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远大师往生纪念 | 东方护法菩萨

  2021-09-13  点击  次  


000.jpg


以特别法,永为世范。

意旨暗合于行愿,中外流通遍。

普令庸彦,大事即生办。

肇启莲宗福震旦,畅佛本怀垂方便。

圆音一阐士归庐,大法将弘神运殿。

一切法门从此流,一切行门从此办。

致令各宗尽朝宗,万川赴海依行愿。


——《晋初祖庐山东林慧远大师赞》


00.jpg


庐山,一座隐逸文化名山。自殷周以来,便有诸多道人隐栖此山修行。自古迄今,庐山成为儒、释、道三教的文化源头,镕铸成庐岳人文圣山的品格,构成中华文明一道独特绮美的风景,其中以佛教品格尤胜。在佛教诸法门中,念佛往生法门是由仰信契入的胜异方便,极具超越性意向,而得以在中国庐山东林寺生根开花结果,慧远大师于此厥功至伟,被尊为中国净土宗初祖,庐山东林寺也因大师德业而成为净土宗祖庭。

 

0.jpg


2021年9月12日,农历八月初六,是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圆寂往生纪念日。今据《东林十八高贤传》等相关记载,对大师的生平略作梳理,慎终追远,以励今心,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一、出生书香,聪颖博学

001.jpg


远公大师(公元334~416年),东晋时代人,俗姓贾,出生于雁门楼烦(今山西代县)世代书香之家。远公从小资质聪颖,勤思敏学,十三岁时便随舅父游学许昌、洛阳等地。精通儒学,旁通老庄。当时的宿儒贤达之人也为之叹服。


二十一岁时,政治动乱的东晋社会使他产生了避世思想,久怀隐居之愿。打算远渡江东,就学隐居豫章(今江西南昌)的范宁。可此时正值石赵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激化,互相残杀,东晋又连年北伐,中原再度陷入大混乱,南路阻塞,使慧远不能如愿南下。


二、闻法即悟,舍俗出家


002.jpg


于是偕同母弟慧持前往太行山聆听道安法师讲《般若经》,闻即悟彻真谛,感叹地说:“儒道九流学说,皆如糠秕。”他深为道安渊博精深的知识所折服,对道安十分敬佩,以为“真吾师也”。于是发心舍俗出家,随从道安法师修行。

 

三、精进办道,师寄重托

003.jpg


远公大师出家后,卓尔不群,发心广大,“常欲总摄纲维,以大法为己任”,精进为道,无时或懈,道念日纯。道安大师常常赞叹说:“使佛道流布中国的使命,就寄托在慧远身上了!”于此可见远公的器识超出常伦。


四、讲经说法,辩才无碍


004.jpg


远公二十四岁时,便开始升座讲经说法,听众有不能理解的地方,远公便援引庄子的义理为连类,采用格义方法,令听众清楚地领悟。由于这种讲经的善巧方便,道安大师便特许远公阅读外道典籍。


据载:时有慧义法师,以强正自命,不肯服人,对远公弟子慧宝说:“你们都是一班庸才,所以对慧远推服得不得了。你们看我和他辩论。”及到听远公讲《法华经》时,屡次欲提出问题来问难,终因心情战栗,汗流浃背,一句也不敢问。慧义出来后,对慧宝说:“此公言貌,诚可敬服。”


殷仲堪任荆州,入山与师俱临北涧松下,共同探讨《易经》之道,相谈甚欢,不知疲倦。仲堪叹曰:“师智识深明,实难庶几。”师亦曰:“君之才辨,如此流泉(后人名其处曰聪明泉)。”


五、著述妙论,暗与道合

005.jpg


慧远大师,宿承佛嘱乘愿再来,未睹《涅槃》,即著《法性论》十四篇;未见《华严》,便阐导归极乐之宗。立法暗与经合,其道普被三根,契理契机、彻上彻下。畅如来出世之本怀,了含识生死之大事。


讲道之余亦勤以著述,相传鸠摩罗什大师读到远公所著《法性论》后,大加赞叹云:“边方未见经,便暗与理合,岂不妙哉!”


六、师徒离别,驻锡庐山

006.jpg



在弘法传道的过程中,许多人皈投到远公座下。东晋太元四年,道安大师为前秦苻坚所执,往长安,其徒众星散,远公率领弟子数十人,打算去广东罗浮山,路过浔阳,见庐山清净,足可息心敛影办道,于是寻找创立寺宇的地方。一日与诸弟子访履林涧,疲息此地,群僧并渴,率同立誓曰:“若使此处宜立精舍,当愿神力,即出佳泉。”尔时,远公以锡杖掘起,清泉涌出,因之构筑堂宇。其后天尝亢旱,远公率诸僧转《海龙王经》,为民祈雨。转读未毕,泉池中有物,形如巨蛇,腾空而去。俄而洪雨四澍,旱情缓解。以有龙瑞,遂名龙泉精舍。


七、广开法筵,启建东林

007.jpg


“此山仪形九叠,峻耸天绝。而所居尽林壑之美,背负炉峰,旁带瀑布,清流环阶,白云生栋。别营禅室,最居静深,凡在瞻履,神清气肃。”时有远公的道友慧永,对刺史桓伊说:远公刚刚开始弘法,就有很多的徒众来亲近他,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追随者,如没有一个比较大的道场,那怎么行呢?桓伊听了这话,发心建造东林寺。


建造东林寺之初,木材匮缺,远公为此发愁,夜梦山神禀告:“此山足可栖神,愿毋他往。”当夜天空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殿前水池中,涌出许多上好的木材(出木池遗址尚存东林寺)。刺史桓伊大为惊讶,更加相信远公是神僧,召呼百姓出工出力,建寺速度加快。因将大殿称作神运宝殿。

 

八、影不出山,修身弘道


008.jpg


远公自此以东林为道场,修身弘道,著书立说,三十余年迹不入俗,影不出山。由于远公的德望,使当时的东林寺成为南方佛教的中心。天竺僧侣,望风遥仰,“东向稽首,献心庐岳”。


东晋时代,佛法虽已不断地传入,然尚不完备,所以梵僧来华弘化者,仍然络绎不绝。远公感于法道有缺,曾派弟子法净、法领等西行取经,得到诸多梵本佛经。远公遂于庐山置般若台译经,成为我国翻译史上私立译场的第一人。庐山东林寺与长安逍遥园鸠摩罗什译场,作为南北两大佛教中心,遥相呼应。

 

九、德高望众,道俗归仰


009.jpg


桓玄征伐殷仲堪,行军经过庐山,要远公出虎溪一见,远公亦称疾不堪以行,绝不破例出虎溪去见宾客,桓玄只得自己入山。起初桓玄傲气十足,不肯向远公敬礼,哪知一见远公的严肃神韵,不觉自然而然地致敬起来。其后桓玄沙汰僧众,特对他的僚属说:“在此诸沙门,有能申述经诰,畅说义理者,或禁行修整,……皆足以宣寄大化,……唯庐山道德所居,不在搜简之例。”远公为此致书桓玄,广立沙汰僧人的条制,桓玄悉皆遵从。由此可见远公感化人之深。


远公具深厚的摄受众生之婆心。陶渊明耽湎于酒,而与之交往甚密,欲其参加莲社,简小节而取其旷达。朝廷叛军首领卢循,远公执手叙旧,慈怀平等。足证远公荷负至教,垂裕天人。祖师风范,高山仰止。

 

十、结社念佛,共期西方


010.jpg


远公在庐山东林寺结莲社,率众精进念佛,共期西方。凿池种莲,在水中立十二品莲叶,随波旋转,分刻昼夜作为行道的节制,称为莲漏。由于修行的理论与方法正确,莲社一百二十三人,均有往生净土的瑞相。


其中慧永(同师安公,先居西林),慧持(远师同母弟),道生、昙顺(并罗什门弟),僧睿、昙恒、道昞、昙诜、道敬(并远师门人),佛驮耶舍(此云觉明,罽宾国人),佛驮跋陀罗(此云觉贤,迦维卫国人),名儒刘程之(号遗民)、张野、周续之、张诠、宗炳、雷次宗等,结社念佛,世号十八贤。

 

十一、三见阿弥,上品往生


011.jpg


慧远大师居山三十年,迹不入俗,唯以净土克勤于念。大师曾于念佛三昧中,三次见到佛菩萨的圣相,然而慧远大师从未向他人宣示,其后在般若台的东龛,刚刚从定起来,又见到阿弥陀佛身满虚空,而于圆光之中,有无数化佛及观音势至等,同时还有慧持、昙顺、刘遗民等。于时阿弥陀佛对他说:“我以本愿力故来安慰汝,汝后七日当生我国。”刘遗民等也曾趋前对慧远大师禀言:“法师之志在吾之先,何来之迟也?”慧远大师确知往生日期后,才将见到圣相的事实告知法净、慧宝等弟子。制订遗戒,依古礼露其形骸于松林,与鸟兽结缘。至期果然安坐而化,上品往生。享寿八十三岁。


十二、塔落西岭,德被千古


012.jpg


远公大师往生,道俗奔丧,络绎不绝。四众弟子不忍露骸松林,便奉远公全躯葬于西岭,治冢垒塔,谢灵运作碑文,以铭其德。张野作序,自称门人。宗炳复立碑于寺门,以表德业。后人在寺中图画远公像,令人瞻仰。所著经、论、诸序、铭、赞、诗、记,凡十卷,号《庐山集》(刻梓在绍兴府库)。


远公大师德业广被,唐宣宗大中二年,追谥辩觉大师。升元三年,追谥正觉(南唐李先主年号,即晋高祖皇帝天福四年也)。大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追谥“圆悟大师凝寂之塔”。自晋至宋历代帝王谥号追荐多达五次。


013.jpg


结语:


慧远大师首创“莲社”,一百二十三位同仁或禅定中、或梦中、或临命终时,见到阿弥陀佛,见到西方极乐世界胜境,与佛典记载无二无别。这一验证,为净土教在华夏的流布,注入了巨大的动力。大师堪称如来使者,真报佛恩,若非大权示现,其孰能预于此!故鸠摩罗什大师曰:“经言:‘末后东方,当有护法菩萨’勖载仁者,善弘其事!”


大师以自己的佛法实践昭示:惟凭自力坐断生死殊不容易,应自力他力并重,皈投阿弥陀佛极乐世界,方是了生脱死的稳妥道路。


时值慧远大师西归1605年纪念日,惟愿大师慈悲加持我等,信愿念佛,同归安养。


014.jpg


南无东方护法菩萨!

南无东方护法菩萨!

南无东方护法菩萨!

收藏  纠错

上一篇:三天一小步,解脱一大步——东林寺净土苑第三十四期“彼岸行·体验之旅”开班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