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钞选讲】印祖谈自己出家前的心路历程

东林寺文宣部  2022-10-13  点击  次  

弟以阐提出家,自揣根性庸劣,罪业洪深。故于宗教二途,概不敢妄行染指。惟于仗佛慈力,带业往生一法,颇生信向。

——《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


印祖以非常恳切的语言,以身垂范,就告诉体安和尚,“弟”就是自称自己为弟。是“以阐提出家”,这是谈到印祖早年随着他的大哥念儒家的经典,曾经有几年也深受宋明理学,就是程朱,朱熹、二程、韩愈、欧阳修这些辟佛的思想的影响,也曾一度不信佛,病困四年。


以后他才思惟佛教如果真的像韩愈、欧阳修、宋明理学家说的那样危害国家社会的话,那早已就要在这个世间不能流行了。思惟佛教有它的真理所在,所以就顿然出家。


 微信图片_20210720170600.jpg


他谈出家之前的这段心路的历程,忏悔自己曾经是阐提,阐提就是断善根的人了。以阐提出家,然而出家生死心切,在选择法门的方面,非常有智慧。印祖的剃度师是一个修禅宗的人,但印祖并没有走禅宗的道路。就自己分析自己的“根性庸劣”,根机陋劣,多生多劫的“罪业洪深”。

 

对这个根性庸劣、罪业深重的人来说,他就对于宗门教下这通途法门,一概不敢“妄行染指”。妄行,就是不敢去修行宗门教下的法门。染指,这是春秋时期说煮了东西,诸侯不让他吃,然后他自己伸了手指夹了一块,这叫染指。意思就是对宗门教下二途都没有去涉猎,没有去修行。

 

唯有对这个仰仗阿弥陀佛慈悲愿力、带业往生的净土一法,生起深切的信心和向往,所以印祖一生示现的就是专修。从他做照客的时候就读到一本《龙舒净土文》,然后对净土一法生起信心。所以他出家以及到往生,长达六十年就是专修净土法门。

 

——节录自《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讲记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文钞选讲】因时制宜,法须逗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