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宗弘法培训班学员学习心得(一)

  2008-12-24  点击  次  

愿将萤火照幽暗

——修学弘扬净土法门的点滴体会  

不可思议的因缘促成我对净土法门的坚定信仰,解除了往日那些凡夫人生的彷徨。一句弥陀作舟航,一部《印光法师文钞》导我往西方。这本来足以使我为之庆幸了。但我曾自卑、懊丧,苦于学识的浅薄,根机的陋劣,常常为该如何履践恩师(即茗山长老)临终前对我的遗训而发愁。

恩师嘱我:“当舍弃名利,务以弘法利生为己任。”恩师一生,专修净业,他老人家所说的“弘法”,即是弘扬净土。

然而,自己障深业重,既无智慧善巧,又无学识,比之教内有名望、地位,受人尊重、才华横溢的法师们,实在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我真的一度想隐居终南,先求自了。但又想到,如果真的舍四恩于不顾,违师训而退怯,虽岩穴林泉又何能自安?

终于,一次偶然的回忆、一首少儿时期曾唱过的歌词,使我确立了修学生涯中自己的坐标,从而感到了宽慰,昂起了低垂已久的头。

那是一首六十年代儿童教育片《祖国的花朵》中的主题歌曲。歌词至今记忆犹新:

那不是眨眼的星星,

也不是跳动的华灯,

在那暗夜里金光闪闪,

是小小的萤火虫。

啊!

萤火虫,萤火虫!

为点亮一星萤火,

你——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这首歌就叫作《萤火虫》。且勿论真的就是这首歌词开启了我的心扉,抑或是佛菩萨于冥冥中对我的点化。从此振作抖擞,虽箪食瓢饮,曲肱而枕,年逾六旬的我,犹当废寝忘食,于心田种菩提,即老朽发青株,于弘化生涯永不知老之将至矣。
    为践此愿,我放弃了丛林中的优越生活条件,山头独处,茅蓬苦修,落得个出入自由,但并非闲云野鹤的清悠逍遥。而是一直奔波于基层弘法的繁忙中。足迹涉及大江南北的芜湖、繁昌、江阴、宜兴,乃至终南山麓等地。所接触的当然只是一些山村乡下、城镇边缘的一些居士群体与刚刚有机会触及佛法的更广大的善信。这些群体,大体是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一、 只知每逢初一、十五或传统节日,进香拜佛、烧纸钱,求菩萨保佑家庭吉祥平安,万事如意,尚不知什么叫“皈依”,什么是佛法者。这类群体为数最多,他们正是处迷倒而不觉,只注重今生、家庭、子女,知有阴间却不知轮回,或信些世间善恶果报,却不知因果通三世。他们是佛教首当争取度化而且有望度化的基本“信众”。三界、四生、六道、十法界、因果轮回等基础知识,正是亟待为之传授的入门课程。“萤火虫”在他们面前,就是暗夜明灯了。


    二、 以垂暮之年而缺少文化为主体的念佛老人。这类群体大多终日虔诚念佛,求生净土。但多不明教理,孙儿孙女放不下,能否往生,自无把握。这类群体,亟需助以一臂之力。西方极乐真实不虚,弥陀无虚愿,信愿持名必得往生,万缘须放下等内容,是他们待补之课。
    三、 40岁至60岁左右的妇女群体。她们有尚未皈依者,有已受五戒者,大多是他们的男人不信佛,学佛有障碍,而又承担着繁重的家务和农活。她们心地善良、纯朴,受苦无怨,对于影响和教育子女,她们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她们共同的弱点是无始以来的毛病习气根深蒂固,喜谈家常,气量狭小,人我是非,嫉妒障碍,虽修净土,而无深信切愿、未思出离者居多。此类群体,除佛学基础外,净土经论等是当为之开设的课程。兼之以传统文化、伦理道德、乃至《弟子规》等,也是不可忽略的必授之课。
    四、城镇及其边缘的中青年知识阶层的信众。对于这类群体的度化事业,尤显得重要和艰巨。他们各自根性不同,闻法多寡、理解深浅,种种差别,极为复杂。其中有学佛多年,已受五戒、菩萨戒,修净、修密、学禅等在家居士。修净者精进念佛,但一般性疑问较多,最希望能有法师给他们答疑,每年应邀为他们讲一两次经,和他们保持联系,提供信息和法宝是他们最喜欢的。另一部分则多属学历较高,佛教书籍经典、各类资料也都看了不少,但因果轮回之理多未信入。这些世智辨聪,先入为主者,最喜钻牛角尖,又往往自以为是,刚强难化,提及念佛求往生,则不屑一顾。他们自恃学问欲作通家,听法欲望虽高,但唯求全面了解;劝其选择一门,依法修持,修学并进,彼言“暂不买票上车”,必待全盘掌握,方肯择法修行。对于这类众生,自然不可操之过急。既具阅典闻教之善缘,缘熟自当得度。


       五、尚有一类居士群体,多为城镇居民,归依受戒多年,于净土法门教理未明,信而不深,修而不专。他们经济条件较好,有退休金、保险金或社会保障,偏偏不肯专念佛号,终年东跑西跑,学禅学密,各处法会,有邀必至,应接不暇,为人情佛事疲于奔走。此类众生亦甚可怜悯,倘不力纠其偏,力促其专,则其所谓学佛不过种下善根而已。
    以上只不过是以自己的直觉经验所作的概括,而众生根性各异,其差别之种种不胜枚举。但总的来说:他们需要佛法。
    所以,我由自卑而转为自信——萤火虽小,有其发挥作用的空间。
    当然,近年来我之所谓基层弘法,主要是以弘扬净土法门为主的讲经活动。我之所以敢为基层信众讲经,一是谨遵师训,加之恩师圆寂后所出版的那本《茗山讲经录》主要是我整理的。二是受几位前辈老和尚的鼓励和督促,经安排而得以登上讲座,开了一个好头,在信众中留下一些较好影响的缘故。
    虽然如此,我仍战战兢兢,不敢以法师自许,且内心有极度惭愧。因为所讲的都不是自己的东西,而是参照恩师遗留的手稿、前辈大德的讲义加以组合,再针对听众根机,结合他们修持生活的实例,在信众信仰和修学层次上予以引导,以期有所提高,就算实现了我预期的讲经效果了。至2008年4月,偶尔在一本佛刊上,看到我们的一诚老和尚在2008年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上的讲话,我的心才稍觉宽慰。长老说:“讲经说法是代佛说法、弘扬正教、荷担如来家业的重要方面,佛教两千年来的传承和发展,是与历代法师的讲经弘法分不开的。同时,讲经弘法也是时代的需要。”而且,国家宗教局叶小文局长更明确指出:“讲经说法是出家人的份内事,更是时代对出家人的新要求。”我们的传印长老还说:“《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便是要生起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大菩提心,生起庄严佛土、利乐有情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心。”


       尤其是这次有如此胜缘参加我们东林祖庭举办的弘法培训班,更使我们心明眼亮、迷茫顿消了。祖庭所倡的弘法原则,就是要我们在弘扬净土法门的过程中,一定要以五经一论的圣言量为依据,以净宗历代祖师之语为准则。这一精神的实质,就是《法华经》所讲的“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因而决非开示悟入“我”的知见。
    不过,我又深深感到,一方面我心头的那块石头落下去了,自觉萤火虽微,仍有其价值;但另一方面,身为佛子,更觉肩头所负之责更重了。加强自身修养,包括德行和佛学水平的提高,一时都成了我最为紧迫的问题。
    阿弥陀佛,唯愿慈父佛力加被!从今日起,我当精进,依祖庭,长精神。虽念无常却不知老之将至,虽知一切皆空,偏作梦中佛事。念念菩提心,处处是道场,思千里而伏枥,悯有情乃兴悲。聚众萤以作明灯,照群萌驱逐幽暗。践履自利利他誓愿,共四生同往西方。
    祝东林祖庭正法广弘,当今时代莲宗大兴!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武汉伽兰净土学习班参访东林祖庭
下一篇:东林莲社基层弘法—贵州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