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杂志

当前位置:主页 > 《净土》杂志 > 在线阅读 >

十日闭关 一生受益

时间:2014-03-22 12:35来源:《净土》杂志 2012年第3期 作者:皮亚明 点击:
佛号的功用实在是大,就算妄想翻滚如沸水,佛号就是星星之火,坚持不灭就能把鼎水煮干;就算妄想坚硬如磐石,佛号就是千年滴水,坚持不断就能把磐石洞穿。
《净土》杂志  文/皮亚明
    二零一二年元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到了向往已久的东林寺,只见虎溪潺潺、古樟擎天,一派龙脉气象。第一次上晚殿,跟随大众唱念东林佛号,初两日无有体会,到第三日才慢慢体会到东林佛号中的奇妙之处。第一句,旷劫流浪生死,呼唤弥陀慈父;第二句,呼之不应,凄凄苦苦,痛下悔心;第三句,于绝望中,忽然声音高亢,闻得慈父亦在呼唤我们;第四句,欣然紧跟慈父,一路欢喜。佛号一起,顿然摄人心魄,泪如雨下。东林佛号果然奇妙无比。三十一日,我特意去瞻拜了慧远大师和果一上人的舍利塔,并求祖师和上人慈悲加被,让我顺利完成此次闭关。在果一上人的纪念堂,我看到了果公的德像,顿时觉得熟悉无比,依稀什么地方见过。之后还到文佛塔,绕了很久,求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哀愍护佑。二月一日早课后,在大雄宝殿受持了八关斋戒,下午三点就正式入关了。
    入关前,我做了一个测试,看看我一个小时能念多少声佛号,结果六字洪名,一个小时才三千多,不到四千,这样计算下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无法完成任务,还不考虑中间的懈怠、休息及吃饭时间,只好改念四字。虽然也可以用计时念佛,一天念十六个小时以上即可,但我觉得,记时念佛,肯定会懈怠放逸,这个时间不好估量,所以最好是计数,一天最低十万佛号,同时保证念佛时间在十六个小时才好。平时就是放逸惯了,才念佛不得力,现在都来闭关了,加之外面好多义工和出家师父都在护持道场,怎么还能够含糊呢?

 
入关的第一天
    非常欢喜、精进。
    在关房里面,或站念,或绕念,念念不停。第一、二日,心里比较亢奋,采用追顶念佛,一句紧接一句,念念清晰。时间一久,发现头顶发胀、发疼,喉咙发紧。我也没有特别在意,到第三日的时候,不知不觉一天下来也没有头脑发胀、发疼的问题了,喉咙发紧好像也没有恶化,反倒是轻松了许多。
    前两日白天念佛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妄念倒不是很多。第一个晚上发现非常的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屋里面绕佛都冻得哆嗦,只好把薄被披在身上继续绕佛。白天佛号一句紧接着一句,夜里居然做起了梦,妄念都在梦里面跑了出来。第一晚和第二晚的梦里,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好多淫女,推推拉拉,也不认识是谁,我呵斥她们离开,她们一离开我就醒了,发现自己居然在关房里面做这种梦,非常的惭愧。想想平时自己还都挺正派的,就算是看到美女了,也没多看几眼,更没有什么邪念,平时在家都很少做这样的梦,怎么一到关房这种梦就涌了出来。
    第二天,早斋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怪不得昨晚那么冷,分析起梦境来,认为是电热毯太热导致的。第二个晚上,我早早就关了电热毯,结果梦里面,还是跑出来不少。第三天早上,我就知道问题严重了,不能这样下去了,就在佛前忏悔,求佛加被,让这些魔境不要再来干扰我。晚上在睡前又祈求了一次,之后,这些东西再也没有在梦里面跑出来了。

 
第三天与第四天

 白天念佛妄念纷飞,念一句佛号,好多妄念紧跟着往外冒,而且冒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收不住心。
    于是自己就懊恼起来,前两天念佛都好好的,这两天怎么就是收不住心呢。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一会儿懊恼自己和妄念跑了,一会儿昏沉又来了,求佛加被,好像也不怎么管事,只好自己对治,一会去洗个冷水脸,一会大声念佛,加快绕佛的步伐,想把这个睡魔给压下去。第三、四天的下午三到四点钟,非常难熬,一方面时间紧迫,要完成念佛的任务,一方面还要对治掉举和昏沉,念佛的效率非常的低下。妄念就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怎么也对治不下去,我就一句一句,一字一字的念,就是这样妄念都能挤到字与字间的空隙中来,心情非常的低落,最后我想,这样都对治不住,我也懒得管你了,你爱冒就冒吧,我只要佛号不停就好了。
    妄念的内容,大部分是求财心,一会儿想出了关去做什么做什么,一会儿想做什么什么赚钱,要不就是出了关去什么地方找个好工作……不管妄想纷飞,佛号没有间断,往后几天妄想就大大减少,感觉就像锅底的水被烧干了,开始慢慢熔化铸铁。开始是来东林寺这几天的事情一件件从脑海里面浮现出来,后来是过年在家的事情,慢慢地冒出来,再就是自己工作时候的事情也开始冒泡,再接着就是自己读大学时代的事情开始萌芽,再就是读高中、初中、小学时候的事情,一件件琐事从记忆的深处挖掘出来,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播放,恍然如在昨日。在关房里面,连绵的佛号使得大脑停止接受新鲜事物,整个记忆就开始倒转,非常的有趣,如果闭关的时间再长一点,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入胎时候的事情,自己上辈子的事情给抖落出来。到后来妄念比较少的时候才体会到,佛号的功用实在是大,就算妄想翻滚如沸水,佛号就是星星之火,坚持不灭就能把鼎水煮干;就算妄想坚硬如磐石,佛号就是千年滴水,坚持不断就能把磐石洞穿。

 
第五天与第六天
    一天的念佛量和时间段渐渐固定起来,到哪个点,要念多少佛号,基本上有了谱。
    我在第三天的时候,才详细记录自己每念一万声佛号的钟点,慢慢地佛号越念越顺,也越念越快,最开始一个小时不到四千的佛号,后来一小时能念六千、七千、八千,乃至一万多声佛号,最快的时候居然五十分钟就能念一万佛号。但感觉比较合理的还是一个小时八千左右的佛号。因为每天最低要完成十万声佛号,所以时间在和佛号数的比赛中过得非常的快,早上四点起床、洗漱,四点二十左右开始正式计数念佛,没一会儿就是早斋,还没有感觉饿呢,午斋就来了。早上的时间过得非常快,到上午十二点的时候,五万佛号就完成,中间还有两个吃饭的时间。下午过得也快,基本上六到七点的时候,十万佛号就告罄了。心里琢磨着,我这刚完成任务呢,你这天就黑了。再就是一分钟的时间开始变得漫长起来,一句顶一句的念着,感觉念了好长时间,一看计数器也念了不少了,怎么感觉像过了半个小时,再一看闹钟,才区区不过五分钟。如做梦一般,时间的长短感受完全不对称,原来时间真是没有个确切的量。
    到第五天的时候,自己琢磨,千万亿劫来这个睡魔都在左右我们的身心,哪能凭这几日功夫就对治得了,与其痛苦地昏沉、掉举念佛,还不如在昏沉来的时候,好好休息一下,待精力充沛了,再念不迟。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睡魔来了,我就和衣躺在床上暂休一会儿,慢慢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感觉自己已经睡着了。这一昏沉不知多久,忽然看到自己在一条黑乎乎的河流里面沉浮,其间也有好多人在里面,头出头没,四周也是黑蒙蒙的境界。忽然忆起入关前读的发愿文,罪恶凡夫,流浪生死,头出头没,无有出期。猛然间把自己吓醒了过来。发愿文里面写的不是这个情况吗?醒来心跳不已,面红耳赤,一看时间才半个多小时而已。遂起身念佛。后来每每想到这个梦境,都觉得后怕,赶紧念佛去,求生净土,再也不能流浪生死了。
    到第六日,发现嘴皮子上渐渐起来好多的薄皮,像上火一样,午斋时我瞅了瞅各位闭关的道友,发现大家的嘴唇上都有些薄皮起来了,看来都是闭关期间出来的。午斋后,长跪佛前,自思:闭关时间已然过半,然烦恼妄念不断,实在是愧对佛菩萨和祖师,愧对各位护关的法师和义工。加之这两天妄想里面开始泛出自己以前所做的错事:不知孝敬父母,不懂护念亲友……一件件都是令人羞愧难当,一边急切念佛,一边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发露忏悔自己二十八年来的所作所为,尽是不孝、不悌、不仁、不义之事。痛哭数分钟之后,心境非常清净,念佛得力不少,发愿回去之后要孝养父母,礼敬三宝。就这样跪念了一万声佛号。跪得膝盖部位非常的疼痛,浑身战抖,汗流浃背,这种疼痛让我更加认识到身苦难忍,认识到念佛之紧迫性,并萌生出离心。奇怪,这种本来难以忍受的方式,后来也变得轻松起来。膝盖也不怎么疼痛了,以苦为师,苦也是乐了。

 

第七日后
    第七日的下午大概两点钟的时候,昏沉又来了,我就和衣在床上躺了一小会,依稀间不知道来到一个庙门口,听到庙里面的老师父嘱咐了尘、明空两位师父早去早回,我看着了尘、明空师从我前面经过,头上还带着尖顶的斗笠,后背上的东西还有一些山水、亭阁的图案。这时候我转过头来,看到一位老师父从庙里面走了出来,老师父脸型瘦长,慈眉善目,身高清瘦,身着一套坏色僧衣,挂念珠。我一看老师父出来,赶紧上前顶礼,双膝一跪,老师父说了一句:“顺是佛法……”后面还没有听到,我就醒来了。一看表才十分钟而已,这个梦很清晰,梦里的老师父好像是虚云老和尚。
    再后面几天,念佛就清净了许多,不急不躁,佛号一天比一天得力,一天比一天念得多,最后两天,一天念了十三万佛号,一天念了十四万佛号,也不吃力,也不愁苦。头也不昏,脑也不胀,喉咙也不紧了,很舒服了。在屋子里面绕佛的时候,感觉到屋子里面不只是我一个人在修行,好像有好多无形的众生也和我一起念佛绕佛,屋子里面有风在旋转。有时候跪念或者绕佛,听着声声佛号,自己就沉浸进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念佛的声音多大多小,有两次护关的师兄敲我的窗户,提醒我念佛的声音太大,我都没察觉到,也不知人家在外提醒了多久,真是抱歉。

 
出关

入关的那一天,多雨的庐山难得出了一次太阳,闭关期间,每天不是下雪就是下雨,十天时间基本上是在雨雪的天气中过的,出关的那一天,天公作美又出了个红红的太阳,真是欢欢喜喜地进去,欢欢喜喜地出来。
    闭关期间早上起床时间基本在四点左右,睡觉时间早在九点半,晚在十一点半。最后几天,总是能在闹钟响之前自动醒来,整个人感觉非常精神。关房里面没有时间概念,十天也是弹指间,要不是需要记录每天的功课,根本上就不知道今夕是何年。闭关念佛、发露忏悔之后,心里柔软了很多,再唱东林佛号或绕塔的时候,泪眼娑婆就多了起来,悲天悯人的感觉渐渐有了。
    出关后,我到各个堂口去感谢佛菩萨以及祖师大德。还仔细端详了一下果一上人的德像。后来回到家我就明白了,原来我家佛堂上供了十几年的老师父竟然是果一上人。被上人照顾多年,今日才得以知晓。

(责任编辑:admin3)
------分隔线----------------------------

净土杂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