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祖庭智成比丘行业记

东林寺文宣部  2023-01-19  点击  次  

芬陀园.jpg



编者按


庐山东林寺常住比丘智成法师,于壬寅冬月在祖庭寮内舍报往生,荼毗后得大小舍利花数百块儿,乌色坚固子七千五百八十余颗,其数量之多,众皆叹未曾有。笔者经数日搜集、走访,始知其虽示现平实,然修德功深,遂根据法师遗物与其俗亲、道友等知情者口述,作成此记,以作对法师成就之随喜,亦作对诸莲友同修之供养。祈见闻者,于净土信愿日增,当下精进念佛,临终直上莲台,报诸佛诸祖婆心劝化、频捞我等于水火之深恩厚德。



智成法师,一九六一年生,俗姓裴,名庆文,黑龙江省依兰县人。二〇〇六年于福建三明聚龙寺礼祖和尚薙发,二〇〇九年于江西九江能仁禅寺礼悟老和尚圆具,二〇一〇年初,始往庐山东林寺念佛。二〇二二年末,示现无常,于祖庭寮房内舍报往生,世寿六十一岁,僧腊十六,戒腊十三。法师常住祖庭十三载,其生平虽未弘法演教,但其一生长行不辍的自修之业,足以勉励四众,今略记如下。


33401673857076_.pic_hd.jpg

▲智成法师


7371673964467_.pic.jpg

智成法师一九七六年中学毕业后,曾在沈阳部队服兵役三年,退伍后在依兰县糖厂车间工作十余年,后因糖厂倒闭下岗,遂开始专心于念佛和护持三宝。法师接触佛法较早,距今已近三十年,其俗家有一独子,自幼便随其出入寺院,佛缘亦重。由于师之亲眷善根深厚,其学佛初期便成佛化家庭,与妻儿一起戒荤茹素,同修净业,以佛法相见。后又常住于邻市佳木斯的小寺院护持三宝,作务念佛。其妻儿先后皆萌出家之志,唯师意随缘,进退皆可。


二〇〇五年,有一女众佛友相约师之故二(故二,即僧人出家前之妻子)一起出家,但师之子认为,既然都要出家,应依尊卑次第,以父为先,故提议智成法师先出家,随后自己再和母亲出家。法师性情调顺,凡事随缘,便欣然同意。随即蒙佛友指引,往福建求出家,次年即剃度。而因缘难思,法师的故二与独子至今仍未遂愿出家,无心插柳者,却蒙孝子之缘出家,可谓古今少见的佛门佳话。


33311673857056_.pic_hd.jpg

▲智成法师在祖庭大雄宝殿前

7381673964467_.pic.jpg

智成法师剃度后,曾往香港求戒,因缘未成,便返回内地往江西云居山发心培福,后得戒缘熟,便顺势在九江求受具足戒(当时同批受戒者,有十来位东林寺的沙弥)第二年春节一过,法师便来到东林祖庭云水寮挂单。这是智成法师初到东林,看到哪里都觉得亲切,殿舍草木都让其欢喜,于是不舍离开,这一住,便是十三年。除了偶尔在安居后随僧团外出参学,很少出山门。


当时的东林僧团仅有百人左右,弘法事务又较多,智成法师在戒兄的引荐下,被常住安排在功德处发心做事,一做就是五年。据当时一起共事的居士说,法师主要负责为做功德的居士开收据(包括印经、制作讲法光盘、护生放生等),法师行事沉稳,性情温和,平易近人。当时正处于大佛建设的筹备阶段,功德处与募捐部一样事务繁重,法师却能恒顺安住,随缘发心,任劳任怨,广结善缘,五年下来,积累了深厚的福德资粮。


33381673857071_.pic_hd.jpg

▲智成法师在当时的功德处门前


7391673964467_.pic.jpg

二〇一五年以后,祖庭僧团人数开始逐年增多,智成法师便随缘放下事务,安心做起了清众。法师的生活非常规律,除了每天的早晚殿、过堂、念佛共修都按时参加外,每天午斋后,法师都会绕佛塔一两个小时,若是烈日当头或雨天雪天,就会撑着一把大红伞,日日如此,从不间断。寺里不少师父喜欢饭后沿着寺前的村路结伴散步,智成法师曾跟身边道友不避讳地说:“佛塔就在这,不来绕塔,老去外面溜达啥!”


据法师俗家儿子裴居士说,在莲池中央的青莲塔建成之前,法师每天是准时到后山绕文佛塔,以前他来看智成法师时,法师曾带他去绕过,自青莲塔落成后,就改成了每天绕青莲塔。这个绕塔的习惯是从何时开始的,目前没有人知道,或许是来祖庭以后才开始的,又或许是来之前。在东林寺,可能很多居士叫不出法师的德号,但只要一说“那位绕塔的师父”,几乎所有老常住都知道是谁。


除了绕塔外,智成法师还有一项少有人知的功课,即日诵一部《金刚经》。法师每天凌晨两点多即起床,先读《金刚经》,然后再去上早殿。这一习惯从其做沙弥时便开始,坚持了十余年。尝有道友发问:“《金刚经》讲的什么?”师答:“就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嘛!”


33341673857062_.pic_hd.jpg

▲智成法师与他常绕的

青莲塔、文佛塔欢喜合影

7401673964467_.pic.jpg

在“离相”上,法师是着实有些功夫的。很多比丘之所以不愿意中午绕塔,是因为塔下的居士游客太多。有道友问:“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你不动念头吗?”法师说:“动啥念头?都念佛了,别的还念啥?念别的那哪还在念佛啊?”但据其道友讲,智成法师说早些年自己走在人群里也会觉得不自在,但最近六七年开始,基本能放下自己了,“‘我’都没有了,有啥不自在的?”所以法师常年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慢慢悠悠,一副自在安闲的神态,见到所有人都以微笑示意,从未见其张皇急躁过。


法师从不结恶缘,即便有讨厌自己的人对自己不恭敬,他也只是真诚地看着对方笑一笑;共事的居士做错事,他也不生气,还是拿吃的给居士吃;和其他比丘因事争论,第二天像没事一样继续搭话……他就像一面镜子,物来影现,事去镜空,不染一尘。


其身边的道友说,智成法师虽然为人随和,但不太会开玩笑,有时候跟其说玩笑话,他也当真事一样,实在是心地直率而不曲。法师也不背后说人闲话,见到有人在塔下当众故作威仪,端腔作势地顿步悲声念佛,他便会当面说其造作卖弄,故弄玄虚,糟蹋佛法。法师自己从不乍现禅相或故作默相,只一味真真实实、平平常常。


33431673857081_.pic_hd.jpg

▲智成法师在东林大佛参加活动


33421673857079_.pic_hd.jpg

▲智成法师参加放生

7441673964468_.pic.jpg

法师一副罗汉肚皮,欢喜面相,信众缘很好,有时乐于主动搭话,接引有缘人学佛,旁人看似攀缘,但其心中是不挂怀的,随聊随断,契机就多说几句,缘浅就微笑结缘。法师常常就是劝人好好念佛,多吃素,不要吃肉,也常劝人出家。(据知情的师父讲,这几年,东林寺至少有四五位居士在智成法师的劝说下出了家,有些还曾回来感恩法师的劝勉。)曾有居士说要离开寺院回去了,法师说:“外边有啥好啊?这么好的净土祖庭还不好好待着,慧远大师和那些高僧大德不都在这往生西方的么?还往哪去啊?”


常住发的衣食用品法师都会拿回去,新鞋新衣服都拿去送给其他需要的人,吃的也经常分给居士吃,多余的就堆在房间留着结缘,奇怪的是,他自己几乎都不用,堆得多了他也不嫌碍事。有人供养东西给法师,他常说:“我啥都有,啥都不要!”(法师心里空空,眼前有物也同无;笔者反观自己,常是眼前清得空,心里却事重重。)


智成法师是东林寺第三届比丘研习班的学员,据说当时很喜欢听大和尚讲法,每次都会坐在前面。虽然法师自己并不擅长讲经说法,但只要旁人想学法,他都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促成。曾有一比丘欲借书未果,智成法师便亲自跑到图书馆帮他借。如是者不一而足。


笔者与智成法师算同乡,每次见到法师,他都会微笑着用一口地道的东北话主动问候,让人原本紧绷的心瞬间柔软下来。这就是法师结缘的方式,像佛光一样,明亮而不刺眼,温暖而不炙人。


33351673857064_.pic_hd.jpg

看,这就是我们最熟悉的憨态可掬的笑脸

7411673964468_.pic.jpg

法师慈悲喜舍,与众生普结佛缘,但对俗家亲眷却没有执心,甚至有些“无情”。因为法师不太会用手机,所以极少用(近几个月因为做核酸要扫码,法师才不得不用),用时也常请附近的比丘帮忙操作据其家人说,其手机多数时间是关机的,与家中几乎不联系,即便联系也只说事,不聊其他。但毕竟全家学佛二十余年,家人也均能理解和适应,没有特别的事也不会打扰法师。法师在其父亲往生时,也没有回俗家,也未见有情绪波动或急切奔走写牌位、做普佛等事,只是和往常一样随众做功课而已。据其道友讲,法师家里有兄弟已带父亲在附近寺院做过三皈五戒,他并不担心。


法师虽持《金刚经》而离诸相,然其皈命三宝的仰信、求生净土的愿心却异常真切。曾有人问其做什么功课,法师答:“我现在就是念佛!睡醒了就醒着念,睡着了就睡着念。”法师不喜计数,因为其无时无刻不在心中记挂着阿弥陀佛。其偶有梦中见瑞的经历,也只说与同绕塔的道友。法师将自己身上一切健康、欢喜、吉祥的呈现,全部原因归于念佛后三宝的加持。法师说,“天天念佛还脸色青灰、愁眉不展的,那念的啥佛?”


据法师的家人和道友说,法师一生没有得过一次感冒,身体很好。这也是很多人知道智成法师的另一个因缘——冬夏一条单裤,即便冬天,也总是打赤脚穿罗汉鞋(罗汉鞋是僧鞋的一种,除脚面有布,四周皆方孔,因凉快,多夏穿),略显肥硕的身躯,红光满面。法师说过自己从前只有五十多公斤,又黑又瘦,后来吃素念佛出家,反而越来越胖,脸也白里透红。法师常说:“我身体好,全是念佛念的!”(据伽陀院的师父讲,智成法师近年也只是偶尔拿几片降压药稳定血压,没生过其他病。


33411673857077_.pic_hd.jpg

▲智成法师在文佛塔内

7421673964468_.pic.jpg


二〇二二年底,祖庭冬季三个佛七结束后,社会面的封控也全部放开,寺内有个别师父也染上病毒,需要休养,在常住允许下,陆续开始足不出户闭门自修,除打饭外不随众。智成法师虽未言染疾,但那段时间也未随众,众人皆以为其同样养病寮中,故而未以之为异。但多日未见,还是有道友去敲门探望,法师均未应,知客师便带照客开窗入其寮内,见法师之相状,已舍报数日。时寮内无丝毫异味,唯一插电念佛机佛号不断而已。遂安排将其移至助念团,其间触其臂腿,柔软可曲。至山上又继续助念三十小时,后荼毗,得舍利花数百,乌色坚固子七千五百八十余颗,如此数量,前所未见,众人皆以之为异。


据寺内的居士讲,智成法师曾劝人在房间放一佛号不断的念佛机,万一突然舍报,身边无人,也有佛声帮助来提起信愿之念。怎想,这劝人的话,原是其为自己临终一刻所备。


法师的突然往生,给寺内僧俗二众真实地上了一堂“无常课”,很多人因此从对生死的麻木中醒悟,认识到死亡原来如此近,也发现原来我们根本不需要多么奇特的功夫,只需要像法师一样,充满信心地平实念佛,求愿往生,成就净业而已。


33461673859015_.pic_hd.jpg

▲智成法师荼毗后的七千五百八十余颗坚固子


33481673859030_.pic_hd.jpg


33491673859057_.pic.jpg

▲智成法师荼毗后的舍利花7431673964468_.pic.jpg

33361673857066_.pic_hd.jpg


在整理智成法师的遗物时,我们发现了很多封信众给法师写的信,还有数百张照片,都是法师曾经结下的佛法善缘。裴居士说:“我父亲他生来就是佛门里的人,没出家以前,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无牵无挂,万事随缘,怎么都好。我们前几年一起上庐山时,很多不认识的游客都主动和我父亲合影,他都欣然答应,笑着和每个陌生人拍照。”法师的故二说,出家前他们都在东北的小庙做义工,智成法师在那帮忙看大门,一坐就是一天,那里的师父都赞叹他守得住寂寞、耐得住烦的定力。


33391673857073_.pic_hd.jpg

▲智成法师房内的信众来信


法师的一生很平凡,没有特别神奇的地方,就是一位简单本分、老实平淡、单纯直率的修行人。然而正是他的真实无伪、信愿纯粹、老实如一地将佛放在心里,成就了他自己的往生之业。


大和尚曾开示过:“你在日常具有信愿持名这样的一个功夫,只看你平时的功夫,临命终时即便没有人助念,你的愿力还是在那里,也能往生。这就像一棵树,常常向西边倾斜倾斜,你临命终时,你随便从哪个方向倒,它都是往西方倒的,只看你平时。”诚然如是,“往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而非是否有人助念。舍报的方式也不是决定往生的因素,此事印光大师在《复周颂尧居士书》中亦做过详细开示。智成法师以这样静默的方式离开,又留下数量如此大量的舍利花和坚固子,足以证明其平素修行之功不唐捐,很多法师都表示这是近世所少见的。 


从法师的身上,我们可以学到太多修行的心要:其生性寡淡、心地率真、出家缘顺、欢喜待人种种,可见其福德深厚、烦恼业轻;十几年如一日地持诵《金刚经》与绕佛塔,如是勇猛精进,亦非懈怠轻忽者所能坚持;其对三宝绝对无疑的信心更是其与佛感通的关键因素;然而最重要的是其一直坚守的净土宗风——平淡朴实、镇日念佛。只要我们仔细体会法师一生修行的点滴,回忆起亲近法师的种种片段,便会笃定地相信,他一定去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西方净土,就像守护东林一样,去极乐世界守护我们的莲花了。

智成法师自己大事了办了,但他的悲心不舍我们这些莲社的同修,所以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课,果能谦诚信受者,自获其益。祈愿有缘者皆能闻信策进,安住莲社修净业,待日花开赴西方。

南无阿弥陀佛。

100621674026911_.pic_hd.png


附:《右绕佛塔功德经》及余经说“绕塔”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净土》文选 | 东林佛七初体验
下一篇:最后一页