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友来稿|回忆自在往生的父亲

东林寺文宣部  2022-06-20  点击  次  

芬陀园.jpg



01.JPG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声声佛号承载着感恩、承载着清净、承载着平等、承载着正觉、承载着慈悲……


父亲噙着热泪,望着阿弥陀佛像,饱含着对佛的敬仰和渴望,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像睡着一样,面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走了,走得是那么坦然、那么自然、那么安详。


父亲能走得如此自在,与他平常的性情和修持是分不开的。


02.jpg


父亲1938年出生,属虎,于2022年4月27日往生,享年85岁。他的一生平凡朴素,在一起生活时熟视无睹,而他离世期间的种种示现,勾起了我对他点点滴滴的回忆。

 

老子在《道德经》中讲:“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水能随器赋形,父亲性情温顺如水,从我记事起,父亲从来没有跟母亲发过脾气,母亲生气时父亲总是逆来顺受,生气时也是哈哈大笑,矛盾很快化解。


03.jpg


父亲是1956年7月参加工作的,先在小厂乡仁和堡村任教,后又调到莲花滩乡郑家沟村,都是一人一校,十几个孩子的复式班。爷爷是县工商联合会干部,家庭条件在当时来说也算优越,但是父亲作为一个城里人到农村工作,并没有觉得不适应,反而认为一个人住在学校里挺快乐。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晚上看书学习,日子过得很滋润。


夏季,父亲带领孩子们捡牛粪以备冬季取暖;上山挖药材,卖掉后给孩子们买文具和奖品;课余时间帮村里人种园子、浇水、砌墙。入冬时,父亲又给校舍补旧、盘炉子、糊顶棚、糊窗户,所以泥工、瓦工活儿都会干。


后来大队办起了中学,因工作需要将父亲调入该校,教语文兼音乐课。此时,各方面的条件大大地改善,由小学教师升成了中学教师,父亲非常高兴,非常满足,干劲更加十足了。


04.jpg


大队还成立了剧团,唱古戏、唱现代样板戏,还有自编自导宣传现代社会新风尚的戏。当时,父亲就是剧团乐队的业余琴手、二胡手,作为五十年代的老师范生,他“琴棋书画”都拿得起来。

 

父亲的写作能力很强,文采很好,常写发言稿、各种广播宣传材料。这些工作大部分都是在夜间加班完成,从来没说过累也没要过报酬。当时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他们视工作为一种乐趣。


05.jpg


父亲的书法也是很好的,为街道墙壁上写宣传大字标语也是业余工作之一。春节前夕父亲总要买好多的红纸,专门拿出两至三天的时间给村民们写对联,所以父亲不管走到哪人缘儿都特别好。

 

1982年的一天,父亲来县里,在大街上偶遇他的小学老师。他已是县第一小学校长。樊老师见到父亲非常稀罕,因多年没见了,互相介绍情况后,樊老师认真地说:“我去主管部门申请,把你调回到第一小学工作吧,来帮帮我的忙。”老师的热情邀请父亲当然同意,父亲回到家里跟全家人报告了这个好消息,并感慨地说:“怎么会碰到我的老师呢?这就是缘啊。”


06.jpg


这样不几天父亲就调入县第一小学工作了。一来就任教导主任,就这样,直到即将退休的前几年,父亲才退到后勤当会计。


父亲的工作经历都是顺其自然的、随遇而安的,能够完全接受命运的安排,没有争取过地位,没有争取过荣誉,也没有选择过工作环境,更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上级让去哪就去哪,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在1998年父亲退休的时候感慨地说:“工作42年,没受过任何打击,真是万幸啊,我知足了。”特别是最近几年常说:“社会真好,我们要感恩啊。”


孔子在《论语》中讲:“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也像父亲的生活写照。


07.jpg


父亲从解放前到解放后,经历过新中国一穷二白的年代,所以培养起了简简单单、勤俭节约的生活习惯。父亲是个简单的人,他的言谈举止、生活起居、行住坐卧都很简单,从来不挑别人的毛病、不说闲话、不论人非,对于子女、晚辈从来没有抱怨过。日常生活用得着的东西留着用,用不着的马上送人,不会让它在家闲置。一辈子穿着朴素,饮食也不挑剔,吃啥啥香。正餐后没有一点儿吃零食的习惯。隔夜的剩饭、剩菜总是不舍得倒掉,都要吃完。


我1989年结婚,父亲将位于三角营的两间平房让给了我们,他自己在离单位近的地方租房居住,一租就是10年,直到退休。我曾劝过父亲买房,但他总是不肯,说:“租房利落,来去自由,上班也方便。”


姐姐买了一处58平米的旧楼,父亲退休后搬入居住直到今年4月12日,之后回老家半个月去世。这个住处离人民公园近,父亲每天到公园散散步、唱唱歌、弹弹琴,日子过得非常快乐。


08.jpg


这是1978年建的老楼,住户没有水表,用户依官方总表读数平摊,住户的用水非常浪费,所以交水费总是成几倍的多交,而父亲对这件事心无挂碍,而且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多交没关系,当做布施吧”。而父亲家的用水特别节约,卫生间马桶用的不是坐便器是蹲便器,冲蹲便式马桶本来就很省水的。尽管如此,老两口儿总是把日常用过的废水搜集起来专门冲马桶用,几十年如一日。父亲也常常教导我们说:“现在地下水缺失,一定要节约用水,哪怕为众生节约一滴水也是功德啊!”。


正是因为如此,我家也是学父亲搜集废水冲马桶。


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平凡的,在平凡中如何建立不平凡这就看一个人的修持了。


《华严经》中讲:“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父亲的信仰是发自内心的。


09.jpg


我在2012年初开始学习佛法,皈依之后为了让父亲尽快走进佛门,请了一些书籍及大德高僧讲《无量寿经》和《阿弥陀经》等光盘让父亲观看。他看着法师讲法,心生欢喜,感慨地说:“几十年寻觅终于找到了归宿、找到了家。”


2013年夏季,法师为父亲授了皈依仪式。


佛法乃福慧双修之法门,父亲学佛以来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有时真是让人出乎预料。


举个例子,在2021年9月的一天夜里,姐姐在父亲家住宿,半夜都过了楼上还响个不停,无法入睡。姐姐起床到楼上告诫这家人,他家只有一位年轻的媳妇在挪家具。姐姐回来睡下后不一会儿,只听门外有人一边骂一边踹门。父亲虽耳聋在睡梦中也惊醒了,不知外边是怎么回事,披着衣服出来看个究竟。刚一出里屋门,外屋门倒了下来,离父亲的头只差不到一寸。这门很重,是旧时的木头外面包着铁皮,如果砸在头上必死无疑。这时一个小伙子冲了进来,还破口大骂,原来这是楼上那位媳妇的丈夫回来了。


10.jpg


在他踹门的时候姐姐就报了110,不一会儿110警察赶到,勘查了现场,问明了情况,要带走这年轻人。父亲这时似有感悟对警察说:“这小伙子也是一时糊涂莽撞了些,我们不追究了。”此时大家都愣住了,心想这老人是怎么了呢?父亲接着说:“我是佛家弟子,要不是佛菩萨的护念我就被砸死了,我感念佛恩,就连他这么一点儿鲁莽的行为都不能容忍吗?”姐姐还是不依不饶的,被父亲骂了一顿,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姐姐很不高兴离开了父亲家,父亲不放心就给我打电话,说了当时的情景并让我开导姐姐。父亲说:“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佛菩萨的护持,否则没命了,所以做出如此决定。”我于是说:“爸爸您做得对,此举充满着佛法的智慧,我随喜您的功德。”父亲听了很高兴说:“你能理解就好。”父亲在关键的时刻能想到这些,这是真的信佛啊!


许多佛教信众说“佛弟子有病无痛”。这句话在父亲的身上得到了彻底的印证。


11.jpg


在今年1月初父亲感觉不适,在市附属医院查出胰腺癌、胆管癌并转移肝脏。当时的主要症状是胆管受肿瘤压迫而致黄疸梗塞,随即到北京地坛医院住院,在胆管内植入一支架,胆管畅通了,通过15天的治疗,肝功能恢复。原来出现的各种症状消失,但毕竟是治标治不了本啊!随后吃药维持,病程4个月走了。


在这4个月当中的前3个月饭量虽大减但吃得香,睡得也好,基本像正常人一样,偶感肚子疼,只吃一颗布洛芬或洛芬待因即可止痛。在最后的一个月里精神逐渐倦怠,由站而坐,由坐而卧了。最后的半个月中特别能睡,基本上是在睡梦中度过的。但是醒来时还不忘把念佛机的耳机插入耳朵。绝不像其他癌症病人那样疼得死去活来,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父亲在临终前曾多次对我说:“我要早走,越早越好,这是大好时机,你要帮我。”我们到现在也搞不清楚父亲说的“大好时机”是什么意思,对病人的话我们当时也没有在意。那天他说完这句话后就闭上眼睛,不再吃饭了,一整天过去了一口东西也没吃,只是喝了点儿水。我们所有人都着急啊!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趴在父亲的耳旁,央求父亲吃饭。父亲慢慢地睁开眼睛说:“我拗不过你们,吃吧。”二姐端来了早已做好的面片,父亲吃了半小碗,这样又过了4天就什么也不吃了,这是真的吃不动了。


12.jpg


父亲往生的那天,清晨天空中飘洒着零星小雪,地面湿润了,小区院内顿失往日的人车喧闹,环境变得格外安静,父亲仰卧在床上,临终关怀团胡团长带领18位居士为父亲助念送往生,胡团长不时地做着开示。就在胡团长开示的时候,父亲还能屏住呼吸认真地倾听,说明父亲当时的头脑还是清楚的。


父亲走了,他活得自在,走得也自在,最终实践了一个真正念佛人的愿望。


在我的心中,父亲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13.jpg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娑婆一路信愿行 极乐莲开一枝新 | 刘木枝老菩萨生西侧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