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寺兴衰简史(公元386-1976)

祥华  2010-07-25  点击  次  

 

    东林寺位于长江南岸,庐山西北麓,南面正对庐山香炉、天地诸峰,北倚分水岭及上方塔,西北有香谷,东南有乌龙潭,地势雄杰,交通便捷,《徐霞客游记》曰:“寺南面庐山,北倚东林山,山不甚高,为庐山之外廓。中有大溪,自南而西。驿道界其间,为九江之建昌(今永修县)孔道。寺前临溪,入门为虎溪桥。”寺距九江城南三十余里,有一O五国道与寺擦肩而过直达南昌。
    寺址背倚东山,连接匡庐,香炉峰分一枝东行,自北而西,山峦起伏,状若龙腾,西接汤山,单清过脉,形如虎踞,环合四抱,有如城郭。东林居其中,登高远眺,若龙挂长空,跃然欲飞,故相地者谓“倒挂龙格”之地也。寺前明堂开阔,朝案分明,香炉峰呈趋拜之势,千年紫烟不断,虎溪具眷恋之情,万载白水常流。唐大书法家柳公权曾写下“流泉匝寺”四字,盖咏此景耳。寺内建筑恢宏,兼之布局合理,避阴抱阳,却风纳气,奥宇冬暖,高台夏凉。森树烟凝,石径苔合。凡在瞻履,莫不神清而气爽,心旷而情怡。真所谓世外桃源,人间净土,莫过于此也。
    东林寺建成于东晋太元十一年(386年),不久就成为中国佛教净土宗发祥地,南方佛教中心,隋朝以后为全国佛教八大道场之一,净土宗创始人慧远大师也被后世尊为净土宗初祖,莲宗创始人。东林寺自建造以来,迄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沧桑历尽,屡废屡兴。
    南朝时期:国祚短促,民生凋蔽。寺一直在巩固时期,无大发展。开皇十年,晋王杨广为东林寺檀越,大肆捐资,使东林寺焕然一新。当杨坚结束南北朝对峙局面建立了统一王朝后,杨氏父子都崇奉佛教,东林再度兴隆。仍保持了昔日繁华和影响。不久,隋灭亡,李氏建立唐王朝,李渊及李世民既崇道教又重佛教,把当时东林寺改为“太平兴隆寺”。文宗太和二年,立石刻“尊胜陀罗尼经幢”于东林(旧传为玄奘法师所造)。即后来所说的“唐经幢”也。玄宗开元十年,北海太守李邕撰《东林寺碑》并书。十四年江州刺史李讷撰《东林舍利塔铭》。十七年,御史何光嗟舍利塔圯毁,与江州牧柳真望重建舍利塔,建成后又藏佛舍利十四粒于塔中。天宝十二年,东林寺僧智恩协助鉴真大师东渡。初鉴真于天宝元年应日本沙门崇睿,普照之请,东渡弘法,前后五次均为风浪所阻,回归杨州时,特留东林寺盘旋数日,对东林寺留下深刻影响。天宝十二年夏,鉴真大师第六次渡东瀛,他偕东林寺僧智恩一同前往,终于抵达日本九州。翌年,在奈良兴建大寺,修筑戒坛、日皇、皇后、公卿四百余人皆从受菩萨戒。鉴真既开创日本律宗,又弘扬净土法门,因此,日本佛教莲宗尊称东林寺为“祖庭”。至今两国佛教文化交流,仍盛传不衰。随后又经历肃、代、德、顺、宪、文诸宗的护庇,据《黎  纪游集》记载:东林寺在唐大中二年时已共拥有殿、堂、塔、室三百一十三栋。藏经达万卷以上,其“规模宏伟”足称“万僧之居”。名列全国第一。江州刺史崔黯,在镌刻《复东林寺碑》时,盛赞远公之德,此碑为柳公权所书,世传为珍宝。碑中对东林寺的描述也极其壮观,碑云:“大起重阶,广延阿阁,严幢涌出,宝塔飞来,尊容月满,法宇天开,化成改筑,道树遗栽。松清梵乐,石散花台”其建筑宏伟,规模巨大,真叹为观止。
    五代五十余年间:虽王朝更迭频繁,军阀混战不息,但他们多在中原一带,而长江以南的东林寺,并未受其影响,兼之扬吴与南唐李氏君主均信佛教,东林寺仍保持了昔日唐时盛况。南唐李主还造铸铁罗汉五百尊入东林,由寺僧建阁供奉。陆游《游东林记》中曾提到:“登华严罗汉阁,阁与庐舍阁钟鼓鼎峙,皆极天下之壮丽,虽闽淅名兰所不能逮”。
    北宋期间:东林寺的兴衰景况辄随世运兴衰而推移。太祖开宝八年宋将曹翰攻陷南唐江州时,劫走五百罗汉,阁随之亦圯。神宗元丰二年,诏升东林寺为禅寺,常总法师为东林主持,他德高望重,因此哲宗元祜三年敕内侍斋黄金往东林,用以装饰佛像并赐常总为“照觉大师”称号。道俗倾动,能者致力,巧者献工,富者输财,勤施数年,东林又是夏屋千楹。叶梦得《白莲社图记》云:“寺旧不甚广,元丰间,老南之徒常总主之,寺始扩大,雄丽庄严,遂为江湖间第一”。
    清光绪年间《江西通志》也称赞当时盛况”厦屋金碧,照耀云烟,丛林之盛,近古未有。元丰三年,北宋大画家李伯时来东林寺,特绘成《十八高贤图》。其后李伯之,晁补之,叶梦得各作《白莲社图记》。
但在建炎二年,李成、何世清二盗以庐山为巢,宫殿焚荡无余。一代胜况,到此又陷入“白云流水两凄然”的景象。南宋绍兴二年,慧海法师主持东林,当时岳飞驻屯九江,他特敦嘱慧海“重修莲社”以期来山终老。淳熙二年,南方政治逐趋稳定,庐山佛寺数以百计。兵乱之余,次第修茸。东林寺在岩慧主持下,寺产有所恢复,但远远不及前代规模。
    南宋期间,东林寺连遭两次回禄,第一次是绍兴年间,史无记载,但第二次是淳熙十六年,损失巨大,据《庐山志》引《舆地纪胜》所载:“寺有晋,唐以来碑刻及诸塔铭。已阅经回禄之祸,间有存者,况后又迭经兵乱,今尚有唐造像,唐经幢及柳、李之残碑断碣,供后人摩挲赏玩。东林自此五十余年已无闻于世。后偶有修建,规模甚小,史书中亦无记载。
    元初,东岩圆应禅师奉旨住持东林道场。弘扬净土,凡十八年,元贞二年,诏赐通慧大师莲社正宗号,及金裥袈裟于大德,旋又颁降御香金幡于寺。至建佑七年东林又毁于大火,住持庆哲倡议重建,他常叹曰:“物有定业,不可移也,坏者既空,成者斯佳。是二中间适当吾时,吾不能辞其责矣”。于是楠柏巨材取之蜀江,杉竹取之豫章,金铁瓦石取之旁近,凡十余年,佛殿门廊,经楼藏室,说法之堂,鸣钟之阁,寮房庖室,大小毕备,结构莊严,有加于昔。
    元亡继明,明太祖朱元璋出生僧侣,推崇佛教,洪武六年,主持祖观法师继续扩建,他将东林山门移至虎溪桥外。《徐霞客游记》曰:“寺前临溪,入门为虎溪桥”。
    万历四十年,僧海贤法师游庐山,爱东林寺幽胜,固留居数日,见远公遗留的千僧锅没入荒榛蔓草之中,心甚惋惜,乃迎三昧寂光律师入主东林。宣讲大戒,远近从之,遂开锅饭僧,丛林大振。海贤发誓建造无梁神运殿。采取砖拱结构,奈殿甫成,即遭倒塌,以后无复再修。但东林在寂光主持六年中,由于他阐扬净土,来归者不乏二千多人,盛极一时。
    崇祯初,寂融法师继海贤师遗志,入东林寺计谋兴建神运殿,至十一年喜迂九江关榷使祁逢吉捐俸倡建,由寂融董其役,将原砖拱结构改为土木结构,不数月大殿告成。并建弥陀胜刹。巨丽改观,祁逢吉撰《重建东林寺神运殿碑铭》寂融立石。
    清朝入关以后,东林寺稍有修建。据《庐山志》记载,顺治十三年,僧照忍法师,采善募修五如来殿。推官席教事捐俸复建。康熙五年,僧崇微募修远公影堂,兵巡道蔡协告捐助。嘉靖九年,无量殿崩圯,不得不迁佛于后殿,偶从佛座下得石碑遍刻《尊胜陀罗尼经》。《庐山志》云:即今存《唐经幢》也。咸丰四至六年,太平义军与湘军作战于九江、湖口、安庆一带。德化境内寺宇殆遭毁坏,东林寺也同遭劫火,如神运殿、般若台、白莲池、虎溪桥、三笑亭,鬼垒墙以及僧寮精舍等建筑。竟荡然无存,萧疏一片。光绪十五年,康有为游东林寺时,已经是破烂不堪,但他仅在厨房杂置诸断碑中,发现柳公权所书残碑,故嘱寺僧妥为保管。光绪二十六年东林寺才大体修复。山门“东林寺”三字也是康有为亲笔所书。以上是东林寺在封建王朝一千五百二十五年兴衰概况。
    民国建立以来,内忧外患,军阀混战,国力凋蔽,生灵涂炭。募化无门,因此东林寺的状况,仍然是清淡生涯,没有重大发展和改观。当宏庆法师来东林寺时,仅弟子五六人,只能亦禅亦农。耕种自给勉强维持生活,但寺宇及庙产赖以保存。直至民国六年湖北李拙翁、广东古层冰,九江闵次颜三居士协请九江县长出始干预,买回土地山场约四十余亩,并由信士捐资,营造殿堂,祖堂及僧寮,正式请宏庆任住持。但宏庆仍承继光绪以来的旧制,以寺为子孙庙。不愿更改。尽管当时有许多高僧大德如园瑛,太虚,虚云,印光等皆欲联合大修东林,终因宏庆所阻,坐失良机。民国十七年寺僧禅静法师新建三笑堂。最后妙理法师主持东林寺达二十余年,他重建了“文殊阁”,彭泽许止净撰《重建庐山东林文殊阁碑志》。并增修部分殿宇。适得“唐造像”。民国二十三年,江苏沙健庵所辑《庐山慧远法师文钞》初刊问世,印光法师及沙氏门人项智源作序。民国二十六年,七七事变,次年九江沦陷日军以东林寺为医务所,污染殿堂,毁坏文物。但寺宇幸赖妙理法师细心护持,总算得以保全,妙理之功也将永远加载东林寺史册。民国三十四年,日本投降,妙理法师与寺诸僧立即修复被日军破坏的“祖师墓塔”。以后数年,由于资金匮乏。战火所破坏之梵宇僧寮。还未复修。建国后四十余年,由于政策的变化,东林寺复兴进展缓慢。一九五三年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虚云大师在庐山疗养,稍后朝拜东林寺,果一法师从行,虚云见东林寺仅存坏屋四五间,薄田三亩,门庭冷落,不禁兴叹,对着果一法师说:“远公道场乃一衰至此耶?”接着又说“汝盍护此道场乎?苟能全其一砖半瓦,亦远胜守汝蓬屋矣”。果师对曰:“诚如开示”。惜当时东林主持广度他以东林寺为子孙庙已久,佯允所请,旋即拒之,果师无不奈何乃发愿曰:“吾若不死,定当革之”。一九五九年国务院周总理视察东林寺后,并作出“东林乃佛教圣地,影响极大,应视为文物保护之”重要指示。一九六一年庐山管理局宗教科为贯彻周总理指示,决定请果一法师为东林主持并主持寺务。改革了持续八十余年子孙庙门旧例。而复为十方丛林。但是当时东林只有破殿数间,金刚铜塔一座,铜文殊及铁普贤二佛各一尊。寺外空闲之地多为农家菜园。果师乃率僧众开荒,以新垦地换取寺外四周田地。一九六三年当地政府允果师所请,拨款一万二千元,果师于是维修佛堂、影堂、祖堂等重要建筑,大力绿化庭院。一九六四年重塑西方三圣、文殊、普贤二菩萨、如来二弟子及韦驮像。至此,寺中宝幡高悬,香烟缭绕,晨钟暮鼓,寺院已初具规模。一九六六年夏“文革”风暴席卷全国,东林寺当时属四旧之一,一些红卫兵闯入寺院造反,将佛祖金象,法器以及舍利塔,祖师塔,海会塔与香樟古木,连砍带砸,破坏殆尽,连明代所铸的《金刚经》铜塔,都被打碎作废品变卖。佛殿空荡,僧侣四散,果一法师也被下放劳动。幸法师在离寺以前,将慧远大师法像及部分经书藏于后山隐蔽之处。才免遭劫难。一九六九年九江县县委党校迁于东林,不到一年又变为赛阳镇化工厂。一座千年闻名古刹,到此时已是硫酸遍地,恶气熏天。人间净土,一刹时在“十年浩劫”中却成为藏污纳垢之地,诚可悲哉。
    一九七六年,粉碎了“四人帮”,拨乱反正,百废待兴。至一九七八年庐山管理局派员至果一法师下放地方九峰农场,延请他重返东林。是时东林已劫后荒凉,仅几椽破庙,目不忍睹。视此情况,果公具呈报告,要求有关部门拨款,在他赤诚心的感动下,国家文物局与庐山管理局先后拨款十六万伍千元,果公也将多年劳动积蓄全部施舍出来,购置金箔,为地藏菩萨贴金。全体僧侣也不惮辛苦,荑荒理废,排污清场,利用政府微薄资金精心计划,通过一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神运殿、三笑堂、远公影堂、护法殿、地藏王殿、接待室、僧寮诸建筑。同时山门及围墙也相应修复。然后又从北京国家文化局,迎请佛像多尊,供奉于神运殿,影堂也按拓本重刻十八高贤石像,镶于壁间。至一九八一年,东林寺体制才算完善。僧尼莲友共有二百五十多人。一九八二年又增建善财厅、译经台、茶厅及接引桥。一九八三年重建慧远法师塔及佛驮跋陀罗舍利塔。一九八四年“祖师塔”开光时,日本佛教朝圣团多贺谷团长与铃木信光送来《大正新修大藏经》一部,精装一百册,从此东林寺才揭开中外佛教友好新的一页。一九八四年有美国、香港、澳门、普陀山、上海、诸高僧和居士,热心护法出资筹建大雄宝殿。八五年正式奠基,先后五年“大雄宝殿”正式落成。据当时建筑专家介绍,宝殿建筑图纸,是当今在国内唯一最标准的宋代规模设计。从一九八八年又兴建五百罗汉殿,殿内塑五百金身罗汉,个个栩栩如生。继而建客堂、斋堂、库房等。一九九一年又修建白莲池、山门、尊客堂、佛经流通处、念佛堂、佛学院教学楼、天王殿、藏经阁、玉佛楼以及钟楼和鼓楼,如今之东林寺,是继盛唐以后又一次重开新的纪元。殿堂楼阁,高耸入云,佛像庄严,感人警天,全寺建筑总面积为一万八千余平方米,植树三百余亩,四处青山环绕,绿水常流,,璃璃之地,月照灼而徘徊,栴檀之龛,花芬芳而香必  馥。红墙赭瓦,色彩均匀,绿木碧草,生态平衡,钟声悠扬,梵音清越,真可谓好一派人间净土,东方圣境。
 

 

TA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大事记:庐山东林寺年谱(公元366-2016)
下一篇:匡庐胜境第一道场 天下莲宗最初祖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