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证法师应邀来东林寺讲三论宗

释德盛  2014-09-26  点击  次  

三论宗,中国大乘佛教八大宗派之一,隋唐时期吉藏大师创立,因依《中论》、《十二门论》、《百论》三部论典立宗而得名;以教义大都依于般若系经典,又名般若宗;因其诠显诸法空无自性,亦称大乘空宗。该宗晚唐以降逐渐衰微,以致今人知之甚少。甘肃敦煌雷音寺方丈道证法师,曾是中国佛学院三论学研究生,今受邀来东林寺作三论宗讲座,以让大众能了解这一宗派的相关知识,并藉三论的般若之光,融解厚重的我执坚冰。

9月18日晚六点半,在讲座开始之前,东林寺监院德亮法师向大众简单介绍了道证法师和雷音寺。9月18、20、21、22四个晚上,道证法师为大众分别讲解了三论宗的传承、所依据的经论、判教、基本要义,以及三论宗的八不、佛性和断证。概述如下:

一、三论宗的传承

佛灭度后七百年间,古印度有龙树菩萨,著《中论》、《十二门论》,阐扬缘起性空,破小乘有所得见。后将其学说传与弟子提婆。提婆著《百论》,破斥外道邪见。之后,龙树、提婆学说经罗睺罗、青目,传至西域沙车王子须利耶苏摩,再到鸠摩罗什。罗什门下,有僧肇作《物不迁论》、《不真空论》、《般若无知论》、《涅槃无名论》,成为三论宗的重要典籍。僧肇之后,因战乱,三论传承记载不明。后赖僧朗得以传承。僧朗有弟子僧诠。僧诠门徒数百,上首弟子中最著者为法朗。法朗门下吉藏,著作宏富,陈义精微,是三论宗的集大成者和实际创立者。

此宗在初唐曾盛极一时,并被传入朝鲜和日本。后来法相、禅等诸宗相继成立和流布,三论逐渐衰微。会昌法难之时,三论章疏被毁殆尽,几成绝学。近代杨仁山大德从日本将此宗失传的章疏著作取回,教界得以传习。

此宗在印度的传承是:龙树—提婆—罗睺罗—青目—须利耶苏摩—鸠摩罗什。在中国是:鸠摩罗什—僧肇—僧朗—僧诠—法朗—吉藏。有时把文殊师利菩萨列为初祖(以般若思想是三论宗的源头,文殊菩萨智慧第一,善说般若故),加上前面的十一位祖师,形成十二祖师的格局。

二、三论宗所依据的经论

自罗什、僧肇、僧朗相承以来,该宗就以《大品般若经》(鸠摩罗什翻译,三十卷九十品)、《华严经》(佛驮跋陀罗翻译的《六十华严》)、《法华经》为宗依,至法朗又加《涅槃经》,即有四部大经。又有四小经:《维摩诘经》、《思益梵天所问经》、《诸法无行经》、《佛藏经》。《大智度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是此宗的根本论典。此外,还有九种章疏:《大乘玄论》、《三论玄义》、《二谛章》、《中论疏》、《十二门论疏》、《百论疏》、《大品经义疏》、《法华玄论》、《净名玄论》。

三、三论宗的判教

吉藏大师将佛的一代时教判为声闻、菩萨二藏,即佛为小乘根机的众生所说法为声闻藏,为大乘根机的众生所说法为菩萨藏。这是从横向而言。若从竖向来看,大师根据佛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针对不同众生说法,而建立三种法轮。第一是根本法轮,谓一乘教,如《华严经》,佛为界外的法身大士说一生成佛的大法。第二是枝末法门,众生不堪闻一乘教,故佛从一乘开出三乘,三从一起,故称枝末。如《华严》独被大根,二乘凡夫难沾法益,佛于是依本起末,说《阿含》等经。第三是摄末归本法轮,会彼三乘,同归一极。如《法华经》,会三归一,授声闻成佛之记。然这种分法也并非绝对,吉藏大师曾有四种料简:根本非枝末、枝末非根本、亦枝末亦根本(《华严》之后,《法华》之前,《般若》、《维摩》等诸大乘经,因正说大乘义理,故是根本,未废三乘权教,故又是枝末)、非根本非枝末。

二藏与三轮的关系:二藏即大小二乘,三轮只本末二轮,大乘是根本,小乘是枝末。二藏属横判。不论时间地点、前后次第,凡佛一生所说大小乘教即是菩萨声闻二藏。三轮属竖判。佛初成道,为法身大士说华严大教,为根本法轮,后说《阿含》,是枝末法轮。此后四十余年,为不同根机的众生演说三乘,最后于法华会上会三乘法归于一佛乘,为摄末归本法轮。这是就时间先后次第而言。声闻藏只属枝末法轮,菩萨藏赅摄三轮。

四、三论宗的基本要义

该宗以般若三论(即《大品般若经》、《中论》、《十二门论》、《百论》)为根本,依缘起性空的原理,以真俗二谛为言教,显无住无得的正观。

缘起性空不唯是三论宗的根本原理,实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教法的根本原理。所谓缘起,即世出世间万有诸法,都是由众多因缘和合而生,缘聚则生,缘散则灭。言性空者,从空间上说,一切万物都是众缘合成,没有独自本有的实体;从时间上说,万事万物都处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都是无常,没有不变的自性存在;从本质上说,一切缘起的事物当体即空,不是色灭才空。正因为诸法是缘起的,所以自性本空。正因为诸法空无自性,所以能缘起种种法。性空不妨碍诸法的假有,空有不二,即是中道。

所谓真俗二谛为言教,其他宗派讲二谛是理,或俗谛为教,真谛为理,三论宗则自僧诠法朗以来,指明二谛皆是能诠之言教。《大般涅槃经》中佛告文殊师利菩萨:“有善方便,随顺众生说有二谛。”《中论》云:“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世俗谛简称俗谛,第一义谛又叫真谛。)《大智度论》亦云:“菩萨住二谛中为众生说法,不但说空,不但说有。为爱著众生故说空,为取相著空众生故说有,有无中二处不染,如是方便力为众生说法。”以上经论表明,二谛是说法教化上的方便,如标月之指,意在月,而不在指。由此二谛言教,悟入不二之理。

为对治不同根机众生的执著,也为了解释经论中对二谛的不同说法,还为了破其他大小乘诸师的偏执,三论宗建立四重二谛。第一重:有为俗谛,空为真谛。第二重:有、空皆为俗谛,非空非有为真谛。第三重:空有是二,非空非有是不二,二与不二皆为俗谛,非二非不二为真谛。第四重:二与不二、非二非不二皆为俗谛。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离文字相,离言说相,离心缘相,亡言绝虑,方是究竟了义的第一义谛(真谛)。

五、三论宗的八不、佛性和断证

《中论》在卷首即云:“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生、灭、常、断、一、异、来、去,四对八类都属戏论,而众生执为真实,堕于无因、邪因、断常等邪见中,故龙树菩萨对它们一一皆用“不”来否定,并以世间常见的谷芽为例加以解释。

吉藏大师于《中观论疏•八不十义门》中如是概述八不:“八不者,盖是正观之旨归,方等之心骨,定佛法之偏正,示得失之根原。迷之,即八万法藏冥若夜游。悟之,即十二部经如对白日。”并以八不正二谛,云:“不悟八不即不识二谛,不识二谛即二慧不生,二慧不生即有爱见烦恼。以烦恼故,即便有业。以有业故,即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

佛性,即成佛的可能性。吉藏继承了《涅槃经》的五种佛性说(因佛性、因因佛性、果佛性、果果佛性以及非因非果佛性),主张中道为佛性,并赞赏非因非果佛性为正因佛性。

针对佛性是本有还是始有,吉藏认为,佛性非本有,也非始有,说本有始有,都是佛度化众生的方便。若众生执著苦空无常,佛即说佛性本来自有,通过修行即能成佛,常乐我净。但众生不察佛意,又执著佛性本有,佛即隐本明始,说佛性始有。若从终极意义上来说,佛性既不是本有,也不是始有,也不是非本有非始有,为破本始故,假说非本非始。

断证,即断惑证真。若约该宗无所得理,一切诸法寂灭无生,本来清净,故无惑可断,无真可证。说有烦恼可断,有菩提可证,是为了引导二乘凡夫的方便而说。于是对凡夫而言,就得断五住烦恼(见一处住地、欲爱住地、色爱住地、有爱住地、无明住地),了两种生死(分段生死、变易生死)。在所证位次上,该宗依《华严》、《仁王般若》、《璎珞》等经,建立五十二个阶位,即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又配以五忍:伏忍,地前三贤菩萨所得;信忍,初地二地三地菩萨所得;顺忍:四地五地六地菩萨所得;无生忍,七地八地九地菩萨所得;寂灭忍,十地与佛地所得。

在9月21、22日晚讲座期间,道证法师还回答了信众修行中的一些疑问。22日晚八点,此次三论宗讲座圆满结束。



德亮法师向大众介绍道证法师


道证法师讲法


信众听法


讲座现场

(图:视听中心)

TAG: 道证 法师 东林寺 宣讲 三论宗 三论宗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庐山东林寺举办纪念“慧远大师诞辰1680周年学术研讨会”
下一篇:畏苦勤念佛 安详离娑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