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活动

当前位置:主页 > 实修活动 > 昼夜经行 >

持此伽陀不死药 终会炼就无量寿

时间:2018-07-17 08:18来源:东林寺文宣部 作者:文宣部 点击:

 

——2018年7月昼夜经行圆满

导言: “念佛一法,如阿伽陀药。梵语阿伽陀,华言普生,亦云总治,以普生总治一切病故。”——印光大师


2018年7月12日,东林寺每月一次的昼夜经行如期举行。法会由本通法师主法,兴琳法师任班首,常悟法师和德京法师监香。下午2时30分,1200余缁白二众齐聚青莲念佛堂,法会庄严开场。



 

仲夏,念佛堂外暑热难耐!

念佛堂里,引磬声起,清、畅、哀、亮的东林佛号立刻由心而呼唤,众人以出离心作大清凉,誓愿冲出热恼火宅!


大安法师曾说:“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五浊恶世,身心不健康,身心污染,这是正常的。可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病人,我们才要找大医王。”


念佛堂的一些人,虽然疾病缠绵,却痛念身为苦本,极生厌离。这些净业行人以病为苦本,以六字洪名为药,誓求出离成佛度众生。


一句阿弥陀,是不死药,可化朽为奇,得无量光寿。

昔昙鸾大师,遇菩提流支大师,问:“佛道有长生乎?能却老为不死乎?”菩提流支大师答曰:“长生不死,吾佛道也。”给他一卷《十六观经》,说:“这是我金仙氏之长生也!”昙鸾大师深信不疑,专修《观经》。“虽寒暑之变,疾病之来,亦不懈怠”。一日,忽然对弟子说:“地狱诸苦,不可以不惧。九品净业,不可以不修。”就令弟子高声念阿弥陀佛,自己则向着西方闭目叩头而亡。当时的僧俗二众,都听到了管弦丝竹之声,从西而来,良久才停止。


“要识神仙非不死,须知净土始长生。”“为什么西方净土才能‘始长生’呢?由于西方极乐世界是由阿弥陀佛清净愿心所流现出来的,那是涅槃境界,它不是妄心里面流现出来的,所以只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寿命无量无边阿僧祇劫,而且它离开轮回了,叫‘三界无复生、六道无复往。’这个寿命是无量寿。”


古人亦妙语云:“胜大敌者,那罗延身;销大毒者,伽陀妙药。”


凌晨,念佛堂里的勇士们,披精进铠甲,专心执持名号,与身体的种种疲倦、困顿做顽强抗争。

虽有人昏沉,但生死大事何曾离心头?几时不化凡为圣,何可罢休!心随境转,即是凡夫;心能转境,即名圣贤。一心要治生死大病的净业行人,誓将这旷野大战进行到底。


要究竟不死,唯有去极乐。建立了这个前提,念佛就在消很大的业障,身心就得到相当的安宁,有佛光的注照,提升着免疫系统,乃至那些难治的绝症也能治好。

“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畏死后堕落三途恶道。则佛念自纯,净业自成。一切尘境,自不能夺其正念矣。”


六字洪名,不朽灵丹,入心即化,心旷神怡……看净业行人一心系念佛号、忘却身心尘劳之情状,便可知,“饥餐一粒伽陀药,心地调和倚石头。”


带业往生之甘露法门,可叫人将百劫千生无量业债一朝赖尽,这谋算,岂不便宜?




凡夫为身所累,障碍重重,昏沉、掉举,可当念佛堂里有人真把这句佛号真正念进去了,却不仅不昏沉,还很清醒;不仅不疲劳,还很轻松。他们步子和佛号统一,深吸气到腹部,“虚其心、实其腹”,气沉丹田,把腹部的生命能量调动起来,脉络、气血畅通。他们更得到了阿弥陀佛大药王的加持,很多病都治好了。

对于东林佛号具有的不可思议的功德妙用,念佛堂里的大众慢慢体会着,慢慢融入弥陀的光明,体会着无边的加持。


克服重重障碍,经过一晚拼力念佛,念佛堂里的勇士们迎来了清晨。

阳光洒在念佛人脸上。




游云遮日终散却,万道金光忽然射入念佛堂。

二十四小时的精进念佛,每一声佛号都具有莫大意义,

精进行者们胜利在望,疲惫顿忘,纷纷举目,心向光明!




有一位宁夏银川的老居士,已是耄耋之年,身受老苦,却屋漏偏遭连夜雨,一跤跌倒,右腿粉碎性骨折。去医院打进几根钢钉,断腿接起,竟就来参加二十四小时经行,一心只为求往生。

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全凭一条打了钢钉的断腿支撑,老居士每走一步,好的那条左腿居然沉重如灌铅,步履维艰,全身重力不得已,非要全压于残腿!

这等滋味,唯个中人方能体会。

若非信愿坚固,求归心切,那一番剧痛怎吃得住?

“人生在世,皆不能免疾病死亡之苦。当此等苦事发现之时,唯有放下万缘,一心念南无阿弥陀佛。”“然不可求病速愈,只可求速往生。求病愈,若寿尽,便不得往生。求往生,若寿未尽,则速得痊愈。”




“娑婆界上光阴短,极乐知经几劫春! 净土真为不死乡,云霞影里望残阳。”

尊重己灵者,当求不死药,当得无量寿。




念佛人,于殷切持名中终炼就固若金刚之信愿,临终文成印坏时,娑婆肉身坏灭,神识却入莲苞,去往西方,花开见佛悟无生,一生勤苦方不负。




13日下午3时,经行结束,满载收获的大众将功德普回向一切法界有情往生西方,法会圆满。

(责任编辑:admin3)

------分隔线----------------------------

净土杂志

  •  
  • 2017年第6期
  •  

《净土》2017年第6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