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活动

当前位置:主页 > 实修活动 > 昼夜经行 >

庐山东林寺2019年10月昼夜经行法会圆满

时间:2019-10-15 15:45来源:东林寺文宣部 作者:东林寺文宣部 点击:

2019年10月12日至13日,四众弟子齐集庐山东林寺祖庭,参加本年度第二次24小时经行法会。本次经行法会由大安大和尚主法,体空首座任班首,钦学法师和会同法师任监香。


自2019年起,东林寺昼夜经行法会只在每年的5月和10月举行。这是本年度第二次昼夜经行法会。

刚刚过去的十一精进佛七所带来的法喜尚在一张张面庞上洋溢,紧接着又迎来了这一场期许已久的法筵,人们的喜悦溢于言表。对这次昼夜经行的重视,从人们的语言、神情和行动中就可以看出。有不少“新人”在向“过来人”认真咨询:请问师兄,我如何才能方法得当地顺利“通关”,走下这24小时?而以往参加过的人则神采飞扬、踌躇满志,热心分享经验。

“这24小时如何走下来呢?很多人说靠毅力,这固然是一方面,但我觉得最主要还是一心归命阿弥陀佛,需要仰靠佛力的加被,才能够轻松顺利地坚持下来。”

“我是在每次经行前郑重其事地祈求阿弥陀佛加持,并且发愿无论如何都不出念佛堂,死也死在念佛堂里,正好这么多人可以助念,就有点像印光大师说的那种,‘必以死期败烈,哀求佛慈加被’!”

“我是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有意识地调节饮食,12号早上和中午过斋时避免太稀和太咸的食物,以免经行中内急或者口渴,我觉得在对阿弥陀佛具备信心的前提下,这样的小细节也是需要注意的,总之我是会认真对待,首先从心态上重视,会要求自己去追求最好的结果。否则,如果一开始就抱轻乎之心,中间就很可能稍微经历一点考验就放弃,最后的效果可能就不理想。”这是一些有过昼夜经行经历的念佛人谈的。

在离法会开始还有一两个小时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聚在了青莲念佛堂,四个版块基本排满。

他们中的有一些是本寺义工或江西本地人,但更多是从四面八方专门赶过来、计划好要将十一佛七和昼夜经行“一气呵成”,基本都是平时忙于世俗的工作和生活,却心系祖庭,对这里的各项法会充满向往,所以尽可能做最理想的安排。而这也恰是东林常住将一年两次昼夜经行分别安排在五一和十一的良苦用心。




12日下午15时,四众弟子齐聚青莲念佛堂,在悦众师父敲响法器、维那起腔后,大家齐唱《赞佛偈》,经行法会正式开始。


“南无阿弥陀佛……”

经行队伍中无论白发苍苍者,还是风华正茂者,神情所透露出的那份归于自心的沉静都如出一辙。在这个娑婆世界里,每一位众生都是流浪无依的孤儿,唯有走向阿弥陀佛的光明怀抱,融入这位法界慈父的光明大愿海者,才是苦海中的幸运儿。


时不时有人眼角渗出泪水。

大安法师在讲解东林佛号时曾开示过:

“调心要跟阿弥陀佛的心相应。要理解阿弥陀佛的心是大慈悲心。阿弥陀佛十劫以来怜念众生,像慈母思念子女一样思念我们这些轮回三界的苦恼的众生,所以我们这些三界的浪子,要以如子忆母的心去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它就能相应。

那这里就要至诚恳切!就得要有一种悲感,为了表达这个心,就要有一种抑扬顿挫的调子出来。

第一句,重音放在‘南无’上,就要唱出我们在生死旷野当中寻找一种救助力量那样的渴望——‘南无’。

第二句,重音放在‘阿弥’上,在苦苦寻觅的过程当中,我终于找到了:原来拯救的力量就在阿弥陀佛那里!要唱出找到阿弥陀佛的这份欢欣。

第三句,重音放在‘陀’字上,是要表达:当我找到阿弥陀佛的时候,原来我跟阿弥陀佛是同体的,我就在弥陀的心中呼唤,阿弥陀佛就在我心中拯救,每一句佛号呼应是同时的。这样就会唱出同体感的那份安乐。

第四句,重音又放在‘阿弥’上,当我们视为跟阿弥陀佛同体的时候,回光反照,原来我能念的心就是阿弥陀佛,要唱出这份自性弥陀的自信、自肯、自尊的感觉。

东林佛号就是第一句向外的寻找,和第四句向内心的回归,构成一个结构组,不断循环。

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会把那种清、畅、哀、亮、微、妙、和、雅的宗教情怀抒发出来。当我们把那种哀亮、悲喜感唱出来的时候,就可以跟弥陀名号的功德相应。”


很多人都说唱东林佛号“特别有感觉”,是一种和阿弥陀佛贴心的感觉,是浪子归家想流泪的感觉。这次法会中也有人说自己第一次唱东林佛号,却莫名奇妙地潸然泪下,不能自已。许多人也说到一个共同的感受:这个五浊恶世实在太苦了,什么都是梦幻泡影,却只因为肩负着家庭等无法推卸的责任,而只能在尘世中心系弥陀、向往极乐,一有机会就奔赴东林祖庭。通过参加这里的法会来给自己的信愿充电,然后再带着这一份满满的收获,像披着能够抵挡红尘诱惑的铠甲一样,再回到世间精进念佛。祖庭的意义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通往极乐路上的“充电桩”、“加油站”!


13日下午15时,维那师带领大众于佛前做大回向,2019年10月昼夜经行法会圆满。

(责任编辑:东林文宣部)

------分隔线----------------------------

净土杂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