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与戒杀并进 生命与慧命齐光——一位东林义工的自白

净土杂志  2023-01-19  点击  次  

1.png

念佛与戒杀并进 生命与慧命齐光

               ——一位东林义工的自白

《净土》2021年第3期    文/妙成口述 妙觉整理


杀生捕鱼的前半生

末学妙成,今年四十岁,家是吉林通化的。二十多年前,我叔开了一个饭店,我给当采购员。那时候,我每天拿着钱出去采购,买青菜,还有鸡呀,鱼呀,肉呀什么的。每次光鸡就买五六只,有时候买七八只,还买兔子,都是买活的。买回来以后,就放在笼子里。客人来了以后就亲自点,说要哪只鸡,我就杀哪只,杀完了以后还剁成一块一块的。客人说要哪只兔子,我就杀哪只,要把兔子皮活生生地扒下来。就这样,我一干就是两年多。

那时候,我身上杀气太重了,鸡看到我就吓得乱蹦。有一次骑自行车过马路,冬天路上有冰,我被一辆出租车撞出五六米远,当时就昏过去了。这是我在饭店干了一年多时发生的事。

后来我就不在饭店干了,朝我叔借了五百块钱,到青岛捕鱼。那时候跟着船出海捕鱼,出一次海要两个多月。捕一网鱼就是一两千斤,有的时候一网能捕四五千斤,甚至五六千斤,一天能捕一网到三网。

干了一两年的时候,就出事了。当时海上六七级风,我掌网,下网的时候掉进海里了。船停下来,螺旋桨叶子还在动,我也不会水,脑袋顶着船底,手扒着绳子,绳子正好缠在叶子上,被叶子打到的话我就完了。好在螺旋桨叶子把绳子打断了,人们趁势就把我捞上去了。那一次,我喝了好多海水,也算是死里逃生。

还有一次下网的时候,我们被一条船迎面撞上,差点就沉了。海上七八级风,我们总是三四十只船搭帮跑,遇到情况时可以互相照应。有时候我们回道的时候,跑着跑着,一个大浪打过来,旁边的船就不见了,沉了,根本没有办法营救。

在船上捕鱼的时候,有一个二十一岁的山东小伙,我们一起干了二十来天。小伙人挺好的,还没有对象,干着干着人就不见了。船上条件艰苦,上厕所得把着栏杆,把不好就掉海里了。他掉下去的时候,我们都在干活,都不知道,结果找人找不到了。

后来我在威海石岛也干过,跟着收货船出海去太平洋。船很大,一百多米长,十几米宽。去北太平洋,天很冷,夏天都得穿棉袄,出去一次就得两个月时间。别人捕的鱼我们收回来,他们需要什么,烟、酒、吃的,我们给他们送。干了五六年,后来嫌这边挣钱太少,就去浙江了。

2.png

在浙江舟山大巨岛干的时候,我还是负责捕捞。船很大,网也很大,一条船有十五六个网兜。捕鱼时,一网下去就是五六千斤,甚至七八千斤。我们一天下网两三次,顺着潮水捂鱼,大网一头进鱼,一头收鱼。

有一次出海,下午三四点钟,有一个拉油的大货轮迎头撞来,我们差点翻船,船都被撞漏了。我们船上有的人跑到大货轮上去,大货轮往下放救生艇,我们也上去了。我这样在浙江又干了五六年。

 

我亏欠父亲的太多

我在青岛捕鱼的时候,我爸就老有病。他一有病就想我,我就得回家,治病,拿钱。我也是个不孝之子,从小就整天和我爸吵架。佛陀告诉我们,人与人之间有四种缘分:讨债、还债、报恩、报怨。我们天天吵架,我爸,我哥,还有我,三个人没有一顿饭不吵架的。我五六岁时就没有了母亲,她是得出血热没的,我爸一个人把我们哥俩拉扯大。一年到头,我爸天天给我做饭,我却反过来顶撞我爸,这样福报消得很快的。

还有就是杀业消福报也很快,我总也攒不住钱。我爸老是有病,需要钱,我自己也花,工资虽然不低,可就是攒不住钱。钱放在手里就浑身不自在,一花掉就好受了,这些年都是这样,造杀业挣来的钱攒不住。

我爸后来得癌症了,腿瘦得就像手腕一样细,他经常念叨着我怎么还不回来。我当时不在家,知道他得癌症了,那时也没有学佛,就想人早晚得死,何必在家呆着,我得出去挣钱,还去捕鱼去,就没有管我爸。我爸临终前一直念叨我,怎么还没有回来。他把好吃的都放在冰箱里冻着,很挂念我。现在学佛了就懂了,以前杀生、顶撞老人、惹老人生气,这都是不孝顺,都消自己的福报。后来我爸去世了,那天是农历十一月初三,正好是我的生日。我出海回来,知道我爸走了,就给我哥打了五千块钱。

我爸去世以后,我的眼睛就不行了,三五米远的东西都看不清楚。从浙江回去以后,感觉自己要死了。眼睛看不到,坐也坐不住,腰部像是被人掐着,胸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气上不来。小便也不通畅,憋得难受,生不如死。头还疼得要命,剃了光头以后,发现头上有一个圆圈的痕迹,就像孙悟空头上戴的金箍一样。

 

来到东林寺做义工

后来我就找人看病,对方说我去寺院干三年活就好了。我就去附近的一个小寺院,在那里呆了一个月,但是觉得不是很相应。后来就去了当地另一个寺院,在那里干各种杂活,劈柴,抹灰,建塔,什么活都干,眼睛也好了一些。在寺院念佛的时候,念着念着,浑身往外散发鱼腥味,周围的人都能闻到。我原来捕鱼,而且天天吃鱼,几乎没有一顿不吃鱼。后来就遇到一位吉林四平的师兄,他是在东林寺受的菩萨戒,就劝我来东林寺。

2019年,我就来到了东林祖庭,在善行组做义工。在善行组做了一段时间,后来去了护生会。刚来的时候,我就像一个死人,脸色很不好,腰、胳膊、肩膀都疼得要命,眼睛也没有完全好。夏天别人穿短袖,我都得穿棉袄,还穿着高帮大皮靴子,就这样还是感觉冷得不行。

3.png

在祖庭,早晚课只要有时间我就参加。每天早上,我三点钟就起来,早课之前提前进念佛堂去拜佛,每次拜一个小时左右。拜了一段时间,就往外吐黑色的痰,像煤渣一样,我就用纸巾接着。有时候每拜三四拜,就吐一口黑痰,那时候纸巾用得特别快,有时候一天就得用一包。以前捕鱼时要弯腰捡鱼,每天一干就是十七八个小时,腰长期佝偻着,已经直不起来了。结果在祖庭拜佛时,把腰和腿的筋脉都打通了,腰间盘突出和类风湿性关节炎都好了。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念佛加上拜佛,还有干活,我的病都慢慢好了,包括眼睛。

不是有那句话吗,减食为汤药。在祖庭,我一直坚持过午不食。从遇到佛法开始,只在去的第一个寺院吃了几顿晚饭,后面就不吃了。在祖庭平时有时间的时候,也会受八关斋戒。以前我肚子很大,就像怀孕了一样。坚持过午不食以后,肚子也下去了,人也清爽多了。

在祖庭这里,感觉太殊胜了,磁场太好了,和外边完全是两个世界。在这里呆了两年多,现在我对外面世界的东西,不管什么,像财色名食睡,这些都看淡了。来了,我就喜欢干活,踏踏实实地干。

感恩东林寺这些师父和师兄,让我存活下来。在善行组的时候,不论是放生还是买菜,我都跟着去。在护生会,除了买生、放生,还有扶贫,我都跟着参加。在护生会有空闲的时候,我就去别的堂口帮忙干活,护生会的师父慈悲,也支持我干活。像寺院绿化、斋堂打饭,还有其他杂活,我都跟着干。这两年半的时间,我一直都在干活。

 

知苦畏苦方能了苦

平时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为三宝做事,我就想着多干点,等老了就干不动了。从十几岁做采购时起,我已经“死”了好多次了。有一次在东北老家,睡觉时开电褥子,后来就着火了,被子也着了,满屋子都是烟,差点没把我烧死。还有一次骑摩托车出事,也侥幸捡回一条命。另外就是刚学佛时,有一次肚子疼得要命,浑身淌汗,不管坐着还是躺着,都疼得要命,就差满地打滚了。师父慈悲,就为我写了一个超度牌位,第二天我终于好了。因为自己是从死亡边缘走过来的,所以感触很深。我2019年来祖庭,同年秋季就在这里受了菩萨戒,因为自己说不定哪天就死了,黄泉路上无老少啊!

以前杀害了太多众生,我在这里做一切事,都当是还债,我不仅欠被我杀害的众生的,也欠三宝的。除了在念佛堂集体回向,我自己每天还有一个单独的回向:“弟子妙成,把今天念佛拜佛以及所做一切功德,回向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回向我的父母师长、冤亲债主、累生累世所杀害的一切众生,解冤释结,早日往生极乐。也回向给东林寺所有师父、龙天护法、护法善神、内外所有居士菩萨、建寺过程中伤害的一切众生,解冤释结,离苦得乐,早生极乐。也回向世界和平,灾难不起,人心向善,一切善愿,悉皆成办!”

以前我的瞋恨心很重,有时候和别人吵架,气得我自己肚子疼。刚来祖庭的时候也是这样,杀业重,瞋恨心重,身上充满戾气,感觉走路也重,睡觉翻身也重,什么都重。不管是走路还是拜佛,都感觉累死了。拜佛拜五六拜,就累得喘不过来气,不想拜了。后来就是坚持再坚持,慢慢就好了。现在走路都轻飘飘的,像有武功一样,也不累。身体变柔软了,心也变柔软了,也没有那么强的瞋恨心了。别人说我哪里做得不对了,我能反观自己了。别人说我,我就感恩他,不然自己的毛病找不出来。别人帮我把毛病改掉,是在成就我,都是我的善知识,所以我感恩他们。现在我知道因果很可怕,惹别人生烦恼的时候会结恶缘,我们向人家忏悔,人家会原谅我们,不然怨气会越积越深。

4.png

我感觉人生很苦,生老病死,多苦啊!我出生在穷苦人家,那时候连饭都吃不上,从小就杀鸡打蛇,吃蛇肉,杀业太重了。后来有好几次做恶梦,都是念佛念醒了。仔细想想,晚上睡着了,也许第二天就起不来了,所以很可怕,修行不能等。我喜欢助念,平时寺院只要有助念,我都参加,感觉挺好,念佛念得人很清净。记得一位比丘尼师父,走的时候特别好,脸红扑扑的,很让人羡慕。

 

造下那么深重的恶业,如果不是遇到佛法,也许我早就死了。遇到佛法以后,连坐火车的时候都能遇到学佛的人。特别感恩三宝,感恩祖庭的师父和师兄们,大家都是我的善知识。真心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深信因果,断恶修善,好好念佛,往生极乐!

南无阿弥陀佛!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一位患白血病男孩妈妈的口述
下一篇:疾病以减食为汤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