没撤的话,倒没有盗罪,只是说有一些过失而已。

再看几种互用的情形。

如果施主捐钱是为了造佛像,结果我们用来造佛的殿堂,佛殿和佛像都属于佛的受用物,这属于受用物内部的互用。如果买作供具,则是受用物互用为供养物。如果用造佛像的钱,买鲜花来供佛,这属于受用物互用成了供养物,范围大了一些,罪过也重了一些。如果用造佛像的钱去为佛买地了,土地是属佛物,那就属于受用物互用为属佛物,罪过又重了一些。如果用造佛像的钱买礼品送人,那互用就更严重了,罪过也就更深了。

如果施主捐了造佛像的钱,本来是计划在这个地方建,结果在其他的地方建了,这也是属于受用物上的互用。一般情况下,承诺在什么地方建,就在什么地方建,这是不能随便改变的。

如果一开始想要用铜来建造佛像,结果施主捐完款之后,改用木头建造佛像,这就违背了施主的发心,属于受用物互用。

10.png

 

再说法物的随相互用。

次明法物,亦有四别。一法所受用,如箱函匮簏巾帖之属。本是经物,曾经置设,不可回改。余三得不,准上可知。(《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法物也分为四种,法受用物、属法物、供法物和献法物。第一种法的受用物,比如经本、装经的箱子、经函、经柜、法受用的巾帖、法师的讲经机等,都属于法的受用物。如果这些器物,信众供养时标心是永远供养法了,那就永远不能改变。乃至属法物、供法物、献法物,都是同样的道理。

虽然法是无情,但法也有主,所以不能忽视。

 

再说僧物的随相互用。

若房破坏,卖粗者以相治补。(《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对于僧物而言,如果房屋坏了,钱不够,可以卖掉粗陋的房屋的东西,用来帮助修补好一点的房屋,这是可以的。

《十诵勒伽》云:持此四方僧物,盗心度与余寺,吉罗。以还与僧,不犯重也。《僧祇》:若在近寺破,无卧具供养者,通结一界,彼此共用。(《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如果把这个寺院的东西拿到别的寺院去,犯轻罪,因为还是给僧众用,所以不犯重罪。如果事先做羯磨法和合,给是可以的,直接拿走那就是犯罪。《僧祇律》上说,如果附近有寺院比较破败,缺乏饮食、房舍,或者其他资生用品,怎么办呢?这时可以结一个大界,把两个寺院都划归到此界中,这样两边不用做羯磨法就可以通用僧物。

对供养的僧物分配不均,也是盗用现前现前僧物。在分配现前现前僧物的时候,觉得常住僧住得年头多,地位高一些,就多分一些,分好一点,其他人少分一些,分得差一些,乃至不分,这都是盗用,因为没有平均分配。

对供养的僧物遮止分配,也是盗现前现前僧物。例如只分给常住僧,不分给挂单僧。或者把供养僧堂、斋堂的钱用来建成僧寮了,这属于更细微的常住常住物之间的互用。信众供养僧众一人一件毛衣,结果给每人做了一件大褂,这是现前现前物的互用,属于更细微的互用了。

以上都是互用的罪过,分四种:第一是三宝物之间的互用,第二是三宝物中每一宝内部的互用,第三是像和宝,住持三宝和理体三宝之间的互用,第四是每一宝内部相同属性物品的互用,如每一尊佛内部的互用,又或者常住常住物内部的互用,十方常住物内部的互用,这是属于更细微的一种互用了。

互用三宝物很容易被忽视,人们往往会想,这又不是自己私用,不是为了自己,是好心,所以就不重视。实际上不管发心如何,行为上错了,也是有过失的,都是盗罪。典籍里有很多记载这方面的公案,我们列举两个。

先讲第一个公案。湖州某寺有某甲,寺里面建大悲殿,还差一些台阶石材。有一位姓潘的施主捐了二十两黄金,想帮助完成这件事。后来某甲想到东院的厕所还没有建好,非常不方便,于是就把这些石头用于建僧众的厕所了,解决比较急的问题。后来这位施主来了就问:“怎么还没有建好这个大殿呢?”某甲就说:“我已经给你做更好的功德了,以后再筹款完成石阶的事。”施主听了就很不高兴。后来某甲舍报之后,有一天,寺里某乙发癫狂,主事者没办法,就把他锁到一个房间里面去了。第二天早晨,某乙竟然自己就跑出来了。有人问他:“锁是谁给你解开的?”某乙就说是某甲给解开的。大家都很怀疑,认为他说谎。某甲不久就附在某乙的身上说话了:“他不是欺骗大家,真的是我。我因为误用大悲殿台阶石来做厕所,死后冥间常以大石头来压我,太痛苦了!还请你们赶快把台阶石取下来,洗干净归还到大悲殿去用,然后再集众为我诵《梵网经》,我的苦就解脱了。”徒辈就问某甲:“您为什么附在某乙身上呢?”某甲就说:“因为某乙发癫狂的缘故,他头上就没有大的光明了,我才得以借他之身传信,不然我受苦就没有期限了。”徒众就听命,把互用的石头取下来洗净,又归还到大悲殿去使用,并诵《梵网经》,某甲才离开。

这是一个犯互用罪的公案。虽然某甲好像也是一片好心,厕所那边比较急,先把供养的钱来做厕所,但是违背了施主的发心,同样得互用罪,要受地狱的果报。

再讲第二个公案。在汾州某寺,有一人某甲,富有智慧,善解律仪,有几百个门徒,在当时很有声望。在调露三年六月的时候,某甲患病,多日发出牛吼的声音,后来就舍报了。几天后的夜里,寺院里的某乙,忽然看到某甲过来了,形色非常憔悴,说:“我因为互用三宝物,现在受剧苦,想在您这乞一餐饮食。”又对某乙说:“其他的罪都还差一些,最重要的就是不能随便用常住物,多用一丝一毫都必须偿还。”当时还有一人某丙,学业和行持非常通达严谨。某甲就对某乙说:“在我们这一州人之中,只有某丙能够免除这些罪过,其他的人都免不了受地狱果报。”又说某寺有一人某丁,也互用三宝物,不久就要受此罪报。

看到这些互用的果报,我们就要小心。感觉自己好像没犯偷盗,实际上有一点点这种因缘,就有可能犯罪。所以说,对于根本戒要特别谨慎。这是互用。

                                                 (待续)

9.png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我身边的因果故事
下一篇:净土苑景观图展之出坡采茶、挖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