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护法团 > 义工风采 >

他的一个暖心善举,让游客成“留客”

时间:2018-01-04 13:18来源:东林寺文宣部 作者:文宣部 点击:

 

每逢节假日,

庐山脚下的东林寺内必然熙熙攘攘。


不过对于绝大多数游客而言,

东林寺大概就是一个大型公园,

顶多是增加了一项拜佛祈福的“功能”。

在他们的游走线路中,

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山门进,沿中轴线向前



青莲塔前合影



天王殿后上香



大雄宝殿拜佛



祖师殿旁,绕道聪明泉汲水


右转,拾阶而上,

至文佛塔下抽个签。



抽完签绕塔




 

下山,出西门,

东林之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然而,有一个人总觉得在这个过程中,

似乎少了些什么,

好像错过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是哪儿呢?

没错,就是这里——



法宝流通处!


不到流通处请几本经典,

就好比应了那句话,

“入得宝山,空手而归”!

同时,他还发现,

游客们都爱去一个地方小憩,

正是文佛塔山下的这座竹亭



 

只是,看大家把生命都浪费在手机上,

何其不忍!

但站在流通处门前挨个去劝,

又怕是不太现实,

可或许,游客们并不只是想做“匆匆过客”,

只是少了一点“方便”而已,

他就想,假如把书放到竹亭里呢?

说不定就有人因此善根萌发,

走入佛门呢!

佛弟子之中不也有许多人,

就因为看到某一本善书而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吗?


这个主意令人激动,

实现它似乎不难,

只要把书拿过去就行了,

但过程却是一波三折。

他一打听,

听说曾经有师兄也做过类似的尝试,

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得到允许。

而且一旦此事促成,便恐难随意变更,

管理者可就要发长远心啦!

可既然是发心,怎能轻言放弃?

他下了决心,

专程去咨询了客堂,



 

知客师父最初觉得流通处应能满足需求,

似乎没有“另立门户”的必要,

但听他一一阐明发心的初衷:

流通处椅子较少,

站着看书容易疲惫,

关键一点是游客似乎对正式的场合有点抗拒,

鲜有人能走进去看一看,

但竹亭却是个绝佳的读书场所,

环境清幽,取书方便、自由……



 

师父被他的无私和担当感动了,

同意让他试一试。

他后来悄悄说,

其实主动请缨的时候,

心里还真有点胆怯呢。

从此以后,

除了要完成自己岗位上的工作,

他每天还额外增加了三堂“功课”:

天刚亮,便把书请到竹亭,

晚上又把剩下的书籍全部送回,

而中午还得专程再去整理一遍。



 

慢慢的,他像一位经验老道的侦查员,

有了更多的发现,

最初,他只放了少量的善书,

比如《觉海慈航》、《净土》杂志



 

但看到每天收回的书越来越少,

信心大增的他,

逐渐加大了投放的数量和种类



 

他观察到游客请回家最多的,

是《保福法》和《了凡四训》,

便每次多放一些……



 

并尝试着放一些佛经,

看看游客是否喜欢,

果然,

《地藏经》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



现在,竹亭已经成为往来者的心灵栖息地



 

这情景,

仿佛穿越到了陶渊明的诗意田园……



 

这专注的样子,

似乎发现了宝贝……



书中真有颜如玉



 

天再冷,

也挡不住看书的热情……



 

念完佛,

再来看看往生故事,

信愿满满。




 

可能是一群学子吧,

一起读书的样子,

好像这里是大学校园的一角。



 

这些可喜的变化,

源于他一个细心的观察,

一个暖心的善举,

和一天天不断的坚持。

随着竹亭书吧越来越受欢迎,

他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了,

从尝试着摆放几本杂志,

到现在每天整理满满两大箱子的书,

早上放两趟,晚上收两趟,

一个人很是辛苦



 

时间久了,他的一只胳膊出现了拉伤,

但他却异常欢喜







 

每次到竹亭书吧,

看到读者们一个个专注阅读的样子,

他说:“这对我来说真是一种享受啊!”

你问,他是谁?

他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名字:东林寺义工。



 

他姓鲍,我们称呼他“鲍师兄”。

从发现游客的“秘密”,

到发心想为他们做点事情,

再到克服困难,直下承当,

及至几个月来日日坚持不懈……

从竹亭1.0到书吧3.0,

每一步他都走得真用心,

每一步他都发扬着慈悲喜舍心!



 

若不是摄影的师兄无意中发现了“竹亭的秘密”,

我们还不曾认识这位可爱可敬的东林寺义工。

“发菩提心”“行菩萨道”,

口号喊得容易,

行动却实为不易,

为鲍师兄点赞,向鲍师兄学习!

这样的义工请给我们再来N打!


(责任编辑:东林文宣部)
------分隔线----------------------------

净土杂志

  •  
  • 2017年第6期
  •  

《净土》2017年第6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