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四

净土杂志  2023-02-13  点击  次  

1.png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二十四

《净土》2021年第3期   文/释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我们继续讲盗戒。三宝物的盗戒有盗用、互用、出贷瞻待,这一节我们讲出贷和瞻待。

 

三、出贷

出贷,是暂时借用的意思,三宝物的借用属于出贷。

《僧祇》:塔僧二物互贷,分明券记,某时贷,某时还。若知事交代,当于僧中读疏,分明唱记,付嘱后人。违者结犯。(《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一违此教,理须得吉。一不还三宝,随物结犯。(《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在《僧祇律》上说,佛塔物和僧物之间互相借用时,例如僧物比较少的情况下,佛物那边比较多,可以借。但是借的时候,一定要把借据写清楚,什么时候借的,什么时候当还,借多少,谁借的,这些要写清楚。而且在知事相互交接的时候,要在僧众中把借据疏文读出来,让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有这个程序,就要结罪。

为什么呢?一方面是因为违犯教律,结轻罪;另一方面是因为借据不清晰,日后如果忘记归还,就犯了盗罪。所以要注意这个问题,三宝物之间互贷,一定要写清楚借据,并及时归还。

这有一个公案:某甲住在天台山国清寺,有一次借给某乙十端布匹,但是某乙始终没有还。后来某甲死后,投生到本寺做奴仆,而且背上有自己前世的名字。某乙也投生到本寺做奴仆,背上也有自己前世的名字。

这都是世间显现的一些相啊,让大家知道因果可畏。所以,从这可以看出来,守护人向外借出东西,是有收回的责任的。把东西借出去,如果没有收回来,守护人要赔偿。为什么说守护人也有责任呢?如果三宝物有人守护,你偷了东西,要向守护人结罪,你欠守护人的。而守护人没有守护好三宝物,也是犯盗。像这则公案中,借用人没有归还布匹,守护人既没有讨还,也没有赔偿,两个人都有罪,所以后世就来寺院做奴仆还债。

《十诵》《僧祇》:塔物出息取利,还著塔物无尽财中。佛物出息,还著佛无尽财中。拟供养塔等。僧物文中例同,不得干杂。(《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西竺三宝,各有无尽财。谓常存供养,滋生不竭故。(《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在《十诵律》《僧祇律》上都说,把佛塔的物品借出去,获取的租金或者利息,还是要放在塔物的无尽财当中。佛物借出后得到的利息,还是得放回到佛的无尽财当中。放在塔物的无尽财中,是为了供养塔。放在佛的无尽财中,是为了供养佛。对于僧物也是这样,不能相乱。

在古印度,三宝各有自己的无尽财。无尽财,就是常存供养,滋生不竭的意思。

《十诵》:别人得贷塔僧物,若死,计直,输还塔僧。《善见》:又得贷借僧财物作私房。《善生经》:病人贷三宝物,十倍还之。余不病者,理无辄贷,与律不同。(《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十诵律》上说,比丘可以借佛物、僧物。“别人”是指单个的人,不是指僧团,而是指比丘个人。比丘借了佛物、僧物要还,如果到死都没还,也要按所借物的价值为他偿还。若不能偿还,就是欠债,后世还要还的。《善见律》上说,可以贷借僧的财物做私人的房子。但是类似问题,在经上是怎么说的呢?《善生经》上说,如果病人借三宝物,以后要十倍去还。如果没有病,就不能随便借三宝物。

《五百问》云:佛物人贷,子息自用,同坏法身。若有施佛牛奴,不得受用及卖易之。(《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五百问》上说:佛的财物如果借出去有利息,这些利息私人不可以用,乃至僧团都不可以用,私用的罪过如同破坏法身。如果有人供养给佛牛、马,乃至奴仆,这都是属于佛的,私人都不可以使用,也不可以卖掉。

还有,像三宝的钱存在银行里所生的利息,也是属于三宝所有,佛归佛,法归法,僧归僧,因为这是由三宝的资财所产生的。有些时候,银行在过年过节还会送一些礼品,像雨伞、金卡,或是其他纪念品,这也都是三宝物所滋生出来的利益,还是归三宝所有,不属于私人,不能随便私用,也不能随便拿来送人。

这是出贷三宝物。


四、瞻待

第四项,瞻待道俗法。

瞻待就是招待、对待。对于怎样用三宝物来招待道人和俗人,如何对待、该不该给予、怎么给予、该给予多少等问题,我们来学习一下。

 

沓婆为僧知事,僧以十方现前所得衣赏之。(《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沓婆尊者是阿罗汉,他发心为僧团做知事,为僧众服务。以这个因缘,僧众把属于十方现前物的衣物赏给他,这是一个如法的应用。

总体来说,僧团在利养方面是平均分配的,但有些在分配次序上,按照礼法还是有先后。虽然以平均为原则,但是有些东西,比如说寮房,有朝阳的,有朝阴的,东西有好一点的,有差一点的,这些事物还是自然会产生差别。这时候从尊重德行方面考虑,从上座开始,上座选完了,中座再选,中座选完了,下座再选,按戒腊次第来选。这种分别是一种正分别,引导大家向道,有德行的比丘都值得我们尊重。

《五分》:若白衣入寺,僧不与食,便起嫌心,佛言应与,便持恶器盛食与之。又生嫌心,佛言以好器与之。此谓悠悠俗人见僧过者。若在家二众及识达俗士,须说福食难消,非为悭吝。(《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五分律》上说,白衣来到寺院,因为僧众不给饮食,因此生起嫌恨心,佛说这时可以给他一些,用差一点的器皿盛饭给他。如果这时白衣依然怀有嫌恨,佛说再拿好一些的器皿盛饭给他吃。这是对待爱见僧过失的悠悠俗人的方式,实在不行就给点,避免他诽谤三宝,诽谤的罪更加惨痛。

对于在家的二众居士,或者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俗士,则要换一种对待方式。这时候要跟他说,福田僧的饮食,俗众是难以消受的,不能随便受用,不是说我们悭吝不给他饮食。如果他们有因缘在这住一下,懂得给钱补偿,也是可以受用的。

所以,给白衣饮食,还是采取被动一点的做法好一些。为了避免对方生诽谤心,实在不行了,也只好给一些。能给一分就不要给两分,能给两分就不要给三分,避免他欠僧债务太多。

《十诵》:供给国王大臣薪火灯烛,听辄用十九钱,不须白僧。若更索者,白僧给之。(《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十诵律》上说,对于国王大臣,又要采用不同的方式对待。因为国王大臣对护持佛法,可能会起很大的积极作用,也可能会起很大的消极作用。所以律上有规定,为国王大臣供给薪火灯烛等物品时,允许用十九钱,而不用向僧众禀白。如果有更多的需要,那就要向僧众禀白,经允许后才可以。也就是说,在特定情况下,招待国王大臣是有开缘的,因为佛法还需要这些有力量的人来护持。

恶贼来至,随时将拟,不限多少。《僧祇》:若恶贼、檀越、工匠乃至国王大臣,有力能损益者,应与饮食。《多论》云:能损者与之。有益者不合,即是污家。若彼此知法,如律亦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如果恶贼闯入寺院索要钱财,不给的话,他就要把佛塔砸了、拆了。如果抵挡不了恶贼,可以从佛的财物里拿出一些给他,这是如法的。如果不给他钱,他就要把僧寮拆了、烧了,那就从僧的财物里拿出一些给他。如果不给他钱,他就要把法堂烧了,那就从法的无尽财里拿出一些给他。这是针对恶贼,当然能少给就少给,实在不行多给一点也没关系。

《僧祇律》上说,对于恶贼、檀越、工匠乃至国王大臣,这些有力量对常住造成损害或带来利益的人,都可以给饮食。此外,在《萨婆多论》上有另外一种说法。《萨婆多论》上说,对于可能给常住造成损害的人,可以给他一些东西。对于可能给常住带来利益的人,不应该给。为什么呢?如果给的话,会犯污家之罪。污家,属于出家人的罪。如果觉得这个人可能以后会对常住有利,所以现在就先布施给他,为了让他以后护持我们,这样做就没有原则了。所以《南山律》还是取《萨婆多论》的这种基本的知见:对常住有损伤的,实在不得已,可以给。对常住有利益的,不要轻易去给。如果常住和受用财物的人,彼此都懂法,依律而行则是可以的。

俗知僧物难消,必无虚受。僧知污家非法,必无妄与。但有缘须给,微亦通之。(《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为什么呢?俗士如果懂得法,自然知道僧物难消,所以不会随意接受。即使接受,他也不会白白纳受,可能都会给点钱作为补偿。僧人如果懂得法,自然知道把常住的东西随便送人,会犯污家之罪,就不会随便给。当然,特殊因缘下有必要的话,稍稍给一点也是可以的。

《十诵》:病人索僧贵药,听与两钱半价。(《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十诵律》上说,病人向僧众来索要贵重药品,僧众最多给价值两钱半的药品,这样做是如法的。

如果白衣为僧团做事,比如给僧众做饭,给僧众盖房子,这可以从僧众的财物里拿出钱给他作为工资。如果给佛来干活,就从佛的钱里面给。如果给法来干活,盖法堂、藏经楼,那就从法的钱里面给。如果白衣虽然在寺院里住着,但不是直接为佛法僧工作,那就不能用三宝的钱物给他作为工资或奖金。现在有的寺院还有一些基金会,所以寺院里面为白衣服务的一些事业,都是以基金会的名义来发工资的,不是以三宝的名义来发的。

《十诵》:客作人雇得全日,卒遇难缘,不得如契者,佛令量工与之。(《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

《十诵律》上说,如果雇用工人做事,本来约定好是工作全天,结果遇到一些特殊因缘,比如下雨了,工人只做了半天,与最初的契约不相符,这时候怎么办呢?佛令根据工人的工作量付工钱。这时就付半天的工钱,不能多给,也不能克扣,多给或克扣都是犯盗。

按以上的道理来论,如果白衣在寺院里住,使用僧团的房舍、卧具等耐用品,特殊因缘下暂时用一用也是可以的。如果长时间使用,对这些耐用品会产生损耗,所以不能白用。可以为寺院做点事,或者可以补偿点钱,总之不能亏欠常住的。

乃至白衣在寺院里工作领薪水,也要心存敬畏。如果利用上班时间进行个人的修行活动,或者离开工作岗位去听法,或者参加昼夜经行、佛七等,没有付出劳动,却拿了一天的工资,这种情况应该从自己的薪金里拿出一部分,放到功德箱里,不要犯盗用。如果在工作岗位上,工作任务已经完成了,这时诵诵经、念念佛也是可以的,只要不影响正常工作就行。但是有些工作可做多可做少,这个自己要搞清楚。乃至迟到早退也是如此,上班时间就要为常住工作,这是属于常住的时间,迟到早退也是亏欠常住,这些都要谨小慎微。

寺院的一些管理人员管理下属时,也要看护好,要负责任,奖罚分明。如果工作人员自己没请假,管理人员很随意地给假,该扣的钱也不扣,这些情况,管理人员都有责任。

所以说:“众僧良福田,亦是蒺藜园。”僧众是很好的福田,同时也是个蒺藜园。蒺藜,就是野地里生长的一种带刺的植物,上面都是刺,就像是海胆一样的。众生对待僧众,随着用心的不同,福祸的差别也很大,就好比良田与蒺藜园的差别。所以在寺院修福容易,造罪也容易。

僧物是指僧团物,比丘物是指比丘个人的物品。僧物或者比丘物,随意送给白衣也是不如法的。以前我们也讲过,对于出家菩萨的布施有四种,可以布施笔、墨、纸、法。这是指普通的笔、墨、纸,作为众生抄经学法用的。如果是昂贵的金笔,那可能就不行了。比丘是没有财布施这一项的,所以不能把别人供养的财物转送给白衣。对于白衣而言,虽然师父给的不算犯盗,但由于是福田之物,白衣是不能随便受用的。所以师父给东西不要轻易拿,即使是盛情难却,拿了就赶快补偿,再供养三宝,那就比较圆融了。

还有一种情况也要注意。僧众代表寺院,同外边的单位进行业务往来,乃至购买东西,要心存公正。如果收受贿赂,亏损常住,就属于犯盗。即使不亏损常住,也不可以收取别人的礼品。为什么呢?一方面,这些东西属于不清净之物,你收了别人的东西,对对方就多了一分关照,少了一分公正。另一方面,这些利养也是因常住所产生的利益,不是因为你所产生的利益,它始终是归常住所有。对于对方而言,如果我们利用机巧,亏损了白衣,即使常住得到利益了,也是犯盗。所以代表常住做事,要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去做,这是和佛的平等心相应的,否则损伤哪头都是犯盗。

 3.png


以上,我们把盗戒里面三宝物的盗用、互用、出贷和瞻待这四个方面讲述了一下。盗戒中的三宝物比较复杂,如果深入去讲,也是千变万化。掌握好原则,在实际当中应用的时候,还要根据具体的情况去分析对待。总之,持戒的原则是“憖(yìn,宁肯)失之板,毋失之圆”。宁肯持得很古板,也不要妄求圆融自在,片面地追求圆融自在,就容易产生更多的过失了。

(待续)


9.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放鳖延寿
下一篇:净土苑景观图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